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全都是泡沫
    会议仍在继续,陈玉良说完真希之后,就到慕云哲了。【零↑九△小↓說△網】

     陈玉良语气深长地对慕云哲说:“云哲,接下来的日子你要好好帮助真希,今晚你就回去跟你那位女朋友说,等这次工程结束后,我就会给你发笔大奖金的,到时候你就够钱结婚摆酒席了!所以这段时间你就不要老想着回家陪女朋友了,让她体谅体谅你,行吗?”

     大家不怎么低调地大笑出声,慕云哲一头黑线。

     大家对他的误会到底有多深?为什么没有人相信他真的单身?无奈的慕云哲决定不再解释了,反正无论他怎样解释大家都不相信,解释的那口气他还是留着暖身体吧。慕云哲说:“我会全力配合真希工作的。”

     因为项目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所以刚开始的这几天,玉成设计所没有想象中的忙碌,早上开完会之后大伙就无所事事地玩电脑,打游戏,闲聊去了。

     安安发现今天的真希和往常有点不一样。

     虽然真希还是安静话不多,但是真希居然不停地看着手机傻笑……安安感觉这其中肯定有猫腻。安安放轻脚步不动声色地走到真希身后,真希一心只想着手机另一端的那个人,压根儿没有发现安安已经站在了她身后看了好一会了。

     突然,安安玩心大起地读出了真希的短信内容,“保重身体,记得吃饭……真希,这个X先生是谁啊?”

     真希吓得整个人弹了起来,她迅速关上手机屏幕脸红耳赤地说:“安安,你在干什么?”

     安安无赖地笑着说:“我在干什么?我在偷看你的短信啊!快说,这个X先生是谁?”安安伸手要去抢真希的手机,真希马上站起来走开几步不让安安得逞。真希越是紧张,安安越是好奇,“真希……你是在偷偷谈恋爱吗?你这个大忙人居然还有时间谈恋爱?你赶紧从实招来,这个X先生是谁?你们开始多久了?”

     “我没有谈恋爱。”真希嘴上否认,脸上却更红了,严格来说她确实没在谈恋爱,他们是拥抱过,亲吻过,但是这就算是恋爱了吗?旭还没有说过让她做他的女朋友,他还没有说过他喜欢她,他们现在大概只能算是相互了解中吧?

     “没谈恋爱?鬼才相信呢!你看你脸多红啊?”安安可是谈过几场恋爱的人,要骗她没那么容易!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本来就闲着,听到安安和真希的对话后,这些闲着的人就像是猫遇到腥一样纷纷围了过来,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起哄着,调侃着,真希有点招架不住了。【零↑九△小↓說△網】

     往常,慕云哲是起哄活跃分子,今天,慕云哲一反常态,异常安静。

     他默默地坐在他的位置上看着羞得满脸通红的真希,两年了,慕云哲一直都只敢这样默默地注视着真希,他知道真希害羞,他知道真希对爱情有着莫名的抵触,他一直只敢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地陪在真希的身边……他以为日子还很长,直到这个X先生的出现,慕云哲才发现他一直以来都只是懦弱而已,他懦弱地害怕要是真希拒绝了他,他连一直陪在真希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真希的脸越红,慕云哲的心越痛,但是最令他心痛的是——真希不相信他在心痛。

     “我不跟你们说了,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回家了!”真希以一己之力无力抵抗众人的调侃,为今之计只有溜!

     “真希姐,这下你说你没男朋友,我们就更加不相信了,你从前都不会这么早回家的!你最近老是赶着回家……一定是赶着回去和男朋友约会吧?”徐璐儿偷偷看着慕云哲的反应,她这段话分明就是说给慕云哲听的。

     经徐璐儿这么一说,其他人觉得更像那么一回事了。真希这个工作狂以往就算没什么事也会在办公室呆到很晚才回家的,这几天真希老是赶着回家,这其中肯定有鬼!

     真希愣了半天愣是想不出如何辩驳,而且事实好像也是如此,虽然旭炎没有说要去找真希,但是真希确实是想早点回去等旭炎可能会有的到来。

     既然无从辩驳,真希也就决定不解释了,她略微收拾了一下就拿起包,匆匆忙忙地走出了办公室。

     ****

     炎峰大厦一楼大堂,旭炎和辛明正要走出大门。

     今天旭炎每次进出炎峰大厦,心里总有隐隐不安,明天,他一定要让玉成设计所搬离炎峰大厦。

     “老公!”钟漫姿穿着一身剪裁合身的性感正装,脚上踩着火红的高跟鞋,上海那边的事情提早结束了,钟漫姿没有告知旭炎便提早了回来,她没有想到刚回到公司就看到旭炎了。

     “你回来了?”旭炎有点错愕,但是旭炎把他的错愕藏得很深,就算是跟在旭炎身边多年的钟漫姿也察觉不出来。

     “对啊,事情提早办完了,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钟漫姿毫不顾忌来往人的目光在旭炎的唇上印下了一吻,“老公,这几天有想我吗?”

     “有。”言简意赅,听不出违心。

     在别人面前,钟漫姿是雷厉风行的果断御姐,在旭炎面前,钟漫姿却更像是一只爱撒娇的小猫。

     钟漫姿不顾他人感受地拉着旭炎撒娇去了,任棠和辛明对此早就看惯不怪了,没有啥稀奇的辛明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四周,尝试寻找新鲜事物,突然,辛明发现了不远处钉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简真希。

     辛明心中大呼不妙……直觉告诉辛明,旭炎还没有告诉真希,他是有妇之夫的事实。

     真希不敢相信她的眼睛,她多希望现在有人告诉她,她眼前的一切只是她的梦……但是心脏传来的锥心之痛让真希不得不面对眼前的事实,她想逃离,但是她的双腿连迈出一小步的力气都没有。

     真希颤抖地看着若无旁人、拥抱在一起的旭炎和钟漫姿。旭居然是旭太太的老公?原来旭不是他的名字,而是他的姓……原来旭就是旭炎!

     钟漫姿仍然赖在旭炎的怀中,她娇媚地问:“老公,你现在是要出去了吗?”

     “嗯,我要去乔氏集团谈点事。”旭炎心中隐隐有种奇怪的感觉。

     “老公,辛苦你了,路上小心点,”钟漫姿妩媚地笑着,“记得今晚和我一起吃晚餐,我已经订好餐厅了。”

     “到时候电联吧。”旭炎的话语还是一贯的听不出温度。

     “好,我等你电话,我现在先上办公室了,地产项目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风花雪月说完了,钟漫姿也迅速地切换到工作模式。

     “辛苦你了。”旭炎轻轻地拍了拍钟漫姿纤细的肩膀,无论旭炎心里想的是什么,钟漫姿确实是旭炎最忠实、最能干的工作搭档。

     钟漫姿不舍地从旭炎的怀中离开,此时,她看到站在电梯前一动不动的真希,钟漫姿挑了挑眉一脸疑惑,“简真希?”钟漫姿发现真希的脸色有点不太对。

     “简真希”三个字让旭炎整个人僵住了。

     旭炎看了一眼身旁的辛明,辛明向旭炎打了个眼色,然后爱莫能助地摇了摇头。

     刚才的一切,她都看到了?旭炎现在是该离开还是该转过身去面对?旭炎从不知道,转身是这么艰难的事情。

     “简真希,你站在那里干什么?”钟漫姿扭着身姿缓步走向真希。

     “旭太太,你好。”真希把双手背在身后,她的左手用力地掐着右手,虽然她用自残的方式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她说话的声音还是哽咽而颤抖。

     “今天是星期一,第一天到这里上班,习惯吗?”钟漫姿当然对真希的习惯不习惯没兴趣,她只是纯粹想从真希的话语中探讨出真希神色奇怪的原因。

     “习惯的,谢谢旭太太关心。”真希继续用力地掐着自己的手,她只想赶紧逃离这里。

     “老公,”钟漫姿转身向背对着她们的旭炎说,“老公,你过来一下。”

     这是旭炎这一辈子最沉重的一个转身。

     就在旭炎和真希四目交接的一瞬间,真希曾经的幸福如同高空坠落般粉碎无存。真希别过眼,她害怕她控制不住她频临崩溃的情绪,她害怕她的眼泪会忍不住掉下来,她在背后交缠的双手掐得更用力了。

     钟漫姿媚笑着挽起旭炎的手臂,她的纤纤玉指指向真希说:“老公,她就是简真希,上次那个会所设计和我们现在住的别墅,都是她设计的。”

     旭炎木然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旭……旭先生。”真希笑了,那样的悲哀,那样的痛心,旭炎宁愿看到真希哭也不愿意看到真希这样绝望的笑。

     看着真希和旭炎之间的微妙神色,强烈的第六感告诉钟漫姿,真希和旭炎之间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关系。钟漫姿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当然不会傻到去点破这一切。钟漫姿有的是渠道了解简真希的所有事情,她不急于这一时。

     僵局。

     “真希!”慕云哲已经站在一旁观察很久了,他不知道现在他们是在演哪一出,但是慕云哲实在不忍心看真希继续掐着她的手。于是,慕云哲走到真希身边搂住了她的肩膀,慕云哲一脸灿烂地笑着对钟漫姿和旭炎说:“旭先生,旭太太,你们好。”

     “你是?”钟漫姿没见过慕云哲。

     “我是玉成设计所的建筑设计师慕云哲。”对着钟漫姿略微颔首后,慕云哲换上歉意的笑容转头看着真希,“真希,你怎么走得那么快?你真的还在生气吗?”

     真希双目空洞地抬头看着慕云哲,她不知道慕云哲在说什么,她也无力猜测慕云哲想要做什么。

     “我知道错了,你不要再生气了好吗?你看你眼睛都气红了,”慕云哲装作一副内疚的样子,“别生气了,旭先生和旭太太都在呢,我们这样多难为情啊。”

     钟漫姿心里仍有着疑惑,但是她不想在现在纠结什么,钟漫姿说:“接下来的时间你们工作量也挺大的,有什么别扭你们还是趁早解决了吧。”说完,钟漫姿就和任棠走进了电梯。

     现场一片硝烟弥漫,旭炎危险地看着慕云哲,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怒火;看着满脸怒气的旭炎,慕云哲反而笑了,看似人蓄无害却也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真希没有说话,她已经失去了语言能力,她低下头不想看着旭炎,也不想听旭炎任何的解释,况且就刚才的情况来说,旭炎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

     “老板,乔氏集团那边就要迟到了。”感情事辛明爱莫能助,但是公事上辛明还能给旭炎提个醒。

     乔氏集团是为数不多比炎峰集团更大更多金的集团,大客户自然是不可得失的。旭炎没有说话,他不擅长解释,更不擅长乞求原谅,所以他果断地选择转身离开。

     就在旭炎转身一刹那,两行眼泪毫无预兆地从真希的眼角流下,划过她的脸颊,滴落在如镜面般光洁的地板上,世界无限大,为什么心痛的却只有她?

     短短几分钟的强装花光了真希所有的力量,真希心力交瘁地双腿一软,慕云哲马上搂紧了真希,回过神来的真希猛力推开了慕云哲。

     “真希……”慕云哲被真希缺堤的眼泪和过激的反应吓到了。

     “男人就都是这样的吗?明明已经有女朋友,有老婆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真希将该发在旭炎身上的气都冲着慕云哲来了。

     “真希,我没有!”认识真希两年,真希一向都是安静恬然的,慕云哲从未看过真希流泪,更从未见过真希如此激动。

     “不承认的事情就不存在了吗?男人都是这么喜欢逃避现实的吗?还是男人都喜欢享齐人之福?但是,在你们想要享受齐人之福之前,是不是应该先征求我的意见?”真希忍不住地啜泣,“我告诉你,我不愿意!我不愿意!我接受不了当别人的小三,我接受不了当有妇之夫的女朋友,更加接受不了做任何人的情人,我告诉你,我不愿意!”真希的心很痛,她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痛,她讨厌这种讨厌自己的痛。

     “真希,你冷静点!”慕云哲双手紧握着真希的肩膀试图让真希冷静下来。

     “放开我!”真希挣扎却无法挣脱,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强迫她,为什么就没有人理会她心底真正的感受?

     气急的真希抬起右手用尽吃奶的力狠狠地甩了慕云哲一巴掌。

     慕云哲错愕地看着真希……真希居然打了他?

     响亮的巴掌声让真希稍微清醒了点,感受到右手手掌传来的剧痛……真希选择了逃跑,她奋力跑出了炎峰大厦。

     慕云哲没空去感受左脸的滚烫,看着真希离去的背影,他该追上去吗?还是他该给真希一个安静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