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 歧視的混蛋…呸
    看著店主招來的客人,我都不禁吐嘈他“說到底,這還是人品的問題,你平常絕對沒少推老婆婆出馬路吧?”面對我鄙視的眼神,店主一副氣急敗壞的皮子,由衣袖之中抽出一個遙控器,狠狠地摔在地上,還要用力地踏下去,在上面跳起迷之舞蹈…看上去挺搞笑的。??

     “這又關我什麼事!我平常把老太太推出馬路時,明明都是綠燈才推,你說得那麼厲害,那你自己去設定條件啊!”當我拾起那個遙控器時,看著上面老虎機﹙角子機﹚一般的設計,明明寫著這樣的條件,還能出現一個想毀滅世界的瘋子,除了人品之外,沒有合理的解釋了。

     不過看著這個老虎機的設計,好像是按下拉一下桿,然后隨機出三個條件,然后就等待合適的人嗎?這麼不科學的東西,真的可以有用嗎?算了,就算不管用,最少也可以證明我的人品比他好,一決勝負!拉下去之后,發出機械齒輪運轉的聲音之后,那幾個條件在急轉動。

     我身為店長大人,像這麼重要的勝負,他居然敢用我的東西來決勝,他實在是圖樣圖森破,太天真太年輕了!像我這麼謹慎的老司機,怎麼有可能不做保險工作?那個遙控器上可是被我改動過,只會出現惡劣的條件,這次是我的勝利了!哈哈哈哈…

     不由來的感受到一陣惡意,看著詭異地笑著的店主,我覺得被算計了…但是老虎機發出愉快的音樂,難不成我中大獎了?以那店主的為人,我才不相信他沒動手腳!果然回頭一看,這音樂就是用來嘲諷我的,這尼馬的條件,如果不是罪犯滔天之人,就是一個變態吧?

     「變態–犯罪者–基佬」這三個條件,絕對不可能有正常人吧?由基本條件上就被否定了吧?看著店主笑得抽筋的樣子,真的很希望他可以就這樣笑死,那麼我不但可以自由,對世界來說也會更好吧…要不找個機會…

     正當我開始思考殺人計劃時,店主好像都看出什麼端倪,馬上停止了笑聲,同時退開了幾步,用有些害怕的語氣說“你別過來!我可是看過上千集柯南,你是沒有辦法謀殺我的!別再想著嘗試了!”切…那麼只好暫時作罷嗎?

     就在差點要發生密室謀殺案時,大門被人打開了,外邊的陽光照進來時,一個和門一樣高大的傢伙﹙三米大門…﹚,帶著銳利兇狠的眼神,瞪了我一眼之后,讓我感到全身上下都像有電流通過一樣,整個人就像被天敵瞪住一樣,全身上下都動不了。

     而我的眼角也看到,那個天不怕地不怕,敢一個人對抗整隊艦隊,背景深不可測的店主,現在居然躲在桌子的背后,就像小孩子一樣抱著頭髮…帽子,不停發抖不敢說話,當然,面對這個彪形大漢,如果動得了的話,我也很想跑啊!

     而現在,是見證最恐佈的時刻了!那個彪形大漢,居然用非常可怕的娘娘腔,以及用著蘭花指,輕輕的摸著我的下巴,說著令我感受到,仿如被扔到北極一般的深寒的話“好可愛的小伙子呢…真想把你吃♂掉呢!唔…哼哼哼哼…”比起之前更大的危險,這是貞操的危機啊!

     “啊哈哈哈…多謝先生你的誇獎,不過我們這裡是雜貨店,不管除了人之外什麼都賣,那你想買點什麼嗎?”回想那三個條件,感覺他再看著我,很有可能會對我出手,所以我為了貞操的安危,身體又回服正常了,分散他的注意力,待他離開之后,馬上把大門關上…

     “如果可以的話,我可是想買下你這樣的可愛小子呢!搶過來也不錯…不過,我今天來是有其他事要干,你們有花嗎?最好是雛菊,不然隨便一種花也可以。”他說的雛菊…不會是黃段子吧?總…總之先去問問那道門,要是沒有的話…就把店主的雛菊作為祭品,反正他都沒節操,那麼沒了貞操也可以接受吧!

     可惜…幸好這道奇怪的門,發出一陣找到處亂翻的聲音,在十多分鍾之后,總算是把三朵雛菊扔出來,我說,這道門之中絕對有什麼吧?那人一直在裡面沒問題嗎?

     總之,把東西交給那位客人,那麼我的貞操危機就過去了吧?那人接下了那幾朵花之后,一副高興又可惜的表情說“沒想到真的會有,原本還想採另類點的花…總之謝謝你們了,居然在這種不毛之地賣花,我這次就放過你吧。”

     在那男人離開了一下大門時,我才看到了外面的環境,乾涸的大地,鮮紅的泥土,以及一個個巨大的彈坑,就像被什麼轟炸過一樣,方圓十里以內,就連一塊石頭也沒有,更別說是生物,不過想想這個人的身份,這也是很合理的藏身地點…

     不管怎麼樣,他一出去就關門吧…可是那個男人,只是自信的轉了身,站在門前蹲下了身,把花裝進一個漂亮的杯子中,用怀念的表情對著墓地合掌“老朋友,我又回來了,沒想到這次來拜祭你,居然會遇上這麼有趣的人們,看來你還是死得太早了,所以我一直都不懂你在想什麼啊…”

     雖然看上去是很感人的場面,可是我心中只有吐嘈的慾望,我們這家店的位置,和人家的墳墓太近了吧?這完全只有一步的距離,這個人不怀疑我們就有鬼了!不過說放過我,那就是說沒我的事了…那麼你可以多走出去一步嗎?我想關上大門…

     他拜祭完之后,就轉身看著我,在腰間抽出一把重型手鎗,非常不友善的指著我的頭“好了小朋友,你們找我這位亡國的大罪人—菲德大人有什麼事嗎?”看著這個自報家名的人,我除了一臉茫然之外,就只可以一臉懵逼…

     當然以菲德大人這種人,人生經驗不用看也知道豐富的人,一眼就看出店員的表情發自內心…“是我問得不好,來這裡肯定是為賞金,我是問,你為什麼知道這個墓地是誰?”然而,店員的大呆臉,比什麼都更令人信服,菲德也只能嘆了一口氣,同時對著店員背后的木桌開鎗。

     “既然這位可愛的小孩子說不出什麼,那麼你這位成熟的大人,可以好好向我解釋一下吧?”沒想到原來那枝鎗不是對準我,而是背后的店主!在這一刻我連心都沉下去了,雖然店主也不是什麼好人,可是這樣也太過份了!

     不過,當店主走出來時,帶著經典反派詭異的笑聲,在手中用兩隻手指,掐碎了一顆子彈的瞬間,連我也不禁覺得他很帥…“喂喂喂,你這人真兇殘,怎麼你一言不發就開鎗,還好我身手敏捷,不然就要出人命了。”店主一出來,菲德的表情反而變得…有些僵硬?

     “雖然只有一瞬間,可是我看得很清楚,我的子彈絕對不是長成那樣子的,更重要的證據是,你的頭在噴血了。”店主呆了一下之后,蹲在桌子之下整理了一下儀容,還用上了小鏡子細心的檢查,最后還順手自拍…別問我為什麼看到,那個彈孔把一切都暴露出來了。

     店主還一副「你在說什麼嗎?」的樣子,令我都開始同情他了,那個叫菲德的人,也不禁輕聲笑了出來“沒想到像你這樣的人,居然還是這麼幽默,那麼聞名天下的大惡徒,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我和你好像沒有交集吧。”

     聞名天下的大惡人?雖然很想問問是什麼回事,可是兩人對視之中的嚴肅氣氛,讓我不敢插嘴打擾他們…就在這緊張的一刻,店主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這是你的客人吧,好好問一下他有什麼需要,還有別忘了售后服務,那我先睡一會了。”說完之后,我還來不及阻上,店主就轉身躲刑店主室,還把門鎖上了…

     你這是把我和一個級罪犯加基佬,關在一個同一個房間中啊!做人怎麼可以這麼絕情“啊啊啊啊,我要詛咒你!詛咒你在廁所中,被一百多個肌肉基佬包圍!!!”啊…一不小心把心裡話說出來了,我不會刺激到這人吧…

     看著菲德一步步踏向前,我只能一步步后退,但只退了一步,我就貼在店長室的門前了,看著菲德走過來,我毫無辦法,只能看著他壁咚我,神啊!為什麼你要捨棄我?要把我放到一個重犯基佬的身邊?

     不過,他露出了一個陽光的笑容,就像鄰家大哥一樣“放心吧,我可是不會吃掉不願意的人,當然,如果你想的話,我們一起墮入基道吧!”他突然臉容一變,就像一個變態的叔叔一樣,捉住我的手流著口水…

     好可怕!這樣子明明就是現在就想把我吃掉,“抱歉,我不喜歡男人,我們這裡可是出售奇跡的商店,如果你想要一個男寵﹙可能﹚也可以…”

     我還沒有說完,他突然非常用力的按著我的肩頭,充滿殺意的氣息,嚇得我整個人都動不了…“你說的是真的嗎?開玩笑的話,后果很嚴重哦?我可是連三歲之八十歲,也可以吃掉的男人哦?”完全不是開玩笑的語氣,我突然很痛恨自己這張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