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暧昧怎么写啊!
    “你醒了?感觉如何?”苏南惊喜问着。

     躺在苏南腿上的小狐狸呆滞地眨眨眼睛,突然大声尖叫起来,女高音刺破云霄。

     “喂,你干嘛……”苏南惊得目瞪口呆,差点要丢掉小狐狸,却忽然发现自己右手还握着刀,刀尖悬在小狐狸的头顶。

     原来她以为自己要杀她。

     他连忙丢掉释魔牙,一本正经地解释,“你别误会!我这是救你!”

     “真的?”

     “当然了,我杀你干嘛,狐狸肉又不好吃!”

     听到这话,小狐狸哇得一声哭出来。

     苏南连忙哄她,“不是,我不吃狐狸肉,我就是随口一说……”

     小狐狸抽抽提提地说,“你说我不好吃……”

     “我……”苏南一时语塞,对于女孩哭泣他一向头疼,更何况是一只脑回路奇怪的母狐狸。

     大概10分钟,苏南皱着眉头,听着哭声从慷锵有力到断断续续,估摸她苦累了,然后咳嗽两声,说正事。

     “累了吧,默默,让我看看伤口吧。”

     小狐狸在哭的时候,脑袋也没闲着,她已经清楚这位奇怪的祖神救了自己,所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感激道:“谢谢苏大哥。”

     “顺手而已,你给我看看伤口吧,把腿张开。”

     “啊!流氓!”小狐狸尖叫一声,刚擦干的眼泪又流出来。

     苏南心里滚过千万张黑人问号图,你一头全身是毛的狐狸有什么好被流氓的?

     也许苏南表情太过夸张,也许她脑袋开窍了明白自己的肉体毫无魅力,总之她哭了两声,然后低着头羞涩地眨眨眼,“这样检查我害羞,要不……我变成人形检查吧。”

     苏南立刻拔高音量,“别,那样我害羞。”

     小狐狸瞬间变成逼为娼的小姑娘,双眼含着泪水,一脸委屈。

     “算了,人形就人形吧。”苏南叹了口气,好在她的人形状态也就十四五岁,自己还起不了什么旖旎之念。

     他板着脸,一脸严肃地等待小狐狸变身,突然,他一拍脑袋,“我怎么这么笨,你等下,我找找有没有衣服。”

     小狐狸嘟着嘴,“我不穿衣服,热。”

     这样的未成年,怎么把她丢在人类社会啊?一点自我保护的自觉都没有!

     “好好好,我找找薄的。”

     苏南摇摇头,在休息室里翻找,考察站会有专门的防寒服配备,不过有没有短衣短袖就不知道了。

     忽然,一包白色的衣物映入眼帘,是一包崭新的男士内裤背心。

     “还真有!”苏南笑着丢给小狐狸,“默默,把这个穿上吧。”

     说着,苏南就背过身,听着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大约两分钟,身后传来怯怯的问句。

     “苏大哥,是这样穿吗?”

     下意识回头,苏南嘴角一抽,“不是……”

     他真想揍自己一顿,竟然忘记小狐狸从没穿过衣服,应该先教一教,不然也不会出现这种该遮住没遮住,不用遮的全遮了的情况。

     尽量无视小狐狸白嫩的肌肤,一顿挣扎后,终于解决了她的衣服问题,虽然是内裤背心,但是默默娇小,倒是衣服显得宽宽大大的。

     “腿上伤口愈合的不错,不过腹部的有点深,我再给你点血吧。”苏南认真地重新割开手掌,滴在她的腹部。

     “热……”默默脸上飞起红晕,水汪汪的眼睛怯怯望着苏南。

     “热?发烧了吗?”苏南疑惑地观察她的脸色,伸手摸她的额头。

     忽然,伸出的手停在半空,苏南竟然碰不到她!手指仿佛触到一堵无形的墙,不能前进一步。

     “怎么回事?”

     苏南再次伸手,这回却能长驱直入,摸到她微微发热的额头,刚才是错觉吗?

     又试了几次,依然畅通无阻,他也就放下心来,感受额头的温度,“有点微烧,多喝水,应该没大事。”

     可是小狐狸闭着眼睛,难受地皱眉,“好热……”

     微烧的话不是这个状况,苏南皱眉,“除了热还有什么感觉?脑袋晕吗?口渴吗?”

     “热,血好热……”

     苏南心头一跳,猛得看向手边的释魔牙。默默与这把刀呆了有段时间了,不会觉醒了吧?

     那么刚才触墙的感觉,不是错觉?

     看着小狐狸脸色发红,苏南也帮不上忙,只能在一旁守着。

     不知过了多久,程爷爷和站长都交流结束准备启程了,小狐狸还是处于半昏迷的状态。

     “先回帝国再说吧,你在绝对领域里好好休息。”苏南轻叹一声,坐上回帝国的直升机。

     ……

     千里之外,一栋钢铁堡垒之中。

     宽大的毛皮靠椅前坐着一位女人,女人冷冷地转过身来,手中的触笔点点桌面屏幕:“前线传来消息,他们没有去往帝都,在南海就停下了。”

     她的面前,坐着、站着四五位精壮的男人,眉眼间皆透着凌厉的气势。

     一位矮个子猛得站起来,皱眉道:“霜队长,那之前的埋伏不就白布置了?”

     “是啊,为了这次突袭召集了那么多人!最差的都有B级!”

     众人面面相觑一筹莫展,都等待女人的命令,而宽阔长桌前的霜队长却默不作声,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手中的笔尖敲打屏幕的声音。

     忽然,她霍然起身,提起一件披风,推开大门。

     “我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