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死亡天使
    楚世安和安十谨刚刚领完药,就见孔奕正皱着眉头满头大汗的走了过来。楚世安迎上去轻声问道:“怎么样了。”孔奕见到楚世安眼睛一亮,但余光瞥见站在一旁端着一杯咖啡的安十谨,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现在还在审,医院的在职医生有四十多个,一个个的审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楚世安点了点头:“法医的验尸报告出来了吗。”开着空调,气温微低的大厅里,孔奕还是出了满身的汗,他伸手扇着风,眼睛直直的盯着楚世安的脸:“你们一报警我们就派法医去验尸,的确不是自然死亡,你们猜的没错,死者的确是被注射了肾上腺素引发的猝死。”

     楚世安抬头看孔奕那一副闷热的样子,将手中一瓶没有开盖的水递给孔奕:“喝点水吧。”“谢谢。”孔奕耸了耸肩头,憨厚一笑接过楚世安递来的水,笑着道:“这几天,天气可真够热的。”楚世安眉头轻轻一扬:“是你怕热而已,在警校的时候也是这样,开着空调也能出一身汗。”“哈哈,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天生自带空调,无论多热的天,身上都冰冷冷,倒是跟你的性子一样。”孔奕哈哈一笑,仰头喝了一大口水,然后笑着看着楚世安。

     站在楚世安身后靠着墙壁的安十谨听着两人的对话,眸子中一道光闪过,轻轻咳了一声,引起两人的注意,然后妖娆的撩了撩发,慵懒的伸手挽住楚世安的手臂,似笑非笑的望着孔奕:“孔警官,既然这么忙,那你还是去帮你的同事吧,我们兵分两路,我跟安去查另外一些线索。”

     孔奕一愣,眼睛落在安十谨挽着楚世安的手臂上:“呃,对。我...我去会议室继续跟那群医生打交道,小楚,你跟安小姐去查其他的线索吧,有什么情况记得保持联系。”楚世安点点头,偏头淡淡的瞥了那笑的一脸妩媚靠在自己身边的安十谨:“嗯,学长你去忙吧。”

     望着孔奕又匆匆离开的身影,安十谨轻轻哼了一声,松开了挽着楚世安的手,下巴轻轻一昂:“看来你跟孔警官关系不错啊,他连你身上凉凉的都知道。”那带着笑意的语气中,满满都是醋意。楚世安唇角轻轻上扬,泰然自若的双手插兜,慢悠悠的往前走:“走吧,我们去档案室逛一逛。”见楚世安丝毫不理会她的问话,安十谨脸色一滞,咬牙跺了跺脚跟上了楚世安的脚步。

     布满灰尘的档案室里,楚世安和安十谨正一脸严肃的翻查着一些挑选出来的资料。安十谨坐在桌边,将一本厚厚的资料最后一页翻完,然后抬眼看着对面同样正不停翻资料的楚世安,然后低头深吸一口气将资料合上,开口道:“医院再过去的两年里,一共有75名重症患者因为心脏问题死亡。”楚世安头也不抬的微微点了点头:“其中有一些是正常死亡,病弱的人的确容易死于心力衰竭。”

     “其实或许是有人激情杀人,或者一些小冲撞,或是其他的原因。为什么你那么执着的认为凶手杀害的人不止唐先生,要来档案室查其他病人的资料呢。”安十谨有些疑惑的看着楚世安,神色认真的等着她的回答。

     楚世安将手中翻完的资料丢到一边,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根据我们的推断,杀害唐老先生的凶手精通一定程度的医术,一个自称为医生经常在无人的时候去探望唐老先生的人,一个把成人分量食物切成适合儿童大小的人。”安十谨接过话,有些疑惑的问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精心的照顾唐老先生,却又残忍的杀害他。”

     楚世安微微眯了眯眼,深邃的眸子在有些昏暗的小房子里清亮闪烁:“这暴露了凶手的一个特殊习惯,他满足唐老先生的需求,帮他准备食物,陪他聊天聊病情,安慰他。不是出于怜悯,而是由于渴求他的依赖。这种习惯,反过来,反映出一个特殊的杀手。他专门挑选病弱的受害者下手。他认为那些受害者注定会死,他会被只剩下几个月生命的人所吸引,他的狩猎场是医院,为什么,因为那里能无限量的供应时日不多的受害者。”

     安十谨闻言,眉头轻轻一皱:“如果你的推断是正确的话,那么那个把医院当成狩猎场的凶手,死在他手上的人就不止一个。或者换一句话说,唐老先生是他众多猎物中的一个,或许还有其他的受害者。”“没错,所以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楚世安轻轻一笑,清秀精致的脸在有些昏暗的小房子瞬间散发出了一种迷人而自信的光彩,她目光清亮而灼热的望着安十谨:“我们必须把这个凶手尽快揪出来。”安十谨眸子一柔,她望着楚世安的神情痴迷而欣赏,陷入了思考和自己推断中的楚世安身上有一种格外吸引人的光芒,就是这种光芒让安十谨对眼前这个人欲罢不能。

     档案室里,楚世安和安十谨翻查了所有的院内死亡者的医疗记录,和使用肾上腺素的全部记录。将一些有用的资料摆在收拾干净的桌面上,开始一个一个慢慢排查。楚世安将一张写满了病人名字和资料的纸摆在面前:“75名受害者中,其中有一个或许有一些,是像唐老先生一样,被同一个人杀害。但是没有具体受害者名单,我无法推断他的模式,没有模式,我就没法列出嫌疑人的名单。”

     安十谨起身坐到楚世安身边,望着那张纸开口道:“那我们就先别管潜在的受害者,我们来从作案凶器入手吧。肾上腺素很难搞到,就算凶手因为过敏搞到药源,他也只能拿到很少的剂量。”楚世安接过话头,眉头轻蹙:“他是从医院药房里偷的,我已经查过记录了,药房的报告说,医院丢过两次肾上腺素,两次都不在这些人死亡的期间。”安十谨点了点头,手摸着下巴,眼睛突然一亮:“那救护车呢,救护车里有备用的肾上腺素,而且通常都是不上锁的,或许我们应该查一查救护车的工作记录。”

     “根据工作记录上的记载,救护车的确丢过肾上腺素,时间是,去年二月十七日.三月五日.三月十九日....”安十谨捧着一本资料,一边报着日期,楚世安拿过那张写满病人名字和死亡时间的纸上对应着安十谨报出的日期,一个个圈上红圈。

     约莫过去几分钟之后,安十谨终于查完了丢失肾上腺素的时间线,而楚世安也停了手上的动作,她眉头皱着望着手上的纸:“你报的每个日期,都能对应上这七十多名死者其中一些人的死亡日期。”安十谨呼吸一窒,她合上手中的资料:“如果你是对的,那么那个凶手杀死的人,加上唐老先生,一共有8个人了。”

     两人沉默了良久,安十谨望着楚世安紧皱着眉头抿着唇的侧脸,轻声道:“肾上腺素跟其它类型的麻醉剂不一样,没有人会想要去倒卖,所以丢失了这么多剂量,也没有人去注意。”“找到了受害者,也就是找到了模式,现在,我们要开始找嫌疑人。”楚世安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指头扣在桌上轻轻一敲,然后回头眸子清亮幽深的望着安十谨:“准备好了吗,我们一起,把这个凶手揪出来。”安十谨轻轻一笑,眉头一扬:“嗯哼,工作时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