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死定了!
    第二十章

     沙鳄深吸一口气,记住了水枪上的味道。然后立刻奔到前门,去找杜炳生。

     只要保护好杜炳生,将神的阴谋就不会得逞。

     刺鼻的焦糊味在火焰噼啪声中四散传播,威龙底盘下,苏南趴在车轮边,胸膛上下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他刚才看见恶魔!

     刚才他将燃烧的树枝丢上二楼,火焰腾得升起,像病毒一样蔓延迅速蔓延,正当他要欢呼成功时,火焰之中,突然飞出一只长有黑色翅膀的恶魔!

     那是真正的翅膀!

     他亲眼看见翅膀有力地扑腾,卷起一阵火风。当时他都要束手就擒了,那双翅膀却擦到汽油,登时蹿起一片大火。

     得到短暂的喘息之机,苏南立刻进入游戏,他预知了一位壮汉从窗口跳下,然后举起越野车,找到了他的藏身之处。

     还好他有系统,能够预知10分钟的未来简直是强行加命!

     所以他改变了藏匿位置,悄悄转到前门,躲在车轮边缓一缓。此时他已经完全放弃了刺杀杜炳生,他可不敢在恶魔眼前杀人。

     缓和下情绪,苏南决定趁乱逃跑,他从威龙车尾探出头来,别墅前全是慌张的身影。

     “快!把水管接上!”

     “糟了,火越来越大,里面也烧着了!”

     密密麻麻的小弟簇拥杜炳生从大楼里奔出来,他们围成一堵四面密封的肉墙,任何子弹也无法穿透。

     “会长,您快到车里去!”

     “警戒!警戒!”

     咔嚓。

     车门被打开,正是他躲藏的车!

     “会长,您快上车!”

     苏南心砰砰直跳,这是……天赐良机啊。如此近的距离,只要冲上去,把餐刀用力插进他的脖子!任务就能完成了!

     他握着餐刀的手微微发抖,感觉头皮发紧,浑身紧张地冒热气,想冲出去又踌躇犹豫,恶魔和大力士就在附近,冲出去后能全身而退吗?

     车门已经打开,杜炳生弯着腰就要坐进车里,如果他坐进去,刺杀他的几率就会大幅下降。

     苏南一咬牙,玛德!拼了!

     【进入游戏】

     天空中响起刺耳的空隙警报声,他一个滚地,突然冲到杜炳生的身后。

     砰砰砰!

     砰砰砰!

     子弹像箭一样飞起!

     小弟不是白养的,所有枪法好的都精准锁定苏南,仅仅三秒,苏南身上就有四五个窟窿,鲜红的血一丛一丛地涌出。

     中弹的瞬间就像老鼠咬过一样,过了半秒,伤口才又涨又辣,他都闻到烤肉和火药混合的味道。

     不过,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杜炳生的脖颈上插着一把餐刀,刀刃完全没入。

     苏南一手还扳着杜炳生的肩膀,一手握着餐刀,鲜血顺着刀刃涌到刀柄,浸透手心,血是热的。

     “会长!”

     “杜先生!”

     “老大!”

     惊呼声四起,所有人都疯了一样瞪大眼睛。沙鳄就在五米开外,他一瞬间锁定了人群中的苏南,然后飞一般地冲过去,速度快得像是一辆300码的人形赛车!

     沙鳄的拳头越来越近,苏南已经感受到上面的澎湃力量,如果让拳头砸中,他毫不怀疑,会死人的。

     然而,苏南右手用力一扯,刀刃割断动脉,他终于松一口气。

     霸道无比的拳风掠到眼前,苏南微笑着,虽然你很强,但是再见!

     【退出游戏。】

     【呜呜呜呜呜呜……】

     尖锐的空袭警报声不那么刺耳了,回到现实世界,苏南藏在车轮旁。他的脑中叮的一声。

     【恭喜完成任务,1点数已到账。】

     苏南喜上眉梢,完全忘了自己还处在危险中,恨不得立刻拿手机验证。

     “杜先生!快离开那里!”

     沙鳄从不远处出现,他瞬间闻到了袭击者的味道——就在那辆车附近。

     他如狼一般凶残狡诈的双眼在人群中扫视一圈,竟然和苏南对上了。

     被发现了!

     苏南一惊,他见过沙鳄的本事,绝不是他能对付的!他唯一的胜算是找个人质!苏南这样想着,目标瞄准了杜炳生,这恐怕是唯一机会!

     但是,沙鳄好像知道了自己的计划,他大吼一声:“青鸟!保护杜先生!”

     话音刚落,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天而降,青鸟张开双翅一把将杜炳生提起。

     杜炳生一走,沙鳄浑身就像气球一样膨胀,肌肉不要钱一样成堆隆起,衣服尽数碎裂。

     扑!

     他的指甲伸长至五厘米,在月光下闪着银光!这哪里是指甲,简直是最锋利的钢刀!

     他动了!像一匹狂躁的野马直冲向威龙车!

     苏南惊得跳起来,逃命的本能让他一步窜出三米远,随着砰得一声巨响,威龙车像玩具一样在空中转了三圈,狠狠地砸在地上,压倒了一片杨树。

     妈呀,他还是不是人!

     苏南不敢有丝毫拖延,头也没回转头就跑,风声在耳边刮过,每一秒都是与死神搏命。

     “哪里跑!”沙鳄大喊一声,他的双腿急速飞驰,眨眼间缩短了两人的距离。

     眼看着沙鳄快要追上,苏南恨不能长出八条腿来。

     “嗜血的野兽,受死吧!”

     沙鳄大叫着挥爪,银色的钢爪噗嗤地划过苏南的背脊。

     “啊!”

     后背的疼痛瞬间传来,苏南痛得一个趔趄,却一刻不敢停!他妈的!到底谁更像野兽啊!

     跑出去!

     跑出去!

     苏南满脑子想着,大门近在眼前,一步两步三步,他忍者疼痛,狠狠地冲了出去。

     一阵夜风刮面。

     呲!

     门外传来轮胎磨水泥的声音,这声音在夜里格外刺耳,但苏南听到却犹如仙乐。

     他曾经嘱咐柳骁骁,如果他被带进了别墅,希望她悄悄在别墅外待命,以防不测。果然,嘱咐有了用处!

     “快走!”

     苏南猛得跳上车,柳骁骁虽不明前因后果,但她已经看到了沙鳄。

     “我的天,他是个什么东西!”

     “别管了!加速加速!”

     “我已经踩到顶啦!天啊,大地怎么陷下去了。”

     苏南转头望向身后,喉咙里挤出颤抖的声音:“不是大地塌陷,而是……我们被举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