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忙,就对了
    夜幕渐临。

     真希的小公寓里满满地充斥着落寞,寂寥,痛心,昏暗……

     真希目光呆滞地坐在地板上,她双目空洞看着台灯旁的粉红色摩天轮音乐盒,听着音乐盒里传来的动人旋律,看着摩天轮转了一圈,一圈,又一圈,真希忍不住,泪如雨注。

     怪不得旭炎说这个摩天轮音乐盒很便宜,这点钱对炎峰集团的集团主席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就如她对旭炎来说什么都不是……一样。

     在不沾酒精的情况下,真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流过眼泪了,然而,今夜,她的眼泪注定无法停下。

     拥抱过,亲吻过又如何?她只是他妻子外出时的消遣对象罢了。

     曾经在旭炎身上感受到久违的幸福又如何?一切,都只是她幻想出来的假象罢了。

     世界上幸福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不能多算上她一个?为什么她就不能拥有属于她的幸福?漫漫长夜,真希不知道在地板上坐了多久,看了多久,听了多久,想了多久,哭了多久……很久很久之后,真希从地板站起来,她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合适的黑布,她把摩天轮音乐盒严严实实地遮盖住了,她不想再看到这个摩天轮音乐盒,她也不想再看到旭炎。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但是她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着,真希打开了电脑,唯维终于上线了……真希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接通了唯维的*******简,你怎么了?”真希红肿的双眼吓坏了唯维,唯维脸上慌乱的神色和她的一身重金属打扮一点也不相称。

     “唯维……我……我……”不曾干涸的眼泪又一次脱眶而出,真希抽泣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要急,慢慢说,我在!”虽然她们之间的地理距离很远,但是她们之间的心理距离为零,唯维真心愿意为真希分担她心底的每一风痛。

     唯维的一句“我在”却让真希哭得更凶了。

     真希哽咽着,抽泣着,断断续续地给唯维说起了这几天,她和旭炎之间发生的事情。

     **那头,唯维的神色由担心,慌乱,慢慢地变得愤怒,很愤怒,更愤怒,天煞的贱男居然敢欺负她最好的朋友?唯维想杀人!唯维冷着一张脸严肃地问:“告诉我,那个贱男叫什么名字?”唯维家在国内也算是有财有势,唯维有办法让欺负真希的贱男付出沉重的代价。

     “我不想说。”虽然真希的眼泪还是不听话地不停流着,但是说出了心里的委屈后,真希的心已经稍微好受了些。

     “简,告诉我。”认真的唯维是恐怖的。

     “唯维,不要逼我好吗?”真希不想再在这件事上纠缠不清,哭过,痛过,发泄过,尽管心还在痛着,但是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简……”唯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真希总是善良得让唯维无奈又心痛。

     ****

     真希努力让一切看起来都是正常的。

     早上8点半起床,9点回到办公室,给安安买早餐,然后,忙碌地工作……尽管一切看似正常,但是真希行尸走肉般空洞的神色和因过度哭泣而红肿不消的双眼还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面对大家或疑惑,或好奇,或担心的目光,真希努力地埋头苦干,她不想解释,她也不想让更多人看到她的悲伤。

     突然,一阵喧嚣转移了众人的视线,也引起了真希的注意,真希微微抬头看过去,原来……是慕云哲回来了。

     “云哲,你的脸怎么了?”慕云哲刚进办公室就被安安拦住了,安安瞪大眼睛看着慕云哲脸上红肿的手掌印,“该不会是因为你昨晚跟女朋友说,你以后要经常加班,所以你女朋友发烂了吧?”

     徐璐儿凑热闹地走到慕云哲身边,她一边端详着慕云哲脸上深刻的手掌印,一边幸灾乐祸地笑着说:“你女朋友下手挺狠的,亲爱的云哲大哥,被家暴了记得要告诉警察叔叔哦!”

     所有人都笑了,但是这所有人中不包括真希,也不包括慕云哲。

     慕云哲板着一张脸,他不理会徐璐儿和安安的调侃径直走回了他的座位。既然慕云哲黑脸了,大家也都不敢再说什么了,他们纷纷转身继续干自己的活去了。

     真希心虚地低下头,她只顾着自己伤心……她居然完全忘记她打了慕云哲的事实,真希感到很抱歉,但是现在显然不是道歉的好时机。

     终于,真希等到慕云哲拿起水杯往茶水间走去,真希马上也拿起水杯跟着走进了茶水间。

     慕云哲失神地倒着水,背后传来了真希略显沙哑的声音,“云哲,对不起。”

     慕云哲缓缓转过身,真希脸上的憔悴让慕云哲心疼,慕云哲说:“没事的。”慕云哲想露出他的招牌笑容,但是他的嘴角才刚扯了扯,就扯痛了他红肿的脸,他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很疼吗?”真希不知道她的手劲居然这么大,看来人发起疯来潜能真是不容小觑。

     “不疼,”慕云哲笑得有点牵强,“只是脸上多了个手掌印就不帅了。”

     原本心累不安的真希被慕云哲逗笑了,看到真希的笑容,慕云哲的心情顿时间也好多了。慕云哲还有很多话想说,他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看到真希疲累的脸……慕云哲问不出口,慕云哲笑着伸手摸了摸真希的头,说:“没事的,不用担心,出去工作吧。”

     真希扯了扯嘴角略微地笑了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

     作为炎峰集团的首个地产项目,炎峰集团对项目的设计要求简直是苛刻得过分。

     超大的工作量迫使玉成设计所开展了没日没夜的忙碌工作模式,众人高呼疲累变态,但是这一切正合真希的意愿。

     如果说,从前的真希是工作狂,那么现在的真希肯定就是工作狂魔了。【零↑九△小↓說△網】

     每天回到办公室,除了必要的工作交流之外,真希几乎是一言不发地拼命工作,她的早饭是在办公桌吃的,午饭是在办公桌吃的,晚饭也在办公桌吃的,就连夜宵也是在办公桌吃的,每晚加班加到两三点才开始回家,早上九点又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里继续工作。

     安安劝真希悠着点,许宗耀劝真希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慕云哲主动帮真希分担工作……但是真希还是不停地工作工作和工作,她脸上没有了笑,只有麻木地工作,不停地工作和继续地工作。

     真希是天才,沾亲带故她也算是玉成设计的皇亲国戚,工作还这么卖力……这些种种都有逼死其他设计师的嫌疑!其他设计师对此表示超级无敌压力山大!后来,大家听说真希越发疯狂的原因可能是失恋了,大家原本对真希的埋怨全都转化为对负心汉的咒骂。

     晚上十点,玉成设计所的设计师们才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办公室。

     晚上十一点,办公室里只剩下慕云哲和真希还在继续加班,这几天慕云哲都加班加到12点左右才回家,一方面是因为工作确实忙,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想多陪真希一会儿。

     “真希,你这些天把自己逼得太紧了,今晚你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慕云哲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看向仍在奋战的真希,“剩下的工作交给我,你先回去好吗?”

     “不用了,只差一点我今天的工作就完成了。”真希稍微停下了手中的鼠标,但是她的眼睛还是一刻不肯离开电脑屏幕,她的脑子还在不停地高速运转,“云哲,你先回去吧,家里还有人等着你呢。”

     慕云哲走到真希的座位旁,他一手撑在桌面上,一手扶着真希的椅子靠背,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屏幕问:“今天你计划要到什么程度?”

     “今晚我想先把大体的规划图做出来,明天大家就可以开始着手单体设计了……”真希指着电脑屏幕和慕云哲分析着整个项目的规划设计。

     慕云哲认真地听着真希的每一字每一句,每次听真希说设计,慕云哲都觉得受益匪浅,为什么真希能有那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设计概念?慕云哲对真希除了爱慕,还有崇拜。

     突然,慕云哲的手机煞风景地响起,真希停下了手上的比划,说:“先接电话吧。”

     慕云哲在心里叹了口气,拿起手机,果然又是慕明月打来的,云哲迟疑了一下。

     真希淡淡地笑了,“怎么还不接听?该不会是因为怕我听到你和明月之间的情话,所以不好意思了吗?”

     真希淡淡的话语在慕云哲听来很不是滋味,慕云哲接通了电话,然后他迅速地把自己的手机放在真希耳边。

     真希吓到了,这是要闹哪样?

     真希死命地推开慕云哲的手机,但是慕云哲就是赖着不让他的手机离开真希的耳畔。真希打人的心都有了,但是想起慕云哲脸上的红肿才刚消去不久……于是,还是算了。

     “说话啊。”慕云哲催促真希,他今天必须要让真希知道,明月真的是他的妈妈。

     真希紧抿着嘴宁死不从地摇着头,她趟的浑水已经够多的了,她不想再趟到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之中。

     两人僵持不下,正当慕云哲打算放弃的时候,电话里传来了慕明月慈祥的声音,“小姐,能让云哲给我开个门吗?”慕明月的话语里除了慈爱还有着不难察觉的调侃。

     真希疑惑地越过慕云哲庞大的身躯探头往外看,没有拉窗帘,走廊里的灯光不算明亮,但是透过通透的落地玻璃,真希看到玉成设计所门外嫣然站着一位徐娘半老的阿姨。

     慕云哲循着真希的目光往外看,只见站在门外的慕明月正在热情地向他们挥着手。

     “妈?”慕云哲没想到慕明月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慕云哲马上走过去打开了门,“妈,这么晚你来这里干什么?”

     慕明月不理会慕云哲的问话,她径直走进了办公室里,慕明月一语不发就直接打量着真希——真希的脸色不太好,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在白皙皮肤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骇人,尽管这样,真希的美还是掩饰不住的,这样恬静精致的美人,刚刚还和慕云哲这么亲密,怪不得慕云哲每晚加班加到乐不思蜀了。

     真希被打量得不好意思了,慕云哲双手搭在慕明月双肩上说:“妈,不要看了,再看真希就要脸红了。”

     慕明月这才反应过来,“哦,原来这位小美女就是你老挂在嘴上的真希啊?”

     这下轮到慕云哲不好意思了,慕云哲干咳了两声尽量不尴尬地说:“嗯,她就是真希。真希,这是我妈,慕明月。”很少人介绍自己妈妈会带名带姓的,但是为了证明明月不是他的女朋友,慕云哲也只能这样介绍了。

     明月真的是慕云哲的妈妈?

     想来慕云哲受的那巴掌确实挺憋屈的,真希心里更内疚了。

     真希站起身略带尴尬地笑着说:“阿姨,你好。”

     “好好好。”慕明月连忙点头,这个姑娘确实是挺好的,长得好看,声音也好听,慕明月忍不住又一次打量起真希来了。

     慕云哲问:“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

     慕明月收回打量真希的目光,她转头看着慕云哲说:“我看你这些天加班加到这么晚,所以我特意拿些汤过来给你喝的。来来来,先过来休息一下,喝点汤。”慕明月一边说着,一边居然是伸手去拉真希,完完全全地把慕云哲晾在一边,“真希啊,你的脸色太差了,我煲了汤,你过来喝点。”

     慕云哲疑惑地看着慕明月和真希之间的互动,慕明月是这么热情的吗?慕云哲在大学的时候也谈过两次恋爱,怎么就没见慕明月对他的前女友们这么热情?

     “阿姨,不用了,留给云哲喝吧。”第一次见面,真希难免有点不好意思。

     慕明月一边拉着真希坐在座位上,一边顺手把旁边的椅子拉过来自己坐着,慕明月说:“不用管那个臭小子,我每天晚上给他留汤水他都不喝,我现在才懒得理他呢!”慕明月把汤倒到碗里递给真希。

     “谢谢阿姨。”慕明月热情至此,真希也不好再推托了。

     慕明月怜惜地看着真希深深的黑眼圈,“你看你的样子多憔悴啊,你妈看了得多心疼……”

     “妈!”慕云哲制止慕明月继续往下说。

     “突然叫我干嘛?想吓死我啊!”慕明月拍了拍胸口狠狠地瞪了慕云哲一眼。

     真希笑了笑继续喝汤,“阿姨,你煲的汤真好喝。”

     “真的吗?我煲的汤好喝还是你妈妈煲的汤好喝?”

     “妈!”慕云哲又一次打断了慕明月的话,完全无视慕云哲的各种挤眉弄眼,慕明月又再狠狠地瞪了慕云哲一眼,不要责怪慕明月,她本来就是少根筋的女人。

     “阿姨煲的汤和我妈妈煲的一样好喝。”妈妈的味道……真希只能在记忆中寻找了,那味道似乎就和慕明月的味道差不多,甜甜的,暖暖的,一点一滴,无微不至地抚慰着真希疲惫的身心。

     “真希真会说话,”慕明月笑逐颜开,“女儿都是贴心的小棉袄,我当年怀云哲的时候一直希望他是个女儿,可惜生出来居然是个儿子,唉,我真羡慕你妈妈……”

     “妈!”慕云哲又一次打断了慕明月的话。

     慕明月微怒地看向慕云哲,“臭小子!你今晚是怎么啦?为什么老是打断我说话!”

     “阿姨,云哲大概是怕我会伤心吧……我父母在几年前去世了。”真希尽量说得轻描淡写。

     慕明月这才恍然大悟,她慌张地说:“对不起啊,阿姨不是故意要勾起你的伤心事的,阿姨没什么脑子,你不要怪阿姨好吗?”

     “没事的,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真希还是尽量说得轻松,但是她脸上浓浓的愁还是暴露了她心底的痛。

     慕明月对真希的疼惜更浓了,她伸手拉着真希的手说:“我最喜欢女儿了,以后多到我家吃饭,当作是陪陪我,好吗?”

     慕明月温暖的笑容填补着真希心中缺失的一块,真希笑着点了点头,“好。”

     他们三人和乐融洽地交谈着,仿佛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完全没有发现,昏暗的走廊里,玉成设计所门外,站着若有所思的钟漫姿。

     钟漫姿看着他们三人和乐融融的样子,难道那天在电梯外看到简真希的失常,真的只是因为她和慕云哲吵架了?

     这一切难道真的是和旭炎无关吗?

     钟漫姿可以接受旭炎和其他女人床笫之间的关系,但是她不允许这种床笫关系蔓延到炎峰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