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僵尸王4大战前夕
    陆尚帮陆云昔放水洗澡,并且找了一套自己的衣服拿给他。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见贺新年坐在那里抱着小宝宝正等着他。

     他上前接过小宝宝,道:“今晚上我和小宝宝一起陪着陆云昔睡。”

     贺新年不置可否,抬手拉住他。陆尚知道他不愿意,忙坐在他身边说服他,“你看,他什么都不

     知道,我要帮他啊!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要给他吹吹枕头风,让他去好好收拾收拾僵尸王。”陆尚

     信誓旦旦的边说边点头。

     枕头风?贺新年顾不上吐槽这个词,他已经从陆离那里知道了全部的事情经过,陆尚为了救他和

     僵尸王达成了协议,这协议能不能作废完全看陆云昔的意思了。他虽然万般不愿,还是同意了。

     这时1号忽然摇着尾巴凑了过来,抬起两只前爪搭在陆尚的膝盖上,好奇的看着那小宝宝。陆尚

     就抱着小宝宝往他面前送了送,看他眼里带着一丝惊奇却完全没有不满就放心了。

     “这是咱家的新成员,你比他大,你要保护他哦。”陆尚揉了揉1号的头。

     1号还在好奇的看着熟睡的小宝宝,这个家里他只看不上贺新年,但是现在他能嗅的出来,这人

     已经不是他能得罪的那个普通的人了,所以但得也不去招惹他。

     陆尚看贺新年还是一脸的沉重,就用肩膀轻轻的撞他,“给小宝宝取个名字吧?”

     贺新年看他一副讨好的表情乖巧可爱,心中一软,便问道:“到底哪里来的小孩子?”他当时昏

     迷之前确实有看到过陆尚抱着小小的襁褓,但是他当时弥留之际光顾着想陆尚了,也没在意,醒

     来后就听这人留话了,孩子是他生的,这当然是托词。连陆离都不太清楚这小宝宝的来历。

     陆尚把前因后果一说,“就是这么个事,他爸爸为了他妈妈困住了整个镇子的人陪着他过日子,

     他妈妈为了生下他足足等了终于近百年,才等到我,你说这是不是缘分?”他看贺新年怔怔的不

     知再想什么就继续说道:“人啊,不能太执着,有的时候太执着容易着魔。人生八苦,求不得放

     不下最幸苦了。”

     贺新年听他话里话外都有劝他看开的意思,他听着分明就是陆尚在做最坏的打算,顿时心里就又

     气又急,抓着他的胳膊就往怀里带,有些惶急的亲吻他的脸,“我就是放不下,一辈子都放不

     下。”

     陆尚抱着小宝宝不敢有太大的挣扎动作,任凭贺新年雨点般的吻落在脸上,“你看你,激动什

     么?胳膊疼。”贺新年一听顿时就松了手,再一看也晚了,陆尚白皙的手臂上两个乌青的手印,

     像是被鬼抓了一样,在淡淡的月光下看着格外的渗人。

     贺新年蹙眉,他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可陆尚的胳膊就青了。

     他有些内疚,他现在有些掌握不好自己的力气,陆尚笑,融合了僵尸血的贺新年已经不是当初的

     那个普通人了,他怕他自责就转移话题追着问他,“起名字啊?给小宝宝起名字。”

     贺新年想了想,“叫陆续。”

     “陆续?”陆尚跟着念了一遍,赞道:“这个名字好!”他说着就低头亲了亲小宝宝滑嫩的小脸

     蛋,一遍遍的轻声叫着,陆续,陆续…….

     俩人在楼下腻歪了一会儿,陆尚才抱着孩子上楼。

     陆云昔正站在窗口眺望外面的街道,微风吹得他发丝飞散,陆尚走过去,“是不是变化很大?”

     陆云昔点头,望着窗外光怪陆离的夜景暗叹,只不过五百年而已,一眨眼的功夫再次醒过来人间

     早已经物转星移,一切都大不相同了。

     这是个陌生的时代,他不熟悉,他有些惧怕,他所有的亲人朋友早已作古,只剩下他一个孤零零

     的留在人间。

     而造成这一切的人正是那个狂妄自大的僵尸王,陆云昔试问自己,你恨他吗?他不恨。奇怪,僵

     尸王害他变成僵尸,一次次坏他的事,而他心里一点也不恨他,他只是生气,非常的生气。

     陆云昔摸着胸口与的位置,僵尸王的尸丹微微散发着热度,那个狂妄无匹的人为了他竟然将自己

     的尸丹留在他身体里?说不感动是假的。陆云昔再冷漠的一个人也架不住僵尸王掏心掏肺的一片

     真心,他摸着微微发热尸丹,心里又是感动又是生气,一时之间五味陈杂,那种感觉他自己都说

     不清道不明。

     陆尚没睡好,半夜的时候陆续尿床,他好不容易手忙脚乱的给换了尿布,刚闭上眼睛没一会,这

     小子又开始哼哼,要奶喝。陆云昔脾气还真好,被吵醒了一点也不暴躁。他一个晚上连续起来三四次,第二天早上顶着个黑眼圈在楼下呆呆的坐在,陆续刚喝完奶睡在旁边的小婴儿篮里。

     陆尚看他小嘴巴不住的嚅动,心说照顾孩子这么累人啊?本来还以为养个孩子很轻松呢?他再也

     不敢掉以轻心了。

     贺新年和萧业庭从外面回来,两人基本上都是一夜未睡。他们昨晚上和暗影一起追踪无尘的落脚

     位置,但是无尘十分狡猾,使了个障眼法把他们支开完全没有摸到他的影子。他们现在唯一可以

     确定的是僵尸王在无尘手里,当他们找到那个山谷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那如同修罗场一般

     的血红色山谷,着实震惊了身经百战的暗影众人。

     那浓烈的血腥味到现在还挥之不去,直扑人面门,让人作呕。

     两人继续讨论,研究无尘可能藏身的地点,陆尚听着听着就歪在椅子上睡着了,陆续在婴儿蓝里

     哼哼了一声他立刻就跳了起来,茫然的扫了眼四周才看向婴儿蓝,发现陆续只是睡梦中无意识的

     哼哼他才放下心来。他回头看见贺新年,一头扑过去,吐槽,“艾玛,小儿难养。”

     贺新年抱着他笑,心说陆尚这反射弧也太长了。

     “我一会儿把他送到我妈那去。”他一个晚上没睡精神还好的不得了,贺新年惊悚的发现他现在

     能单手掀起萧业庭的悍马,他的动作比之前快了三倍还不止,八楼跳下去什么防护措施的都没带

     愣是一点儿事都没有。

     陆尚抬头,瞪眼,“为什么?”既然他答应了人家要好好照顾孩子就不能食言,知难而退什么的

     太言而无信了。就算这么累他也没打算打退堂鼓。

     “只是让她帮忙照顾一天,晚上咱们还要去找僵尸王,小砚台和1号都送去。”贺新年是要回家

     去演白帝城托孤,贺兰虽然高冷走女王路线,但是唯一的爱好就是养小孩,真心的养,当成自己

     的小孩一样,给教育的好好的,养的白白净净的,打扮的美美的,然后往人前一领,开始骄傲。

     萧业庭在一旁想了想自家只有钱没有人,只好闷头不语,任他安排。

     陆尚一听说要去找僵尸王就呼啦的想起那天在徐家大宅里看见那面瘫胸口破了一个洞的场面,手

     伸到贺新年胸口上细细的抚摸,那个伤口连一块疤都没留下来,但是陆尚每次想起来依然心惊肉

     跳。

     死亡的距离是如此的近。

     咳咳,陆离轻咳了一声,和陆云昔一前一后的从楼梯上下来,一抬眼就看见自家师弟赖在贺新年

     怀里,摸摸索索的,就忍不住出声提醒,秀恩爱不要太大张旗鼓啊!

     萧业庭一见他下来就迎了过去,谁知幽灵豹比他速度更快直接凑上去用头蹭陆离的腿,把陆离绊

     了个跟头,向前扑倒,萧业庭正走到跟前忙一伸手就直接接住抱了个满怀。

     陆云昔走到桌旁,沉默不语的坐下,陆尚在他身旁,除了衣服头发,两人好像双生子一般,毫无

     二致。

     “还没找到无尘和僵尸王。”陆尚收到自家师兄的投来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坐直身子。

     陆云昔沉默,隔了五百年,早已物是人非,他现在已经猜不透无尘的去向了,他心中有些急,僵

     尸王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候。

     “乌鸦王呢?”他问。

     被他这么一说,陆尚还真愣住了,四下一看,“没看见啊!”

     “我们昨天一起出的门,后来他就和我们分开了。”贺新年答道。

     “他应该有办法找到僵尸王。”陆云昔笃定。

     “我做了早饭,大家先吃饭吧!”陆离招呼大家,他看萧业庭累的不轻,有些心疼,他这几天一

     直不分昼夜的跟着跑来跑去。

     萧业庭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吃过饭以后他回楼上睡觉,陆离帮他盖上薄毯看着他躺好转身欲走,

     就感觉衣角给人拉住,一回头就见萧业庭睁着亮晶晶的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他,“陪我一起

     睡?”他表情十分可怜,像是被遗弃的小狗。

     陆离眨眨眼,站着没动,萧业庭不仅没放手反倒往后挪了一些位置,那意思十分明显,分明在邀

     请,“上来啊!”

     萧业庭见陆离没有转身就走,就乍着胆子将人一拽搂到怀里直接翻了个身将陆离压在里面,胳膊

     一扣长腿一勾将他严严实实的搂住,然后闭着眼睛装睡。

     陆离见他紧张的眼睫毛直颤,心里有些好笑,萧业庭的脸挨在他肩膀上,怕他挣扎手收的紧紧

     的。他的肢体语言十分明确的表示了他不会放人,陆离无奈调整了下动作伸手拉过毯子陪着他一

     起睡。

     陆尚陪着陆云昔出去了,贺新年早就将家里那几个没有战斗力的小家伙打包带走了。整个望京堂

     十分的安静,外面天气凉爽,一阵阵茉莉花香被风送进来,沁人心脾。

     陆离将扣在他腰上的大手拿了起来握在手心里,不一会儿就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等他呼吸均匀的睡熟了,萧业庭慢慢睁开眼睛,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陆离看了好一会儿才凑上去在

     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看着自己被陆离抓着的手,心里一阵甜蜜,陆离这是承认他了。

     他心里高兴,笑眯眯的看着陆离,不一会就眼皮沉重的睡着了。

     万峥嵘一个人郁闷的坐在千鸟湖边的芦苇丛旁喝闷酒,月朗星稀,湖面上波光粼粼一望千里,难

     得的没有迷蒙的雾气。

     那日他在乐山镇眼睁睁的看着陆尚为了救贺新年和僵尸王达成了协议,他这时才明白,陆云昔根

     本就没有死!他真是愚蠢,僵尸王怎么会让陆云昔命丧黄泉?僵尸王救了贺新年直接就走了,其

     他的人不知道原因但是他是知道的,僵尸王在没有血液的媒介下被强行解开封印召唤出来,耗费

     了大量的力量,那正是他最虚弱的时候。

     也只有为了陆云昔的事,他才能不顾一切的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为了陆云昔,僵尸王什么都敢干!

     这是他最佩服僵尸王的地方,放眼六界之中谁能奈他何?可他却甘愿为所爱的人付出一切。当真

     的一片真心可鉴日月,这对一个站在顶端的强者来说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再回头看看他自己,万峥嵘看着湖面,让他抑郁的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喜欢陆云昔还是陆尚?两

     个人相貌一样,个性却天差地别,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那个,应该是陆云昔吧?只是看到那

     张脸他就十分欢喜,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捉弄陆尚,就算陆尚故意气他他也没办法对他下杀

     手。

     但是当他看到陆尚不顾一切的救贺新年的时候他又感到气愤,心里酸酸的。要是这么说他应该是

     喜欢陆尚而不是陆云昔,可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陆云昔的。

     妈的!万峥嵘灌了一口酒,暗骂,难道他两个都喜欢?真是见鬼了!

     这种感觉太陌生,万峥嵘有些拿捏不准。

     半空中一个黑色的影子慢慢靠近,万峥嵘瞥了一眼,没有动。

     那黑色的影子扑扇着翅膀落到他面前,开口就道:“小万啊!”语气十分的熟稔,叫的相当的顺

     溜,万峥嵘一挑眉。

     就听那声音继续道:“僵尸王失踪了。”

     乌鸦王十分忧伤,他的大王果然栽在那召唤阵上了,就说那阵法有副作用,他不听,偏要用,真

     是的!

     不过谁能料到无尘还苟活在这世上啊?在这世上,除了怀揣着尸丹的陆云昔,就算僵尸王再虚弱

     也没有人能治得了他啊?

     乌鸦王十分心塞,他一头杵进万峥嵘的酒坛子里,喝醉算了。

     一醉解千愁,免得他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