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初入未形 丹青竟惹心惊
    自那吴德伦经了这一遭消遣,不久便心结郁积,折去了许多本钱不说,还气的大病了一场,当真是“县令妙计安天下,赔了瓦罐又折兵”。那四五千瓦罐对吴德伦来说虽说难伤肱骨,但着实是对他这贪虐之症狠狠下了一剂猛药。那两个官差的下场自然也不必说,当然是被吴德伦削去官差之职,扫地出门去了。此事着实让枫叶县的百姓长长舒了一口恶气,从此便又丰富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那日之后,枫叶县街头巷尾的孩童间便传唱起一段童谣:

     夺泥燕口削针头,

     刮金佛面细搜求。,

     鹌鹑嗉里寻豌豆,

     蚊子腹内刮脂油。

     无中觅有仍下手,

     吴老先生气不休。

     有大人听到,不禁问起自家孩童这歌谣是何人所教,孩童只是答道,是一个手持红木杖的青衣老爷爷,也不知姓甚名谁。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待多小吉听罢,仿佛那吴德伦追着官差两前一后的狼狈模样跃然眼前,多小吉跳脚大笑道“哈哈,笑死我了,可惜可惜,都怪我贪睡,不然也不会错过这般有趣的好戏。当真是老天爷开眼,如若师父不到枫叶县来,怎能教训到这个狗官,这下看他还怎么欺负百姓。”张神医笑而不语,静默注视着这个只有八九岁的稚童,小小年纪便如此嫉恶如仇,心中得意之情更甚先前几分,当下暗暗下定决心,定要悉心将这孩童栽培成材,方不辜负这段缘分。

     师徒二人一路轻装简从,又是师新收徒,徒新拜师,经这一段有趣故事后,多小吉心情自然大好,开始与张神医谈笑风生,观花赏景,这一路行来竟也不觉疲乏。到了晌午时便在路旁树冠下寻了处阴凉,粗粗略用些干粮,为了躲正晌午的日头,便在这一丛树荫下多歇了一阵,待热气稍退,师徒二人即又上路,直行至残阳斜照,暮云渐起,约至申时,那古朴沧桑的茂源县城便已映入眼中。

     行至渐近,多小吉放眼望去,虽然这茂源县同枫叶县唇齿之近,但却与枫叶县又略有些同工异曲之妙。

     日暮风息,云空静谧。薄暮夕阳的余晖淡淡铺洒于白墙红瓦之上,偶有出众的几处阁楼飞檐,被这夕阳余晖勾勒出和煦柔和的金色光边。最可人心之处,便是那傍城低语的蜿蜒小河,河水潺潺,波光粼粼,自城边依偎流淌而过,诉说着千百年来县城中的过往旧事。因已近黄昏,人烟渐稀,褪尽了白日的浮华与喧嚣,这茂源县更添得几分黄昏日暮的朦胧与诗意。

     张神医笑道“哈,这便是茂源县了,今日行了一天的路,早已困乏,便不在家中升灶了,趁着天色未晚,你随我去买些饭菜熟食,再来上一壶“杜康醉”的杜康美酒,今日便算齐备了。一路上,多小吉看的真切,但凡过往行人,见着张神医,远处的点头含笑,近处的鞠躬作揖,嘘寒问暖,尽是谦恭有加,张神医也俱一一回礼,可见张神医在茂源县声名显赫,威望甚高。

     一路购菜买酒不提,师徒二人又行了约莫一刻,脚下小路渐渐蜿蜒曲折,两旁也已无人烟民居,浮入眼帘的,却是一片好大的竹林。那竹生的挺拔苍翠,玉干琼枝,碧叶萋萋,繁荫晔晔。渐入竹林之中,顿觉深幽绝尘,空气飘香。清风拂叶而过,便如漫天的玲珑碎玉泠泠作响。此时的多小吉早已停下了脚步,如泛一轻舟浮与竹林掩映的清波碧水之中。张神医见状,倒也似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的故意放缓脚步,等待着后面痴迷的少年。过了半晌,多小吉终于从幽绝竹韵的痴醉中醒了过来,口中尚自赞不绝口,只是这多小吉自幼家贫,闲暇时多混迹市井之中,腹中尚未积累什么锦词佳句,小口中不住的赞道“这竹子,好长,太长了,好绿,太绿了,好直,太直了!”张神医听后忍俊不禁道“娃子,你这赞誉过于白丁,日后师父自会让你读写书,只是今日行了一日老夫腹中早已饥渴,速速回去用饭。日后你便要在此处生活,只怕那时倒会看的厌烦。”多小吉听罢,不禁赧然,轻吐舌头满面堆笑道“不会不会,怕是再看上千遍万遍,也还是这般痴迷。”说罢紧了紧手中饭菜酒食,迈开小腿倒跑了张神医前面了。张神医一脸关切的在后面喊道“慢些,别打碎了师父的杜康!”

     这一日,师徒二人虽一路跋涉,但心中着实都怀着喜悦,又一路观花赏草踏青而来,故不见疲乏。既到目的地,身上疲乏饥饿之感便渐渐漫了上来,略略洗漱,待洗去一路风尘后,便将饭食胡乱一摆,把那杜康往杯中斟满,师徒二人便开始大快朵颐起来,席间更不答话,如同风卷残云直吃了个滚肚腰圆,那一坛子杜康美酒,更是被张神医喝个底朝天,待桌上狼藉一片,二人早已无暇其他,早已是“十分软饱后,一枕黑甜余”。这一夜云淡风轻,屋内鼾声阵阵。屋外竹叶声声,自是一夜无话。

     翌日,直睡到日上三竿,窗外鸟语叮铃,风送竹香,多小吉才从梦中醒来,慵懒的伸个懒腰,小嘴咂摸几下,这一觉直睡得昏天黑地,竟不知张神医又何时出门,草堂中只剩下自己一人。昨夜桌上的杯盘狼藉早被张神医收拾的一干二净,闲来无事,多小吉便独自在草堂内百无聊赖的游荡起来。

     昨日一日痴行,虽沉醉于竹韵清幽中一番,但是身体疲乏,又逢日已黄昏斜阳西坠,早没了好奇之念,今日正是大梦初醒,神清气爽,这才有了欣赏草堂的闲情逸致。

     草堂座落于远离市井喧嚣的竹林幽深僻静之所,环顾四周,是一人多高的黄泥院墙,斑驳陆离,显然有些年头,泥墙之上覆有青竹茅草,如人披蓑衣一般阻挡雨水浇蚀。院内环抱的,正是三间齐整清爽的草堂。当中一间,正是昨夜师徒二人大快朵颐之正房,是起居之所,房门上方挂一牌匾,上书“未形草堂”,字体古朴清逸,飘若游云。因院子内并未建有玄关,故草堂正门不与院门正对,谨谙风水之道。正房右首是药房,屋内墙上紧贴一面巨大药柜,药柜分成数个小药抽屉,分门别类藏有各种中药,屋正中放一张四方竹木桌,桌上有诊脉腕枕,两把竹椅环伺而立,这正是张神医诊脉观病之所。正房左首,却是一个书房,屋内摆放一张长条黄梨木书桌,古朴别致,桌上齐列文房四宝,四壁悬挂数张丹青墨宝,张神医不仅医术高超,还在研究医典之余极好染豪丹青,风雅非常。多小吉又不识得字,对那些纸上的雪划银钩只略略一扫而过,却将目光逡巡游离于那些跃然纸上栩栩如生的水墨丹青之中,忽然,眼神游移之时,忽然定格在当中一副上。其余画作皆是悬挂在墙壁上,若有轻风拂过,尚且微微摇摆,而当中这幅画却是深嵌在墙壁凹处,画前还置有一个青色的小香炉。多小吉不禁细细观摩起这副画来。在枫叶县家中,里屋壁上也常年供奉着一副观音像,像前也放个这般大小的香炉,阿娘日日虔诚膜拜,那观音像丰腴金身,庄严雍容,祥光笼罩,瑞气遮迎。可这供奉的画中竟是一个牛头人身的怪物,手中紧握一条赤色长鞭,在鞭打满地丛生的奇花异草,这怪物满面凶色,铜铃般的巨眼中尽含凶神恶煞之气,牛角惨白,微露寒光,嗜杀之气顿起,直看的多小吉心生寒意,不禁打了个寒战。再看那怪物人身却袒胸露乳衣不蔽体,透着一股隐隐的淫邪之气,最让多小吉感到惊异诡秘的是那怪物裸露的肚腹,只见那肚皮竟似透明一般,腹内五脏六腑,乃至肠道蜿蜒,居然透过肚皮看的一清二楚,这般景象惊的多小吉根本不敢直视,忙将目光移开,不巧恰恰又看向了怪物那巨眼之中,此时那巨眼仿佛须臾之间活了一般,眼中竟有一股黑气腾然而起,瞬间弥漫于巨大眼眶之中,黑气充沛转而在眼眶中旋转沸腾,越转越快,正如一个巨大的玄色无底漩涡,而本应是画作竟似有隆隆风嚎鬼啸之声,似是要将眼前这男娃的三魂七魄吞噬殆尽。多小吉此时早已深感不适,脑中一片混沌,四肢躯体也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不论深陷漩涡中的目光,还是僵硬的四肢,想动却纹丝不动,从未有过的无限惶恐之感从心底迸发,轰然而至,如地狱恶鬼一般缠绕周身,正待多小吉头晕目眩站立不稳即将栽倒的一刻,突然耳边响起一声熟悉的声音,那声音如同三九寒冬中的一碗热汤,听入耳中便温润周身,顿时像一股神力将那几近吞噬殆尽的心神生生拉了回来,尽皆缓缓回流,在颓然倒地之前的一瞬间,多小吉木然的回头一看,模糊的视线中正是那抹熟悉的身影,小嘴轻启,缓缓从口中吐出两个字“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