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8章 完美的说辞
    先不说录像带这个铁证,我都拿生命去证明了,他为什么还要怀疑我?

     而且为什么我的任务只完成了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八十、九十还差不多吧。

     这不科学呀!

     我心里想不明白,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去证明自己的清白。

     还好这个任务取消了时间限制,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但我也不敢彻底放松下来,世事无常,我怕哪一天它又加上了时间限制,而那时自己又毫无准备,岂不会死的很惨。

     作为唯一的目击证人,我还是跟他们走了一趟所里。

     他们详细的问了我有关事情的经过,也将我的口述与视频做了比对,完全不差。

     我并没有被他们马上放走,而是在审讯室里坐着。

     我心里忐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

     我索性开始梳理近两天来发生的事情。

     当然我的目的是想找出百分百完成洗白任务的线索。

     随着我深入的梳理两天的事情,我发现到目前为止我共接收了6个任务。

     我也把6个任务也做了归类。

     限时任务:LOL任务、删视频任务、保护戒指任务、死亡演示任务。

     临时任务:送戒指任务。

     进度条任务:洗白任务。

     而其中除了洗白任务是发布器命名的,其它都是我自己归结的名字。

     随着这些任务反复的在我脑海中回忆,我发现它们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联系。

     我又把这六个相互联系的任务单独分开成两个方向的线:

     一线:视频为线索的任务线。这条任务线是自己与杨洋的单线连接。

     二线:戒指为线索的任务线。其中却参与了其它的人物。

     而两条任务线又之所以产生关联是因为这些任务的奖励相互交融。

     洗白任务发生在二线任务之上的,而二线的线索被我归结为戒指。

     那么要想百分百完成洗白任务是不是还得从戒指入手呢?

     我觉得大有可能,只是我的戒指与杨逆有什么关系?

     真是烧脑!

     虽然作为学霸,我很喜欢去分析一些问题,但此时反复走了几遭,我有种头大的感觉,明明感觉没个任务都有联系,可是偏偏这种联系却是断断续续的,不成脉络。

     眼下,线索还是太少了,我根本就破解不了洗白任务之谜。

     一切都是任务发布器捣的鬼,要想解开这个任务恐怕只能后续任务了。

     我虽然这么认为,但我心仍有不甘。

     我又反复的想了那两条进度提示,想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为了找到线索,我甚至把进度提示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做了分解。

     只是即便我这么仔细的分析,我也未发现什么暗藏的信息。要说唯一让我觉得别扭的是“洗白”这两个字,《任务发布器》给它命名为“洗白”任务。

     “洗白”这个词是有歧义的,怎么说?

     读书人都喜欢咬文嚼字,我也不例外,如果把“洗白”换成“洗冤”,这个我可以接受,毕竟我是被冤枉的,但是用“洗白”就有些多意了。

     打个比方,你的白衬衫脏了,你洗它是洗白,但你不要忽略了脏了这一点,所以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白衬衫脏了,是不是可以说是你自己弄脏的,是你本身出现了问题呢?

     当然洗白也有洗冤的意思。同样是白衬衫的例子,假如你就是白衬衫,它现在脏了,是不是可以认为是别人把你弄脏了,而你要清洗的是别人给你制造的污点。

     自己弄脏自己的想法被我排除掉了,而别人把我弄脏想法我却深信不已。

     我也想过这个别人就是任务发布器。

     我又觉得不是,我也说不上为什么,可能是我觉得任务发布器太玄乎了吧。

     再说了如果那个弄脏我的人就是任务发布器,以后这个任务怎么完成?总不能任务发布器给我证据证明它就是造成我“不白”的原因吧?那这个任务可就没劲了。

     我深信这个弄得我“不白”的人肯定另有其人。

     而我只要找到这个人,我相信我就可以解开杨逆的自杀之谜,也能百分百还我清白。

     时间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孙警官走了进来。

     我揉了揉自己嗡嗡的脑袋,目光看向他,见他愁眉不展,想必没什么好事。

     孙警官在我对面坐了下来,目光盯着我始终不放,仿佛要把我看穿一般。

     我着实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本来想抱怨自己被晾在这里的话也没说的出口。

     “我可以走了吗?”我沉声问道。

     “不急,我们俩还没聊过呢。”孙警官很平淡的说道:“我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

     “你们不是已经都问了吗?”我有些不悦的说道。

     “有监控视频这样的铁证在,你怕什么?”孙警官淡淡的说道。

     “你有什么话就赶紧问,别以为我一个孤儿就好欺负了!”孙警官这种质问的语气反倒点燃了我的怒气,我冷冷的说道。

     “哼!好!那我就先说说这个案子!”孙警官接着说:“没错,不管从现场、还是从视频都证明了死者的死是个意外,你亲身演示也证明了这个意外的可能性存在。但我却有一点不解,我比对了一下死者打给你的所有的未通电话的拨电时间,其中最晚一次打给你的是在今天早晨7:56,而从录像上看,他上阳台是在7:58,也就是说死者在死之前还尝试给你打电话,我想知道他究竟想找你干什么?从视频上看,他死前与你还有过交谈,到底你说了什么让他失神从阳台上掉了下去,才导致了这场意外?我从你老师和同学的口中了解到你,你上大学的这两年里从来都没有旷过课,偏偏在昨天你却消失了一天,甚至夜里也没回宿舍睡觉,昨天你到底干什么了?晚上你又去了哪里?你又为什么会关机一天?”

     乖乖,他哪是一点不明白,他这是连续问了5个问题。而且这五个问题都是相关联的,我能解释我与杨逆说了啥,我也能解释我昨天去了哪儿、住哪儿了,但我却不能解释为什么关机,为什么逃课,我更不能说我怀疑他找我是想要我的戒指吧。

     这可怎么办呢?

     本来脑子就嗡嗡的,现在更是头大如斗。

     我说:“孙警官你一下问我这么多问题,我记不住呀,咱们慢慢来。”

     其实我就是想放慢节奏,也能让我的脑子休息休息。

     孙警官眉头微微一皱,他本来高节奏的问话就是为了乱我方寸,好让我露出破绽。而此时我却让他分开一个个问,完全打乱了他的意图,这一局上他就落了下风。

     “我问你杨逆为什么打电话给你?”

     他放慢了节奏,我脑子的压力也就没那么大了,头脑也开始清醒了起来。

     我说:“警官,第一个问题我没法回答你,因为我根本没接电话,所以我也不知道他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再说了我们虽然一个宿舍的,平常我和他也没什么交集,如果你不信可以问我的舍友,我一个学霸对一个杀马特没什么兴趣,两种不同性格的人,成不了朋友的。如果你真想知道他找我什么事,你可以问问他的朋友,或许有知道的。”

     这个结果孙警官也早有所料,所以我的说法他并不意外。

     “那死者死之前你到底跟他说过什么?”孙警官又问。

     五个问题中最关键的是第一个问题,随着第一个问题被我化解,我反倒轻松了起来。

     此时我甚至觉得这五个问题很可笑、问的也很没水准。

     我说:“回答第二个问题之前我得先回答第五个问题,而我回答第五个问题之前我得先回答你第三个问题。”

     “我昨天出去玩了,我去过军岛、去过海底世界……想必那些地方有些地方都有监控,也许运气好你会在人群中发现我的身影。而我的手机没电是在中午的时候,没办法用了两年的桃子4,电池老化了,充满电也就四个小时就没电了。”

     我不是说假话,就算我不关机,不能及时充电,我电池的电量也顶多用到中午。

     如果我记的没错的话,杨逆最早给我打电话的来电显示时间也是下午1点左右。

     “晚上你在哪里过的夜?”孙警官又问。

     “七点半左右,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宾馆。”我如实的说道,他既然问我住在哪里,他肯定会去查的,所以我不能在这个点上撒谎。

     “那你为什么没有回宿舍?”孙警官再问。

     “这个,不好回答。”我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你去开房了?”孙警官不以为然的说道。

     感受到LOL的快感,我也想找个妹子住宾馆,可偏偏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此时他提到开房,我也只能心中哀叹了。

     再想起三天后女神级美女于诗雅可能会被杨洋那头猪拱了,我心中更是来气。

     我有些沮丧的说:“本来我没想住宾馆,我是看到我女神和我的另一位舍友去开房,我一气之下就住下了。宾馆大厅也有监控,你们可以去查,前台服务员也可以给我作证。”

     “你的这些话我们会去证实的,你回答第二个问题吧。”关系到别人隐私的问题,孙警官也没详问。

     “当时我看他爬阳台,我在下面喊我回来了,别爬了太危险了。见他爬过去了,我又让他赶紧进阳台里,毕竟护墙那么窄,要是站不稳掉下来,虽然不致命也要伤筋动骨。”

     “他说什么了?”孙警官又问。

     “他大笑,应该是得意的笑吧。”

     在我回答完了他的几个问题之后,我也被送回到了学校。

     我本以为会再有任务进度提醒,然而这次却毫无提醒。

     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呢?我在所里所提供的口供对任务的进度毫无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