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终止审讯
    警局审讯室,戴着手铐的少年看上去年纪不大,高高瘦瘦的,长相白净清秀,眼睛有些呆滞的望着桌面,无论楚穆问什么问题,都一言不发。楚世安皱着眉头隔着玻璃,看着里面那个低着头沉默寡言,浑身上下散发着抗拒气息的少年。她总觉得,这个男孩似曾相似,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又好像无甚印象。

     “你叫什么名字。”楚穆皱着眉头,手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桌子。男孩身子敏感的一震,抬头看了楚穆一眼,又很快的低了下去。就那么一瞬间,楚世安隐约看到他脖子处,好像有一小块红色的胎记,脑海中顿时就冒出了一张她见过的照片,她毫不犹豫的上前敲门。

     楚穆开门,看见是她有些不耐烦的冷着语气:“我正在审问,你有什么事。”“我想,我应该知道这个男生的身份了。”楚世安眸子一敛,眼中一道亮光闪过。楚穆挑眉诧异而带着几分怀疑的看着她:“你知道他是谁。”“其实你也应该见过他,的照片。”楚世安声音顿了一下,撇了皱着眉头回想的楚穆一眼,接着说道:“他就是五年前那个被红鼻子绑架,但是没有被杀害,然后失踪一直找不到的那个孩子。”

     “你说他是益铭集团总经理连之顺的私生子连昶旭,不可能,我见过郑昶旭的照片,虽然是小时候,但是跟现在也相差太大了吧。”楚穆眼睛慢慢瞪大,转头看着屋子里,那个清秀高瘦的少年。他见过郑昶旭的照片,前几天那照片还被贴在办公室的黑板上。他如何也想不到,那个矮矮胖胖,皮肤黝黑眼睛小小的男孩,长大了会变成这个模样。楚世安点点头,指着那男孩的脖子:“他脖子那里,有一块很小的红色胎记,形状跟五年前的照片上一样,只是淡了很多,不容易发现。”

     听了楚世安的提醒,楚穆走进审讯室,走到男孩身边,伸手拉开他的衣领,的确看到了一个椭圆形很淡的胎记。楚穆看着男孩,抱着手臂轻声喊了句:“昶旭。”男孩身子似乎微微一动,转而又平静了下去,呆呆的看着手上的手铐。楚穆眸子一敛,转身再次走出审讯室。

     “小艾,过来一下。”楚穆叫来一个年轻的女警员,要她去联系连之顺,通知他过来认人。那坐在审讯室的男孩跟他无论怎么沟通,他都不肯开口。楚穆和楚世安站在审讯室外,隔着玻璃一直观察着他。

     “怎么了,那个孩子还不肯说嘛。”安十谨撑着腰,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楚世安回头,快步走到她身边,扶着她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嗯,你醒了,我再帮你擦点药酒。”安十谨随着楚世安回到警局后,在休息室里休息了一会,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到现在才醒来。

     浓烈的药酒味涌入鼻腔,楚穆回头一看。楚世安微低着头,托着安十谨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将一些药酒倒在掌心,然后双手摩擦,轻轻的按摩着安十谨的脚踝。安十谨撑着下巴,眼睛亮晶晶泛着温柔的光看着楚世安,唇角勾起一抹深深的笑意,一脸享受的模样。楚穆眉头一皱,冷冷的哼了一声:“要按去休息室按,别在这。”

     楚世安抬头看了楚穆一眼,收回手轻轻咳了一声,低声道:“好了,晚上再擦,我去洗手。”说完便站起身,往外走,安十谨不善的抬眼瞥着楚穆,这人简直就是个大功率还会闪人眼睛的大灯泡。安十谨踉跄着站了起来,走到楚穆身边,透着玻璃也一起看着那个一动不动呆滞的男孩。“他一直没开过口吗。”安十谨轻声问了句,眉头紧紧的皱着,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观察着他的动作,他似乎一直用拇指在手铐上轻轻的摩擦,没有间断过。楚穆偏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等楚世安洗完手回来时,安十谨已经进了审讯室,而孔奕被她赶了出来,安十谨和连昶旭面对面坐着,楚世安疑惑的挑眉。“她说让她去试试。”孔奕回头看着她。“嗯。”楚世安点点头,站在孔奕身边,三个人都这么一直盯着审讯室内的两人。

     “手疼吗。”安十谨撑着桌子勉强的走到男孩身边,伸手将他一直摩擦着手铐的手指拿开。只见那男孩食指上有一个水泡,已经破了,有点点血迹流了出来。安十谨轻轻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海绵宝宝创口贴,轻轻的抓着他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替他贴上创口贴。

     男孩没有拒绝,也没有躲开,只是呆呆的看着手指上那个咧嘴耍宝的创口贴。安十谨起身时,轻轻碰了碰手铐,果然烫的她立即收手。安十谨做回位置,看着那男孩轻轻问了句:“他对你很好,对吗。”男孩终于有了一些反映,呆滞的眼睛慢慢抬起,看了安十谨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抹单纯的笑意。“我跟你一样,也是本来不该出生的私生女。”安十谨微微抬着下巴,看着他,不等他反映,继续说话:“我十二岁那年,有一次往我父亲的水杯里放了几颗安眠药,我也不知道我当时究竟想要做什么,可能是想杀了他。但是没成功,被他发现了,之后被他关在房间了两个星期,最后被送到了国外。”

     男孩身子轻轻一颤,抬头一直看着安十谨。“你比我幸运,你碰到了他。他一定对你很好,所以一旦有危险,就通知你离开,对吗。”安十谨眸子微微一敛,轻声问道。“嗯,他是我的父亲。他对我很好,每天给我做饭,给我讲故事,他是一个好人。”男孩点点头,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玻璃窗后,楚穆偏头看了孔奕一眼:“跟我们猜测的一样,模仿者不止一个,他有同伙接应。”“你被坏人从家里带走的时候,是他救了你吗。”安十谨接着问道。男孩眼中露出了几分惊恐,他无助的在椅子上动了动:“坏人,坏人把我绑起来,爸爸在我身边,他给了我一颗糖。”安十谨身子微微前倾,轻柔的看着男孩:“你爸爸也是被怪人抓的吗,还是他跟坏人是朋友。”“我爸爸不是坏人,我爸爸也是被坏人抓住的。他,他不是坏人的朋友。”男孩听了安十谨的话,突然激动了起来,拍着桌子喊道。

     “被抓走了,红鼻子从来只抓孩子,为什么会抓一个大人。”孔奕疑惑的摸着自己的下巴。“我们警方从来没有接到报案,有成年人被红鼻子抓走,那么他说的那个被红鼻子一起抓来的人究竟是谁。”楚穆眼睛一暗,也有些疑惑。“小旭,你的爸爸是做什么工作的。”安十谨继续追问。“我不叫小旭,我叫小晋。我爸爸说了,不可以告诉别人他是做什么的,我不会告诉你的。”男孩眼睛一闭,不肯说话了。

     “小晋,可是你爸爸有危险呢,我们知道有个人想要伤害你的爸爸。我们需要去帮他,不然就有坏人欺负你爸爸。”安十谨声音轻柔,就像是哄一个孩子一样。男孩激动了起来,挣扎着站了起来,椅子啪的摔在地上:“有坏人要欺负爸爸,我不可以让人欺负爸爸。”“是啊,所以你告诉我,你爸爸在哪里,我们要去救他。”安十谨站起身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抚着他。

     男孩有些呆滞的低下了头:“爸爸,他在...”正当他要开口说时,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拿着公文包戴着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气势嚣张:“停止审讯,我是连先生请来的律师,我要求你们立即停止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