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壁中星辰图
    “我于八极峰中修炼之初,见玄光洞内这道石壁中暗藏着天地量劫遗留下的一丝气息,所以每每有感而生之时,便在石壁上添上几笔,万千载来二者相辅相生,最终成了此图”叶流与四位长老来到那化为星空壁画之前,缓缓道

     “待会我会以法诀运转此图,演算天机,至于能看到多少,便全凭你们的机缘了!”

     “是”几位长老下意识低头对视一眼,而后齐声拱手

     “如今虽然天机蒙乱,圣人不查,但这石壁中的劫源气息本就脱胎于天道之中,能够演算一二也不足为奇”

     叶流笑了笑,伸手一指,那星空图忽然放出一道幽光正好将几人罩住,四位长老只觉得眼前一亮,人已经置身于繁星闪烁的夜空之下。

     “轰隆!!”

     突然,星空深处传来一声震响,四人抬头望去,只见夜空中无数星辰顿时应声而碎,化作万千荧光,如同黑夜中的蜉蝣不断飞舞旋转,仿佛受到无形的指引般渐渐汇聚为一团,最后化为一片无边的赤色劫云聚在夜空之中。

     一道耀目的银光忽然划破苍穹,紧随而来的惊雷让整个星空都为之一颤,无数霞光纷纷从劫云上震落,被闪过电光瞬间点燃,如同漫天飞雪落向大地。

     这一切不过眨眼之间,四位长老见那茫茫火雨落下,忙运起真元抵御,但叶流的声音突然自虚空深处中传来

     “此乃图中推演天道量劫起始之象,你们只需收敛心神,专心感悟即可!”

     四位长老闻言忙收回法力,凝神定气。顿时只觉得周身皆是风火流转,天地崩裂之声不绝于耳。

     这石壁中虽只有仅含有一丝劫源气息,但辅以叶流亲手所绘开劫感悟后,又经过一世时间的蕴养,足以感应天道。尽管演化出的量劫威力远不如真正的天地大劫,但其内所蕴含的玄妙大势皆已俱全。

     流火如幻,已将大地化为一片火海。劫云中突然出现一团巨大的光影,口中断断续续发出的声音如同雷鸣,响彻天地。

     “万法因果,皆有缘法…………”

     “魔之道,为大道…………”

     “大道唯我,仙魔妖佛,一心为本…………”

     熊熊烈火肆意呼啸,但身在其中的四为长老却却丝毫不觉,同时仰起头望着那几乎高过劫云的光影慢慢显化成人形,那从他口中传出的字句虽然断不成篇,令人如云中雾里,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没有任何东西比这更为熟悉。

     那光影所念的,正是天魔宫功法炼魔经中的口诀。

     火雨依旧如雨般坠落,但地上的烈火却突生变化。

     滔天焰光中,一座座山峰逐一浮现,各式楼阁坐落其间,一座雄伟的大殿之上无数人影正不断闪动,似乎正在与谁战斗!

     “无极峰!落幽山!修魔殿,这是宗门大殿....”四长老轻声念着,但眼前那熟悉的场景不断随着焰光跳动,虚实之间,断不成篇,无论他如何努力汇聚目力也看不清其中具体情形。

     就在此时,天地间忽然生起起一道飓风,这滔天火海被那风力牵引,直上天穹,那原本燃烧正烈的火光已经熄灭,只留下一片朦胧赤影不断汇聚交融,最后如同一轮烈日悬于中天。

     四位长老抬头望去,只见这赤影四肢俱全,有口有目,但却不成人形,不知是何方妖神!

     “杀…”

     天地间忽然一暗,那黑光手中浮现出一件怪异的兵器,送空而来,劈开火雨,直接斩向赤影。

     “咚咚”

     赤影怪抓前挥,一道血墙立于身前挡住黑光这一击,同时血口大张,吐出一道血气轰杀而去……

     那赤影黑光不知为何,一见便大打出手,在劫云下你来我往,各施神通,丝毫没有罢手之意,似乎要斗个不死不休。

     “天魔九引,陨神魔罡,天魔九解…这黑影难道是我天魔宫之人?”二长老目不转睛的望着黑影不断祭出炼魔经中的法诀,喃喃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三位长老都眼神痴迷的望着劫云中相斗的两团巨大光影,那黑影所祭出的法诀皆是炼魔经中的法诀,且出手间魔气遮天蔽地,玄妙莫测,就算修炼魔道无数载的天魔宫四位长老此刻也不由自主的沉醉其中,脑海里不断闪过这黑影出手时的画面。

     黑光赤影越战越勇,出手间天地间都为之失色。直到悬于夜空赤色劫云崩离瓦解,大地满目苍痍,赤影方才转淡,黑光亦渐渐消离,苍茫天地回归到一片墨色之中。

     静立在万里焦土之上,忽的,双目紧闭的大长老忽然从口中吐出一个字。

     “斩!!!”

     话音刚落,一道青色朦胧幻影从他胸中浮现,那影子不断挣扎扭曲好似在抵抗着什么不断变化着形状,但依旧被抽丝剥茧般一点点从大长老体内牵扯了出来。

     离体而出后,青影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变成一名青衣黑冠的中年道人。

     “彭质恭贺道友”

     道人向大长老辑首一拜,也不待答话,道人身形一淡,便消失在这天地间。

     “不错!”

     叶流的声音再次从虚空中传来,四位长老眼前一亮,才察觉自己依然站在那石壁上的星空图前,只是那原本闪耀的星空光华尽去,只留下一片墨色嵌在壁上。

     如梦初醒般对视一眼,几人忙来到叶流身前。

     “师叔今日助我斩尽三尸,此番大恩,玄天永世不忘!”大长老径直跪在蒲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微微颤抖的声音掩饰不住激动的情绪。

     “师叔大恩,永世不忘”三位长老亦随大长老跪下,眼中满是崇敬。

     “起来吧,你四人今日所获,都是你们自己的机缘回去好好感悟吧,不要误了明日宗门试炼即可”叶流坐在蒲团之上,轻品一口香茗,看着四人淡淡点了点头

     “是!”见叶流开始闭目打坐,四位长老却没有起身“师叔,我四人还有一事……”

     “天机便是亦为定数,你们所见与我所见并无不同!”叶流摆了摆手,打断了大长老的话

     “是!那我四人今日便告退,待诸事完毕以后再来谢过师叔”四位长老起身再行一礼,方才退出洞内。

     八极峰上,金翅大鹏长啸一声,展翅而起消失在层层浮云之中。

     “哗啦”

     一声巨响,那绘着星空图的洞壁轰然碎裂,扬起一道烟尘。

     “没想到已经修回部分法力了,演算天机时却还是有些吃力!”蒲团之上,叶流忽然脸色一白,目光转向那堆碎石,良久之后才微微摇摇头

     “那赤影难道是当年那个人?”

     几抹残阳射入玄光洞内,想起刚刚在壁画中的情形,叶流目光渐渐转淡,不知心神落向了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