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偶遇钟琳传妙法
    半月后,八极峰上。

     叶流舒服的枕在一双修长的腿上,微眯着双目望着阳光透过树枝间的空隙星星点点的落在含烟精致的脸庞上,心中一片安宁。

     “师叔,你现在道行究竟到了怎么程度?”

     感觉到叶流的目光正直直的看着自己,含烟感觉脸上微微有些发烫,偏过头将目光转向远方

     “三花未聚,五气未修!”叶流笑了笑,淡淡道。

     “骗人!!”

     含烟望着那道若隐若现裂过群山的刀痕,前几日还有几名魔宗弟子想靠近一探究竟,却被那残存的霸道刀气震得身受重伤,所辛被发现及时,才无大碍。。

     “师叔真的不去接见一下山下的那些人么?现在你可是名动整个天魔宫,何不去趁机收几个暖床丫鬟上来!”

     似乎知道无法从叶流那里要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含烟的目光又回到山脚那密密麻麻的人群。

     自各宗之人离去后,叶流那一刀之威似乎并未被传开,但一批携带重宝奇珍的宗门使者却忽然都涌入天魔宫中,纷纷请求进入八极峰中拜谒叶流。

     天魔宫内的弟子则更甚,每每望着那道触目惊心,依旧残存的霸道罡劲的刀痕就会让那道霸绝天地的虚影愈发清晰一分,如今山脚下聚集的弟子皆无比狂热,哪怕能够看上一眼叶流,便已觉三生有幸,若是能够被指点几式,那求道之途便又多了几分机缘。

     只不过这些人都被那护山大阵阻于山下,无奈只好聚于此处,等待叶流外出。

     “过眼烟云而已,何必理会!想那洪荒之初至此,出过多少惊艳绝才之辈,到如今又有几人还能被提起,再晾他们个三年五载,自然就会退去了。”叶流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我要去长老院一趟,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而后我会离开魔宗一段时间”

     “何时?”

     似乎早有预料,眼角轻轻一闪,小魔女出乎意料的平静。

     “见过那几个老家伙后我便会下山入世,你的步法已初具气候,待你能够不靠法宝护持,穿过那刀痕中的罡气时便可出宫来寻我”

     似乎察觉到含烟的目光,叶流语气一柔,随后手中宝光闪动,一面古朴的铜镜直接塞到小魔女柔软的手中。

     “这面铜镜便交由你,切记好生保管,非生死关头绝不可离身!”

     “哼!不就是嫌我修为低么~”小魔女望着叶流远去的身影不由银牙一咬,正要起身离去,但手心忽然传来丝丝寒意,让她不由的停下脚步,拿起那面铜镜细细端起来。

     此镜不过手掌大小,正面虽在烈日之下却不见半分华,且发出丝丝寒意,背面阴刻无数暗纹。

     细细看了半晌后也没有发现其他奇异之处不由得觉得有些无趣,想叶流离去时的话,小魔女还是小心的将铜镜收起,神色中略带黯然的回首望了一眼玄光洞后,玲珑轻巧的身影化作一道青风消失在八极峰上。

     长老院外

     叶流落下身形,缓步向前走去时,不远处走来的一抹绿色倩影忽然闯入视线,来人望见他后,也是一喜,忙奔至叶流身前,行了一礼。

     “地魅门钟琳见过叶师叔祖!”

     天魔宫内共分地魅、暝魑、王魍三门,钟琳正是地魅门中弟子。

     “急冲冲的是要赶去哪?”

     叶流点点头,望着依旧一身绿萝长裙的少女,难得的见她如同平没有跟在剑晨身边,被魔宗弟子们簇拥在人群中,那双灵动的眸子似乎比平日也暗淡了几分。

     “启...启禀师叔祖,前几日门主命我去八极峰中送上门中所备的奇珍宝物,但却护山大阵将与各大宗门的人一同拦在守山大阵外,弟子不敢违背门主之令,所以只好来求四长老,让他带我进入八极峰中,他老人家平时最宠我了”

     钟琳忽然见到叶流心中大喜,但随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有些怯怯的低下头,声音也弱了几分。

     “你可知他们为何被挡在山下?”叶流明澈的眼神似乎能看穿人心一般,忽然开口问道

     “弟子......不知”

     钟琳脸上一热,在她看来,此刻的师叔祖不应正是忙于接待各宗门的人,怎么反其道而行之偏偏将山门封闭,似乎和这些事都无关一样。

     淡淡一笑,却不做解答,叶流顺手将钟琳手中的鎏金木盒取过,同时忽然伸出一指不带丝毫烟火之气落在钟琳光洁的眉心处

     “既然你我相遇便是有缘,这厚礼我便收下了,替我谢过地魅门主,师叔也非小气之人,这点东西便当做回礼吧”

     元神中一阵温热,钟琳只觉得一丝清凉的气息透过眉心在脑海中游走了几个周天,而空荡的识海中却忽然浮现出无数密密麻麻的文字。

     正待她要凝神细瞧时,脑海内却忽然生出一股晕眩之感,惊得她忙退出心神,静守本心,方才渐复正常。

     “多谢师叔祖!”

     心中一喜,钟琳虽不清楚这是何功法,但叶流能拿出手的岂会是凡物,连忙拜谢道。

     “此卷名为幽瞳,你既已有师门,我自不便越俎代庖,但此法并非寻常法决,乃是一篇心术,极适合你修行,你回去后细细感悟,自会知晓其中奥妙!”收回手指,叶流略有深意的看了钟琳一眼,忽然缓缓问道

     “剑晨的伤势如何了?”

     “试炼之时剑晨师兄已无大碍,但后几日他便不知去了哪里,否则以剑晨师兄的实力必定能够夺得榜首第一之位!”

     听到剑晨的名字钟琳有些慌乱,灵动的眼珠中也闪过一丝黯然“师兄他,只是过于看中那第一之位了”

     “世间名利,就如同那山间雾霭,清风一抚,便是过眼烟云,正所谓求之不可得,却之不可免。”叶流遥遥望着那群峰间掠过的白鹤,轻叹一声“争到第一又如何,九洲大地何等辽阔,区区魔宫亦不过沧海一粟罢了”

     “弟子愚钝,但也时常也听天道之下,皆为蝼蚁,若是不争那第一之位,求道修道又是为了什么呢?”钟琳抬起头,一双幽澈的眼睛望着叶流

     “所谓争,争的乃是大道,是大道之外的一线生机,并非那第一第二之虚名,纵观自开天辟地以来,可曾见过那人间之皇同谁争过第一之名,再观那九天之上,又谁去争过第一之位”叶流转过身,缓缓解释道

     “可若不争,又哪里来的强弱?”钟琳不解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执拗,剑晨正是因为一心向前,争得天魔宫第一弟子的缘故,若是不争,那诸多光环又怎会加持于一人之身,那些同门弟子又如何会围在身边大献殷勤。

     “强便是强,弱便是弱,又何须去争?并非一定要告嘱天下之人,方才谓之强!”

     “道行精深一份便是强,道行浅薄一分便是弱,此乃天地大道法则,并非因他人是否认可而改变。自龙汉劫始,多少天下第一陨落,无数多少惊艳天才消弭,待天地五劫之后便是无量量劫,如此循环往复,那昙花一现的虚名又能被记住多久!”

     “倘若如此,那修行岂不毫无意义了,最终还能留下什么呢?”钟琳脑袋微微垂下,声音几乎细不可闻。

     “你可曾听闻那西方如来,九天原始,瑶池王母同谁争过第一?”叶流一个个直呼着这些尊者大能名讳,语气依旧不疾不徐“但而今他们都皆历经千转劫难而不灭,传下万世道统于世间,即便无量量劫后,万物消泯,但其所修之道却会绵延不灭永世长存!”

     “道……”沉思良久之后,钟琳的声音才轻轻响起,似在自问,又似在问叶流。

     “那究竟何为道?”

     “待你何时悟透了,那我方才所念的名字名字中便要加上你了,他日再见剑晨之时,也可以将这番话告之与他”叶流大笑一声,转身向长老院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