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小狐狸get
    小狐狸警惕害怕地缩在边缘,目光在冰壁和苏南之间游离不定,她想爬上冰壁,又害怕苏南抓她。

     忽然,她双腿发颤,牙齿直哆嗦,直接趴在地上,像是身后有洪水猛兽。

     苏南心中一凛,“你一直说没时间了,到底什么没时间了?”

     小狐狸的眼眶泪水打转,哆嗦道:“祖神来了……”

     苏南疑惑不解,祖神又是什么东西?狐狸祖宗?老狐狸?

     “祖神是你的亲戚?”

     小狐狸疯狂地摇头,身体匍匐在地上,浑身发抖,仿佛下一秒就要吓死。

     开阔的冰洞寂静无声,苏南眼睛一眯,他也感觉到了——有东西靠近。

     起初是微不可查的震颤,后来越来越重,越来越响,最后变成咚咚咚的剧烈震动,仿佛置身于搏动的心脏里。

     握着冰镐,苏南目不转睛地盯着冰洞的尽头。突然,一抹血红色跳出来。

     硕大的无头鲨鱼,脖颈断口处的鲜血滴落。更叫人惊讶的是,它正被一个男人扛在肩头。

     男人大约3米高,肌肉健硕,胳膊如两百斤女人的粗腰,五官却是硬朗,一脸络腮胡子充满男人气息。

     他看到苏南时,停下脚步,把无头鲨鱼丢在地上,鲜血浸染雪地。

     “细皮嫩肉的,长泽家族的?”他傲慢地指着苏南的鼻子,身着奇怪黑袍,赤脚,衣角还在滴水,肩膀上满是鲨鱼的血。

     苏南不知长泽家族,但他听出对方的蔑视之一,便诈道:“没见过你,你是谁?”

     “黑金家族的泰山。”他扬起络腮胡,瞄着小狐狸,用命令的口气道,“快把这个亚种人杀了,一身的狐臊味。”

     苏南望了眼狐狸,对方正趴在地上,用身体的每一块肌肉表达谦恭。

     “如果我不干呢?”苏南回道。

     泰山眉毛倒竖,像是尊严受到极大挑战,“没教养的东西,你的长辈没教你礼貌吗?”

     苏南笑着摇摇头,“可笑,礼貌可不是唯命是从,更何况,我认识你吗大兄弟?”

     “长泽的蠢货!没听过黑金的大名吗!我们所到之处,下等家族都得俯首帖耳!”泰山一脚踢开碍眼的鲨鱼,硕大的身躯砸向冰面,它肚皮爆裂,内脏激射在冰面上。

     若是普通人,肯定吓傻了。但苏南好歹也揍过恐龙猛犸象,当然不会被他扬武扬威的攻击所震慑。万一打不过,还能用神徽逃跑。

     苏南面不改色,“如果想让人帮忙,得用请字,这样发脾气太没礼貌了,还下等家族?都什么年代了。”

     泰山没想到反而被嘲讽,现在的后辈太狂妄了,他怒极反笑,“好,我倒从未见过如此胆大妄言的后辈,你敢不敢和我比一比!”

     “好,比什么?”苏南不惹事,但也却不会怕事。

     泰山转动手腕,关节啪啪作响,“当然用拳头说话,输的人杀了那只亚种人。”

     小狐狸闻言,磕头如捣蒜,“不要杀我,我不想死……”

     苏南皱眉,对匍匐在地、浑身赤裸的小女孩冷喝一句,“磕头有什么用,磕头他就会放过你吗?”

     小狐狸涕泪横流,被他的大嗓门吓得缩成一团。

     “祖神对不起,我不想死,我还想活着,对不起……”

     本来看她的模样心中不忍,但听了她软弱的言辞,苏南顿时怒从心起,“你哪来的错?谁都想活着!”

     “我错了,我不该来到这世上,对不起。”小狐狸被吓得掉眼泪,连连磕头,砸在雪地上砰砰作响。

     苏南难以置信,她如何形成这种想法?虽然狐狸变人确实奇怪,但现在早已经不是封建残忍的过去。

     这时泰山露出一抹冷笑,“听到了吧,她们是有罪的,她们偷了祖神的血液,玷污了尊贵的血脉,都是罪有应得,我们有义务清理这群可悲的存在!”

     真是可笑,苏南笑着摇头。这个3米高的男人应该也是龙族血脉者,要知道仅仅帝国就有上百位龙族血脉者,有什么好骄傲的?

     “那我就让你看看,你尊贵的血脉是多么不堪一击!”

     他瞬间激发神徽,眨眼睛消失在原地。

     泰山还未见过能隐身的祖神,登时戒备起来,不过他没有丝毫害怕,对方不过是长泽家族而已,他们的血脉稀薄,能强到哪里去?

     而且隐身也不会真的消失,他能听风辩位,只要这家伙一动,他就能一举擒获!

     所以,他沉心静气,冷静探索,耳尖微微颤动。

     忽然,身后一阵风起,有袭击!他握长成拳,准备反身一击!但他的拳头才刚刚捏住,后背就传来一阵剧痛,苏南的拳头砸在他的背上,骨头似是断了。

     太快了!

     他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转过身直指苏南,怎么会这么快?明明是个下等家族,太猖狂了!

     “你……竟然用偷袭这种下三滥手段,果然是没有教养的下等人!”

     苏南耸耸肩,“各展所长而已,没毛病。倒是你一失利就诋毁人,这就是尊贵血脉干的事?”

     他朝着小狐狸的方向点点头,“还不快跑!”

     小狐狸看看神秘的苏南,又看看恐怖的泰山,终于鼓起勇气,嘭得变成一只白狐狸,撒着蹄子往冰壁上奔,一眨眼消失在视野里。

     苏南捡起的冰镐,希望它的锋锐度能刺穿泰山的皮肤。

     “有我在,你别想追上她。”苏南不停地甩动冰镐,发出咻咻的破空声。

     “长泽蠢货!竟然被亚种人迷惑了!荣耀九族里怎么会出现你这种垃圾!我今天一定要打得你满地找牙!”泰山怒不可及,用力地甩开膀子。

     苏南抢先一步,重新释放神徽。

     在他眼中,世界仿佛身外之物,看得见摸不着,甚至双腿也只是虚踩在雪面上。虽然攻击时需要现身,但只要速度过快,泰山根本防不胜防!

     他一步一步从容向前,没有人能看见他。

     泰山对着空气大喊:“别张狂,你能使用祖力,我也能!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

     顿时他的气势陡然一变,抬起粗糙手掌,掌心向上,突然握掌成爪,像炼金术师一样控制冰元素,无数冰锥从雪地上立起,刺破地面,几乎没有一块空地!

     如果苏南隐身藏在某处,肯定会被刺得血肉模糊!

     但是泰山连续造了两批冰锥,却没有任何血迹出现。

     “怎么回事?怎么会没伤到他?”泰山焦虑不安,疯狂地种冰锥,地面上,墙壁上,天顶上,一切可疑的地方都被他的冰锥占据。

     “你在哪!快出来!快给我出来!”他着急地怒吼,感觉有一双眼睛时刻紧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