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再次遇上你
    “没关系的,工作重要,我们明天再约,现在我送真希回公司吧。”方博彦倒也大方,反正他对自己有信心,真希越是推托,方博彦越是对真希有兴致。

     “博彦真是太贴心了。”为了讨好方博彦,陈玉珊不停地拍马屁称赞着。

     “不用麻烦方公子了,舅舅顺路,他送我回设计所就行了。”真希表示不愿意单独和方博彦共处一车,有其他人在的时候,方博彦的眼神已经够让人不舒服的了,如果车厢里只有他们两人?真希不知道到时候气氛会尴尬成什么样子。

     “我送真希回去就行了,今晚谢谢方先生了。”许宗耀一整晚只说了这样一句话,陈玉珊怒目瞪着许宗耀,但是许宗耀装作没看到。

     看到许宗耀站起来了,真希赶紧也跟着站起来礼貌地对方博彦说:“谢谢你的款待,我们先走了。”

     既然瞪没用,陈玉珊只能极不情愿地跟着站起来,她伸手拉着方博彦的手说:“博彦,我们明天再约,好吗?”

     “好!无论明天后天大后天,只要真希有时间,我都有空。”方博彦对真希的印象不是一般的好,况且真希的推托在方博彦看来更像是欲擒故纵。

     ****

     车厢里充斥着陈玉珊的各种抱怨。

     “博彦有财有势,人还这么好,难得还看得起咱们。你们倒好,一整个晚上只知道吃饭,一点都不懂得抓紧时间多和人家聊聊,幸亏有我在,不然你们俩都不说话,多尴尬啊!”陈玉珊不愿停歇的唠叨如同唐僧的紧箍咒一样让真希头疼不已。

     头疼归头疼,真希不敢反驳。

     真希沉默,许宗耀也是选择沉默,但是他们越是沉默陈玉珊越是不爽,陈玉珊越是不爽话就越多。

     在无休止的恶性循坏中,终于,他们到玉成设计所了。

     停下车,许宗耀转过头对后座的真希说:“真希啊,身体要紧,不要加班加到太晚了,知道吗?”许宗耀伸手宠溺地摸了摸真希的头,仿佛真希还是当年那个懵懂的小女孩。许宗耀心疼真希,他一直在心里责怪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照顾真希。

     真希点头笑着说:“我知道了,舅舅也回去早点休息吧,你们今晚也够累的了。”陈玉珊嘴累,许宗耀心累。

     看到真希走进了公司大楼后,许宗耀才开车走了。车上,陈玉珊又开启了她的絮叨模式,许宗耀对此早已习惯,不予理会就好了。

     看到许宗耀的车子开远了,躲在角落里的真希偷偷摸摸地从大楼里走了出来。

     今晚,真希不想加班也不想回家。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走着,看着街上一双一对的身影,她有点失落,有些孤独。

     曾经的真希也是一个拥有阳光般灿烂笑容的女孩,她喜欢交朋友,喜欢逛街,喜欢笑,喜欢哭,喜欢撒娇,也喜欢无理取闹。但是父母的离去夺走了她一切的快乐,她不愿让自己哭,不敢让自己伤感,正因为没有真正地释放过,真希到现在还活在父母离去的阴影里……

     又是一个恶性循环,人生最不缺乏的就是恶性循环……

     真希也想有个家,家里有等待她回去的人,家里有她爱的人,家里有她在乎的人,家不应该只有空荡寂寥……

     天空又开始飘散起零星小雨。

     真希想从包里拿出雨伞,这时候她才记起雨伞借给别人了,只怪她今天太匆忙,以至于忘了再放一把雨伞在包里。真希叹了口气,忘了就忘了吧。

     街上纷纷攘攘的行人开始加快脚步往家里跑,没有家的人脚步却还是那样的拖沓,真希找不到自己该去的地方。

     ****

     透过被雨点迷糊了的车窗,旭炎看到了在街上游荡的真希。

     车里只有辛明和旭炎,钟漫姿和其他几个老板的太太们购物去了。旭炎听不出情绪地说:“在这里停车吧。”

     辛明停下车往窗外瞄了一眼,他认出了真希,辛明麻利地从副驾收纳箱里拿出了旭炎的粉红色雨伞。辛明把雨伞、钱包、手机一一递给了旭炎,辛明从不问为什么,因为他不问也能猜出个七八成。

     旭炎接过东西,撑起伞走了下车。

     辛明在车上看着旭炎的粉红雨伞,他忍不住笑了,这种少女的粉红和旭炎真是大大的不相衬。笑完,辛明狠狠地踩下油门,难得今天早收工,他肯定要去好好地耍一晚了!

     真希仿佛漫步在只有她一人的世界里,她丝毫察觉不到身后有人如鬼魅般亦步亦趋。

     旭炎从未遇过这样的女人,外表漠然仿若不在乎人间冷暖,内心却是无比的炽热温暖,多么矛盾的一个女人。

     雨势渐渐变大,街上行人开启了奔跑模式,一个行人冒失地撞上了真希,真希站不稳地被撞开了个180度,踉跄了几下,幸亏她没有穿高跟鞋的习惯,不然此刻大概已经要摔个四脚朝天了,正当她惊叹自己的好运气时……她看到了旭炎。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真希认得旭炎,事实是要不认得旭炎很难,先不说旭炎长得特别好看,现在旭炎还撑着真希的粉红雨伞呢,真希忍不住笑了,“我现在才发现,你和粉红色很不搭。”

     一笑倾城大概便是如此吧。

     旭炎竟也跟着笑了起来,似冷还暖,“是吗?我觉得挺适合的。”

     旭炎的大长腿向前迈了几步,他把真希纳到了雨伞的范围内。两个并不熟悉的人再一次因为雨伞有着亲密的距离。

     经历过昨晚的尴尬和不自在,经历过今晚方博彦的更加尴尬和更加不自在,真希发现她还是比较能接受和旭炎之间的互动,或者不能单单用“能接受”来形容了。

     “又是在等你朋友来接你吗?”真希说得淡然自在,仿佛和旭炎已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事实是,旭炎身上确实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说不出那种感觉是什么,反正就是熟悉。

     旭炎说:“我不是在等朋友,而且我今晚有带钱包和手机。”

     雨越下越大,过往行人却还是忍不住多偷瞄旭炎和真希几眼,站在雨中的两个人,男得长得极帅,全身上下却散发着不容亲近的冷漠;女的长得极美,淡然而纯洁,他们站在雨中看着彼此……不少路人开始四处张望寻找摄影机的踪迹。

     这俊男美女雨中相遇的桥段简直就是拍电影的节奏啊!多美好的画面啊!但是画面越美好,越是有可能发生煞风景的事情——突然一股奇怪的响声从真希的肚子传出,真希羞得赶紧捂住了肚子。

     “饿了?”旭炎不可思议地看着真希,她不是刚刚才从丽思顿酒店出来吗?怎么这么快就饿了?

     “嗯……”真希不好意思地捂住闹脾气的肚子,刚才是堆满了一桌山珍海味没错,但是陈玉珊和方博彦的对话让真希没有一丁点的食欲。

     不等真希多作解释,旭炎已经猜出来一二,旭炎说:“我请你吃夜宵吧,你想吃什么?

     “这不好意思吧……”虽然真希饿了,但是她总不能因为自己饿了就要别人请吃夜宵吧?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还欠你钱呢。”旭炎说的也是事实。

     换作平时,真希肯定会再三推托的,但是今天的真希却没有,真希说:“我知道附近有家吃夜宵的大排档不错,我们去那里吃好吗?”真希平常都是一个人吃东西,想多叫两个菜都不行,这次难得有人陪她,她很想尝试一下那间总是高朋满座的大排档。

     旭炎点了点头。

     旭炎和真希并肩走在雨中,原该是寒冷的雨夜突然变得不再寒冷,一股陌生的暖流从真希的左肩蔓延全身,真希忍不住笑了。

     真希说的大排档在一座天桥底下,虽说现在还在下着雨,但是大排档里已经坐了9成的桌子,大家吃着夜宵、喝着啤酒、聊着天,很是热闹。

     真希和旭炎挑了一张边角的小桌子坐下,此时,真希才发现衣冠楚楚的旭炎和简陋无比的大排档十分不搭调,真希不安地说:“或者……我们到别的地方吃吧?”真希甚至觉得这大排档的凳子会弄脏旭炎的西裤……

     旭炎看出了真希的心思,他说:“这里挺好的,就在这里吃吧。”旭炎脱下了西装外套,然后熟练地松开了领带,解开了衬衫最顶的扣子。

     真希觉得脸有点热热的,她从不知道男人松扣子是这么性感的……旭炎不知道是什么引起了真希的脸红,但是他喜欢真希这样的红。

     “两位要吃点什么?”服务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二人的身后。

     “你想吃什么?”真希问旭炎。

     旭炎说:“我都可以,你点吧。”

     真希听话地看了看菜单,然后她很快地点了几个小炒。

     “要喝啤酒吗?今天啤酒特价,买一送一呢。”服务员一脸期待地看着旭炎,点菜只是副业,卖酒才是她们的收入支柱。

     旭炎看向真希,问:“要喝酒吗?”

     真希摇了摇头,说:“我不喝酒。”

     旭炎对服务员说:“不用了。”服务员略略有点失落,但还是乖乖地下单去了。

     真希问:“对了,先生,我该怎么称呼你?”

     “我叫旭……嗯,我的朋友都叫我旭。”旭炎不想告诉真希自己的全名,因为现在网络太发达,只要真希在网上打上旭炎的全名,旭炎的所有事情,所有绯闻,真希都会一目了然,真希是特别的,旭炎不想让他的花边新闻毁了他和真希之间的特别。

     “旭……”真希也没有想太多,“我叫简真希,你可以叫我简,或者叫我真希都可以。”

     “珍惜?”旭炎略带疑惑地看着真希。

     真希笑了,“是真挚的真,希望的希,真希。”

     “这个名字挺特别的。”旭炎笑了,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旭炎的笑,但是真希还是看呆了。

     真希总觉得旭炎身上有着无法诠释的熟悉感,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似的,他似乎是一个冷漠的人,但是真希却总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温暖,那种温暖温热着真希的心。

     想着想着,真希忍不住笑了,她是不是单身单疯了?她居然贪婪起一个只有两面之缘的陌生人的温暖?

     “怎么了?”旭炎看着突然发笑的真希。

     真希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她连忙摇了摇头说:“没,没什么……”

     服务员刚好端菜上桌,真希偷偷地松了口气,幸亏服务员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如果旭炎继续问下去,真希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真希的小动作旭炎都看在眼里了,他顿时间觉得心情很好,原因不详。

     一顿宵夜下来,他们聊着笑着扯着没有话题的话,轻松自在,仿若老友。

     突然真希的电话响起,两人之间融洽的气氛被硬生生地打断了。

     真希从包包拿出手机,是陈玉珊。原本的好心情顿时间被吞噬去了一大半,真希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旭炎,旭炎点了点头示意她接电话,真希轻叹了口气,接通了电话。

     “喂……”真希尽量掩饰着自己心底的排斥和不情愿。

     “真希啊,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电话那头传来陈玉珊的大嗓门,尽管是在吵杂的大排档,旭炎还是能够隐约听到陈玉珊的话,“真希啊,你那边怎么那么吵?是说在加班吗?”

     “呃……刚刚加完了,现在刚下楼准备坐车回家……”真希不好意思地低着头,睁眼说瞎话真不是她所擅长的,尤其身边还坐着知道她在说瞎话的人。

     “早知道这么快就能完成,你就该看个电影再回去加班啊!我说真希啊,你难道看不出博彦对你多有好感吗?难得人家那么热情邀请你去看电影,打铁趁热你知道吗?”

     “舅母,我不喜欢……”真希声音很小,旭炎配合地装作什么都没听见。

     “你没有谈过恋爱,哪知道什么是喜欢啊!你是长得漂亮学历高没错,但是你都26了,女人的青春很短暂的,再过几年你想和人家相亲人家还不愿意呢!”

     陈玉珊做事情是很有计划的,她计划今年把真希嫁到上流社会,等明年许欣儿毕业了,她就把许欣儿也顺势嫁到上流社会,那样,陈玉珊往后的日子就足够富贵滋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