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命中的相遇
    凌晨一点。

     静谧的夜,办公室里只有一盏孤灯。

     简真希忘了,这是她第几个加班的晚上……

     飞速点击的鼠标声和快速敲打的键盘声让夜显得更加寂寥。

     时间飞速流逝,沉醉于工作之中的简真希却丝毫没有意识到流逝的一切。

     终于,终于把今天的工作做好了。

     简真希习惯性地叹了口气,她原本挺直的腰板一下子软瘫了下来,无力地靠在椅背上,轻轻地转了转酸痛得紧的脖子,用手锤了锤僵直无比的肩膀,简真希习惯性地又再叹了口气。

     她累了,她想回家了。

     尽管家里没有等待她回家的人,但是,家还是家……简真希关上电脑,拿起外套。

     深秋的夜,萧瑟的街道,风有点凉。

     简真希穿着一件宽松的单衣和一件针织外套,虽然已是深秋,但是只要不下雨,这个城市的秋天通常不会太冷。

     小时候,简真希最喜欢的就是这凉凉的秋,那时候的她每天放学总会吵着要吃雪糕,美其名说是要抓住温度的尾巴好好地再享受享受雪糕的热度。听着简真希的歪理,简母总会没好气地捏捏简真希的脸蛋,脸上堆满宠溺的笑。

     那时候的简真希没有想过,妈妈在她脸上残留的温度已是一种永恒的幸福。

     简真希遗传了简父建筑设计方面的天分,在他们的口中,这叫青出于蓝胜于蓝,当然这些都是简父简母说的,简真希不知道她有没有天分,她只知道她喜欢设计。

     十八岁那年,简真希考上了国内知名的建筑院校。但是简父简母坚决要把简真希送到美国去留学深造。简父简母舍不得简真希,但是他们觉得简真希是璞玉,国外的月亮不是特别圆,但是国外的建筑设计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面对留学的决定,简真希害怕又忐忑,但是忐忑的同时她向往着外面的世界,于是她答应了。

     各种留学的准备忙得让人晕头转向,身心俱疲。疲惫到什么程度?疲惫到简父简母不愿意再睁开眼睛……

     简真希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一辆大货车撞上了简父的小车,简父和简母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已经不醒人事。

     幸或不幸,简父和简母都尚留着一口气,正是这一口气,让所有亲戚都不敢来医院探望。亲戚们知道救治简父和简母要花很多很多的钱,简真希家里本来也有些积蓄,但是多次手术下来家里的积蓄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简真希想把已经交了的留学学费要回来,但是办留学的王小姐说钱已经交上去了,简真希只能选择三个月后去留学或者不去留学。

     简真希的世界再一次崩塌了……

     独自走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十八岁的简真希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孤独无援。

     黑夜中,简真希面前的路似乎很长,长到看不到出口,黑到看不到一缕光明和希望……眼泪脱眶而出,世界在简真希的眼里只剩一塌糊涂。

     回到医院,简真希无力地蹲在简父简母的病房外,她努力地控制自己的眼泪。尽管简父简母还在昏迷当中,但是简真希不愿意在他们面前哭,但是简真希越想停下眼泪,她的眼泪越是不受控制……

     简真希知道来往的人都在看着她,或幸灾乐祸,或爱莫能助。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双温柔的大手抚上了简真希的头。

     简真希抬起头,那是她的舅舅——许宗耀。许宗耀眼里伤痛和疼惜让简真希哭得更凶了。

     许宗耀前段日子出差去了,他的妻子——陈玉珊故意向许宗耀隐瞒简父简母的事故。后来在某位落井下石的亲戚口中,许宗耀得知了一切,于是许宗耀一刻不停地赶到了医院。

     接下来的日子,许宗耀无视陈玉珊的各种埋怨,他担起了简父简母的医疗,衣不解带地和简真希一起守在简父简母的身边。

     持续治疗了整整一个月,简父简母最终还是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一个月的治疗花光了简父简母一辈子的积累,也花光了许宗耀大半的积蓄。为了付清医疗费用,简真希把唯一的房子都卖了,她成了无家可归的“小孩”。

     许宗耀把简真希接到了他家,许宗耀家本来就不大,他有一个读高中的儿子许宏景和一个刚读初中的女儿许欣儿。许宏景和许欣儿对简真希还算客气,但是陈玉珊总有意无意地对简真希说些尖酸刻薄的话。

     简真希不怪陈玉珊,陈玉珊的埋怨是有道理的……毕竟为了简父简母,许宗耀花了他们家庭一大部分的积蓄,而且现在简真希还霸占了许欣儿半间房间。

     在伤心中度过了黑暗的两个月后,简真希决定要出国。那是简父简母对简真希最后的期望,简真希不想让他们失望。

     到了美国,除了课业,简真希每天都在不停地做兼职打工挣生活费。许宗耀有时候也会偷偷给简真希打钱,但是许宗耀家庭开销也不少,加上陈玉珊的各种阻扰,许宗耀能给简真希的不多。

     学习很紧张,生活很忙碌。

     累,很累。

     但是简真希喜欢这种累,她不愿静下来,因为只要静下来她就会思念死去的父母。简真希不希望自己一直陷在这种无法自拔的痛苦思念中。

     简真希用三年的时间就修够学分毕业了,XX理工建筑系能够这么快毕业的学生并不多。同学们都说简真希是天才学生,简真希不这么认为,她认为她只是把所有心思都花在设计上而已,而且她是真的没钱继续耗下去了。

     简真希一毕业,向她抛出橄榄枝的大建筑设计院、知名建筑设计公司就不计其数,但是简真希毅然选择了回国。

     告别了在美国唯一的好友兼舍友——唯维,简真希踏上了回国的路。

     国内本来就缺乏建筑设计人才,作为XX理工的荣誉毕业生,简真希回国后在国内建筑界再一次掀起了一股争抢风。面对各大建筑设计院开出的优厚条件,简真希最后选择了一家没有名气,没有规模,在众人眼中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前途的小设计所——玉成设计所。

     为什么简真希会选择玉成设计所?

     原因很简单,简真希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名利和金钱对简真希来说并不重要,亲情才是最重要的。玉成设计所的老板是陈玉珊的哥哥陈玉良,到玉成设计所帮忙正是简真希回国的真正原因。

     四年来,简真希凭着天分和勤奋,在这个城市里但凡稍微涉猎建筑行业的人,没有不知道简真希这个名字的。而这家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玉成设计所也在简真希的支撑下,不断地升级和扩大,甚至开始在建筑界崭露头角。

     谁都知道玉成设计所不能没有简真希,简真希是玉成设计所的灵魂。

     有见及此,陈玉珊对简真希的态度好了很多很多,个中原因谁都知道,但是只要能得到亲人的温暖就够了,简真希不想去追究是真情还是假意。

     回国后的简真希不想打扰舅舅一家的天伦之乐,所以她独自一人租住在一间离公司不太远的小公寓里。

     每天晚上简真希都是加班加到疲惫不堪了才愿意回家,因为这样她才能保证自己没有太多的时间胡思乱想,就像现在这样……

     简真希摇了摇头理了理杂乱的思绪,够了,今晚已经想得够多的了,她不能再想了……

     ****

     加长版豪华轿车的后座。

     “旭先生,你累了吗?不如你来我家,我给你按摩好吗?我按摩的水平可是一流的。”一身紧身红色小礼服包裹不住傅雅劲爆的身材,傅雅一边说着一边往男子身上蹭,巧目传倩,朱唇微启,诱惑无限。

     美人在怀,被称作旭先生的男子却只是冷然地牵了牵嘴角,没有言语,不置可否。单从外表看来,你绝对想不到这样一个比男明星还帅的男子居然就是近年来飞速发展的大财团炎峰集团的集团主席——旭炎。

     旭炎,35岁,尽管他是已婚的身份,但是他有才又有财,偏偏还长得帅,这些年旭炎一直是明星名媛们争相倒贴的对象。旭炎对此可谓来者不拒,反正女人对他而言都只是泄欲的工具而已,大家各取所需,互不拖欠。

     当然,这不拒之中,旭炎还是有着自己的原则的:1,每晚一定回家。2,每个女人最多只约会三次。

     显然旭炎和这个傅雅刚刚已经度过了他们的第三次“约会”。

     旭炎嘴角挂着不屑的弧度,脸上找不到一丝的温度,全身上下散发着不容亲近的冷漠。旭炎毫不怜香惜玉地把傅雅不安分的手从自己的胸前拿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傅雅,“今晚之后我们互不相干。”

     傅雅轻皱着眉接过支票,看到支票上惊人的金额后,傅雅忍不住喜上眉梢。但是傅雅努力地将自己的喜悦压下去,这是一个很诱人的数字,但是傅雅知道,如果她能一直呆在旭炎的身边,她得到的远不止此。

     “炎……难道你以为我和你在一起,是为了你的钱吗?”傅雅一脸无辜,含情脉脉地看着旭炎,她动人的双眸闪动着泪光,美艳动人,楚楚可怜。

     可惜旭炎不吃傅雅这套。

     旭炎没有回话,他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但是他身上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势也更浓了,旭炎眼底刀子般的冰冷让傅雅打了个冷颤。但是荣华富贵在前面等着呢,傅雅岂能因为心底一点点的恐惧打退堂鼓?

     “我……我不是随便的人……我是真的爱你,所以才和你……”傅雅不相信以她的姿色留不住旭炎,“虽然你有老婆了,但是我不介意,我只希望可以一直留在你的身边,看着你,陪着你,那样就够了……”

     像傅雅这样死缠烂打的女人经常会有,既然给脸不要脸,旭炎也不客气了,“不要跟我来这套,你以前做过的事情,我都知道。”

     傅雅的脸顿时青了,她确实和很多富豪都有过这种短暂关系,但是像旭炎这样长得又帅出手又阔绰的男人,傅雅是真的没有遇到过。

     “炎……”傅雅想为自己辩驳,刚开口却被旭炎硬生生地打断了。

     “叫我旭先生。”旭炎脸上除了无边的冷漠只有极度的嫌恶,“辛明,你送傅小姐回去,完了以后再回来这里接我。”

     辛明是旭炎的司机兼助手,古灵精怪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的一个人。

     辛明停下了车,他邪笑着对倒后镜里的旭炎点了点头,旭炎迅速地打开车门,走到了车外,甩手关上了车门,一气呵成。

     傅雅想追出去,可是辛明早就把车门锁上了。

     傅雅生气又狼狈地摇着门把手,“开门!”

     辛明转过头对着傅雅嘻嘻笑着说:“傅雅小姐,你还是乖乖地回家吧。没有男人会喜欢死缠烂打的女人的。”

     傅雅狠狠地瞪了辛明一眼,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聪明的傅雅还是知道辛明说得没错。

     看来傅雅只能寻找下一个目标了。

     ****

     凌晨一点多的大街,街灯寥寥,天地之间除了安静只剩寂寥。

     真希独自坐在路边长椅上等着计程车,昏暗的路灯是她唯一的陪伴。

     坐着坐着,真希开始觉得有点冷了,她用左手紧紧地握着右手。自从失去父母之后,真希很常这样用自己的左手握着自己的右手,她想自己给自己更多的温暖和能量,仿佛只要双手握紧了,就能止住她心里由于孤独而产生的颤抖。

     二十分钟过去了,真希还是没有等来计程车。

     这也是正常的,已是凌晨,玉成设计所所在的位置比较偏僻,等半小时等不来一台计程车也是常有的事情。

     真希叹了口气,她抬头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无边的黑夜把她拉入了没有内容的沉思。

     人在看风景,却也常在不经意间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旭炎站在远处,看着微弱路灯照拂下的真希——路灯下的真希,一头不曾染烫的长发自然地散落两肩,一身休闲的针织大衣宽松地看不出身材,未施粉黛的脸疲累而苍白,但是五官却是精致得很。这样的她虽说不上是惊艳,但是就算把她摆在各式婀娜美人的身边,她仍会是最吸人眼球的一位,最特别的一位,最有气质的一位。

     许久,真希转头想看看车来了没,一转头刚好对上了旭炎注视的眸。

     旭炎嘴边勾勒出淡淡的弧度,淡到几乎看不出来,但却有着不常有的温度。旭炎双手插袋,大方地走到长椅边,“我能坐下吗?”似是询问,但是真希听不出半点询问的语气。

     长椅不是她的,她找不到说不的理由,于是真希轻轻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