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真的重要的一章
    看着老头充满期待的坚定眼神,苏南用力点头,就算拼上性命也要救她回来。

     “我该怎么做?”

     “首先,不能再依靠手机,你要自己找到进入游戏的路。”老头站起来,背着手踱步。

     苏南迷惑地看着他。

     “还记得吗?你小时候经常会发现周围的剧情重复一遍,还因此去看了医生。”

     苏南当然记得,就因为这个怪病,他从来不玩游戏不看恐怖电影。每次宿舍集体开黑他都一个人躺在床上看书。

     自从得到杀人游戏,他就一直怀疑自己的癔症,此刻终于把疑惑说了出来,“玩家在我附近打开游戏世界,所以我也被带进去了?”

     “不错。”老头点点头,手伸向苏南裤兜,从里面掏出湿哒哒的手机。

     “你应该发现自己和其他玩家的区别了,你的龙族血脉非常纯正,也许是返祖现象,也许是家族血统保护得好。所以,你是最合适的人选。这部手机是我通过宛宛的颅内系统复制制作出来的,你在使用时能投影到脑中,并用意识操控它,它除了它是实体的,其他功能和真正的系统差别并不大。”

     苏南皱紧眉头,‘那他们有何重要的区别?

     “一句两句解释不清,你可以把它当做游戏里的bug,它在游戏之外运行,通过你的身体连接游戏世界。换句话说,它是连接你和游戏世界之间的连接器。”

     苏南了悟,立刻想到关键问题。

     “所以即使我不完成任务,它也杀不死我?”

     “没错,你和杀人游戏并没有直接联系。我本来计划让你一步步完成任务,逐步提高脑强度,却没想到你得到了STC,还通过了零计划,大脑已经获得极大强化,所以,是时候把一切告诉你了。”

     他的目光慈祥而温和,就像一个和善长辈。但苏南浑身冰凉,阴测测地问道:“我之前杀过的人都没必要死?”

     “理论上说是的,但他们只是游戏世界的人,杀了就杀了,怎么了?。”

     “没什么。”

     老头毫不在意,他引着苏南走到一块巨大的屏幕前,屏幕上弹出一条条记录,从收到手机快递的时候开始。

     “这是你进入游戏的记录——5月29日,12小时内最长记录是117分钟。也就是说,你的大脑移动区域至少能负荷2小时的运转压力。不过你注射了STC、经历了零计划,现在应该能坚持6个小时。”

     老头又解释了如何找到去游戏世界的路,按他的说法,自己与游戏世界契合率极高,不然小时候也不会被附近的玩家带进游戏世界。

     但是就算契合率高,这找路方法也太不靠谱了吧。

     按老头的要求,苏南换了套病服一样的条纹睡衣,坐在静室里,盘腿打坐,心却根本静不下来。

     今天老头给他的震撼太大了,特别是龙族血脉之事,他一直以为这种万种之一的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这些都确确实实发生了。只要一想到血管里流淌的鲜血和别人不一样,他就忍不住激动和好奇。

     其实,他早应该想到的,胖威的天演、达令的血祭、李鹤羽的大剑都毫无科学逻辑,这根本不是人类的力量。

     他闭上眼睛,感受空气,突然祭出神徽!

     体内猛然涌动一股狂暴的力量,仿佛血液沸腾!他的身体消失在静室里,暴躁的情绪从脚底板升起,一下子窜到天灵盖,几乎要烧着头发。

     曾经在七天会课堂上观看的‘狂战士’图片充斥他的脑袋,他不要变成那样!

     他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冷静,然后怒火像淋了一场雨,唰唰熄灭。他能感觉到刚才爆发的力量有多强,但他不能让自己变成失去理性的野兽。

     他坚定地握紧拳头,危险的力量让他油然而生一股执念,一定要找回宛宛的意识!一定要!

     他平气凝神,强迫自己沉静下来,盘腿而坐,如老僧如定。

     按老头的说法,他需要静心感受,捕捉游戏世界的方向。但他稍稍做了些改变,他一边使用神徽一边入定,增加了难度,但成功率应该能提高,毕竟是在仙人府前。

     静室外的等候厅,老头靠在宽阔的椅背上,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的时钟,等待也很煎熬。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南在静室里不吃不喝已经过了12小时,他实在头晕脑胀,又饿得受不了,推开门,全身挂在门框上。

     老头眼睛一亮,差点跳起来,“成功了?”

     苏南摆摆手,“我找不到路,先给点吃的吧。”

     老头板起面孔,又不好说什么,递上一盒蛋糕,又催促着苏南回到静室。

     “你是特别的龙族血脉者,要足够静心,肯定能找到的。”老头慈祥地鼓励。

     苏南有点漫不经心,他觉得自己挺静心的,静地都睡了一小会儿。

     “我觉得方法有问题,或许可以用手机引导下,这样方便我寻找方向。”

     老头严肃地摆摆手,“不用,我保证,绝对可以靠打坐进入游戏世界,用手机是多此一举。”

     苏南还想再说什么,老头坚定地打断,“我研究玩家已经几十年了,他们在民国时期就已经从出现,你要相信我,我不会错的。”

     苏南耸耸肩,突然在门口的衣物盒里掏出手机,“我试一试,又不吃亏。”

     ‘啪’得关上静室的门,苏南吃完干巴巴的蛋糕,觉得精力慢慢恢复,头晕脑胀的感觉逐渐消失。他握着已经晾干的手机,很好奇老头为什么那么坚定,是因为打坐进入游戏理论上可行,还是有人尝试过?

     他打开手机,突然有一条短信。

     【苏南,我是柳骁骁。我和郝汉、阿三被海水冲上沙滩,已经安全。我们刚和李鹤羽汇合,听他说东南亚一处矿井平台有重要东西出水,关系到什么血脉本源,或许能解释你身上的超能力,要不要一起来?6月10号宁海市等你,看到短信请回复。】

     看完短信,苏南关上短信箱,没有回信。

     他闭上眼睛,进入游戏世界,当务之急是找到宛宛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