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STC注射剂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计程车停在阳咸国际机场。

     苏南仰头望着银灰色的航站楼,迅速走进去,直奔电梯上二楼。现在大概11点,航站楼里人头攒动。

     “怎么有种被盯住的感觉?”

     苏南暗自嘀咕,猛得回头,身后人流如潮。

     “太紧张了吧。”

     他平缓呼吸,自然地走进二楼右边的男厕所。

     这个厕所有八个隔间,八个小便池,分列两边。

     “我把STC藏在阳咸T3航站楼二楼最右男厕所的排气扇上,请你赶快拿出来,不然七天会可能根据我的踪迹查出地址。”

     苏南捂着鼻子,回忆起暴虎的话,STC注射剂被他藏在厕所里。

     真是恶趣味。

     航站楼这么大,藏哪不好?苏南皱眉屏气,机场客流量如此之大,厕所虽然点了檀香,但味道还是很酸爽。

     他瞟了眼角落的天花板,那里安装有排气扇。

     可是此时厕所正是高峰期,人来人往,真不方便光明正大地拆排气扇。好在大部分的犯罪行为电影电视剧里都有完整教程,苏南虽不是犯罪,却也可以借鉴一二。

     比如航站楼里会有放打扫工具的清洁工具间。苏南转悠了两圈,终于找到了,他目不斜视地打开门,自然地拿起拖把和一块写有‘正在清洁’的黄色标识牌。

     左手拿着拖把,右手提着标识牌,他挺直背脊穿行在人群中,心跳在慢慢加速。

     “小伙子,就到点打扫啦?”一位中年人拉上裤链,笑着打招呼,他西装革履,臂弯里夹着公文包——正常旅客。

     苏南无语了,你一个旅客打听着么清楚干嘛!自来熟吗!

     不过他还是含蓄地点点头,“是啊,早中晚各一次。”

     等厕所里的人都出去,他轻轻地关上门,目光直直盯着排气扇。

     真的在哪里吗?

     暴虎不会是忽悠我的吧?

     他呼吸粗重,虽然不知道STC到底是什么?但能让两方追逐,一定有它的价值。

     他眼一闭心一横,既然来了就撸起袖子加油干!

     他轻手轻脚地踩着小便池,一手扶墙,一手去够排气扇口,还好不远。

     排气扇口是咬合的,并不难拆,只需要用力一推一拉,方方正正的排气扇口就卸下来了。

     望着黑洞洞的排气通道,他心中升起一丝雀跃。

     淡定淡定。

     他的心紧绷着,伸出手指在黑暗里摸索,排气扇通道里一层的灰,摸了两圈,除了一手黑灰什么都没有……他的心渐渐沉下去,难道暴虎骗我?他为什么这么做?

     突然,指尖感到冰凉的触感,他心一跳!

     苏南连忙抓住它,方方正正有棱角,应该是个盒子,苏南连忙把它黑暗的管道里拿出来。

     好精致!

     这个长方形金属盒子,保暖杯大小,中央凸出一片树形的浮雕,边角刻有触手花纹。

     这就是暴虎拼命保护的STC?

     他把盒子捧在手上,仔细端详盒子的四面八方,工艺极其精湛!

     盒子正面刻着枝叶繁茂的大树,树形像是果树,盒子边缘吊着触手一样的花纹,联想下应该象征基督教里的蛇与苹果。他把盒子翻了个,看见背面右下角凹进去一排小字,正楷。字太小了,苏南端起盒子凑到眼前,终于看清了那一行字——让禁果腐烂是众生的原罪。

     不明觉厉啊。

     苏南没有在箴语上停留太久,而是直接打开盒子。

     果然,是STC注射剂!

     一支细长注射剂躺在盒子里,大概手指粗细,铅笔长度,里面装满红色液体。

     好端端地装逼用英文简称,苏南也不知道STC到底是什么,难道是生化危机那样的T病毒?

     他伸出两指,捏着注射剂,提起来对着阳光看,红色很浓,不清透,不知道什么玩意。东西拿到了,接下来就是送到帝都那什么民俗文化研究所,当然,他必须先了解下陈青堂。

     万一真入了虎穴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南准备把注射剂放回去,突然发现凹槽里有一行字。原本这行字被注射剂挡住了,之前没有注意到。

     【STC—64:全能干细胞自我修复试剂试验品,副作用未知】

     以他有限的生物知识,他知道干细胞是一种具有自我复制能力的多潜能细胞。名字的原意是像树干一样,长出树枝,开花,结果。

     以前课本有克隆活体老鼠的插图,他记得,克隆老鼠使用的是新型全能干细胞。

     克隆?自我修复?

     盒子里也没有使用说明之类的东西,他不敢乱用。

     砰砰砰!

     砰砰砰!

     门外有人敲门。

     糟了,门忘了锁,可别直接进来啊!

     他手忙脚乱地吧注射剂放回盒子,又把盒子塞进外套口袋。

     对了,排气扇得装回去。

     砰砰砰!

     门外人又不甘心地敲了三下。

     “有人吗?”一个男人在外面喊,“怎么这么久?”

     他狐疑地伸手,准备转动把手。

     手指还没触上,门骤然打开,一个阳光略有小帅的男孩出现在门口。

     男人显然一愣,但很快不在意了,他一边探头一边问,“那个……厕所可以用吗?”

     “进去吧。”苏南言简意赅,微笑着走出厕所,把标识牌匆匆放回原处。

     此时,他背着登山包,两手空空,已经像个普通的游客了。

     如果他没猜错,STC注射剂并不像T病毒一样可怖,而是能够提高人体潜能,只是副作用未知——也许还未有人使用。

     想到这里他兴奋起来,STC绝对不是市面上的商品,这就说明一点——这个世界存在一些隐秘的科技,而这些科技已经发展到何种地步?苏南无法想象。

     他认真地抬起来,眼神清澈明亮,得抓紧时间离开阳咸,赶往帝都!

     突然,机场各个区域的广播响起中英双语的紧急疏散通知。

     “旅客朋友们,由于突发情况,阳咸国际机场临时关闭二小时,所有抵离飞机暂时停航!军队将接管机场,请各位旅客照管好老人和小孩,按照士兵的指示有序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