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把他当哥哥
    苏南呆呆地微张嘴巴,“我……吸收了STC?”

     他记得自己把STC注射进眼药水里,然后放进外套口袋。恐怕是爆炸后眼药水瓶破碎,STC和自己的血液混合在一起,救了自己一命。

     他兴奋地婆娑手指,皮肤光滑白皙,真不像个男人的手。

     “李大哥,有刀吗?”

     李鹤羽猜到他的想法,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

     匕首弹出刀刃,锋利得反光,苏南轻轻在握着匕首在手心里划了一刀,一条鲜红的血道出现。但很快,伤口消失不见,连疤痕都不见了,只留下一点血迹。

     好强的自愈能力!

     妥妥的金手指啊!以后有任何危险,他一定第一个上!实力抗打!

     不仅如此,自愈能力强悍的话还能抗毒,甚至有可能成为不老不死的存在!电影里金刚狼死侍都是自愈能力超强的主角!

     等等,他忽然想起来,STC还是试验品,到底能自愈到哪一步还是未知数。更何况,银盒里还写着——副作用未知。

     他疑虑地擦干血迹,收起匕首,“李大哥,STC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争夺?”

     李鹤羽看他的脸色由转忧,笑着拍拍他的胸膛,“不错啊,没有被兴奋冲昏头脑。”

     他站起来,把铁桶甩干净水,放进车后备箱。

     “说起STC,还得先提提【将神】,将神是玩家组建的最大的组织,绝大多数的玩家都加入其中,彼此之间竞争合作,大大降低了任务失败率。”

     “那你加入了吗?”

     李鹤羽不屑地摇摇头,继续道:“这个组织里有个叫翔的玩家,听说是个研究所的教授,他偷偷开了个关于全能干细胞自我修复研究的课题,本以为只是个捞钱的僵尸课题,没想到,真让他研究出来了。”

     他打开手机,一边翻地图一边感叹,“自愈能力啊,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一旦在将神的玩家里普及开来,绝对是一股不忍小觑的力量。所以一直和将神做对的【七天会】坐不住了,三天两头地派人抢。这不,前几天刚杀了翔,还抢走了实验标本,好像是根一米长的动物骨头。”

     苏南皱眉,“用动物骨头做实验?”

     “不,传闻STC就是从这根骨头上提取的基础原液,仿生学嘛,很多改造人的能力都来自动物。”

     苏南陷入沉思,什么样的大型动物有超强的自愈力?

     李鹤羽敲敲车门,对他一招手,“能动就自己起来,上车。”

     这是辆战旗系列的越野,便宜实用。全身军绿色,车身布满泥点,可见主人不拘小节。

     苏南坐上车,座椅还算舒服。

     “改造人是什么?”

     李鹤羽麻溜地倒车转弯,吹了个口哨,懒得回答,“嘿,你见过暗鸦和明狼吧,以后你就知道了。”

     他既然愿意带自己上车,那么来日方长,苏南虽然心里猫抓地好奇,却也得忍着。

     “诺,你的手机在收纳箱里,昨天找到你的时候,你上半身焦黑,屁股口袋里的手机倒是完好无损,质量真好啊。”李鹤羽幸灾乐祸地贼笑,“不过其他的东西应该都没了,你也别太难过,破而后立嘛。”

     苏南连忙去翻收纳箱,那可是安装游戏的手机啊!本来作为玩家他配置就低,要是连手机都丢了,不用混了,直接自杀吧。

     按开收纳箱盖子,里面放着干干净净的粉色壳手机,还好,手机还在。

     李鹤羽已经驾着车驶上了大马路,将要进入岔道,“苏南,你的目标人物在哪?”

     他的目标是杜炳生,如果按他的猜测,5月30号他会出现在南湖天台。苏南低着头,希望猜测是对的吧,南湖市是帝都最近的一个市,任务结束还能早点回学校。

     “南湖天台。”他报了地名。

     李鹤羽在电台点了首U2的OrdinaryLore,高亢深情的旋律回荡在车里。

     “好,那我们去南湖!”

     他好热心啊。

     苏南心里升起一片感激之情,如果不是他将自己从机场搬出来,医生消防员们看到焦黑铁板下还有一个大活人,不得吓死啊。

     一个素味平生的人救了自己,苏南发自内心地感激,把他当哥哥一样。

     苏南坐在副驾驶上,转头眺望荒野里偶尔飞过的杨树,尽量不去怀疑李鹤羽为什么知道自己见过暗鸦,也不去好奇他怎么知道自己在机场,更不会问你问什么救我这种话。

     多伤感情啊。

     他拿起宛宛的手机,滑动下屏幕,手机里没有任何联系人,好在他能背住重要人的电话。

     他输入姑姑的号码,犹豫一会儿,还是按下呼叫键。毕竟劫后余生,听到亲人的声音才有真实感。

     滴滴滴……

     通话声前的铃声让他有点紧张,他左手搓着大腿,心跳随着嘟声起伏,明明只是被迫加入杀人游戏,却有种杀人在逃的错觉。

     淡定,有点出息,李鹤羽都玩这游戏两三年了,你一个任务没完成紧张什么。他下意识地瞟一眼李鹤羽,对啊,三年了,他到底杀了多少人,他怎么会一直这样云淡风轻地挂着微笑。

     我以后也是这样吗?

     就在苏南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时,电话接通了。

     “喂,谁啊!”

     对面传来姑姑的大嗓门和欢快的麻将声。

     “姑姑是我,小南。”

     “哦……”对面拖长了音,然后说,“小南啊,有事吗?”

     苏南一下子梗住了,卡了两秒支支吾吾道:“也没什么大事……”

     “那没啥事挂了吧。”

     苏南想再听听熟悉的声音,却不知用什么来挽留,他喉头蠕动下,准备说声“好”。

     “碰!八条!对了,我还要说你呢,好不容易端午放假了,你跑那么远干嘛,你学校里企业招聘多,给你表弟补习多好,小北最近成绩下降的厉害,马上就要高考了。小南啊,你是他表哥,也多上点心啊。”

     苏南点头应和,“好。”

     絮絮叨叨的家长里短勾起了他再世为人的庆幸,不禁鼻头一酸。

     “好了,没啥事就挂了吧,我这打麻将呢。”

     苏南微笑着点头,“好,姑姑再见。”

     他刚准备挂掉电话,对面忽然传来桌椅的搬动声,还有陶瓷摔碎的声音。他记得,姑姑家的门口就摆着几件工艺瓷盘子,摔碎的声音一模一样。

     “诶,你们是谁!我报警啦!”姑姑的声音夹着惊慌。

     嘭得一声,像是手机摔落,然后传来姑姑的叫喊声。

     “不要抓我!不要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