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她是简真希
    安安狠狠地瞪了慕云哲一眼。

     安安说:“慕云哲!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少来浪费真希的宝贵时间。”

     慕云哲大呼冤枉:“到底是谁到处造谣说我女朋友?我可是一个乖乖等待着真希召唤的美男子单身汉!”慕云哲觉得头大,他明明白白的一个单身汉,怎么每个人都说他有女朋友?

     安安没好气地说:“你每天晚上那么早回去,不要告诉我你是回去陪你妈!”

     慕云哲大呼冤枉:“我就是回去陪我妈啊!”他回去陪他妈怎么了?怎么就是没有人愿意相信他?

     安安鄙视地看着慕云哲,“骗鬼啊!就算你平常是真的回去陪你妈吃饭,就算平常给你打电话的都是你妈,但是你这不是还有一个徐璐儿吗?”

     “什么我有徐璐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徐璐儿就是一男的,我又不是同性恋!”慕云哲的话又一次惹来大家的哄笑。

     徐璐儿脸上时红时青的,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气愤。

     “好了好了,今晚我已经约了人了,”真希不喜欢这种舌剑唇枪的闹剧,“我现在就要走了,你们慢慢吃,慢慢聊!”

     真希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安安却死命地扯着真希的手,安安说:“不要走嘛,现在才四点呢!”

     慕云哲完全无视身边表情复杂的徐璐儿,他走到真希的身边说:“公司附近新开了家餐厅,听说味道很不错,今晚我们去试试吧?”

     办公室里一片哗然。

     慕云哲一向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两年来,慕云哲总说他喜欢真希,大家都只当他闹着玩的……但是现在慕云哲居然这么认真……难道慕云哲是真的喜欢上真希了?

     真希的脸霎时间红了。

     慕云哲脸上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认真,他说:“真希,你今晚就和我一起去吃顿饭吧!”两年来,慕云哲只敢默默地喜欢真希,他本来以为顺其自然就好了,但是近来对真希虎视眈眈的人太多,慕云哲不得不跟着着急起来了。

     安安沉默地看着这一切,说实在的,慕云哲是个好选择,慕云哲长得好看,阳光,有才华又有幽默感,如果慕云哲真的没有女朋友,安安很愿意看到真希和慕云哲在一起。

     “我……我真的约了人了,你……你和璐儿去吧。”真希拿着包低头冲出了办公室。

     真希觉得脸很热,心跳得很快,她不敢回头,不敢理会身后狂笑的同事们。

     看着真希落荒而逃的背影,安安拍了拍慕云哲的肩膀,似是安慰,又像是激将地说:“今晚你还是和徐璐儿去试新餐厅吧,真希留给我那位朋友好了。”

     徐璐儿暴跳如雷地红着脸说:“谁要和他去吃饭啊,我忙着呢!”

     慕云哲没有因为真希的拒绝而感到沮丧,看着真希离去的背影,慕云哲忍不住笑了……如果他没有看错,刚刚真希是脸红了,真希太可爱了……现在的慕云哲不害怕被拒绝,他只害怕他从来没有被认真考虑过,起码从真希脸上的红看出,真希知道他是认真的。

     直到走出办公大楼,真希才真正地松了口气。

     想起慕云哲认真的表情,他是认真的吗?真希的心砰砰砰地跳个不停,她觉得脸好热。

     不要想了,这种事情多想无益,慕云哲不仅有女朋友,他现在还和徐璐儿暧昧着呢,真希可不想趟这趟浑水!

     ****

     “简,你最近怎么老是这么早回来?你该不会是失业了吧?”**那边的唯维一脸疑惑。

     “怎么啦?从前老说我是工作狂,说我没时间关心你,现在看到我,你反而不高兴了?”真希装作一副不爽的样子。

     唯维笑了,“简,你的演技一点进步都没有。”

     两人隔着电脑屏幕笑了起来,他们一聊就聊了整整两个小时。

     ****

     炎峰大厦是炎峰集团旗下的物业,也是炎峰集团的总部。

     大厦22层高,十楼以下出租,从11楼开始到22楼是集团办公室,楼层的高低也象征着级别的高低。集团主席旭炎一个人独占22楼,21楼则是钟漫姿和其他几个高层的办公室。

     炎峰集团最近最重要的项目就是新地产项目的开发,这是炎峰集团进军地产界的第一炮,不容有失。所以这个地产项目的开发总监是旭炎最得力的助手和战友——钟漫姿。

     21楼会议室,钟漫姿和她的助理任棠、地产项目开发部的经理童岳、开发部副经理周弘以及几个高层在那里看着各个招标方案。

     参与投标的设计公司将近20家,设计图纸叠了厚厚的一栋,图纸的排放顺序是按照公司规模的大小顺序排放的。

     这堆人之中,除了童岳和周弘之外,其他人几乎没有地产方面的经验,正因如此,方案图纸看起来自然也是挺费力的。

     才看到第五家,钟漫姿已经忍不住发火了,“这都是些什么设计公司?毫无新意!你们知道这个项目对我们集团的重要性吗?难道你们打算拿这些东西来打发我吗?”

     钟漫姿生气地把手上的图纸扔在了桌面上,散落的图纸凌乱了所有人。钟漫姿是美人没错,但是她生气起来可不是一般的恐怖,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没有人敢哼一声。

     “怎么了?”说话的是旭炎,旭炎一身西装,帅得不像话,但是他惊人的大脑和做事的决绝常让人忘记了他长得很帅的事实。【零↑九△小↓說△網】

     “老公。”钟漫姿的怒气一下子全无了,她的脸上只剩娇媚,世上能让钟漫姿瞬间变得如此小鸟依人的,唯有旭炎。

     尽管钟漫姿已经变成小鸟依人,但是钟漫姿只是旭炎一人的小鸟,其他人还在恐惧颤抖当中。

     “发生什么事情了?”旭炎坐到钟漫姿的身边,他随手从桌面上拿起几张凌乱的图纸看了起来。

     钟漫姿微撅着性感的红唇,“还不是这些设计图,全部都大同小异,没有任何设计可言,看到就生气。”

     旭炎看着设计图皱起了眉,“难道就没有创新点的设计吗?”

     会议室里一片死寂。

     周弘胆怯地吞了吞口水,他从大叠图纸中抽出了最底下的一份恭敬地递给旭炎和钟漫姿,周弘说:“旭先生,旭太太,请你们看看这份设计图吧。”这是玉成设计所的设计图,周弘看过认为十分出彩,但是碍于玉成设计所的规模太小,周弘只能安分地把玉成设计所的设计图纸放在最下面。

     钟漫姿一脸冰冷地接过设计图,她把图纸摊在旭炎的面前,其他高层也怯生生地跟着围了过来。玉成设计所的设计和其他设计公司的设计很不一样,恢弘大气却又不失新意,正合了炎峰集团这次项目的主题。

     旭炎满意地轻轻点了点头,其他人也跟着不停地点着头。

     “简真希?”钟漫姿觉得落款上的名字有点熟悉。

     简真希?旭炎一看落款,确实是简真希!是那个他见过两次面的简真希吗?这个设计如此果敢大气,和他认识的简真希安静柔弱的样子很不相配。旭炎问钟漫姿:“你认识简真希?”

     “任棠,我认识简真希吗?”钟漫姿实在想不起来简真希是谁,她只是下意识地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

     任棠一副冰美人的样子,但是她对钟漫姿却是很恭敬的,任棠说:“旭太太,简真希就是当年设计聚雅居别墅的设计师。”

     钟漫姿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觉得她的名字这么熟悉。”

     任棠说:“旭太太不记得是正常的,当时是我负责和简真希接洽的,旭太太并没有见过简真希本人。”

     “我现在倒是很好奇,能设计出这么出色设计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不过设计师大概也就是那样了,厚厚的眼镜,没有品位的穿着,日久失修的发型,钟漫姿忍不住笑了。

     旭炎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的心却陷于真希带来的震惊之中。旭炎没有想到他现在住的别墅居然出自真希之手,他也没有想到真希口中所说的一画图的居然能够设计出这么出色的建筑。

     周弘知道现在正是邀功的好时机,周弘说:“简真希是玉成设计所的设计师,虽然玉成设计所规模不大,但是近年来在业内飙升得很快。当然这都是简真希的功劳,这个简真希是XX理工的荣誉毕业生,听说用三年就毕业了,当时教授还求她留下来继续深造,但是她果断拒绝深造的诱惑执意要回国工作。”

     童岳不屑地说:“如果简真希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多的是大设计公司找她,她哪用留在小小的玉成设计所!”童岳的话并不是要针对简真希,他只是不满周弘邀功。

     “童经理,这你就不知道了,从简真希回国到现在,想让她跳槽的公司不计其数,不过这简真希的父母在她十多岁的时候就都死了,之后都是她舅父舅母在照顾她的,而这玉成设计所是简真希舅母的哥哥开的,简真希留在玉成设计所是因为这饮水思源……”周弘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简真希和玉成设计所的种种。

     旭炎顿时间觉得一切都明了了,为什么真希不敢直接拒绝她舅母的“好意”,为什么真希总带着淡淡的忧伤……

     “好了,不要再说了,只要她是个人才就行了,”钟漫姿对真希的个人经历没有任何兴趣,钟漫姿转头看着旭炎,“旭先生,你认为如何?”

     旭炎勾了勾嘴角,“旭太太,地产的项目都交给你,你拿主意就行了。”

     钟漫姿对旭炎妩媚地笑了,然后她转头木无表情地对周弘说:“约玉成设计所的负责人和简真希明天下午过来谈谈吧。”

     童岳这下急了,“其他设计院的图纸就都不看了吗?说不定还有更好的呢?”

     “不看了,浪费时间!”钟漫姿做事一向快很准,犹豫不决不是她的风格。

     周弘笑得咧开了嘴,“我现在就去给玉成设计所打电话!”周弘开心啊,不仅仅是因为他推荐了一个好的设计师立了功,更重要的是——陈玉良答应给周弘的好处费!

     说实在的,旭炎不想让真希和炎峰集团有太多的接触……但是真希是个人才,这个地产项目需要人才,他现在唯一希望的是,那个简真希并不是这个简真希,唯二希望的是,简真希和他认识的其他女人一样爱财。

     ****

     真希还在和唯维聊着不着边际的话,直到真希的手机响起。

     “唯维,你等一下。”

     唯维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反正她们聊天的时候也经常各做各事。

     真希接通了电话,是陈玉良。

     “真希啊!我们的方案通过了!明天旭太太让我们到炎峰集团和她面谈!”

     “我们需要准备些什么吗?”如果真的可以和炎峰集团合作,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会很忙,那起码有一段时间陈玉珊不能拉她去相亲了。

     “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到时候他们问什么,你回答什么就是了,”陈玉良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不过啊,今天晚上有个饭局,你要和我一起去。”

     “饭局?”真希迟疑了,陈玉良知道真希不喜欢交际,所以陈玉良从来都不要求真希去饭局。

     “这个机会是周弘周副理帮我们争取来的,听说今天他帮我们说了一大堆的好话。人家这么帮忙,我们哪能不请人家吃顿饭?公司其他人我都叫了,云哲,安安和璐儿都去,你是主角当然不能缺席了。”陈玉良平常不勉强真希,那是因为真希是陈玉良最重要的摇钱树,但是今晚有更大的摇钱树,两害相衡趋其轻,于是……他只能牺牲真希了。

     刚工作的时候真希也去应酬过,吃饭还可以,她坐在一旁自己吃自己的,偶尔笑笑就行了。真正可怕的是吃完饭去喝酒什么的,恶心的烟味和那些所谓老板令人不舒服的笑容……真希想起都觉得可怕。于是,那次之后真希就不愿意再去应酬了,加上真希不能碰酒精,去了也是扫兴而已。

     真希叹了口气,问:“只是吃饭,对吗?”

     “对对对,只是吃饭。”陈玉良什么都先答应再说,反正只要真希肯出现,说什么都可以。

     真希虽然不情愿,但想想还是不好拒绝,“好吧,几点,在什么地方?”

     “7点在斐然酒店三楼,要我过来接你吗?”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可以了。”真希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六点半了。斐然酒店离真希家不远,真希基本拿个包包就能出门了,半个小时够了。

     “那好,我现在就过去准备了,尽量早点不要迟到,知道吗?”虽然真希是一个守时的人,但是陈玉良还是要多叮嘱一遍,毕竟今天晚上的饭局对玉成设计所来说很重要。

     “好的。”挂上电话,真希的电脑屏幕上满屏尽是唯维的招牌不屑样。

     “又要去帮人数钱了?”唯维说话总是这么“直接”。

     真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什么跟什么呢,就是去吃个饭。”

     唯维笑了,有点愤青的感觉,“去吧,反正都是要让人宰,总该吃饱点的。”

     真希又被唯维逗笑了,“好了,我走了,下次再聊。”

     唯维挥了挥手,“去吧,记得不要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