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4章 杀马特之死
    从杨洋的话里我还得到了一条重要的讯息,那就是他和于诗雅没有任何关系。

     我联想到今日早晨于诗雅的反常举动,再想到他知道于诗雅暗恋我。我此时心中更加断定,杨洋肯定用了什么卑鄙手段嫁祸给了我,然后才让于诗雅对我死了心。

     此时我心中有了决定:他想泡上于诗雅,那我就破坏,我不会让他的奸计得逞的。

     所以我决定明天就去找于诗雅,提醒她小心。

     至于王小洁,此时她在我眼里就是一条有着迷幻人的外表,却喊着剧毒獠牙的长虫精。

     既然我想的这么开,我应该能睡的很好吧。

     然并卵。

     我睡的并不好,我躺在床上久久未能入眠,因为我满脑子都是一条花斑长虫身上趴着一只霸王龙的画面,虽然都是爬行动物,但恐龙和长虫也太不搭调了吧。

     更何况我实在不知道以后再怎么面对这对爬行动物组合。

     蛇精女要是真追我我该怎么办?

     直接拒绝?

     那不是挑明了要与二人斗吗?

     杨洋这小子也闷坏了,我自认为除了学习和长相外其它各方面根本不是他对手。

     接受?

     我都把王小洁想成一条花斑长虫了,我扪心自问我无法忍受牵着一根长虫走。再说了我又不是演员,除了扮演好学生,其它方面的演技等于鸭蛋。

     此时仿佛有两个我在斗嘴一般,你一言我一语,最后还斗了不相上下。

     不知道这种状态持续了多长时间我才睡着了。我只知道第二天我起来的比以往都晚,而且起来时我的头疼的厉害。

     看着墙上的时钟,此时已经是七点半了。

     我拿出手机,手机还处在关机状态,我便随手开了机。

     这一开机可不得了,我的手机嘀嘀的响个不停。

     我看了看未读信息的条数,好家伙,竟然有四十多条。

     我点开看了看,随即我眉头也皱了起来。

     这些短信大部分都是来电提醒,不同的时间段都有,而且都是一个电话号码。

     这谁的号码来着?

     我看着那个号码有些眼熟,只是我一时想不起了具体是谁的。

     要知道我一个学霸,平常很少记别人的号码的。

     手机里存的也都是些平常和我关系还不错的。

     难道是杨洋的?

     我继续快速的往下浏览着这些来电提醒。

     其中一条来电提醒显示的来电时间是在19:25。

     而我记得清清楚楚我进宾馆时我瞄了一眼柜台后面墙壁上的时钟,那时刚好是7:27。

     中间差的那两分钟刚好是杨洋和王小洁进入宾馆的时间,我没看见杨洋打电话呀?

     难道是时钟的时间不对?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我为什么会认为电话是杨洋打的?

     我是这么认为的:现在有一枚戒指在于诗雅手上,而杨洋对于诗雅有不轨的想法,所以他绝对不允许象征着forever的戒指另一枚还在我的手上。

     还有一点,我怀疑杨洋在我手机上种下的这个木马极其强大,甚至有控制手机内部系统的功能,他可以远程控制我手机里的录音程序,使我的手机自动录音,将声音再通过WiFi传入到他的手机之中,这也是他为什么远在宿舍却知道自习室发生的事情的原因。

     而他跟我玩这个24小时的游戏,他也是玩性太大,自认为自己有我的把柄在手,他得到戒指十拿九稳,殊不知我会真的陪他玩游戏,关掉手机整整躲了他24小时。

     我想他给我打那么多电话,其实也是想试探我什么时候开机,好控制木马确定我的位置。

     我不是自吹自擂一番,有这么清晰的分析,谁还敢质疑我学霸的身份?

     我看了看我用了两年多的桃子4,我本来早就想过把它换掉,但我却又不想换了,作为学霸第一先决条件是脑子聪明,其次的表象特性那就是喜欢钻研。

     面对如此强大的一个木马,我怎么可能放过对它的钻研?

     我将手机再次关机放进了口袋里,走到房门前把房门开了一个小缝,见301无异常,我快速的窜出了房间,到了楼下退了房。我瞟了一眼墙壁上的电子钟,此时它的时间为3点,而且秒针已经停止了摆动,此时我更加确信了我的猜想。

     我问道:“姐姐,301房间退房了吗?”

     “没有。”服务生很随意的回了一句,语气还有些冷漠。

     我点头称谢,拿着押金转身离开。

     柜台服务生在我背后嘟囔了一句:“怂包。”

     我觉得莫名其妙,便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没看向自己,也就没多想。

     在我看来杨洋就是个小人,所以他跟我玩的这个游戏我也没当真。不过他的这个游戏却提醒了我,玩消失是最好的躲避方式,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嘛。

     当然我也不敢玩消失太长时间,否则杨洋会狗急了跳墙。

     现在他能威胁到我的就是那个视频,所以当务之急我得想办法设置一个强大木马侵入到他的手机,获取他所有的上传或下载的信息,只有这样我才能彻底的删除所有的视频。

     所以我打算趁着杨洋还没回宿舍,我先回宿舍拿上我的笔记本电脑,因为只要有了笔记本电脑我就可以进行编程,编写一个强大的木马对杨洋进行反击。

     宾馆离我宿舍并不远,也就大概二十几分钟的脚程。

     杨逆是我的舍友之一,他喜欢穿着奇装异服,是我们计算机系里最潮的一人,他还有个爱好就是在脖子上系跟狗项圈差不多的东西,他是我们学校里有名的杀马特青年。

     我走到宿舍楼下时,刚好看到他从隔壁宿舍上了阳台的护栏墙上。

     我知道他想干什么,他是我们宿舍有名的邋遢大王,东西经常乱丢,所以没带钥匙的情况自然是他的家常便饭。有时候碰到舍友都不在宿舍,他从隔壁宿舍沿着外墙爬到我们宿舍的情况也有过几次,所以我想这次他肯定也是忘记了带钥匙了。

     只是我纳闷了,现在才不到八点,我的那些舍友一个个都不在?

     虽然只是三楼,二楼还有阳台接着,就算不甚失足了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干这种事总不是个安全事,此时我又恰巧回来了,我定不会让他冒这个险。

     见他还没开始爬,我便喊了一句,“杨逆,我回来了,你等我一会儿。”

     杨逆似乎没听到我的喊声,他继续沿着墙壁爬,就在他的脚触碰到我们阳台的护栏时,他突然回过头看向了我,并冲着我笑,那个笑是那么的诡异。

     虽然觉得古怪,但我不敢出声,生怕在这关键的时候让他分心。

     当他的双脚都踩到我们宿舍的阳台护墙之上时,我也长舒了一口气。

     “哈哈、哈哈……”

     空中突然飘来杨逆古怪的笑声,他踩在阳台护墙之上突然转过身来。

     他双脚站在只有不到十厘米厚度护墙之上,面对着外面,他的身子摇摇欲坠。

     看到这一幕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我急忙喊道:“杨逆你快进去。”

     “我要戒指,呵呵呵,我要戒指。”

     他喉咙中发出古怪的声音,他赫然喊得的是我要戒指。

     不知为何,我的双腿抖了起来,更确切的说是我整个身体抖了起来。

     戒指?

     我想起了那个八点前必须完成的任务,他要戒指,难道是他想要我的戒指。

     我脑海中快速的搜索着。

     很快脑海中搜索到一幕。

     是他!是他!那个号码是他的!

     记得那是一节公开课,我旁边就坐着杨逆,他正在与网友聊天,我当时还觉得他很烦,后来那名网友跟他要电话号码,因为他是马大哈,连自己的号码都没记下来,所以他先在手机里查了自己号码的备注,又抄在了纸上,当时恰巧被我看到了那一幕。我记得当时我还显摆自己看一眼就记下了号码,还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让他不要打扰别人上课。

     “杨逆,戒指我给你,我给你!”我急忙喊道。

     虽然他从上面摔下来也摔不死,但也免不了伤筋动骨,所以我意在先安抚他。

     说话的时候我也去摘手上的戒指,可是以前可以轻松摘下来的戒指仿佛长在了上面一般,任我怎么用力也无法摘下来。

     我身子猛然一颤,我想到了任务失败的惩罚:断一根手指。

     难道它早就料到我摘不下戒指?

     “哈哈……”

     杨逆再次古怪的笑了起来,他的表情像是哭又像是笑,他沙哑的嘶吼道:“晚了。”

     “杨逆!”

     我大喊了一声,因为杨逆已经失足了。

     他没有掉下来,他整个人挂在了墙壁之上。

     我清晰的看到他系在脖子上的那个项圈紧紧的勒住了他的脖子,他的眼珠暴瞪着,嘴巴微微张着,喉咙里发出“呃呃呃……”的声响。

     我再也来不及去想什么了,我快速的冲进了宿舍楼,我要赶紧救下他。

     我跑到了宿舍门前,我拿出了钥匙,虽然内心恐惧无比,虽然手颤抖无比,我还是强压着打开了宿舍门。

     我冲到了阳台,眼前的一幕让我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