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 回到搞笑,第一人称半放弃
    送个毫无意义的职位,然后就把我们送上激战区,答应的人绝对是白痴…而我们两个就是这白痴了!要不是在全星球的民众目光下,以及被封为英雄的现场,我早就跑路了,而现在跑路?呵呵,敢拒绝的话,连台都下不了,就被人枪毙了。

     看着阿尔毫无波动的目光,想不到他听到这像送死一般的任务,居然可以这么淡定,要是这次任务之后还活着,可以把他挖角过来,他最少会是一个好狙击手……

     菲德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和阿尔一起走到后台,然后就被十多位持枪士兵包围,带向一处阴暗的地下…,要不是看到他们的军服,以他们的表情,还以为是敌人,佣兵身为战争秃鹰,被讨厌很平常,可是,被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这都是第一次啊…

     经过一条只有昏暗灯光的长廊,地面到处都有渗水,环境也是很肮脏,更是有着污物的臭味,当然,菲德还是看出奇怪之处,比如地上的垃圾中,根本没有会出臭味的、明明这么肮脏,却连半只虫子也没有…看来我们要去很有趣的地方呢~

     走着走着,他们就走到运货电梯之上,看着领路那人乱按电梯之后,大家还是保持沉默,一路上就只有呼吸声…不过,像菲德这样的人,他想干什么就会干,佣兵就是自由(无法无天)!

     “阿尔阿尔,你不觉得无聊吗?我们来玩猜拳吧!谁输了就脱一件衣服,我保证我可以连内裤都脱掉!不想看看我完美的**吗?想就来战一场吧!”听到菲德奇葩的言,原本保持高冷气场的士兵们,都不禁被吓得手滑,差点连枪都掉在地上。

     而阿尔由菲德一开口的时候,就已经打算无视他,可是万万没想到,菲德装傻功力之厚,一不少心就吐嘈了“谁想看你的**!这…这么下流的游戏,谁会跟你一起玩!”同时一记手刀,就砍在他的头上,同时出了骨折的声音,当然,是阿尔的手……

     唉?都是男的有什么好下流?这个疑问出现在大家的心中,所以他们开始注意阿尔的脸,然后在下一瞬间,他们都不禁脱口而出,一句自内心的赞美“真是…太美丽的人了!”然后他们都起立致敬,在下一瞬间全部都掩着自己的裤档,以表达自己的敬意。

     “等一下,你们表达敬意的方式是不是错了,还有起立敬什么礼?你们不是早就站着的吗?”阿尔马上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可是他无力的回答,在这群老司机之中,反而令他们的笑容愈来愈不对,最多就只有一个年轻人,和阿尔一样呆头呆脑。

     然后,那个领头队长就拔出了枪,对着天空开了几枪,用冰冷的语气,对着他们所有人说“任务执行中,都给我闭嘴,两位禁止说话。”这人在短短一瞬间,就把大家热闹的气氛降到冰点,连阿尔和菲德都闭嘴了,其他士兵就更没什么好说。

     他们说完之后,电梯就去到底层,在旁边的墙壁中,突然裂开之后,就出现一个,看上去高科技的电梯,可是就只有菲德一个被惊呆,阿尔看着他丢人,就把他拉了进去,然后,大家在无言的时间中,领头的队长突然坐在地上,拿出了一副啤牌。

     “全队集合,现在开始对时间,各位有十分钟时间战斗,带着我们身为男性的荣耀,以士兵们钻研之极的技能﹙打牌﹚来对决,为了他完美的**!”队长和士兵们集合在一起,看了看战术手表之后,十三个人一起握手,表示同心合力,要把他的衣服脱下来!没错,士兵们有十二个人,而菲德就是多出来的一个,要看的**…当然不是他的肌肉,而是阿尔的娇小**。

     “你们这群家伙!还有队长你不是高冷吗?说好的任务为先呢!我也是…男的,我有的东西你们也有,想看就看自己吧!”阿尔面对这群基佬,不禁想逃跑,可是在电梯这种密闭空间,根本避无可避…

     还好大家是比较绅士的,信守着自己的承诺,以及快完成游戏,只有打牌的胜者,才可以脱下其他人的衣服,一场一件,听着很公平,天真的阿尔就接受比试,然后他现一件事,那就是其他人都只有一个目标,他们联起手来,阿尔根本没有办法…

     “哈哈哈哈,可以控制牌的人,就会得到小裤裤!是你输了!阿尔!”在各方互相让牌,互相交换情报的情况下,他们一次又一次取得胜利,阿尔连一张牌都出不了,就被人无限虐菜,他连眼都

     加上这群金老司机打牌的实力,一对一本来就不会输给阿尔,再加上他们联手的话,根本没有什么好说,不出一分钟,阿尔就现自己的身上,已经输得只剩下内衣裤了,这脱了一半的阿尔,更给引着色狠们的目光,如果多等一个小时,那么他们就会因缺水而死。

     面对着如此绝望的﹙贞操﹚危机,在他们出牌的一瞬间,整个世界就像静止了一样,每个人都以极慢的度慢慢移动着,就在这时,一把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来“你渴望力望吗?那怕会令到他们变成**,伤害到自己的眼睛也不在乎?”

     “我…我不在乎!把力量交给我!”面对绝望的阿尔抬头一看,一个长飘舞,露出温柔的笑容的自己,抱住了自己的头,一阵如软玉一般的触感,令她平静了下来,同时想到了致胜之法!

     菲德看着突然表情一变的阿尔,心中有一阵难以平息的鼓动“运势的流向改变了,未来变得混浊,可是,不论如何!为了那一片美丽的风境线,我们必定要获得胜利!”就在菲德一说完,众位士兵响应的时侯,阿尔的表情平静得可怕。

     当他们注意到的时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因为“这游戏不用运气,只要控制牌的人,就可以获取胜利,不对吗?”所有牌都着她的身边飘浮着,在他们士气高昂的那一瞬间,手上握牌的力道一松,就被全部抢走了…

     “老实说,这不算犯规吗?这样抢走牌,还替我们出牌,叫其他人怎么玩?”队长也不禁吐嘈,可是在这种关系贞操的大事,想不到她有手下留情的可能性!这一局,他们已经输了,可是还有下一局,只要把牌拿到手的话…

     然后,阿尔给他们表演了一场空中洗牌,同时把洗好的牌拍在他们的脸上,然后就飞在半空之中,自己和自己打起牌来,这么绝望的情况下,士兵们也炸锅了,面对他们的反应,阿尔就像坏掉一样疯狂地笑着“只要能胜利的话,手段什么怎么都可以!你们又输了,你们两个,先脱那个好呢?”他完全变成了一个变态的样子,说着精神异常的话。

     就在他们被人脱光光十人之后,队长抽了一口烟,看着前方的菲德大叫着“为了那条美丽的风境线,快点蹲在地上!”菲德二话不说,就以思考者的动作蹲下来,队长踏在他宽厚的背上,用力的向上一跳,在空中的洗牌池中,夺走了一张牌!

     可是,他的行动也引起了阿尔的追击!在半空中的他,内裤直接就在没圣光,没雾气,没马赛克的情况下被撕裂,紧握着卡牌的手,他坚决不放开!电梯的灯光,替他的重要部位,打上了聚光灯,在一瞬污染了所有人的眼睛!

     “为了那道亮丽的风景线!!!”“上吧!!!”在十三个人的纳喊聱中,那一张牌打了出去!待不明烟尘散去之后,菲德轻轻放开了自己的手,那一张牌…是全副牌中,不大又不小的一张牌,所有人都呆眼了…

     菲德突然口吐鲜血,对着天空握紧拳头,一副悔恨的样子“没想到在最后的最后,那条风境线还是看到…但是!正因如此,他才这么美丽,我的生涯全无悔恨!!”说完之后,他就站着变成了白色,燃烧炲尽的身躯,只待敌人的最后一击!

     “唉…为什么会这样!我的牌居然打不出去,而菲德你这家伙…为什么你的牌会这么大!”阿尔突然自爆,连躺在地上****的队长,都「哎?」了一声,就站起来看着他,可是刚刚的一番言,那货真的会「敌羞,吾脱去他衣吗?」

     “当然会啊你们这群白痴!果然天意是选择了我,哈哈哈哈!”他的安禄山之手,就伸向了阿尔,泪眼汪汪的阿尔,令这群基佬连鼻血都流出来了!不过只要能看到,死也无憾!

     “是吗,那么你们去死吧。”这句不是阿尔说的,一大群大臣、科学家、高官什么,就站在电梯的外面看着,更糟的是,国王也在这里,刚刚就是国王说的,他的表情完全越了愤怒,只是在对军纪很差这件事,而感到抓狂而已,阿尔在他的身上,完全没有感到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