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累了倒下了
    聊了会天,喝完了汤,时间已经将近凌晨十二点了。【零↑九△小↓說△網】

     慕明月问:“真希,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吗?你平常都怎样回家的?自己开车吗?”

     真希说:“我通常没有这么早回家……我不会开车,但是我有个相熟的司机朋友,他通常都开夜班,所以我都是坐他的车回家的。”

     慕明月担心地皱着眉说:“有相熟的司机是会好一些,但是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回去还是挺危险的。你晚上早点回去,早上早点回来工作,这不也是一样吗?”

     “晚上安静,工作也好,想事情也好,头脑都比较清醒。”如果妈妈还在,妈妈是不是也会这样唠叨她?

     “那现在呢,都快十二点了,你要回去了吗?云哲有开车,我和云哲先送你回家吧。”十二点对慕明月来说该是睡了一轮,然后起床拉夜尿的时间了。

     真希摇了摇头说:“我还有些工作没完成,这个完成了,明天大家的工作才能正常开展,所以阿姨和云哲先回去吧。”

     慕明月询问地看向慕云哲,慕云哲摇摇头无奈地说:“妈,我先送你回去吧,我们说不动她的,我们不阻碍她,说不定她很快就能做好了。”真希不做完总体规划是不可能愿意回家的,慕云哲如今只能为真希创造一个安静的工作环境了。

     慕明月叹了口气对真希说:“那好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了,你赶紧做好,赶紧回家,不要太晚了。”

     真希笑着点了点头。

     凌晨十二点的马路上,霓虹灿烂,多少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妈,我看你好像挺喜欢真希的?”慕云哲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打探慕明月的心意。

     “那么乖巧干净的女孩谁不喜欢?”慕明月笑着说,“只是没有想到,看上去那么柔弱的女孩手劲居然这么大。”

     “手劲大?”慕云哲想了想,“你怎么猜到的?”

     “知子莫若母,能让我儿子被人打都无怨无悔的,只能是个非同寻常的女人了。”慕明月承认她今晚并不是纯粹去给慕云哲送汤的。

     “可惜啊,人家心里没有你儿子。”慕云哲话语里是难掩的失落。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悲观了?人家心里没有你,那你就得加把劲啊!”

     慕云哲没有说话,看着前路璀璨的霓虹,他想了很多,很多……

     ****

     不知不觉,炎峰集团的地产项目设计已经开展三个月了。

     三个月来,在钟漫姿的鞭策下,在简真希的带领下,玉成设计所的设计速度和项目开展的速度都比预期中快了不少,钟漫姿对此表示颇为满意。

     原本,钟漫姿对真希和旭炎之间还有着一定的怀疑和顾虑,但是几个月下来,真希和旭炎一点交集都没有,钟漫姿这才放松了戒备。

     旭炎身边的女人还在不停地更换着,旭炎就如往常一样,冷漠,无情,但是舍得花钱。

     慕云哲每晚都陪真希加班加到十二点左右才回家,慕明月知道有真希在,所以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真希还是不停地工作,加班,加班,工作,就如以往一样,安静,话少。但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真希还会偶尔想起旭炎,她心里的伤已经痊愈,但是疤痕却迟迟不肯淡去。

     设计已经接近尾声,工作量少了许多。

     今天,慕云哲家里发生了些事情,所以一下班,慕云哲就回家了,其他人也借口着各种事情纷纷离开了。

     凌晨十二点,独自在办公室里加班的真希觉得胃在隐隐作痛,她的头很晕,眼前的电脑屏幕慢慢地开始泛白模糊起来。

     真希这才想起她忘记吃晚饭了,真希停下了手中的鼠标用手撑着沉重的脑袋,她很晕,很晕……

     “真希?”

     突然一把熟悉的男声传来,真希缓缓地循声望去,她只看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然后,她体力不支地瘫在了桌面上。

     “真希,真希!”

     旭炎扶起倒在桌面上的真希,他双手轻摇着真希的肩膀试图让真希醒过来,真希的意识还未被完全夺去,但是她几度张口也说不出一个字,情急的旭炎把真希横抱起来,走出了玉成设计所。

     是他吗?真的是他吗?

     意识模糊的真希努力地想睁大眼看清眼前的人,她身体仅余的力量不足以支撑她那两个小小的眼皮,但是熟悉的古龙水味道告诉她,是他……

     模糊中,真希失去了最后的一丝意识。

     ****

     再次睁开眼睛,真希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真希,你终于醒了!”看到真希醒过来了,满脸疲惫的许宗耀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舅舅……我怎么了?”真希的头还是很晕,晕得连说话的力气都差点没有了。

     “你刚刚在办公室晕倒了,幸亏辛明先生把你送到医院来了。”想起真希凌晨独自一人累晕在办公室……许宗耀心痛不已。

     “辛明?”真希混乱的脑子想不起辛明是谁。

     “辛明是旭先生的助理,辛明先生说,他路过看到玉成设计所的灯还亮着,于是想过去看看谁这么晚还在加班,看到你睡在桌面上,他原本想叫醒你,但是他无论如何都叫不醒你,想想才知道你是晕倒了,所以他就把你送到医院来了。”

     旭先生的助理?

     真希依稀记得那股熟悉的古龙水味道,她知道那个人是旭炎,一定是旭炎……心底原本已经结痂的伤口被一片片地撕开,她的心再一次隐隐作痛。

     “怎么了?还难受吗?”许宗耀看着真希眼角就要流下的眼泪,爱莫能助的感觉让许宗耀很难受,“医生说你是疲劳过度,你要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了,知道吗?”

     “舅舅,我没事,我真的没事……”真希想抬手擦去眼角的泪,但是她浑身无力,她只能任由眼泪如断线珍珠般不停地往下掉。

     许宗耀一边用厚实粗糙的大手帮真希拭着泪,一边用温柔的语气像是哄小孩似地问:“孩子,是不是受委屈了?”

     许宗耀温暖的话语让真希的眼泪流得更凶了,真希不想说话,她只想好好地大哭一场。

     许宗耀静静地抚摸着真希的头发,他静静地陪伴着真希。

     窗外,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旭炎看着痛哭的真希。

     看到真希晕倒,旭炎感到害怕;看着真希昏迷不醒,旭炎很是的担心;看着真希痛苦流泪,旭炎眼里满是疼惜和柔情。

     害怕,担心,疼惜,柔情,这些都是旭炎不该有的,或许,在遇到真希的第一天起,旭炎,就不再是旭炎了。

     ****

     第二天一早,真希在办公室晕倒的事情传开了。

     陈玉良和陈玉珊一同到医院探望真希,陈玉良说,项目后期让其他人去做就行了,他让真希好好休息一个星期;陈玉珊说,这几个月方博彦一直在关心真希的近况,她让真希赶紧休养好,然后再去和方博彦吃个饭,谢谢方博彦的关心。

     钟漫姿派任棠去探望真希,还带了一大堆的礼物。

     努力的天才是世界上最难得的人才,钟漫姿决定以后要一直把真希留在炎峰集团,陈玉良知道了这件事后,他高兴得差点也要住到医院里了。

     安安和办公室同事们也来探望过真希,一大群人像赶集似地来凑热闹,一点不懂得体恤病人的虚弱,最后还是安安提出要回去了,大伙才纷纷地散了。

     慕云哲和慕明月一同去探望真希,还带上慕明月煲的汤。

     许宗耀更是不用说了,每天下班后,许宗耀都会到医院陪真希好一会才回家。

     所有人都来了,但是真希一直没有等来旭炎的身影,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但是真希还是难免地感到失落。

     三天后,真希终于出院回家了;回家后,一切终于变得清静了。

     许宗耀每天下班后还是会到真希家,陪真希说说话,看看真希的康复状况,至于其他人……就都没有出现了。

     陈玉良和陈玉珊是不会到真希家找真希的,原因不详,而其他人则不知道真希家的地址,所以就算想探望也找不到探望的路了。

     回到家的第三天,真希自觉身体修养得比从前还要好,但是许宗耀就是不让真希这么快回去上班。

     老是窝在家里的真希开始觉得有点……闷。

     门外响起敲门声,虽然今天是星期六,但是现在才早上十点,这个时间许宗耀应该是上班去了,门外会是谁?

     真希透过猫眼往外一看,门外居然是——慕云哲!真希差点就不想开门了,但是真希想了想……她最后还是理了理衣服,打开了门。

     慕云哲展露着他的招牌阳光笑容开心地喊道:“Surpise!”

     “你怎么来了?”门是打开了,但是真希没有让慕云哲进门的意思。

     原因很简单,真希认为她的穿着很不适合见客——虽然已经是初春,但是天气还是有点凉,真希穿了一条黑色的珊瑚绒睡裤,一件灰色的大棉衣盖住了里面的衣服,但是她没有穿内衣。在宽大的棉衣遮盖下自然看不出什么,但是真希还是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我来看看你好点了没啊!”慕云哲可是说尽好话才从陈玉珊口中骗到真希的地址的。

     “我好多了,你不用担心。”真希还是挡在门口,丝毫没有让慕云哲进门的意思。

     “真希,我大老远跑来看你,难道你要让我一直站在门口吗?你该不会真的这么残忍吧?你不要看我外表这么强壮,但其实我是很虚弱的,走了这么远的路,人家现在真的很累,很需要坐一下呢!”慕云哲最懂得如何装可怜了,“而且我还拿了我妈亲手煲的汤给你,真希,你就做做好心让我进去吧。”慕云哲眨巴着闪烁的眼睛提了提手上的两大袋东西,一脸诚恳的乞求。

     真希无声地叹了口气,她拿慕云哲没有办法,“好吧,你进来吧,但是我家很小的,我怕你坐不习惯。”

     “没事,我虽然有点壮,但是我不胖。”两年,慕云哲终于有机会进入真希的公寓了。

     慕云哲兴奋地冲进真希的公寓,一看,傻眼……没想到真希家居然这么简单,说是没想到吧,一切似乎又在意料之中,真希生活简朴是人尽皆知的,但是简朴到这个程度?慕云哲心里有点酸酸的。

     真希拍了拍失神的慕云哲,“发什么呆?”

     慕云哲这才回过神来,“哦,真希,你先坐下来喝汤吧,”慕云哲环视四周,“我的东西摆在哪里?”真希接过慕云哲手里的东西放在小茶几旁,然后真希坐在茶几的一边,她示意让慕云哲坐在茶几的另一边。

     慕云哲听话地盘腿坐在茶几边上,他把汤倒到碗里递给真希。

     “谢谢。”真希最喜欢就是喝汤了,这些日子许宗耀也经常煲汤给真希喝,但是男人煲的汤和女人煲的汤味道就是不一样,尤其慕明月的汤里还有妈妈的味道。

     “好喝吗?”慕云哲喜欢看到真希这个样子,安静却有着生机,不像前段日子那样行尸走肉。

     “好喝。”真希微微地笑了,虽不能算是灿烂,却也明媚动人得很。

     看到真希的笑容,慕云哲心中是更是晴空万里,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看到真希笑了!慕云哲问:“真希,说真的,身体好些了吗?”

     真希一边喝汤一边点头,“好多了,我觉得我明天都能上班了。”

     慕云哲接着问:“我也觉得你脸色好多了,对了,你每天困在家里闷不闷啊?

     “确实有点闷,但是舅舅不让我上班,我也没有办法啊……”如果不是许宗耀拦着,真希在出院的第二天就想回去上班了,真希不想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胡思乱想的感觉太痛苦了。

     “既然你在家这么闷,不如我带你出去走走,好吗?”慕云哲终于说出他铺垫多时的“阴谋”了。

     真希本能地想拒绝,但是她静下心想了想,这段时间她确实把自己逼得太紧了,而且这几天真希是真的闷得慌了,出去走走未尝不是一个好主意,真希问:“你要带我去哪里?”如果慕云哲的回答是逛街,看电影,吃饭,真希或许会拒绝,因为那样那对真希来说没什么意思。

     “市里新开了一家主题游乐园,我们去走走,好吗?”慕云哲满心期待地看着真希。

     “好。”真希认为这个提议挺不错的。

     没有想到真希居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慕云哲心里是无法言喻的欢喜,“那我现在就上网买票,等你喝完汤我们就马上出发!”

     “呃……”真希突然有点为难。

     “怎么了?”真希该不会是想反悔吧?慕云哲可没准备让他的心脏玩过山车。

     “你能到外面等一下吗?我想换身衣服……”真希家里都是开放式的,就连厕所也是用磨砂玻璃间隔的,慕云哲不出去,她换不了衣服。

     原来是这样!慕云哲松了口气笑着说:“我闭上眼睛不看就行了。”慕云哲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又调皮地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瞄了瞄真希。

     “出,去!”真希走过去把慕云哲拉起来。

     “不要这样嘛,人家是正人君子,保证不偷看还不行吗?”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慕云哲还是配合地退到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