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遇上他的她
    夜,仍在微凉。

     得到真希的首肯后,旭炎坐在长椅的另一端,他绅士地和真希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绅士,旭炎身上居然会出现这个词?今天真是奇怪的一天。

     虽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是旭炎超强的气场还是让真希感到莫名的压力。

     真希偷偷斜眼打量着坐在她身边的旭炎,真希不是一个花痴,但是这个突然冒出的男子长得实在太好看了,他独特的气质和唇边若有似无的勾人温度让真希忍不住心跳加速。

     若不是路灯下旭炎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真希真会以为这个男子是她幻想出来的。

     旭炎,魅惑得不真实。

     旭炎感受到来自真希的打量,他没有因此而感到半点不自然,因为他早已习惯了别人的注视。

     两个陌生人,无语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无语而不尴尬。把余光从旭炎的身上移开,真希再度抬头看着天空继续想着些有的没有的。

     慢慢地,天空掉下了几颗水滴,渐渐地,水滴变得频繁了起来,下雨了!

     真希皱起了眉,她坐在这里等了这么久,结果还没等到计程车就等来了雨?她的运气会不会太背了啊?真希偷偷看了看身旁的旭炎,只见旭炎仍是悠闲地坐在那里,仿佛只有真希一人感受到正在下雨似的。

     虽然下起了雨,虽然运气有点背,但是,这样微寒的雨夜她并不是独自一人,尽管陪在她身边的是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但是有人陪伴的感觉仍是温暖着她的心。

     真希从包包里拿出雨伞,她是一个凡事做好准备的人,因为她知道她没有人可以依靠,所以她的包里装的东西大概和叮当的百宝袋里装的差不多。

     真希打开伞,她看着身边的旭炎鼓起勇气地说:“先生……”旭炎转过头看着真希,真希笑着指了指头顶上雨伞,“你坐过来一点吧,不要淋坏了……”

     旭炎眉头轻蹙着抬头看了看那把粉红色的雨伞,这种少女的粉红不是旭炎喜欢的颜色,旭炎原想拒绝,低头却看见真希原本苍白的脸染上了淡淡的红……她是脸红了吗?旭炎早忘记了上次看见女人脸红是什么时候了。

     为了真希脸上的红晕,旭炎一语不发地挪到了真希的身边。

     真希后悔了!

     这样并肩而坐对于初次见面的两人来说,真的是太亲密了,真希甚至已经闻到从旭炎身上飘来的阵阵勾人的古龙水味道……天气顿时间不冷了,真希甚至觉得有点热。

     感受到真希的不自在,旭炎的心情没由来地变得很好,他故意将身子更挪近真希一些,真希的身子更僵直了。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在真希的心快要跳出她身体的刹那,终于有计程车经过了,真希马上站起来截住了计程车。【零↑九△小↓說△網】

     计程车停下来了,真希站在计程车前踌躇了起来。

     这里本来就偏僻,已是凌晨,还要下起了雨,按照这种情况,下一辆计程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路过。

     真希回头看了一眼旭炎,她鼓起勇气说:“先生,这里很难截车的,要不我们一起走吧。”

     旭炎邪气地挑了挑眉,她是在邀请他吗?旭炎穿透的眼神直视真希的眼眸,只见真希的眼神纯净得很,看来是他想太多了,旭炎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等人。”

     “你等谁呢?你是在等朋友来接你吗?现在很晚了,天这么冷又下起了雨,要是他放你鸽子怎么办?”真希知道她有点多管闲事,但是既然已经把头洗湿了,她也只能顺便洗个澡了。

     “他会来的。”旭炎确定辛明不敢放他鸽子。

     “那你给你朋友打个电话确定一下时间吧,不然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我忘记带手机了。”旭炎下车下得急,什么都没有带。

     “那你记得你朋友的手机号码吗?我把我手机借你,你打给他吧。”

     旭炎摇了摇头,“我记不起来他的手机号码。”就算记得辛明的电话号码,旭炎也不打算给辛明打电话,因为他想听听真希接下来还要说什么。

     雨越下越大,小小的雨伞开始抵挡不住大雨的冲洗,计程车司机不耐烦地按着喇叭催促真希快点上车。

     “雨越下越大了,你还是先打车回家,回家之后再通知你那位朋友吧,他肯定会理解的。”

     “我忘记带钱了。”旭炎确实什么都没有带,包括他的钱包。

     司机又不耐烦地按了按喇叭,这样的雨夜,人家司机大哥也想早点收工回家抱老婆啊。

     情急之下,真希硬着头皮把旭炎从长椅上拉起来,她把旭炎硬塞进计程车里,旭炎没有作任何反抗,他只觉得这个女人更有趣了。真希坐上了计程车,收起雨伞,关上车门,她一边低头用手拨着大衣上的雨滴,一边问旭炎:“先生,你家在哪里?我先送你回去吧。”

     旭炎没有回答,他不解地看着真希,这个女人和他从前认识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一样,她外表冷清得很,内里却有一副疯狂的热心肠。

     “先生?”迟迟没有听到旭炎的回答,真希疑惑地抬头看向旭炎,这下洛菲才发现旭炎正失神地看着她,真希脸上好不容易褪去的红潮又再涌起了。

     旭炎说:“我家比较远,或者你借我点钱,我先送你回去,然后我再回家吧。”

     “好。”真希爽快地从包里拿出了仅有的四百块现金,然后又从包包的各个角落找到了零散的几十块,真希把搜来的钱全都塞到了旭炎的手中,“我今天就带了这么多,不知道够不够?”

     旭炎接过钱,这个女人太奇怪也太可爱了,旭炎问:“小姐,你就这样把钱都给我了?难道你不怕我是骗子吗?”

     “你是吗?”真希无邪地看着旭炎。【零↑九△小↓說△網】

     旭炎失笑地说:“骗子会说自己是骗子吗?”

     真希无所谓地对旭炎笑了笑,然后她转头对司机说:“司机大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麻烦到俊逸公寓。”

     旭炎摇了摇头,旭炎不用半小时就骗光了她身上的钱,还知道了她的住址,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没有安全防范意识了。

     真希却不认为她的做法有问题。

     社会新闻上的很多案例她都听说过,但是她不愿意因为个别例子而对所有需要帮助的人都抱有怀疑。她曾经尝试过孤独无援的滋味,所以她不希望别人也承受那种孤立无援的痛苦,她想尽她所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这样她的心也会好受一点。

     旭炎看着真希,他的世界里已经很久很久不没有出现过这么没有机心的女人了。

     旭炎还想问真希些什么,诸如:她的名字,她为何这么晚一个人在这里等计程车……只是旭炎什么都还没有问出口,真希就撑不住地闭上了眼睛,沉沉地睡去了。旭炎再一次失笑,就算她没有财物让别人偷,她也该要知道她的美貌足以引人犯罪吧?

     看着沉睡中的真希,一种不曾有过的怜惜在旭炎的心里油然而生,听着真希均匀的呼吸声……她真的这么累吗?

     深夜的电台里播放着经典的老歌,旭炎才发现他已经很久很久不曾这么放松过。

     ****

     “小姐,俊逸公寓到了!”

     司机洪亮的嗓音把真希吓得从睡梦中弹了起来,旭炎不满地扫了司机一眼,虽然隔着个倒后镜,但是旭炎充满杀气的眼神还是吓得司机不敢再出声。

     “到了?”真希疲倦地揉了揉眼睛,看着车窗外,确实是到家了。

     昏暗的夜,雨点随着冷风飘扬,雨还在下着,但是雨势已经明显减弱了不小。

     真希撑着疲惫的眼皮对旭炎说:“先生,我到家了,这雨伞留给你吧,你自己路上小心。”

     真希打开了车门刚想往外走,旭炎伸手一把拉住了真希。

     真希原本还在叫嚣的睡意一下子全飞走了,她仿佛听到了自己砰通砰通的心跳声。

     旭炎把伞放在真希手中,“雨伞还是你留着吧,今晚谢谢你。”

     “我下车走两步就到家了,虽然这里的雨势不大,但是天气这东西谁都说不准,我怕到你家的时候雨势会变大,所以雨伞还是留给你吧。”不待旭炎回答,真希果断松开了旭炎的手,头也不回地冲到了屋檐下。

     真希转身站在屋檐下,隔着迷蒙细雨,简真希笑着和旭炎挥手道别。

     旭炎点了点头示意真希先进去,一个小小的举动让真希有了落泪的冲动,当然,仅仅是冲动而已。真希再次挥了挥手,然后转身走进了大楼里,感受到身后那道注视的目光,她觉得很温暖,无论身心。

     “先生,请问你要去哪里?”真希在的时候,旭炎的脸上还有一丝的温度,真希下车后,旭炎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漠气息让车厢的温度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旭炎的冷峻得让司机恨不能退避三舍。

     直到再看不到真希的背影,旭炎才把车窗升起,“聚雅居。”

     聚雅居,城中富豪的聚居地,它里面只卖地不卖房,富豪们都是花天价在聚雅居买了地之后,再找建筑大师设计别墅的。因此,聚雅居里面可谓各式设计、各种建筑、各类奢华,什么都有。聚雅居里地价贵得惊人是必然的,购买的条件也是苛刻得很,所以在聚雅居里面住的人不是非富则贵,而是有钱有权有势。

     司机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这样一个超级富豪居然骗小姑娘的钱坐车?太为富不仁了吧!

     ****

     真希打开了公寓的门。

     很多人会好奇天才建筑设计师的家到底会长什么样?那些好奇的人若是看到了真希的家,他们一定会失望的。

     20平方米不到的小公寓,一张单人床,一张单人沙发,一张小茶几和一盏立地台灯,简洁明了,这便是真希的全部家当。

     回国后真希刚好赶上许宏景和许欣儿上大学。

     单靠陈玉珊在玉成设计所做行政的一点工资和许宗耀做装修工程的收入,要供两个大学生上学确实吃力。所以这四年来,除了房租和必要的生活开销之外,真希把挣来的钱绝大部分都给了许宗耀。刚开始的时候许宗耀不愿意要真希的钱,但是在陈玉珊的软磨硬泡下,许宗耀最后还是答应收下了。

     许宗耀不知道,每个月给许宗耀生活费是真希最幸福的事情,她希望她能给于而不仅仅是索取,她希望她能给身边的人带来幸福。

     真希打开灯,灯光柔和明亮,不是白炽灯,而是柔和的钨丝黄灯,柔和的黄让原本冰冷的公寓顿时间温暖了起来……累极了的真希躺在了柔软的床上,沉沉地睡去了。

     ****

     没有金碧辉煌的显摆,没有财大气粗的装饰,奢华独特而又不失沉稳大气,这是聚雅居里最最出众的一栋豪宅。

     已是凌晨3点,偌大的豪宅里,钟漫姿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她无心地翻看着杂志,贴身的丝质睡衣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一头卷发慵懒地披散着,妩媚动人。

     听到门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钟漫姿马上放下手中的杂志从沙发上站起来。

     “老公,你回来了?”钟漫姿扭着身姿小跑到旭炎的身边,如小猫般索抱去了。

     “还没睡吗?”旭炎把钥匙随手一扔,单手抱了抱钟漫姿。

     “等你回来嘛。”钟漫姿紧紧地抱着旭炎,已是凌晨3点,往常旭炎最迟两点就会回来的,今晚钟漫姿难免有些担忧。

     “有些事情耽搁了。”旭炎脑海里浮现出真希那张纯真的脸,“我累了,洗澡睡了。”

     “一起洗,好吗?”钟漫姿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她等了旭炎整整一个晚上,现在可不是旭炎一两句话就能把她打发的。

     “好。”旭炎横抱起钟漫姿,一同走进了浴室。

     ****

     秋天的清晨,明媚而萧瑟。

     没有调闹钟,真希还是准时8点半就醒来了……洗了个澡,换了身衣裳,又是新的一天。

     设计所的上班时间很弹性,要是当天没有特别的事情,10点多才出现也是很正常的。像真希这样经常加班加点的员工,就算早上不出现,老板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尤其真希不喜欢闲着,于是才早上9点半,真希就已经回到玉成设计所了。

     比真希早回到玉成设计所的,除了搞清洁的陈阿姨之外,就只有前台文员安安了。

     才刚见到真希,安安就热情地说:“真希,今天怎么又这么早?昨晚加班加到几点才回家啊?”安安是一名刚刚大专毕业的应届毕业生,五官端正,笑容灿烂。

     真希从胶袋里拿出一块独立包装的三明治递给安安,真希说:“昨晚挺早的,你吃早饭了吗?我多买了个三明治,给你。”

     安安一边接过真希的三明治,一边唠叨道:“工作永远都做不完的,不要太拼了。”安安看着真希难掩疲惫的笑容,单从外表看,真希一点不像工作狂,但是真希实际的工作狂程度曾经一度吓坏了刚出社会的安安,“你这样熬夜很容易老的,有时间的话不如多去认识一些好男人,嫁了算了,我认识……”

     “我想起有个重要的邮件要查收,我先忙了。”趁安安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出口,真希果断开溜了。

     安安失笑地摇了摇头,真希长得漂亮人又细心,自从上次安安因为忘记吃早餐导致低血糖差点昏倒之后,真希每天早上一定都记得帮安安带一份早餐。安安认为像真希这样的女孩应该有个温柔体贴的男朋友对她好,但是每次安安说到要给真希介绍男朋友,真希都会像现在这样一股烟似地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