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与双手为侣
    看着苏洛奇怪的表情和动作,路佳悦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苏洛这才回过神来,说道,“只是吃得太快有点撑着了。”

     “那你就慢点吃啊,又不是不给你结账。”

     苏洛点了点头,将口中的牛肉咽下,一仰头将杯中残留的二锅头一饮而尽,擦了擦嘴,叫道,“结账!”

     话音刚落,中年男子便走了过来,说道,“叫什么叫,我又没聋。”

     苏洛瘪了瘪嘴,说道,“你都四十的人了,说不定哪天就聋了,给你预防一下。”

     “你小子,真是越来越欠揍了。”老板笑着骂道,将手里的账单放在桌上,接着说道,“一共一百一十二。”

     听到一百一十二,苏洛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什么!?这点东西就要一百一十二,我去,黑店吧。”

     “还少呢?再说又不是你付钱,你激动个什么劲。”老板不屑地看了一眼苏洛,随即目光落在了路佳悦身上,苏洛只好挠了挠头,不再说话。

     结了账,苏洛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他引以为豪的山寨版诺基亚说道,“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啊?”听到苏洛要送自己回家,路佳悦手里的钱包差点落在了地上。

     “啊什么啊,我说送你回家,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太安全。”苏洛扭头看向路佳悦,而后者不知抽了什么风一般,痴痴地笑着,“喂,傻了?”

     “没,没有,原来你还把我当成一个女孩啊。”路佳悦笑着说道。

     苏洛没好气地看着路佳悦说道,“废话,不然你还站着尿尿?”

     听得这话,原本笑着的路佳悦瞬间脸憋得通红,说道,“前辈,说什么呢!算了,我自己回去吧。”

     “生气了?”苏洛见着满脸通红的路佳悦说道。

     “没有。”

     “还说没有,这么晚你怎么自己回去。”

     “我坐出租车。”路佳悦说道。

     苏洛耸了耸肩毫无挽留之意地说道,“好吧,那你自己坐车回去,我走了。”说罢,苏洛转身摆了摆手,在苏洛德思想里与其有时间送人还不如早点回家看点小电影,话说,好像新片出来了吧。想着,想着,苏洛迈开了脚步,留下路佳悦一人站在街头,一脸的失望之情。

     京北,作为华夏的一线称城市,自然是繁荣万分,车水马龙的街道,衣着华丽的人群,但是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此,不是每个人都能住在哪高档的电梯公寓或是在郊外有着豪华的别墅,有着更多的人正如苏洛一样住在远离市中心的贫民区,而苏洛也因为为了节省那打车的钱而步行回家,虽然会浪费掉他近两个小时,但是在这繁华的都市夜晚看看街上的美女或是哪大道上行驶的豪车倒也是惬意万分。

     走在郊外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微凉的晚风拂过,苏洛紧了紧身上的大衣,从口袋里掏出那被压扁的烟盒,抽出一支廉价的香烟,火苗微微跳动,苏洛深深地吸了一口,一口飘渺的烟雾吐出。

     看着街道上排列着的路灯散发着昏暗的灯光,看着那就连垃圾车也鲜来的街道,苏洛德心里不禁生起一丝孤独感,而这也是他唯一对于步行回家不满意的地方,因为这种感觉会让他想起一些他不想想起的东西。

     这时,一声低沉的男音从身后传来,“看来,你爱抽烟的习惯还是没有改。”

     苏洛拿着香烟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袅袅烟雾缓缓地上升着,扭过头,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苏洛不以为然地说道,”为什么要改呢,烟是个好东西啊,让你飘飘欲仙,多好,“说罢,苏洛扫视了眼前这位在夜晚里穿着鲜艳的红色夹克的男人,接着说道,”你不也一样没有改掉你那恶趣味,都说了这颜色不适合你。“

     “我不是来和你讨论我衣服问题的,还有我的衣服哪里不好了,红色儿的,多好!”下一秒,男人的画风突变,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

     “好,好,不讨论,我也没那闲工夫讨论你衣服的颜色,我还有工作要做呢,拜。”说吧,苏洛一口吸尽那最后一点的香烟,将烟蒂扔在地上踩了踩,迈开了步子。

     看着苏洛启步,男子一把叫住了他,“苏洛,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苏洛停下了脚步,说道,“哪里自欺欺人了,每天上班看看老板的黑丝,不对,威容,下班蹭蹭后辈的饭,没事儿回家看看小骗子,日子舒服得很呢。”

     男子眉头一皱,说道,“这不是你想要得。”

     听到这句话,一双疲惫的眼睛看着男人,说道,“那我想要的是什么?父母双亡?我被冠以背叛的名义剔除出去?”

     “我知道你还介意那件事情,但是现在不是在意那件事情的时候。”

     苏洛低下了头,冷冷道,“呵,不是在意那件事情,我也想不在意,可是我能吗?啊!我能吗?!”苏洛猛地抬起头,咆哮道。“我若是能,失落特学院早就不在了。”

     听得这话,男人心中一惊,急忙道,“苏洛,别——”

     话未说完,苏洛转身摆了摆手说道,“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五年前我被从学院剔除出去的时候学院一切的事情便和我无关了,我也不想再有关了,你,明白了吧。”说吧,苏洛那孤单的影子渐渐被那昏暗的灯管拉长,越来越长,直到没入黑暗,消失不见。

     看着苏洛的背影男人没能再次叫住他,因为他知道那件事情放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不是能够忘怀的。

     “看来他还是拒绝了。”一个女人从黑暗里走了出来,踩着优雅的高跟,在夜风的吹拂下短裙边上的绒毛微微飞舞着。

     “我早就知道他会拒绝,学院让我们来叫他根本就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女人点了点头,说道,“算了,这件事就先放着吧,我们这次出来的目的也不只有这一个,而且,如果他知道了这次的事想必不会撒手不管的。”

     男人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愿吧,希望这五年他的心境不会改变太多。”

     苏洛爬上那生锈的楼梯,走上三楼,一把推开那扇锈迹斑斑的铁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室友十五平米的房间堆满着各种生活用品。

     苏洛打开水龙头,冰冷刺骨的感觉扑面而来,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湿漉漉的脸,苏洛摇了摇头,想要把脑海里的画面驱逐出去,可是无奈,那幅画面是刻在脑海里的东西,忘不掉,却又不愿意记起。

     来到床边顺从地心引力一下扑到在了床上,床被清新的洗衣粉味道瞬间充斥着苏洛德鼻孔,扭过头,看向窗户,想要看见那轮弯月,可是窗外除了无尽的黑暗也只有黑暗。

     苏洛笑了笑,缓缓闭上了眼。

     突然,苏洛一屁股坐了起来,“我去,差点忘了那图了。”说罢,下床拿起公文包,将图纸拿了出来,打开那盏从二手市场上淘来的台灯,开始了机械狗真正的夜生活。

     与双手为侣,与机械为伴。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