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是祸躲不过
    喧闹的大排档里,真希还在电话里和陈玉珊牵扯不清。

     “舅母,我觉得方博彦不是很适合我。”真希说话的声音还是很小,但是语气里的抗拒却是大大的。

     “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和博彦适合不适合呢?反正我看博彦就挺好的!”陈玉珊就是咄咄逼真希逼习惯了,过往的经验告诉陈玉珊,只要多逼几次,真希肯定会答应的。

     真希眉头紧皱,她知道无论她如何拒绝,陈玉珊都不会听她的,但是真希是说什么都不会答应和方博彦交往的。

     “真希,你在听吗?”电话那头的陈玉珊焦急地追问着。

     真希一手无奈地拿着手机,一手用力地按着发疼的头皮,她很想发脾气,但是她极力控制着……因为她知道发脾气很容易,但是发脾气的后果很严重……所以真希从来不让自己随便发脾气,尤其电话对面的那个人是她的亲舅母。

     看着左右为难的真希,旭炎嘴边的笑意更浓了,在旭炎看来,他面前的真希实在太奇怪——方博彦是货真价实的富二代,有财有势,五官端正,性格平和,换作别的女人遇到这样的方博彦,她们早就倒贴上去了。就算人各有志,真希一点不稀罕就算了,家长硬逼着她去接受,她居然因为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家长而发愁至此?现在的女人一个不爽,不翻脸起码都得挂个电话吧?哪有落得如此左右为难的?

     只能说,真希是个异类。

     “真希,喂,真希,你说话啊,能听到我说话吗?”电话那头,陈玉珊仍在不停地叫嚣着。

     真希扯着自己的头发,她要疯了。

     不忍看到真希折磨自己的头发,旭炎一手拿走了真希紧贴耳边的手机,真希错愕地抬头看向旭炎,旭炎果断地按下了关机键,终于……电话那头令人烦心的声音消失了。

     旭炎把手机递回给真希,他说:“看来你手机没电了。”

     “谢谢……”从旭炎手中接过手机,真希心里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她终于可以暂时不用听到陈玉珊越发逼人的话语,忧的是,真希知道暂时永远只是暂时。

     旭炎说:“若是不喜欢,直接拒绝不就好了吗?不用这样勉强自己。”

     真希仍是叹气,道理谁都明白,但是她不能,真希承认她不是一个洒脱的人,她珍视仅有的亲情。尽管知道陈玉珊并不是真心对自己好,但是陈玉珊是许宗耀重视的人,而许宗耀是真希最在乎的人……想到这里,真希没有再说话,她只是略略笑了笑,继续吃东西去了。

     真希看似很简单,却有着很多旭炎看不透的地方,她像是乐观可爱,眉眼间却总藏着莫名的忧伤,她现在脸上淡淡的笑,说是笑吧,但是笑里的无奈和伤感比哭更让人揪心。

     “多吃点吧。”旭炎不是一个主动体贴的人,但是如果这样能让真希的笑变得没那么伤感,旭炎愿意放下自己的身段,“你经常来这里吃东西吗?”

     “不是的,我晚上加班后路过,经常看到这里人很多,所以我想这里的东西一定很好吃的。”凌晨一两点还这么多人的大排档,肯定有它的魅力在,今日一尝果不其然。

     “你经常加班吗?”旭炎想起第一次遇见真希的情景,那时已经是凌晨,她居然还独自一人坐在路边等计程车,上车后她居然还在计程车上累得睡着了。

     “嗯,工作挺忙的,而且不加班我也没有别的事情做。”真希早就习惯了别人指责她是工作狂。

     “你做什么工作?这么忙?”旭炎很好奇。

     “我就是一画图的,甲方难伺候,经常要改方案,所以我每天加班的时间比睡觉的时间还长,”真希想了想,“那你呢?那天晚上你也挺晚的,你也是刚加完班吗?”

     旭炎点了点头,“我是做金融业务的,应酬比较多。”旭炎也没说谎,那确实是事实,不过不是事实的全部罢了。

     真希说:“做业务很辛苦的,不过认识的人也多,不像我,每天除了对着电脑和图纸之外就只能看到那么几个人了。”

     “我看你挺安静的,安静稳定的工作环境应该比较适合你吧。”旭炎这点倒是看得透彻。

     真希不好意思地笑笑,“被你看穿了,确实如此,因为我嘴拙,所以我只适合安安静静地画自己的图。”真希确实喜欢设计所里简单的人际关系。

     两人又再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没有主题的话,身边的喧嚣似乎又宁静了下来,两个人忘了空间,忘了时间。

     等他们吃完夜宵,已又是凌晨。

     计程车上,真希又一次睡着了,真希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安全意识的人,一次又一次地在计程车上睡着,真希只能说在旭炎的身边她觉得很安全。

     旭炎看着紧闭着眼睛的真希,如果他没有听错,真希今年已经26岁了,但是真希脸上的纯真和她的实际年龄大大的不相符,若不是她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哀愁,她简直就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女孩。

     只是她眉宇间的哀愁到底是为了什么?

     旭炎身边来来去去的女人很多,绝大部分他已经记不起名字来了,对于那些女人,旭炎从来没有关心过她们开心或是不开心,又一次证明,真希是特别的……当然,真希也和他一向的审美标准不一样,真希是有着一张出尘精致的脸蛋没错,但是旭炎以往一向偏爱艳丽型的,身材也喜欢前凸后翘的,而真希大大的外衣掩饰了一切,旭炎甚至不知道她身体到底是瘦是肥……

     第一次,旭炎觉得打量女人的目光猥琐。

     旭炎从真希的身上收回打量的目光,他学着真希的样子把身体靠在座位上,但是他没有闭上眼,他只是看着车窗外,入了神……

     ****

     第二天,真希破天荒的十点半才出现在办公室里。

     真希承认她是懦夫胆小鬼,这么晚才出现不是因为她睡过头了,而是纯粹的因为她害怕面对陈玉珊。

     在家的时候,真希正想给陈玉良打电话请假,陈玉良却抢先一步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真希商量,真希支支吾吾了一轮才不得不心不甘情不愿地上班来了。

     看到魂不守舍的真希,安安担心地问:“真希,你是不是病了?昨天你那么早走,今天又这么迟才回来,这种作风太不像你了!你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安安在玉成设计所工作也有大半年了,真希这种迟来早退的现象是头一回发生。

     真希习惯性地给安安买了份早餐,她一边把早餐递给安安,一边小心翼翼地问:“玉珊姐回来了吗?”

     安安接过早餐,说:“玉珊姐早就回来了,平常也不见她回这么早,今天居然回得比我还更早呢!”

     真希无奈地皱起了眉,看来是祸躲不过是真的!

     看着真希一副就要被押上刑场的样子,安安不解地问:“怎么啦?难道你是在躲玉珊姐吗?”

     真希违心地摇了摇头,“不是……我先进去了,你赶紧吃早餐吧。”

     其实安安早就吃过早餐了,看着真希沉重的背影,安安有些担心。

     “真希,你终于回来了!”陈玉珊!

     陈玉珊高九度的声音吓跑了真希最后一丝的侥幸心理。真希强撑出一个笑容,“老板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所以……”真希口中的老板自然就是陈玉良了。

     “有什么事情比你的终身大事更重要呢?我昨天晚上说的事情你有没有考虑清楚啊?”陈玉珊是标准的大嗓门,办公室里顿时间变得安静无比,所有人放起了慢动作,竖起耳朵听着陈玉珊的话……

     “真希,你回来了?”陈玉良!

     真希从来不知道陈玉良的声音这么动听!陈玉良的声音驱散了一心看热闹的人,也打断了陈玉珊无数想说的话。

     真希顿时间觉得整个人都精神了,真希对陈玉良说:“老板,刚刚你在电话里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吗?我们现在就去你办公室吧!”真希本来就积极,今天的真希只能说是更加积极了。

     陈玉良连连点头,“好好好,我就是出来看看你回来了没有,玉珊,你也一起吧。”

     为什么陈玉珊也一起?

     他们讨论工程和方案的时候从来不叫陈玉珊的,而且陈玉珊对设计什么都不懂,为什么要叫上她?该不会这次谈的不是方案也不是工程……吧?

     真希忐忑地和陈玉珊一同走进了陈玉良的办公室。

     屁股刚碰到椅子,陈玉良就迫不及待地问:“真希,你听说过炎峰集团吗?”

     真希摇了摇头,真希对地产公司、开发商或者同行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但是这个炎峰集团显然不在这等行列。

     陈玉珊抢着说:“炎峰集团不就是近年来飞速发展的一个金融集团吗?报章杂志上经常都有关于炎峰集团的报道呢。听说炎峰集团的集团主席是一位刚满35岁的帅哥,我在网上看过他的照片,帅得啊!连我都忍不住要多看两眼,虽然他已经结婚了,但是花边新闻从未间断,不过也难怪,人家有钱多金还长得那么帅,那些女人哪还顾得上结婚不结婚啊……”

     “我昨天听炎峰集团的周副理说,炎峰集团有意投资地产项目,他们想找一家相熟的设计公司长期合作,真希,你怎么看?”陈玉良打断了陈玉珊无休止的超龄花痴长篇废话,和炎峰集团合作是一个极大的机遇,但是陈玉良害怕公司的规模和知名度不足以让炎峰集团伸出橄榄枝。但是!陈玉良有真希!现今国内新生代的建筑设计大师,除了简真希,没有别人了。

     “老板是想和炎峰集团合作吗?但是以我们设计所的规模和人力,炎峰集团大概不会把我们纳入考虑范围吧?”单单以建筑设计取胜,真希对自己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但是大集团做生意有太多复杂的考虑因素了,人力和财力就是其中很关键的因素,而这些恰恰是玉成设计所欠缺的。

     陈玉良意味深长地说:“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是近年来我们设计所在业内也开始小有名气了。还有,你记得几年前你刚回国的时候,你帮一位太太设计了一栋聚雅居里的别墅吗?”

     真希点了点头,“记得。”那是真希回国后的第一个设计,很难忘记。

     “那位太太就是炎峰集团的集团主席旭炎的太太,旭太太——钟漫姿。”

     真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钟漫姿的别墅当时是在网络上公开招标的,一栋别墅也要公开招标确实有点夸张,但是人家给得起钱啊!那时候真希刚回国,时间来不及的她画了一张草图就去投标了,没想居然就这样中标了!听说钟漫姿很喜欢真希的设计,新颖特别又不哗众取宠,别墅的前期设计加上后期装修什么的,整整持续了将近了一年,但是真希始终没有看到钟漫姿本人,每次和真希接洽的都是钟漫姿的助手任棠——一个不苟言笑的美女。

     陈玉良接着说:“这次的地产项目就是旭太太负责的,你不是有旭太太助理的联络方式吗?你能给旭太太的助理打个电话什么的,约她出来见个面吗?”

     真希面露难色,“我签了承诺书,绝对不泄露他们的个人信息。”有钱人的条款都很多,而且这种协议在国外是很常见的。

     “只是一个助理的电话,应该不能算是旭太太的个人信息吧?”陈玉良不愿就此死心。

     真希摇了摇头,“不可以,这是职业操守。”真希的话语柔柔的,但却又无比的坚定。

     陈玉良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知道真希的坚持,“好吧,我也猜到你不会答应的,我不强迫你。”真希看似柔顺却有着不可抗拒的内心准则,但凡有点天分的人性格都奇怪,真希的一点小小坚持,陈玉良还是可以接受的,“真希,我好不容易通过周副理的关系拿到了炎峰集团第一个地产项目的会所单体来做,我答应了他三天后就给它初步设计方案,你可以吗?”

     “三天?”真希惊讶地看着陈玉良,真希甚至还不知道项目的位置,规模,其他就更不用说了,三天真心不只是一般的仓促。

     “下午周副理就会让人把项目的基本资料送过来的,真希,这次玉成设计所就靠你了,你可以吗?”陈玉良知道真希的顾虑,但是机会难得,他不能眼巴巴地看着机会溜走。

     “我不能保证,但是我会尽力。”真希不怕累不怕苦,只怕设计做得不够好,那也是她不允许的。

     陈玉良如释重负地笑了,“好好好,尽力就行,那今天开始就辛苦你了。”反正真希从来没有让陈玉良失望过,只要真希肯说尽力,陈玉良就放心了。

     被晾在一旁的陈玉珊这时候才见缝插针地说:“哎呀,哥哥这不行啊!博彦说了今天晚上要约真希吃饭,我已经帮真希答应了,真希哪有时间……”公司的事情重要,但是对陈玉珊来说金龟婿更重要。

     陈玉良皱眉疑惑地看向真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