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僵尸王3趁虚而入
    陆尚握紧拳头止血,直视着他答道:“陆尚。”

     两人又开始默默无语的对视着,这感觉很奇妙,看着一个和你一样的人,两人心里都充满了好奇,但是谁也不肯率先发问。

     陆云昔看着陆尚不停流血的手掌微微蹙起眉头,他松开了手,“为何唤醒我?”

     陆尚心说,还不是你的老情人胁迫?不过,当着陆云昔的面他当然不能这么说,还指着人家救命呢!

     “僵尸王......”

     陆尚刚说了这三个字,陆云昔的脸色就变了,他这才一眼看向旁边的乌鸦王,冷声道:“他又怎么了?”

     呵呵,乌鸦王干笑,不敢答话,偷眼看向陆尚,又把球踢了回去。

     “他和人私奔了。”陆尚毫不客气的抹黑僵尸王。

     “所以你别忙着死,要死也要先收拾了负心汉再死!”

     乌鸦王在旁边听到这话直接就背过气去了,这样说真的好吗?陆尚你是抽什么风?你是嫌他们两个不够乱吗?

     “他现身在何处?”陆云昔的回答让乌鸦王瞪圆了眼睛,这出乎了他的意料?

     “我带你去!”陆尚起身拉起陆云昔,掸掸身上的尘土,一副要去捉奸的架势。

     陆云昔躺了五百年,刚起来身体不是很协调,手脚有些不听使唤,陆尚就扶着他,顺道问

     道:“要不要再喝些血?”他把血糊糊的手掌递过去。

     陆云昔直接扭过头,看都不看,表情要多嫌恶有多嫌恶。

     陆尚挑挑眉,不喜欢咬人,那就安全多了。

     原本他想了很多种办法对付陆云昔,可是一见面,就什么都用不上了,他没办法对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做什么违心的事情,一种他没有办法解释的亲近之感横在他心头。

     陆云昔是这么好看!他根本就下不去手好吗?

     乌鸦王乍着翅膀,忍不住吐槽,你根本就是在夸你自己吧?就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人!

     陆尚带着陆云昔回到望京堂,想着他初来乍到先安顿好了他再去医院看贺新年。结果,到家一看,望京堂楼上的灯亮着,他迫不及待的跑了上去。

     “师兄!”陆尚几步跑上楼梯。

     陆离抱着小宝宝站在书桌旁边,身后还躲着一个。

     “这谁?”陆尚惊讶的指着那个藏在陆离身后露出一只眼睛来看他的小男孩,他不过是一天不在

     家怎么又多了一个孩子?咦?这模样还有点眼熟?

     那小男孩五六岁的样子,怯生生的躲在陆离身后,小手抓着他的衣服,露出来的那只眼睛水汪汪

     的眨啊眨的看向他。

     “这是小砚台?”陆尚又仔细的打量了下,发现这小孩和小狐狸很像,只是他长高了不少,尾巴没了,耳朵也变成了正常人的耳朵形状了,这样和普通小孩没什么两样了。

     “是。”陆离微笑,一抬头就看见跟在后面的陆云昔表情就怔住了,真是太像了。

     陆尚看自家师兄吃惊的表情就对着他使了个眼色,怎么样?很像吧?他顺手接过小宝宝,抱在怀里给陆云昔看,“我儿子,很可爱吧?”

     乌鸦王在一旁撇嘴,连眼睛都没睁开的小鬼到底是哪里可爱了?

     陆云昔被他感染,表情不是那么的冷冽了,也不知道他睡了多久,人间已经和之前大不相同了。

     就在他走神的这么一会儿就听陆尚欢呼一声,越过他抱着孩子直接冲向一个从楼下上来的男人,那人手里还拿着奶瓶。

     “面瘫?你好了?”陆尚兴奋的眼睛直冒光。

     贺新年直直的看着他,久久不语,最后直接长臂一伸将他搂到怀里,“以后不要背着我乱作决

     定。”

     “嘿嘿,咱儿子可爱吗?”陆尚心虚的转移话题。

     “可爱,你生的当然可爱。”贺新年拿着奶瓶顺手接过小宝宝喂奶,动作虽然生疏,但是很

     标准,他特意和医院里的小护士学的。

     陆尚咬牙,你还来劲了哈?不过鉴于他有愧在前,他忍了。

     说话间,萧业庭上楼来,他一身劲装打扮的干净利落,只不过身上的衣服被勾破了几处,一看就是和人打架回来的。他手里握着诛心剑,“无尘有动作了。”

     陆云昔一听无尘的名字一愣,然后就看向乌鸦王,无尘不是被僵尸王给杀了吗?

     “他附身到别人身上,一直苟活至今,就为了要僵尸王的尸丹。”陆尚解释。

     陆云昔低头想了想,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僵尸王有危险了,他从小和无尘一起长大,他的手段他

     全都知道,为了对付僵尸王他会不择手段的。

     “他有危险了。”

     “僵尸王现在真的有那么弱吗?”陆尚疑问。

     陆云昔点头,“他的尸丹在我这里,当时为了救我又元气大伤,现在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如果无尘趁虚而入,他很有可能招架不住。”

     可恶的僵尸王任意妄为,从来都是想什么做什么,完全不考虑结果,真是让他伤透脑筋。

     陆云昔这个时候顾不上生气,僵尸王落得这个地步,全是因为他的关系,没有了尸丹就相当于虎落平阳被犬欺。

     当初他不顾自己反对,一意孤行的咬了他,把他从普通人变成了茹毛饮血的僵尸,世世代代的忍受这苦楚,他气坏了!想着决不能让他称心如意,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僵尸王这么做背后的意义。

     他寂寞了千百年,只是想让他陪一陪吧?

     陆尚见陆云昔情绪低落,就安慰他,“先洗个澡休息下,等我们找到僵尸王咱们就去救他。

     ”看他这样子心里也不是没有僵尸王,就是这脾气太犟,两个人都误解了对方,才闹成今天这

     样,看来谈恋爱还得靠沟通啊!

     僵尸王在黑暗中忽的睁开眼睛,一双紫色的眼眸散发出冷冽的光芒。他刚刚苏醒就有人找上门

     来,看来事情不简单啊!

     这是一处极其隐蔽的山谷,僵尸王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他必须要花三天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蛰伏了几百年的力量,这个时候找上门来的人绝对是十分了解他的人。

     所以当他看见领头进来的那个人眼里熟悉的神色的时候,一点儿也没吃惊,有些不屑的淡然一撇,“果然是你这个杂碎!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被他杀过一次还不肯罢休,竟然卷土重来?这个害死陆云昔的混账!当时就应该打得他魂飞魄散才对。

     哈哈哈哈哈~无尘忍不住哈哈大笑,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僵尸王你现在可是自身

     难保,我不会再给你可趁之机,这五百年我一直都在积蓄力量,就为了等一天到来。”

     无尘历经八世轮回,他充分的利用了每一世的重生,网罗了众多的妖魔,就为了有朝一日厚积薄

     发向僵尸王复仇。

     一个人,他的怨恨有多深,他的心胸就有多歹毒。

     为了夺得尸丹为陆云昔报仇,无尘不惜牺牲一切!

     他这孤注一掷的复仇全凭着自己偏执而又阴暗的心理,他嫉妒,他怨恨,他不甘心!他始终放不

     下僵尸王将陆云昔抢走这一事实。

     一个区区僵尸怎么能……

     僵尸王也不和他废话,他们俩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无尘往后退开,他带来的各色妖魔都呼啦

     涌到前面,蠢蠢欲动。这些妖魔能感觉到僵尸王的力不从心,就算得不到尸丹,但是僵尸血可是

     个好东西。尤其是尸王的血,对他们来说更是无上的补品。所以他们才会甘心听从无尘的调遣,

     各取所需罢了。

     无尘冷笑的看着面前贪婪的妖物,这招借刀杀人他早就算计好了后路,他不信任何妖物,只是利

     用而已。他握紧藏在手心里的符纸,等僵尸王和他们斗的两败俱伤的时候就是他出手的时候。

     山谷里面惨叫声连绵不绝,僵尸王虽然力量失去大半,但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他那坚如钢铁的指

     甲好像无坚不摧的利剑,将觊觎他的妖物直接开膛破肚,山谷里到处都是看不出形状的残肢断

     臂,土地直接给染得血红。

     僵尸王头也没回就将一只在他背后偷袭的巨蟒直接撕成两半,他一步一步的向着无尘走去,所到

     之处血流如河,一双紫色的眼眸里只剩下冷酷无情的杀意。

     他是完美的继承了僵尸始祖后卿的全部血脉。

     无尘看他径直朝着自己走来,心里不禁有些惧怕,不愧是僵尸王,即便力量被压制大半依然占着

     压倒性的胜利。

     正在这时,一只性情凶猛的伯劳鸟挥着半扇完好的翅膀发疯一样俯冲过来,尖锐的鸟喙直对着僵

     尸王的后背,他这破釜沉舟的一击直接穿透了僵尸王的后背。

     噗~僵尸王吐出一口血来,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突出的鸟喙,冷笑一声,回手扯住那伯劳鸟的半扇

     翅膀生生的将他从自己的身体里拽了出去,直接捏爆,扑棱棱的一顿声响,碎肉如雨点般落下。

     一旁还在蛰伏等待机会下手的妖物一看这场面纷纷遁走,僵尸王根本就没有虚弱么?可恶,那无

     尘是骗人的吧?

     僵尸王确实是虚弱了,只是他不能表现出来,如果不将这群垃圾震慑住,那他还能不能完整的见

     到陆云昔还真是两说。

     他被伯劳鸟这么拼死一撞,胸背上一个大口子,血流如注,僵尸血十分珍贵,珍贵就珍贵在它自

     己产生新的血液非常缓慢,每一滴僵尸血都是人类的血液凝结的精华。失血过多整个人会陷入沉

     睡,有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所以一般僵尸是不会将血轻易给人的。

     僵尸王大量失血,有些站立不稳,伤口虽然在愈合,可依然失去了大量的血液。

     无尘眼见僵尸王身体打晃,知道时机来临,他动作伶俐的甩出那道禁咒,空气中一抹无形的波动

     散发出去,那符纸直接粘在僵尸王胸口上。僵尸王就感觉一股大力将他箍住,转眼就没了还手之力。

     他眼前一黑就陷入沉睡。

     无尘上前,面露得意之色,五百年前僵尸王杀他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五百年后风水轮流转,僵尸王落到他手里。

     哈哈哈哈!还有比这更令他畅快的事吗?

     他掏出匕首上前想要豁开僵尸王的胸膛,掏出尸丹来,可左摸右摸竟然没有摸到?

     无尘脸色变得极其不好,尸丹竟然不在他身上?他不敢相信,那么重要的东西几乎是性命一般重

     要的存在他竟然没带在身上?难道……

     他只想到一种可能,原本有些苍白的脸忽然激动起来,难道陆云昔他……

     无尘原本想一下子解决掉僵尸王的,看样子不能实现了。

     他心里有了新的想法。

     如果陆云昔没有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