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杀戮狂魔
    “少主——”在场的所有人都跟着大喊了一声,同时也向苏阳扑了过来。谁都知道苏阳的实力,但没有办法,他们更害怕的是花剑冷,他的剑下可从来没有什么情义好讲的。而且一旦激怒他弄不好就是个灭门。

     尤其花剑傲是他最疼爱最看好的儿子,一向视为继承人,如今死去,花剑冷岂能善罢甘休,他们回去了也是个死,还不如带着凶手的人头回去。于是他们不顾一切的冲向了苏阳的剑界之内。

     无生剑界,有死无生。

     苏阳已经进入了杀伐的状态,死亡气息弥漫在五丈之内,所有闯入剑界的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了凌厉死寂的剑气,然后全都倒飞了回来躺在地上成了冰冷的尸体。

     赵天泽忽然大喊:“大侠,有人要逃跑,千万不要放过他们,不然花剑冷会报复的。”

     苏阳伸手一抓,将花剑傲手中的黑色短剑抓在了手里,无生剑界也随之跟着消失不见。一切看起来又似乎有了生机。

     看到两个花家的幸存者不顾一切的逃跑,苏阳嘻嘻一笑:“赵叔,你担心什么,让他们跑呗,我无所谓。”

     在众人的搀扶之下,赵天泽站了起来,踉跄着走到苏阳身边,向地上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一剑之威,十八条人命,而且都是半个宗师级的高手,这,这也未免太过于恐怖了,无生剑道居然这么凶狠。”

     “而且全都是一剑封喉,力透纸背,脖子后面还有一个红点。”张斌见过很多人用无生剑道杀人,但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他觉得就算是无生剑道的花剑冷号称大宗师,也达不到这个境界。

     “可是,可是我觉得还是斩草除根的好啊。”赵天泽病的非常严重,目测应该是被人废了武功,砸毁了丹田,并且打断了任督二脉,这在凡人的世界根本已经没救了,就等着买棺材吧。

     “斩草除根的话,我以后跟谁玩。”苏阳挺不高兴的:“本座就是要让他们回去说给花剑冷听,让他知道本座是如何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你们那个形意十二形其实我也会,不过我会的跟你们不一样。”

     “啊!”赵天泽惊讶的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这是什么怪胎?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苏阳在做毁灭天君的时候,一切大门大派都要定期向他进贡,如果不把自己门派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他,那么他就——灭门。

     不然还怎么叫毁灭天君呢。

     而此刻苏阳也有了一个明悟,那就是所有地球上厉害的世家和门派,多多少少在修真世界都有传承,应该是他们以武入道破碎虚空飞升过去的吧。到了修真世界经过一些波折和苦练,有的被人灭了,有的又发展了自己的传承,但终究还是和地球上的传人失去了联系,再也回不来了。

     “女儿,我就要离开你了,不过你不要伤心,你的夫君会来迎娶你的,倒时候就算是花家要报复,但你已经假如了林家,他们拿你无可奈何,我也就放心了,我,我就要去了,我要去了——”赵天泽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地软了。

     “父亲,我好难过呀,您老人家不要离开我——呜呜!”

     “师父,您老人家一路走好。”张斌挺重感情,也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哭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我说你们这是干啥玩意儿,那人不是还没死嘛。诅咒我们家岳父呢?”苏阳挖着鼻孔走了过来。

     “赵叔,咱俩打个商量,你把赵雅许配给我,我把你救活,咋样??

     趁人之危!

     胡吹大气!

     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瞪着苏阳,心想这小子未免太不要脸了,武功再高也不能这样啊,而且赵天泽的瞳孔都开始扩散了,哪能有什么救命的机会呀。

     “这,这——”赵天泽根本已经说不出话来,就算是想要答应他也不行了。

     “你先吃了这片树叶。”苏阳从怀里掏出一片二十一节菖蒲的叶子,塞到赵天泽的嘴里,赵天泽的脸色顿时就好看了起来,没有十秒钟居然就能睁开眼睛说话了,只觉得一股热气在咽喉里徘徊,温养着他的血脉,让他呼吸畅顺,不至于死去。

     “你说真的?”赵天泽虚弱的说。

     “分分钟的事儿,我是神医,还是炼药师。”

     “炼药师,你这么年轻居然是炼药师。”要不是苏阳刚刚露了一手,这些人险些拿唾沫星子吐他。炼药师那可是江湖上最神秘的也最受尊敬的行业,你牛掰怎么样,武功盖世怎么样,炼药师不但可以提升你的修为,还能救你的命。但顶级的炼药师万里无一。但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本来就少,这能管用的就更少了。

     因此上苏阳就算是炼药师也没啥用,因为他肯定是最低级的那一种,炼制两颗小还丹就不错了,大还丹什么的根本没戏。

     “可是我们师父中了毒啊。”张斌说道。

     “一枚大还丹,一枚洗髓丹,你们打算出多少钱,五个亿咋样?”苏阳有些很无耻的翻着白眼。

     “倒是没有漫天要价,可是我们没那么多钱。”

     苏阳看着赵雅咳嗽了一下。

     赵雅顿时脸红,低着头走了过来:“大哥哥,我十分想要嫁给你,可是我已经许配了人家,如果你不嫌弃,只要你能救我父亲我就跟你。我的这枚人参来得太晚了,恐怕也没什么用,大哥哥,你就帮帮忙吧。”

     “赵叔,你答应不,你还有两分钟的时间?”

     周围的人都在想,这小子也太不是个东西了,放着一条人命他不救,居然一味的贪图别人的女儿,要不是打不过他,真想把他按在地上揍一顿呢。

     “好,我答应。为了我们形意门就算是悔婚我也答应了。”

     苏阳嘻嘻一笑,赶紧回头,双手一搓,将五百年的野生人参搓的稀烂,手心中冒出三昧真火,将人参包裹在里面,一会儿就缩减成了两枚丹药。苏阳在上面掐诀念咒,打入灵气,丹药上渐渐地冒出了氤氲的白气,一股股特殊的香味弥漫开来,让人心旷神怡。跟着手心里的火焰消失,出现了两枚紫色的丹药。

     “吃下去吧,不要忘了自己的诺言,我可不会放过没有信用的人。”苏阳对着赵天泽说道。

     “会不会有问题?”张斌咳嗽了一声,小声的询问师兄弟们。苏阳翻白眼:“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死马当活马医,能有什么问题。”张斌一想也对,反正师父没希望了,他干嘛要浪费毒药。

     赵天泽吃了药,在地上躺了有五分钟,忽然跳了起来:“好厉害,这真的是大还丹和洗髓丹,我不但好了,而且功力突飞猛进,已经达到了宗师的境界。如果刚才我有这个境界该多好,就不害怕花剑傲了。”

     “你真的是顶级炼药师?”此刻张斌看着苏阳的表情里面充满了崇拜,就连最后的一丝怀疑也没有了。而且这些人的心里隐隐约约有些高兴,因为形意门如果有了一名炼药师加大宗师坐镇,以后就再也不用害怕其他世家的倾轧了。

     “这个是千真万确地。”苏阳深深地点头。这厮一向不怕高调,而且喜欢吹牛逼,抓住这个机会自然不肯放过。

     “嗖!”就在众人无限崇拜差点膜拜他的时候,忽然一支巨型的白羽弓箭向苏阳的胸口射了过来,那支箭射出来的时候竟然带有龙吟虎啸的声音,把山里的野兽吓得四处飞奔,不顾而逃。

     “彭!”苏阳以凡人的功力抓住那只弓箭居然震的手心发麻,可见来人是个比花剑傲更厉害的角色。

     “抓住他,为花兄弟报仇。”

     “师父,好像是龙家的人,我听到了龙吟弓的声音。”张斌喊道。

     “是龙啸天。”苏阳根本就没动,就站在原地被人包围了。可是赵天泽等人却显得异常惊骇,关键龙啸天没什么,可是龙吟弓却是华夏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非常的厉害。传说他的弓背用的是千年虎骨,而弓弦使用的却是龙筋。

     一只巨大的白色弓箭首先出现在苏阳的面前,一群穿着紧身皮衣的男女,瞬间将他们包围起来。

     苏阳盯着一个最少一米七五的长腿女孩的胸部,顿时差点流出鼻血来,这腿,这胸,这小脸,简直就是充气娃娃嘛。

     “你整容啦?”苏阳问道。

     “流氓,该死,就是你杀了花剑傲吗?”那女孩娇叱了一声。其实这些人心里都非常的惊讶,因为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徒手抓住龙吟弓所射出的弓箭呢。因此站在女孩身边的一名肌肉男,忽然一挥手:“上,杀了他!”

     可是下一秒他们就进入了苏阳的无生剑界之中,十个人进去的时候还好好的,一旦踏入,立即失去了五感,四周只有灰白色的死寂,跟着,每个人都感到咽喉一阵疼痛,倒飞了回来。又是一剑封喉,十人以上。

     “这——”龙啸天瞪着苏阳:“你居然练成了无生剑界——变成了传说中的杀人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