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主题游乐园
    最保守估计,女人换装起码得半小时吧?

     五分钟不到,真希就换好衣服表示能够出门了,只能说天生丽质就是任性啊。

     主题乐园里,到处是欢声笑语,大家大手拉小手,你手拉我手,和煦春光照耀下的空气散发着快乐的气息,真希的心情顿时间变得很好。

     慕云哲是一个很好的玩伴,他阳光、幽默、体贴、大度、可爱、不斤斤计较,这些都是真希以往不曾留意过的。

     真希胆子小,以往来游乐园只敢玩旋转木马和摩天轮,这次在慕云哲的威迫利诱下,真希第一次坐了过山车,第一次玩了海盗船,第一次玩了跳楼机,原来,刺激尖叫真的能释放压力。

     “给你。”慕云哲递给真希一个大大的草莓雪糕,“你刚才那么勇敢,这是给你的奖励。”

     “谢谢,”真希接过雪糕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草莓口味的雪糕?”

     “猜的,我聪明。”慕云哲脸上是不害臊的笑,其实,真希的喜好慕云哲都有留意,只是他不轻易说出口而已。

     “对,就你聪明。”真希没空搭理慕云哲的臭美,她一边吃着雪糕一边围在蹦极场地,听着从高台上往下跳的人们的尖叫声,真希指着高高在上的蹦极问:“云哲,那个你敢玩吗?”

     “你想玩吗?”慕云哲胆子大得很,没有什么是他不敢玩的。

     “我不敢。”真希也是坦白,过山车、跳楼机什么的虽然可怕,但是她起码也是坐着的,要她只在脚上绑条绳子就往下跳?没门。

     “难道你想看我跳?”慕云哲大学时候有一个女朋友,那个女朋友就是这种类型的,自己害怕得要命,还硬是要缠着慕云哲跳给她看,慕云哲当然也是乖乖地跳了,然后第二天,他们就分手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自己都不敢跳为什么要让你去跳?”真希不是那种变态,就算她真的变态,现在现场那么多人陆续从高台上跳下来,那么多人害怕尖叫,她的变态心理也足够满足了,真希转头看着慕云哲,她才发现慕云哲没有在吃雪糕,“你怎么不吃雪糕,你不喜欢吃吗?”

     “如果你要和我分享,我是不介意啦。”慕云哲伸手捉住了真希拿着雪糕的手,他装作一副就要去吃真希的雪糕的样子。

     真希笑着推开慕云哲的头,“一边去,要吃自己再去买。”

     “人家也想要吃草莓口味的雪糕,但是草莓口味只剩下你手上这一个了。”慕云哲装出一副委屈又可怜的馋样,“真希宝贝,你不要这么吝啬嘛,给我尝一口可好啊?”

     “不好!”真希笑着跑开不让慕云哲得逞,她一边小跑着,一边晃着手中的雪糕挑衅着慕云哲,慕云哲赶紧追在了真希的身后,真希上次像这样的快乐奔跑已经是高中的时候了,那时候的真希还是活泼无忧的真希。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夜幕渐临,机动设施也纷纷穿上绚烂的灯饰外套,人潮渐散,快乐却仍然萦绕。

     真希失神地看着璀璨夺目的摩天轮。

     摩天轮,幸福,父母,旭炎……真希脑海里浮现着各种的画面,有喜有悲,有苦有甜,有曾经的幸福,也有如今的落寞。

     慕云哲不想看到真希再一次陷入痛苦之中,他打断真希的沉思说:“今晚到我家吃饭吧,我妈说想请你到我家吃顿饭。”

     真希从沉思中回到现实,她抬头对慕云哲笑了笑,“好。”

     ****

     “真希!你来了!”慕明月穿着一件红色英伦格子围裙,她脸上堆满了慈爱的笑,她眼角的鱼尾纹是深刻的,也是明媚开朗的。

     真希被元气满满的慕明月感染了,“阿姨,你在煮什么菜?好香啊!”

     “真的吗?来来来,看看今天的菜你喜不喜欢,不喜欢的话直接告诉我,我让臭小子再去买,买到你满意为止。”慕明月热情地拉着真希的手,她们两个人说着笑着往厨房走去了。

     慕云哲哭笑不得地站在原地,第一次,慕云哲在慕明月眼里没有了存在感。

     慕云哲家不算大,但与真希的公寓相比这里能算是豪宅了。

     70平方的小房子,两房一厅,装修简洁却精致,各类盆栽摆设,油画挂件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客厅不算大,相比之下厨房却大得吓人。厨房明亮开敞,里面的橱柜储物,烤箱焗炉,锅碗瓢盆,应有尽有,其设备完善程度是真希在现实生活中从未见过的。

     慕明月把厨房里那一大堆食材一样样地数给真希看,“今晚我想做苦瓜炒蛋,三杯鸡,蒸排骨,椒盐鱿鱼,蒜蓉炒菜心,我还煲了无花果瘦肉汤,怎么样?这些菜你喜欢吃吗?”

     听了慕明月的餐单,真希忍不住问:“阿姨,我们今晚有多少人吃饭啊?”

     “就我们三个人啊!”慕明月是标准的大嗓门,“怎样,这些菜还合你胃口吗?”

     “这些都是我最喜欢吃的菜,肯定是合我胃口的,但是我们三个人吃能这么多吗?”三个人五菜一汤,分量充足得好像还是有点夸张。

     “肯定能吃完的,你就是平常吃太少,所以身体才会不好,”听到真希喜欢吃这些菜,慕明月马上着手全力做菜了,慕明月手上忙不停,嘴巴也是一刻不停,“我家臭小子小时候也很瘦弱的,那时候他吃得也很少呢。”

     “真的吗?”真希不禁惊讶,现在的慕云哲又高又壮,压根看不出瘦弱的曾经。

     “看不出来,对吧?”慕明月笑了,“我记得那一年,臭小子才7岁,有一天他放学回来脸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什么都不肯说,只说以后他每顿都要吃三碗饭。”回想起过去,慕明月免不了有些伤感,她微微地笑了笑,接着说:“后来我问了老师才知道,那时候,他们班上有个同学笑云哲是没有爸爸的野种,云哲听了后很生气,他冲过去就要打那个同学,但是人家块头比云哲大,力气自然也比云哲大。于是云哲就被那个同学按在地上打了好一会,那个同学一边打,还一边不停地骂着云哲是野种什么的,云哲一点还手的能力都没有……后来被老师看到了,老师才拖开了那个同学……”

     真希轻轻地皱起了眉,虽然和云哲共事了两年,虽然和慕明月见了几次面,但是真希从未问起过关于慕云哲爸爸的事情。

     慕明月看到真希皱起的眉头,她知道自己的话题过于沉重了,于是慕明月话锋一转大大咧咧地说:“哎呀,从那天起,我挣的钱还不够给他买吃的了!很快的,臭小子就成了他们班最壮最魁的一个了,那些人哪里还敢欺负他啊?现在啊,除了我,就只有你能打他了!”

     “阿姨,你知道了……”真希又是内疚又是羞愧,“其实那次是我误会云哲了,我当时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哪用说什么对不起,你尽管打,他那么壮打不死的!我还怕他粗皮韧肉的伤了你的手呢。”慕明月开朗地大笑了起来,真希也忍不住跟着笑了。

     云哲从厨房外探头看着厨房里开怀大笑的两个女人,慕云哲问:“说什么这么好笑呢?”

     慕明月还在不停地笑着,“想知道你就问真希吧。”

     慕云哲可怜巴巴地看向真希,“真希……”

     “不告诉你!”真希难得调皮,她故意不看慕云哲,“阿姨,这个洗了吗?我帮你洗吧。”

     慕明月笑弯了眼,“你说有个女儿多幸福啊!真希多乖,完全不像我家那个臭小子,只懂得吃,一点都不懂得体贴体贴他老妈。”

     慕云哲既是无奈又是好笑地走进厨房,“妈,你想让我做什么,你想让我帮你洗菜还是洗菜?”

     “你洗的菜能吃吗?去去去,自己到外面看电视去,不要阻碍我和真希二人世界。”

     慕云哲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他乖乖地回到客厅看电视去了。

     听着厨房里三不五时传来的嬉笑声,慕云哲觉得很幸福。

     ****

     星期一,真希终于在万众期待下上班了。

     虽然平日里真希的工作狂程度给其他人带来极大的压力,但是这丝毫不影响真希的好人缘。真希是玉成设计所的灵魂啊,看到真希回来了,大家的心才真正地安定了下来。

     在大家的合力监督下,真希每天三餐准时,每晚最迟十点就回家休息。

     又过了一个月,玉成设计所的设计基本已经完成了,钟漫姿决定举行一个大型的舞会,一则可以为炎峰集团的首个地产项目做势,一则钟漫姿想尽早向世人展示他们炎峰集团这个完美的设计。

     舞会在丽思顿酒店举行。

     豪华的大厅布置得美轮美奂,灯光璀璨,宾客云集,衣香鬓影,酒色飘香。舞台上乐队们演奏着动听的交响乐,大屏幕上不停地播放着这次设计的图片。

     商业而不铜臭,显摆却不张扬,能把宴会办得如此出色的除了钟漫姿,也只有钟漫姿了。

     今夜的钟漫姿穿着一身火红长礼服,媚得让男人垂涎,艳得让女人妒忌,无论是惊艳还是讨厌,钟漫姿都享受着。钟漫姿风情万种地挽着同样备受瞩目的旭炎,他们游刃有余地穿梭于宾客之间,她负责应酬媚笑,他负责点头举杯,旭炎加钟漫姿的组合堪称完美,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是最佳伴侣,他们也是最佳搭档。

     刚到宴会的真希忍不住和众人一起注视着旭炎和钟漫姿,他们不仅郎才女貌,还郎俊女精,绝配啊……真希顿时觉得很自卑,她能拿什么和如此完美的钟漫姿比?

     比?

     真希被自己的念头吓到了,她不该有这种想法的!真希努力地摇着头,她要把这种想法甩甩甩,甩到九霄云外去。

     “真希,你来了?傻站着干嘛,快进来啊,他们都在那边坐着呢!”今夜的安安化了个漂亮的彩妆,一身淡粉红的抹胸小礼服将她的俏丽可爱展露无遗。

     “安安,你今晚好漂亮啊!”真希看到安安的第一眼就忍不住惊呼出声。

     “真的吗?这身小礼服是我昨晚逛了一整个晚上才买到的,”听到夸奖,安安自然是开心的,她忍不住转了个小圈,“真的好看吗?不会显得腰很粗吧?”

     “很好看,身材很好。”真希说的都是实话。

     原本喜悦的安安在看清楚真希的衣着后,一下子没了表情,安安问:“真希,你今晚就这样?”

     “有问题吗?我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今晚真希穿了一身简单的黑色连身裙,外面还披着一件灰色的针织外套,没有腰身,不显身材,她的头发自然散落,整齐却没有造型,脸上没有化妆,虽然仍是清雅,但是和姹紫嫣红的宴会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安安忍不住摇头,“你一会不是还要上台演说吗?你打算就穿这样上去?你看看,很多媒体在呢!”

     “有问题吗?”真希还是觉得没有问题,媒体只是来采访旭炎和钟漫姿的,她不过是一个小小设计师而已,媒体大概看她不上眼吧,而且不争不抢的真希只想安静地路过而已。

     “真希,你这样穿很像一个没有生活激情的会计!!哪里有一点点建筑设计师的影子啊?”安安觉得真希没救了,就算不管媒体不媒体的,今晚宴会上多的是达官贵人,创一代,富二代,官三代,比比皆是,单身的真希居然一点都不懂得把握机会?安安看了看时间,“真希,你现在换身衣服还来得及啊!你有带其他的衣服吗?”

     真希摇了摇头,“没有,就算带了,我家里也只有这些衣服。”真希说得轻松自然,安安很是抓狂,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说的就是这种感觉吗?

     ****

     蓝明朗拿着钟漫姿退回来的晚礼服失落地准备走出宴会。

     路过,蓝明朗正好听到了真希和安安的对话,这是个机会啊!虽然钟漫姿选不上他的晚礼服,但是这个叫真希的女人不是也要上台演说吗?只要让真希穿上他的礼服,他的礼服明天还是有可能出现在报章杂志或者网络媒体上的!

     蓝明朗大步走到安安和真希的身边,他对相对比较积极的安安说:“小姐,你们是想要找礼服吗?”蓝明朗不算帅,但是淡淡忧郁的他极赋艺术家气质,第一眼,安安就被蓝明朗迷住了。

     安安愣了半响才想起来要回答,她赶紧点头说:“是的!”

     蓝明朗笑着问:“我这里有一件晚礼服,你们要试试吗?”

     安安毫不客气地接过蓝明朗手中包裹着的礼服,“我带她去试试,如果不适合,我马上就还给你。”

     蓝明朗稍微打量了一下真希,然后他对安安说:“她能穿的,我现在就要走了,或者你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明后天我给你打电话约个时间地点,我过去找你取回这件晚礼服,可以吗?”

     蓝明朗承认,除了想让真希穿他的礼服外,他还有私心,他觉得面前这个笑容甜美的安安很可爱,而可爱是他喜欢的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