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朕回来了
    从餐厅里走出来时,楚世安下意识的捏了捏口袋里已经瘪了的钱包,然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就这么一顿饭就足抵她一个月的饭钱,这么算来,她绝对是养不起身后那酒足饭饱肚子都撑大了的女人。走在她后头的安十谨手搭在微微隆起的小肚子上,暗自皱了皱眉头,脸上却还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她望着楚世安的背影,语气轻快的开了口:“怎么,你这是在心疼你的钱吗。”

     “是阿,以前倒是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能吃,看来,我是养不起你的。”楚世安回头,目光淡淡的看着安十谨,却见安十谨手正按着自己的胃眉头轻轻皱着,似乎有些不舒服的模样。安十谨低头咬了咬唇翻了个白眼,她似乎真的吃撑了,胃涨的有些不舒服:“哼,谁说要让你养了,我才不稀罕呢。”“你…”楚世安停了脚步,看着那捂着肚子,一脸便秘表情的人,哭笑不得的问道:“你不会真的吃撑了吧。”

     安十谨望着楚世安又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能被撑到吗。原本想要好好报复报复楚世安,知道这个人没什么在意的事情,只是似乎有些小抠门,所以就故意在餐厅点了一大桌子的菜,狠狠的宰她一顿,让她心疼心疼。谁知道两人还没吃到一半,就已经饱了。而楚世安则是一脸遗憾不快的望着那些菜,不停的小声叹气,说许多贫困的地方,孩子连饭都吃不起学都上不了,而她们却还这么铺张浪费。

     心下知道自己这么浪费的确不妥的安十谨,也顾不得报复的事情了,只能惭愧的多吃一些,谁知道这么一吃,就给吃撑了。胃里涨的满满的,很是难受。安十谨捂着自己的肚子,后悔的咬着牙,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给撞坏了,居然有这么幼稚的举动,最后还是自己受罪。

     看着安十谨那一副难受的样子,楚世安轻轻叹了口气,上前扶住了那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的人:“好了,等会去医院给你拿一点消食的药片,然后多走动走动,过一会就好了。”安十谨哼了一声,一脸不爽的白了楚世安一眼:“哼,你关心我做什么,你不是只心疼你的钱吗。”“好了,还耍起小孩子脾气来了。”楚世安尖瘦的下巴一昂,带着几分深意的眸子望着安十谨,搭在她腰间的手探到了她的小腹上,修长的指尖轻轻的揉动起来。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安十谨的脸蹭的就红了起来,她身子僵着不动低着头有几分羞恼:“楚世安,青天白日大庭广众的,你要干嘛。”话音落了,她轻轻扭了扭腰肢想要躲开楚世安的手。楚世安从她身后抱住她,一手搂住她的腰,锢住她不许她乱动,一手覆在她腹间轻轻的揉动,温热的呼吸喷在安十谨红了的脖颈上,楚世安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在耳边低低响起:“别动,以前我积食的时候,我妈妈就是这样帮我揉,过一会就会好很多。”

     安十谨僵硬着身子,咬着唇眸子里一片羞涩慌乱,搭在腹上动作的手温柔又带着几分力道,指尖按过的地方一片酥麻抖颤,不过似乎的确很有效果,原本那胀痛的感觉减弱了。安十谨带着几分惊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有几分泛红,不时的抬眼看着四周那些经过的人群。来去匆匆的人似乎并没有在意路边角落里两人紧紧靠在一起的人,或谈笑或低头着就这么经过了两人,原本提着的心终于缓缓落了地,安十谨轻轻吐了一口气。

     怀里的人身子半僵硬着,总是警惕小心的望着四周,楚世安心中暗暗偷笑,现在这人简直就跟之前那个在咖啡屋里公然调戏挑逗她的人判若两人,楚世安算是明白了,这人就是个纸糊的老虎,只有自己掌握主动权的时候才敢张牙舞爪,一旦别人掌握了主动,就会缩回去像是受惊的小兔子。

     安下心的人好容易舒服了一点,连忙拍开了楚世安的手,拉了拉有些褶皱的衣服,昂着头白了楚世安一眼,掩饰般的将脖颈边的一缕发丝勾到耳后,轻咳一声语气正常的道:“好了,我们回医院吧,孔奕现在应该在等你。”楚世安点点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十谨还带着几分红晕的脸,唇角上扬,双手插兜往前走了两步:“走吧,也该办正事了。”

     安十谨抬眼看了那一脸淡然的人,伸手搭在自己的小腹上,那上头似乎还残留着淡淡的体温。楚世安简直就是一个闷骚狂,不仅闷骚还变脸极快,之前明明一副高贵冷艳不可侵犯的模样,转眼就在大街上动手动脚的勾引她,简直可恶。

     安十谨也不知是生气还是娇嗔的瞪着楚世安的背影,只是眼角的余光瞥见了街角的一个人影,心猛的一跳,脚步骤停。安十谨的脸色瞬间就苍白了起来,她身子僵硬的扭头看向街角,只是下一秒脸色又变了,刚刚她明明有看到那个人,怎么突然间又消失了,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安十谨抬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再抬眼看去,刚刚望见的地方仍然是空无一人。难道真的是眼花,对啊,一定是眼花了,安十谨低着头脸色苍白眸子满满的黯淡下去。

     走了一段距离的楚世安听不到安十谨的脚步声,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僵在那里一动不动低着头不知再想些什么的人,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没事,我没事,走吧。”安十谨面无表情的抬头,轻轻咬了咬唇,有些僵硬的扯着唇角笑了笑,然后抬步跟上了楚世安。楚世安淡淡的瞥了身旁那一直低着头,蹙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安十谨。警觉的嗅到了一丝不安和慌乱的气息,只是她淡然的收回了目光,她不会多嘴去问安十谨什么话,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她只希望安十谨能自己告诉她。

     等楚世安两人赶到医院时,警察已经先一步到了,孔奕只带了几个穿着便服的同事与医院的领导交涉。医院是不能停止运营的,尽管发生了命案,也只能低调调查不能太过张扬,怕惊扰了病人。

     医院的院长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听说快要到退休的年纪了,原本在外面开会办事,因为医院的事情一通电话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听说自己的医院里可能有医生谋杀病人,这个年纪大一副温吞模样的老院长险些晕了过去,吩咐了其他的院领导要配合警察查案之后,这个老院长就被推进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