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忏悔、斗争、救赎...
    “你别和我说你配当一个男人!”

     “我还不是为了要把你留在我身边。”

     “你疯了吧!你到底要干什么!放我走!”

     “看来只有这样才能让你留下来了。”

     “何伟你疯了!你别过来!”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种在相声里经常出现的台词,在何伟身上似乎适用了。只不过,刀不在他的肚子里,是在他的手里。

     何伟,是一名心理医生,能够揣摩任何一个女孩的心理。毫无疑问,他是那个最成功的,因为他根本不需要为“女孩”而发愁,名气大噪的他在市里十分有名,他的预约费用非常高,但是客源还是不断。他只需要每天接待一个病人,而后就可以去花天酒地过着奢靡的生活。

     “会撩”何尝不是一件好事,但是真正幸福美满的人又怎么需要“会撩”呢。

     是的,何伟是个有家室的人,他对妻子的爱与不满交杂在了一起,最后才有了前文的那一幕。

     作案之后的何伟,并没有特别急躁,他反而在很冷静的思考自己需要干什么。

     他擦了擦刀子上的血,开始享受了起来。就好比他的心理得到了放松。

     他把刀子放到了刀架上,根本毫无痕迹。?他把妻子搬到了卫生间的浴缸中,血还在流,不过流往下水道的血液有谁会发现呢。

     他开始仔细的去擦拭地板上的血迹,就连缝隙里面的血迹也不放过,一点点去擦掉

     他用锤子把门锁破坏掉,把家里弄乱,把几张已经褶皱的零钱?和硬币散落在地上。他自认为他伪造出了一个完美的犯罪现场。也不假,入室抢劫杀人往往都是这样的。

     一切都处理完后,他开始调整他状态,不知道他脑子里面出现了什么画面,他开始颤抖,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他用左手颤颤巍巍的拿起了手机拨打了110。

     可能这就是处变不惊吧,一个人真的拥有了过硬的心理素质,他的谎言是没人能够拆穿的。

     罪犯报案,见怪不怪。

     “警...警察先生...我我我...我要报案!!!”他用一种恐惧的语气说出了这段话。

     换做任何人听,都感觉这是一个真的案子,报案人是真的报案人。

     “王飞,你把新调来的小李带上一起吧。”警察局的一位老局长,特别沉稳的说道了。

     “可他才来工作第一天啊!局长,这可是个大案子,还涉及到了公众人物。”

     “总要给新人一点机会,带他去吧。”

     王飞一路沉闷的带上了小李,开车途中简单的去介绍了一下何伟的来头和案件的一些简要的内容。毕竟新人办案,小李一路沉闷了许久,脑子里的思绪也渐渐清晰。

     转眼的时间,到了何伟的家里,小李跟着王飞一起?进了屋子。

     第一次看见死尸的小李猛地跑到了门口,吐了出来。

     “警察先生...是我报的案...她...是我的妻子...我的妻子!!!”说话声音都是在颤抖的何伟,突然喊了一下,吓到了王飞。

     “先生,您要冷静对待,我已经在通知死者的直系亲属了,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来了。应该是...你的岳父岳母?”

     “您别叫他们,他们有心脏病啊!看到了这一幕老人家的身体怕是受不了啊。”

     “我们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医疗人员也在场,这种事情一定要让死者家属去确认身份的,我们也是照章办事,您的心情我们很能理解。”

     “那就好...那就好...”

     现场拍照取案的时间不过多久,死者的父母来了。不出意外的是,?两个人都晕倒了。自然是在何伟的意料之中,也在小李的意料之中。

     “

     何伟在旁边做着岳父岳母的思想工作,希望他们可以节哀顺变。不得不说他演的能够和某知名艺人的演技去媲美了。

     就这样,警察离开了,带着尸体,还有现场采集的证据,不过在何伟意料之外的是,他们把整个刀架都带走了,因为何伟本以为他们不会。

     不过好在他在处理证据的时候,全程带上了手套,并且还用很专业的清洁剂清理掉了指纹和可能会被侦查到的各种信息。

     安抚了岳父岳母之后,他像往常一样,跑去了夜场潇洒。这次他比以前更放松,更释放。?夜场的人往往只会嗨起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由,大部分的人都是为了放纵。何伟也不例外。

     反观警局,警局内也开始一点点分析。

     凶手惯用左手。

     凶手身高在180~183之间。

     凶手可能有很强的?心理素质。

     一晚上的归总,种种迹象都指向了何伟。

     ..........

     ”

     “砰——”监狱的大门应声关闭。

     很多人好奇点可能是——为什么前文要用引号。

     这只是何伟的幻想?,在现场的时候,何伟就已经被带走了。

     小李,是一名心理画像侧写师。局长派他去就是为了对付这个“老油条”

     一个心理医生,不管看到什么场面,都不至于被惊吓到这样。换做别人,大概会逃之夭夭,但恰好两个心理医师碰到了一起。对于小李来说这更像一场敌明我暗的心理博弈。

     最终,何伟被缉拿归案。

     如果不是局长的稳重,恐怕何伟的演技与心理素质,已经足够去骗全世界的人一辈子了。

     这也不能说是局长的稳重,只是恰好局长是何伟的大学教授罢了,恰好看过了何伟的犯罪心理学论文。又恰好考虑的周到了一点。

     最终何伟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他强烈要求做精神鉴定,结果是“由被害妄想症转变的加害妄想症”。最后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一个月后,何伟出院了。他根本没病。只是出于掩饰,对于正常的流程,任何人都无话可说。

     他露出了笑,在这个事后他变得一无所有,他搬到了阴暗的地下室去,开始了他的计划...

     何伟回到了他的地下室,又是一天过去了。

     他看着满墙的图纸和被涂满了的地图,看这个样子,他已经有好久没有出去了。

     他的眼睛里充斥着红的血丝,甚至从他的眼神里面,能够看出来他复仇的欲望。

     “终于完成了...终于完成了!哈哈哈!破警察,你们都给我去死吧!”

     他独自完成了一套杀人方案。被复仇充斥着灵魂的他,这时候什么都能做出来。复仇的欲望没有让他怠慢,反而让他的思维更加严谨。

     坦白来说,这样的犯罪与逃跑路线,卖给犯罪集团都能够大赚一笔,这个方案在警察不知道的情况下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但是唯一的偏差就是,这个方案需要两个人来完成,而刚刚出狱,像疯子一样的他,又能去哪找到那个能够让他放心的去把生命与之托付的人呢?

     他有!他的哥哥,不管什么时候都惯着他,在他出狱之后他的哥哥不进一次劝过他回来,他认为现在把他哥哥拖上是最好的选择了。

     他没选错,仅仅过去了一小时。他的哥哥坐在了他的面前,给他带了丰盛的食物,还有两瓶白酒,他们也好久不见了。

     至少有十年没见大哥了,大哥没怎么变,就是老了一点,还戴了眼镜,看着像个知识分子。

     大哥现在生活很平淡,在某国企科室工作,娶了一个温婉的妻子,还有一儿一女。

     吃饭的时候,他叨叨以前那些兄弟不学好,一把年纪了还在外面混,不顾家里?

     大哥有点愤青,说只用国产货。

     大哥只喝了二两,就说不喝了,下午要上班呢。

     大哥不再年少,也不再轻狂。但他是我心中永远的大哥。

     酒足饭饱后,何伟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

     “哥,这口气我咽不下...你就帮我这一次吧,我保证没事。”

     “算哥求你了,你能老实一点么,别让哥再操心了。”

     “哥...你把我当弟弟么。”

     “行,哥帮你这一次,没有下一次了!”

     “哥,你从小就疼我,我保证以后会好好工作的,这是最后一次。”

     何伟缕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闭眼睛小憩了一会。

     何伟的哥哥,何毅。看到桌子上?的一整套方案,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居然可以做出这样的东西,在他眼里每一件事都是那样的大胆。但是却毫无漏洞。

     何毅不禁打了个寒噤。他想不到眼前安详的弟弟内心住着一个恶魔。

     是的,他想要?拯救弟弟,这也是他最开始的初衷。尽管表面上答应了弟弟,但是他也不能忘记这个宗旨。

     弟弟起来了,给他讲了一讲详细?的计划,哥哥听得很入神。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身体里的血都热起来了,享受这种感觉吧!哈哈哈哈!”

     “我突然开始感兴趣起来了”哥哥一脸恶笑的样子看着何伟。

     两个人一拍即合。

     次日晚,警察局门口。两个人按照计划执行。

     一切都是那么准,那个亲手带走他的警察刘屹出来了。应该说是刘局,因为立了功之后升职似乎有一些快。快到何伟都没有反应过来。

     也就是在他出门的那一刻,何伟埋在台阶缝隙中的绳索飞速上升,把整个人连带着身体都带入了空中。同时?何伟掏出了那把刀子刺入了刘屹的身体。

     尸体被带入二楼楼顶,何伟很谨慎,他把尸体放入了停尸袋之后再拔出了刀,鲜血四溅。

     何伟把停尸袋递给了?旁边的何毅,不光要伪造不在场证明,还要毁尸灭迹。这个停尸袋是郊区的一个火葬场的一位死者遗体。

     这里只会有一位正常死亡的尸体,只会有人知道这位警察消失不见了。去了哪呢?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能解答。

     看似完美的行凶,在他们爬下天台的时候,被警局的人逮捕了。这本来是个废巷,对于突然出现的警察,何伟很诧异。

     何毅没有诧异,这些警察是他叫来的,他希望何伟能够迷途知返。

     “哥,你背叛我!这群臭警察怎么可能发现我这么完美的犯罪手法?是你!”

     “弟,你别多想,我也是...啊!!”

     惨叫声划破长空,何伟打断了他哥哥的膝盖骨,然后挣脱后大步跑开,到处串小巷子,终于躲过了其他警官的追捕。

     他跑回了地下室,想冷静几天,避避风头,再考虑下一步的方向。

     他看到了哥哥临出门的时候放到门口的信。

     何伟自杀了。

     哥哥并没有暴露他,哥哥很清楚的知道,那条巷子是警察聚众抽烟的地方,这是他帮助弟弟考察的。只不过他没说出来。

     哥哥也没想走,他在监狱里把所有的罪名都承认了,他只希望他最亲爱的弟弟能够好好做人。

     他是一位伟大的哥哥,他只想劝他的弟弟走上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