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好马不吃回头草
    “跟我有什么关系。”苏阳挖了挖鼻孔,故意装作很是莫名其妙的说。

     “她托我问你一件事情。”王聘婷插着腰,瑰丽的大眼睛很是刁蛮的凝视他。

     “呃!”苏阳一愣,虽然是指腹为婚,但她们只是小时候见过一次,以后十几年的岁月里,苏阳再没和她碰过面,更谈不上什么情意。所有关于她的一切都是听说来的。

     再说,苏阳当年做的那么绝,就算有情意也变成仇恨了。

     苏阳眨了眨眼睛:“难道她想落井下石是吗?”

     “苏阳你别老是一副苦大仇深的嘴脸,告诉你紫凝不是那种女孩,她非常端庄,知书达理,而且也没有怪你。至于今天的事情,她是让我问你,你是不是要离婚了?”王聘婷瞪起眼睛,凶巴巴的说。

     这事儿很快就会满城皆知,苏阳也没必要瞒着,再说他本来就是燕京最大的笑话嘛。难道还怕再多一条。

     “已经离了怎么啦,跟她有一毛钱关系吗?这女人脑袋让驴踢了吧?哪头驴踢的,要不要我去帮她复仇?”

     “苏阳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满口脏话,尖酸刻薄,以前你可不是这样。亏人家紫凝还这样惦记你,一心想要继续履行当年的婚约,你可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这样吧,这些话我替你瞒着,你回去和她完婚,这样你以后就可以回到上流社会了。”

     “我呸,你看本座像是那种摇尾乞怜可以吃回头草的垃圾嘛。聘婷你回去告诉苏紫凝,好马还不吃回头草。我苏阳堂堂七尺男人,用不着别人可怜,早晚我会凭着自己的力量再次崛起。这门婚事我,不,同意——”

     “苏阳你要再次伤害紫凝嘛,你现在已经一无所有,还留着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做什么?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其实我真是为了你好——紫凝可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王聘婷的语气软下来了。

     “没什么好考虑的,你就把我的话对她说就行了,再见。”苏阳心想,我现在回去跟人家结婚,我哪有那么厚的脸皮,再说谁知道这是不是小妮子给我设下的陷阱,以苏紫凝的地位相貌没必要这样啊?

     “喂,你等一等。”

     “还有什么事儿?”苏阳扭头。

     “你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凌厉起来了,怎么看都不像是以前那个儒弱儒雅的苏阳表哥呢,我不会是认错人了吧?”王聘婷吧唧吧唧嘴,手搭凉棚上下打量了苏阳一会儿,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连连摇头:“嗯,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你,你还不走,不会真的是想要债吧。”提起这事苏阳顿时有些气馁了,不管怎么说,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毁灭天君也不能例外。

     可是王聘婷却撇了撇嘴说:“你呀,你想多了,我王聘婷也是出来混的,哪能那么不讲义气。我是想再给你点,放心,这不是苏紫凝的钱,我也不多给你,就二百,你拿着吧,回头还我就行,给你算利息行了吧,男子汉大丈夫。”

     苏阳觉得这个王聘婷对他还真是有些情意,所以就伸手接过来钱:“干嘛对我这么好,又不一定能有回报。”

     “那个——苏阳,其实我一直都不相信你的身世有问题,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我从来都还认定你是我的表哥,那表妹对表哥好不也是应该的嘛,这不足为奇。所以你要是给我面子,你就收下。”

     “我的亲姐姐也没对我这么好。”苏老爷还有个前妻,留下一个女儿,名叫苏琳,算是苏阳的亲姐姐吧。

     但她从小就没给过苏阳好脸,总是把他视为异类或入侵者什么的,现在更加索性跟他断了联系。偶尔见了面也是翻起白眼装作看不见。

     回想起来,前生的苏阳还真是名副其实混到孤家寡人的地步了。

     “好吧,你这份情意我记住了,另外——苟富贵无相忘!”苏阳爱恨分明,真情流露,很感动的说了一句。

     “嗯嗯嗯好的,我记住你这句话了,等你以后发达了,可千万别忘了我知道嘛。还有你学校的事儿,我会想办法的。”

     “不必,他们会请我回去的。”苏阳淡然一笑,拿着两百块钱走了。

     但过了一会儿,苏阳又突兀的跑回来:“那个你对我真的不错,本座又是个有良心的人,过一两个月等我发了财,送你一辆5000万的跑车吧。还有,那个就是你还想要点啥尽管说出来。”

     “哈哈。”王聘婷感觉有几只乌鸦呱呱的叫着从头顶飞过,忽然捂着肚子大笑起来,抽风一样的指着他:“哈哈,这就对了,继续保持乐观,我走了。”

     “呃!”苏阳感觉一股冷风从身边吹过。两片嫩绿的树叶被聘婷姐洪亮的笑声震落,在他头顶上飘来飘去,落在地上。看着王聘婷捂着嘴巴奔跑的背影心想,我有那么好笑嘛,说的完全都是实话嘛,难道我堂堂毁灭天君不能发财?

     两百块钱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啊。

     苏阳现在基本上就是凡人的身体,吃喝什么的全都要钱,两百块钱估计最多也就消耗两三天吧。苏阳需要钱,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用途,那就是炼制修炼用的法器,比如将来以后要用到的飞剑、玉石什么的。在地球这个灵气稀薄,有效能源稀缺的地方,要提炼一把最低级的飞剑,需要的黄铜钢铁只怕都要用吨来计算,有价值的玉石就更别说了,所以没有个几千万上亿的干脆别修了。

     说白了在地球上修炼,就是个烧钱的活儿。

     必须想办法赚钱才行。

     在墓园想了好长时间,苏阳决定做他的老本行——炼药。

     这两百块钱就当做开张的本钱吧。

     不过有很多药材,还是要动手去釆,一来他根本买不起,二来买的起也未必买的到,所以他必须去山里转转,好在燕京周围龙盘虎踞,也有几座大山,虽然不够雄伟,毕竟也有原始森林的存在,不然他连车费都不够。

     用功一夜,苏阳自以为功力大增,距离破碎虚空更进了一步,因此心情挺好。第二天天亮就启程去山区。他坐了一辆大巴,那速度那感觉就跟蜗牛爬的一样,跟自己以前翱翔在九天之上白云之间的速度,简直相差十亿八千里。

     就这还花了他五十块,搞的贫民苏一阵肉疼,四分之一财产就这样蒸发了,这还没算回来的车费。

     感慨了一会儿,苏阳又陷入了沉思,虽然目下功力大进,但他也知道,真想炼成种魔大法达到破碎虚空成就武圣之体的境界,必须还要冲破最后一道关口,那就是——情关。

     修真世界以武入道的人比比皆是,但第一步往往最难,真正能破碎虚空的很少,原因就是情关难过,好多惊才绝艳的世俗大能,修炼到破碎虚空的最后关头,往往情关难过,被自身冒出的魔火焚身而死。

     但苏阳毕竟有过一次破碎虚空的经历,法则清楚经验丰富,自有办法应付。只要没有大的变故,铁定会进入下一个阶段的修炼。

     所以他也没太多想,这一路上倒是想药方的时间比较多。

     “乌喙草,灵龟木,磐石果,这些药材也不知道地球上有没有,没有的话,我还要研究替代品,此外还要找个地方安放丹炉。”

     他暂时没有神通力,无法沟通地火,体内也发不出三昧真火,所以只能依靠用最原始的方法来炼药了。但这样的话,难度就稍微有点大了。而且还要躲避世俗的眼光。他可不想被送进疯人院。

     在山下想了一会儿,觉得多余,修炼这种事儿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好想的。苏阳直接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