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 第一人称看别人的生涯,就似看电影
    “那么,开始手术了,只要你不放弃生存,你就不会死…当然手术绝对令你知道,死亡是一种解脱。  ”那个穿着黑袍的人,窃笑着拿起了手术刀,而父王则隔着玻璃窗,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和菲德,那个眼神之中,完全没有担心,只有对更强的兵器的贪欲…

     就在这时侯,一把手术刀在毫无麻醉的情况下,直接就在我的脑袋上划过,无法忍受的痛楚,令我下意识就想反抗和惨叫,可是一种无法理解的力量,狠狠的把我束缚着,可是面对我痛苦的表情,那人就像司空见惯一样,完在没有在意,就像一个大厨在处理食材一样,手脚飞快地下刀…

     完全看不到他在做什么,当然在令人绝望的疼痛下,阿尔也失去思考能力,只能空洞的张开了他的口…无言的恐布,在其他人看起来更是如此,一些支持国王的科学家,也在观看着这场手术“这根本不是手术!这只是在虐杀!国王陛下,快阻止那个小人,不然你的…”

     那个科学家还没说完,国王就一枪打穿了他的头“已经停不下来了…一切一切都停不下来了。”面对国王的暴力压制,所有人都闭嘴了,观看着眼前残酷的表演,而台下的手术,已经把一个人…活生生的把整个头顶…看到这里,有不少人已经开始了恶吐…

     在这时侯,阿尔原本应该失去意识,可是她却很清醒,感受到身上每一处都在抽动,一阵撕裂全身的感觉,在自己的身上漫延…那个黑袍男子,把一瓶药水倒在她的头上,然后就带着愉快的心情,哼着不明的小歌,看着因痛苦而抽搐阿尔,看上去心情很好。

     在这一瞬间,过去的事情就在脑海中闪过…

     看着无数的火焰在天空中闪过,这是父亲为我庆祝成人生日的时侯,可是,他的人却没有来过,由我的出生,以至母后病死,他从来都没有看过一眼,而在这一天,我向他提出的东西,就是参加佣兵队,去执行最危险的任务…他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了。

     由小时侯他就一直是这样,不管生什么事,那怕是我生意外,或者做出什么大事,他都没正眼看过我。

     那怕是在皇城之中,也没有人正眼看过我,因为身为一个公主,最多也就只能用来政治联婚,所以没有人对我抱有期望,要是那天我死在路边,也不会有人悲伤吧。

     现在想起来,不只要去参军,还要参加佣兵队的原因,不就是因为我对生存没有期待,所以才希望快点去死吗?那么,我也回应了那个称为「父亲」的人的期望,我是不是也可以好好休息?生存真的好累啊…不如闭上眼睛,永远休息下去会比较好…

     直到死去的一刻,都不要放弃活着啊!

     不知道为什么,菲德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那怕在必死的局面,也没有放弃的身影,既强大,又可靠,不受一切的东西束缚…如果我坚持活下去,我能成为这么坚强的人吗?

     “啧啧啧,看来这小子完了,白白浪费我的药了…有趣,看着人们最后一丝的希望,我就想掐熄它呢,不过交易是交易,你走运了。”正当那黑袍人打算离开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阿尔无神的双眼,突然出现一丝求生的**,他诡异的笑着,以神奇的手法,缝合了她头上的伤口。

     手术完成之后,有一个人由旁边的门走进来,黑袍人看到之后,难得给了那人一个好表情“嗯,另一边的人死了吗?”

     那个人直接在趴在黑袍人的身上,然后被一脚踢飞了“好痛!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辛苦!那人挣扎都算了,还不停的骂了几小时,那家伙是小强而不是人吧?手术完结之后,他直接就冲过来想打我,当然我一拳让他睡过去了…”

     听到菲德也没有事,不知为什么,我有种安心的感觉,而我也再坚持不下去,失去了意识…

     一个星期之后,我就在一阵噪音之中,带着「重伤未愈」的身体,被人无情地吵醒了,然后我看到的东西,就是菲德那家伙,整个人都被包成粽子一样,却还是走过来,把我的食物吃光,明明他连自己的东西都没吃完…

     “你现在一定在想,为什么我把你的东西吃掉吧?这是欺负新人的传统,因为只有你和我,我就一直吃了双人餐一个星期,就是想要你这表情。  ”他偷偷的用手机拍下了我蛋疼的脸,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偷拍了…

     我也是全身上下包满了绷带,除了脸之外,全身上下也痛得动不了,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精神,果然,这人是小强…“那个…不管怎么样,谢谢你救我一命。”

     他马上换上一副自信的笑容,把腰弯成九十度角站着“虽然我一醒来就被外星人捉住解剖,可是我还是坚强的活着,还不知不觉活着回来,应该顺手救了你一把,你千万不要爱上我啊,小男孩。”听着他的话,看着他做出非常羞耻的动作,我就想把他打飞…

     然后在他的背后,他的饭盘飞了起来,狠狠的敲在他的头上!“谁!到底是谁偷袭我!有种就出来,我要教你做人!”不会吧…我好像觉醒了什么,要不试试这张床动不动得了…

     然后就在菲德被惊呆的眼神下,阿尔和两张床一起飞了起来,菲德马上拖着重伤之躯,跑到了病房的门前,努力地想打开它,可是打上了石膏的手,根本连门把都抓不紧!看着慢慢飘近的飞床,他的心中出现了不详的预感。

     现这么新奇的事,阿尔的心早就雀跃不已,而这心情也完美体现在那两张床之上,那两张床在空中玩着杂技,什么托马斯二重回旋都做出来了,更重要的是,它们的前进方向,就是菲德站着的地方,不管他跑到那,那两张床就追到那…

     “等等,阿尔你冷静一点!别再用这种东西追着我,最多我那份饭也让你吃!快停下来啊白痴!”菲德果断拾起了地上的餐盘,一记回旋飞盘,就把阿尔的身下的两张床,直接就被砍成两半,同时阿尔也清醒过来,看看现在的高度﹙十米﹚,吓得自己手忙脚乱,由半空中掉下来!

     原来我这么强,随手扔个盘子,居然把合金支架都砍开,果然我是传说中的枪神吗?虽然和枪没什么关系…正在他胡思乱想时,阿尔就在他的头上掉下来,他下意识就接着了阿尔,两人四目双投,激﹙基﹚情四射,下一秒就被天上的病床压倒,两人再休息了一个多月才能出院。

     “所以,我们出院的时侯,为什么会出现一大堆军官,两大堆民众,三大堆达官贵人呢?我们好像只是佣兵来着,别说入院出院,死了几多也不会有人在意才对。”菲德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正确来说,是这么多人欢迎他,他不禁受宠若惊,惊得变成了话痨…

     阿尔虽然不知生了什么事,可是这种场面…他比菲德更害怕!一直以来连正视看他的人都没有,突然有这么多人瞪着他,他连腿子都在打抖了。

     菲德有空说那么多话,完全是因为阿尔三秒一小步,五秒一大步,以龟向着颁奖台前进,当然,菲德也看到了,台下在拍手的人,他们的手掌都拍红了,撒花的都快撒光了,保持半弯腰的主持人累得在抖,再不过去的话,气氛就很尴尬了。

     虽然不知生什么事,但先把他抱起来再算,反正大家都是男的,就是有些招摇…“等一下!你在做什么!”菲德完全不和他商量,直接就一手把他捞起来,三米多的菲德,抱起只有一米多点的阿尔,完全不是问题,还组成了一幅美丽的巨人与少女。

     两人就这样走上台,充满气势的走到台上,一手把主持人手上的金十字勋章拿到手上,替自己和阿尔戴起来…主持人虽然不满,可是也只能打碎牙齿吞下去,谁叫国王大人就喜欢这两个佣兵!

     “根据两位伟大战士的功迹,不但全灭敌人空军大队,协助守护阵地,替国王完成秘密任务,取得战争的胜机,因此,特淮佣兵菲德、阿尔,成为本军的上尉!”主持人宣读完毕之后,就有一大群人吹响大号、打鼓什么,上演了一场大合奏。

     接着是向国王效忠,等主持人读了一大堆东西之后,又是仪式剑仪式枪什么,又是跟着主持说上十分钟的誓言,菲德的表情愈来愈不耐烦,总于,去到了最后的阶段,国王致词了“……最后,各位民众!两位英雄将会去到平原战区,在激战地区中为我们带来胜利!”

     菲德别头别向地面,对着呆头呆脑的阿尔愤怒地说“那国王疯了吧,那里的敌人们,可是有战舰支援,我们是要去送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