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觉醒失败?
    桌椅摔倒,杂物翻飞,大风像野兽一样在船舱中穿行,暗红色的窗帘冲出窗外!

     苏南摁不住灰的肩膀,被气流冲到钢板墙上,啪啪摔在地上。

     “噗……”

     他之前被绅士所伤,此时又受到撞击,一口血喷了出来。

     灰愤怒地站在中央,苏南的鲜血也不能抵消她的怒火,她身侧形成可见的气流,像藤蔓一样缠绕。

     “没有人敢伤我分毫!我要送你下十八层地狱!”

     前一秒她还是一朵湖泊上的白莲花,下一秒她就化身残忍狠辣的嗜血魔鬼,眼里充斥着癫狂。

     她前踏一步,船身摇晃,她身旁的气流刮到钢铁墙上,呲呲声刺人耳膜,墙上留下两斧头劈过的裂痕……

     这气流如果刮在人身上……

     苏南打了个冷战,汗毛直立,即使在硕大的巨风中也不断淌汗……这就是A级的力量吗!

     他鼓起勇气,咬牙道:“你不敢杀我!你们需要STC!”

     灰冷笑一声,脸皮扯开,露出八颗尖锐的银牙。

     “没有人可以改变我的选择,接招吧!”

     一股巨大风波袭来,苏南双手被卸,内脏也有破损,此时竟然毫无办法。

     “我只能走这么远吗?”

     不甘心啊。

     真的不甘心啊。

     将死之时,他没有想宛宛,没有想小北,没有想到熟悉的任何人,他只是单纯地不甘心啊。

     不甘心被这个女人像蚂蚁一样踩死。

     “凭什么,我不能强!”

     他咬牙低吼一声,感觉身体火热,似乎血管里流着不是血,而是滚烫的岩浆!他的鼻孔里粗气大喘,喷出白雾,一双漆黑的眼睛在白雾中如尖刀利剑!

     好热……

     好热……

     他浑身仿佛充满力量,好想像一头蛮牛一样低头冲锋,将每一条血管的力量都发泄出去!

     他紧紧盯着灰,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皮肤已经泛出红色的光泽。

     但是灰看到了,她震惊地瞪大眼睛,“你竟然这时候觉醒……”

     “更不能留你了!”她的俏脸上满是狠辣,修长的手臂举起,像大刀一样挥下,带着劈砍一切的力量!

     “去死吧!”

     雪白的墙壁上触目惊心地染上鲜血,暗红的血滴还冒着热气,像是硫酸腐蚀墙壁,发出滋滋声。

     墙壁一旁,苏南的胸口划开一道血痕,从右肩肩头到左边腰上,鲜血像细菌一样迅猛地染红白色T恤。

     他怔怔地站着,下巴狠狠颤抖,他的手臂不知什么时候能动了。他慢慢地抬起头,像个痴呆老人一样往心脏摸去,手慢慢摸着胸膛下方,再往下一拉,突然,一阵热辣从胸口冲进天灵盖。

     他的心脏被切开一半……

     妈卖批啊……

     灰的白裙沾满鲜血,她的眼里也带着一丝恐惧,但她立刻换上决绝的神色,“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再受我一刀!”

     风号浪吼,巨大的气流朝苏南冲去!

     苏南刚才胸膛还火辣无比,此时却像坠入冰窟,铺天盖的冰凉刺入骨髓。

     她这一手刀,是堂堂正正地从上至下,她要把苏南劈成两半!

     这次真的要死了。

     苏南空有反抗之心,身体却不听使唤,他的脑浆像是被水管冲走,大脑一片空白,他双眼一闭,竟然失去了意识。

     北海湖上,这艘游船孤单单地停在岸边,随着湖水微微起伏,一对黄鹂鸟在船头划过,时不时啾鸣两声,平静而美好。

     突然,砰得一声巨响!

     整艘游船像爆炸一样分裂解体,眨眼间湖面上落着无数残肢断骸,一对黄鹂鸟惊恐地扑腾翅膀,被残骸打落进水里。

     公园散步的老人,牵狗的小孩纷纷转头,茂密的树林遮挡住他们的视线,他们没看到,在残骸之中两道黑影冲天而起,远远地落在小竹林里。

     不对,是三道。其中一人抱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孩,他体型修长,麦色的皮肤上泛着浅浅红光。

     “浪哥,他还有救吗?”一位光头摸摸脑袋,急切地问。

     他的对面,一位长发及肩的男人皱眉,“鹤说他吸收了STC,应该能自我恢复,但是他的神徽才觉醒一半,又有这么重的伤……”

     光头摸摸脖子上的佛珠,“命里有时终须有,看这小子的命吧。”

     他们扛着苏南偷偷摸摸上了一辆破旧小奇瑞。

     没人注意到,湖泊断肢残骸之下,一颗脑袋冒出来。他扯了扯领带,用力眨眼把水珠挤出去。他用一只胳膊游到岸边,像是一位独臂的人。但他趴上岸边水泥墩时,他的左臂下竟然搂着一个人——又一个年轻男孩。他把男孩拖上岸边,拾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和男孩一起消失在北海公园。

     ……

     清晨,巷子里一家旅馆里。

     阳光洒在发霉的床单上,洒在床单上一位年轻男孩的脸上。男孩身体的肤色已经恢复正常,只有脸色发白,嘴唇带着淡淡的紫色。

     “他需要输血。”

     柳骁骁坐在床边,她昨天本想教训下把她打晕的苏南,但见到他时,他浑身浴血,胸口有一道50厘米长的伤口。更让她惊奇的是,这伤口却在慢慢愈合,虽然缓慢,但确实是愈合!

     这简直比预言爆炸还要惊心动魄!如果这种技术能在全社会推行,会挽救多少疾病折磨的可怜人?

     “他怎么样了?”李鹤羽推门进来,掀开被子一角,观察苏南的愈合状况,他皱起眉头奇怪道:“怎么回事,比上次愈合得还要慢,这样下去,愈合得速度根本赶不上失血的速度。”

     柳骁骁突然想起来,去台山别墅的时候苏南让自己开车撞他,当时他腿上也流了血。他站起来掀起苏南下半身的被子。

     李鹤羽一愣,总觉得这样不太好……

     但柳骁骁掀完被子,还去扒苏南的裤腿。

     “喂,你干什么!”

     柳骁骁指着他的腿抬起头,“上次的伤口不见了。”

     “他又受过伤?”

     柳骁骁点点头,把去台山别墅之前的事情告诉他。

     李鹤羽皱眉摇摇头,“看来自愈能力也不是万能的,以降低身体机能为代价,效用还越来越弱。”

     他静静地注视苏南,第一次任务就能觉醒神徽,他果然没有看过错人。可惜,觉醒中途被打断了,苏南将来有没有神徽都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