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狂犬与僵尸1实验室
    科学而没有人性,政治而不讲道德,应列为毁灭人类七宗罪的首位。

     深夜,M市郊外的一个大型生物医学实验室里乱成一团。

     六层楼高的实验楼里灯火通明,警笛长鸣,走廊里到处都是穿着防护服的研究人员。实验室外围被穿着防弹衣端着冲锋枪的特警们团团围住,气氛十分凝重。

     月亮特别的圆,天上流云遮月,偶尔一大块云彩飘过遮住月光,让黑暗笼罩。

     “教授!教授!请求支援吧!实验体1号逃走了!”带着眼镜的年轻研究员连门都顾不上敲直接闯进了院长办公室。

     “不用慌,已经通知了林队长。”身为主要研究员兼实验室院长的薛长青坐在椅子上摘掉眼睛揉着鼻骨。

     那年轻的研究员还是很激动,一把扯下口罩双手按在实木的办公桌上大喊道:“我怎么可能不慌?1号要是跑出去,那就……那就完了!”

     薛长青闻言,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张研究员,说话注意分寸,这样大吵大闹只会引起民众恐慌。”

     “呵!民众恐慌?”张研究员一指门外,“有两名同志被咬,已经感染了病毒,难道要看更多的人受害吗?”

     叩叩两声轻响,两人同时噤声像门口看去,一个身材高大一身制服的男人面沉似水的站在门口,无声的看着他们。

     薛长青立刻就站了起来,“林队长,你可来了。请务必将逃跑的实验体追回。”

     “我们会尽力。现在请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林队长也就是林森蹙着眉头,站的跟标杆似的杵在办公室中央。

     这群科学家也不知道整天都在研究些什么东西,他也是临时接到任务,上面下了死命令,必须配合实验室抓到外逃的生物。

     林森皱着眉头听着这院长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场面话,最后也没说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是强调一定要抓住它,最好是抓活的。

     他说话的时候,旁边的张研究员在一边急的够呛,直到林森出来,他才跟在后面截住他一脸急切的道:“林队长,请务必抓住1号,同时注意安全,千万不要被1号伤到,要是……要是不行,就直接击毙吧!”

     林森看了张研究员一眼,很高很瘦,看上去弱不禁风,带着一副眼镜,满脸急迫,说击毙的时候又心怀不忍。于是他站住,“你是什么人?1号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叫张方宴,是实验室的高级研究员,关于1号我只能告诉你它是我们目前研究的实验体,是一个六个月大的狼犬,非常危险,极具攻击性。”张方宴推了推眼镜,一脸郑重。

     “嗯,知道了。”林森抬腿就走,张方宴还跟在他身后喊,一定要抓住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的!

     林森没理他,出了实验室的大门直接上车,拿起对讲机,将注意事项逐一通报。

     “林队,左前方发现目标,请指示!”

     “直接击毙!”林森可不管那是什么实验体,危及生命的东西留着做什么?

     “是!”

     一时间哒哒的冲锋枪声响彻天际,月亮被流云遮住,实验室外一片黑暗。林森提着枪下车,要亲自解决那东西。

     黑暗中,一种野兽般的咆哮声传来,是那种狼或者狗受伤时发出威胁的声音。张方宴站在窗口看着下面一片漆黑中的火光,心里紧紧的揪在一起,这种事本来不应该发生的!

     林森带着夜视镜,看着隐藏在黑暗中的那腥臭发热的1号,看上去像是个没长大的狗,他毫不犹豫的手指一扣扳机,砰的一声枪响,1号几乎在同时间向他扑来。

     砰砰砰,连续几声枪响,子弹统统打在1号身上,可毫无用处,*!林森暗骂一声,狼狈的就地一滚,手臂上忽然火辣辣的疼。这是什么东西?子弹竟然对他不管用?

     “目标逃走!目标逃走!11点钟方向,11点钟方向,迅速拦截!”

     ……

     直到折腾到天明,全副武装的特警们也没能找到实验体1号,实验室迅速被封锁,所有人撤离。林森靠在车头,撕开袖子,就见昨晚上手臂受伤的地方青紫发黑,血已经不流了,整条伤口顺着手臂延伸足有二十厘米长,伤口不深,他也感觉不到疼。

     张方宴一晚上没睡,穿着一件白大褂顶着黑眼圈一脸憔悴的跑出来,速度快的衣角掀起,一走一过就带起一阵风。

     “怎么样抓到---啊?林队长你的手?”张方宴话说到一半急的上前一把拉住林森的手,一脸惊诧。

     林森默不作声的抽回手臂,心说这研究员真是大惊小怪。

     “你被1号抓伤了?”张方宴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昨天被1号所咬的两个同事已经浑身溃烂因为感染死亡了。林森被伤,却看上去活蹦乱跳的,除了伤口触目惊心一些,还没有别的并发症。

     “快,先跟我进去打疫苗!”张方宴拉着林森就走。

     “不用了,我自己处理一下就行了!”这研究员怎么这么多事?

     “不行!”张方宴眼睛一瞪,推了下眼镜,“你没发现你的伤口很奇怪吗?必须要打疫苗,还要留院观察。”

     林森一挑眉,这人在命令他?

     张方宴可能也觉得自己语气有些过了,看林森冷着脸,就解释道:“昨天被咬的人已经感染身亡了,为了生命安全,请林队长配合。”

     恰好这时,林森的顶头上司萧远洋走过来,一听得力手下受伤,立刻就命令道:“赶快去治疗。”跑了个实验体,后面还有不少乱糟糟的事等着收场呢!

     林森一看领导发话了,就不得不和张方宴一起走了,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打了疫苗。

     另一边,L市里,陆尚等人从度假村回来,虽然破了个大案,但是因为上个案子还没完结,谢玉春不明不白的被上头接手,众人心中一直疙疙瘩瘩,查了一半又不让查真是让人心塞。

     陆尚因为被吓掉了魂,大病了一场,身体虚弱,回家休养去了。

     陆离医院和家里两头跑,有些顾不上,再加上萧业庭心疼就趁机光明正大的搬到望京堂后院翻修好的老宅里。还美曰其名,为了陆离不跑那么辛苦。

     陆尚听了直接就赏了他一个大白眼,呸!那么心疼我师兄干嘛看见他一在我身边就叫走啊?而且你这个土豪,别以为把房子修成那样我对你就有好感了。浪费钱财就是犯罪,你这样的足够判上几年了。

     萧业庭最近很愁啊,陆离不肯搬到后宅来一起住,他很心焦。要是等他伤好了,陆离还不肯住进来要怎么办?他每天愁得唉声叹气,但是又不敢当着陆离面表现出来。左文君被自家少主弄得哭笑不得,这真是没招了。

     这还有没有一点儿萧家当家人的霸气了?

     几天之后,陆尚在楼下玩电脑,一则新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上面说,L市最近发生多起命案,死者皆是失血过多而亡,而现场并没有那么多的血迹,凶手成迷。新闻上还附着照片,陆尚只看了一眼就关掉了页面,太血腥了。

     那个尸体整个血肉模糊,根本看不出来原样。皮肉都在就是咬烂了,把血喝了,这是有多重口味啊?陆尚想着就打了一个寒战。

     他起身倒了一杯水,正喝着,就听门口门上挂着的风铃响了。

     “欢迎光……临。”陆尚端着杯子险些呛到,门口站着的那一身贵气逼人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贺新年的亲妈,贺兰。

     陆尚有些懵,还有些紧张,心说这面瘫的妈来干嘛?不会是知道他们俩的事来棒打鸳鸯吧?也好,趁你儿子还没得手,能打开也免得他搅基了。这么一想他就放松下来了,走过去道:“您好,请坐。”

     贺兰摘下墨镜扫了他一眼做到旁边的椅子上,陆尚倒了一杯水递过去也跟着坐在一旁,全程无话。贺兰一脸高冷,好像来抓下凡的七仙女,陆尚不好搭话,索性就等她开口。

     贺兰从上到下的打量了陆尚一遍,一身廉价随意的居家服,没品位,头发睡得翘起来,没形象,桌子上还放着没吃完的水果,邋遢随意,就这张脸生的好一些。她不明白,比陆尚漂亮的女人多的是,她儿子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没家世没背景,甚至还是个孤儿的男人?

     贺兰想不明白,儿子这一手可比女儿更让她心塞。竟然找了个男人?她原以为这是她女儿看上的人,结果派人调查了一番,她发现满不是那么回事!

     陆尚一直沉默,贺兰终于耐心耗尽,忍不住率先开口道:“我想我的身份你自然是知道的,所以我也不绕圈子,你和新年在一起不合适,分开吧!”

     陆尚心里翻个白眼,你说的容易,你儿子惦记老子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和新年在一起只会拖累他,你是要他背负一个同性恋的帽子吗?你想让我们贺家绝后吗?”贺兰咄咄逼人。

     陆尚还真忘了,贺新年的身份。是啊,他们在一起对贺新年几乎是没什么好处。他是无所谓了,但是因为这件事让贺新年的警察职业受阻,陆尚真的是担待不起的,毕竟那面瘫那么喜欢这个职业。他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所以贺兰已提出来他就心慌了。他不确定自己能和贺新年走到什么时候?

     陆尚心里一沉这么一瞬间他脑子里想了不少,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换了一个表情,满脸赞同的道:“嗯,我也觉得不合适。”

     贺兰有些诧异的看他一眼,没想到陆尚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她毕竟是有备而来,就从兜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这是五十万,当给你的补偿,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和新年见面。”

     陆尚拿起支票,心里狼狈的吐槽,原来那些八点档的电视剧都是有的放矢一点儿不带骗人的啊?有钱人真的喜欢这么干啊?连贺兰这么个高贵冷艳的都使这一招真是经久不衰啊!

     谁能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好啊,不过你也要看住你儿子,他霸王硬上弓我这点身手根本就不是对手啊!”陆尚脸上带着笑,一抬眼看见门口站着的人影就笑的更灿烂了,一扬手中的支票欢快的道:“面瘫你来的正好,省的我通知你了,你妈刚给我五十万让咱们分手,我同意了,赶紧跟你妈回家吧!”

     贺兰也没想到贺新年会忽然到这儿来还将她堵了个正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就仰起脸。

     陆尚说完也不管贺新年黑着的脸径直转身朝后宅一路走去,左文君正在门口乘凉,见他忽然推门进来以为他又来砸场,心说这小舅子怎么又来了?他来一次他们家少主就要暴躁一次,老买家具他吃不消啊!太折腾人了!

     “小陆公子你……”左文君刚站起来就见陆尚眼睛都气红了连看也不看他一眼,将手里的支票往他手里一塞,丢下一句,“捐了,还有别让他进来!”就一路奔到楼上去。

     左文君一看紧跟着过来的贺新年就大致明白了,小两口闹矛盾了。

     陆尚蹬蹬上楼,萧业庭正倚在床上看陆离坐在那里看书,那画面那个美啊,那个仙啊,啧啧。忽然就见陆尚冲了上来,二话不说直接上床抱着熟睡的小狐狸钻进被子里就没了声音。望京堂的老宅冬暖夏凉,这么热的天盖着被子睡觉完全没压力。

     萧业庭原本以为他是来找茬吵架的,结果看他这架势直接就眨了眨眼,看向陆离。

     这情形怎么看也不像是来砸场子的。

     萧业庭想了想,对陆离道:“我去下面看看。”

     陆离点头,走到床边坐下,轻轻掀开被子,“怎么了?”这小狐狸都被他勒得翻白眼了,就忙将小狐狸解救出来,换了一个枕头给他。

     “师兄~”陆尚眼泪汪汪的叫了一声,往后挪了一些位置,“我要和你长谈。”

     陆离脱鞋靠在床上,“怎么了?还要长谈?”

     陆尚撅起嘴,“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然后就将刚才贺兰来说的话学了一遍。

     “那你是因为他妈妈的原因生气吗?”

     “不是。”陆尚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心里话都对陆离说了。

     “我以前都没想过,贺新年他妈说的对啊!那面瘫那么帅,又有钱,安全可靠,优秀到家了……”陆尚说到这,陆离用无奈的眼神看着他,这是要开表彰大会吗?“我又不能生小孩,又没钱,又胆小怕死,和他在一起又会让他被人家诟病,说不定还会影响他前途。你说我还能心安理得吗?”

     “你都没有问贺新年。”

     “那还用问吗?他比谁都死心眼……早知道我就不应该纵容他!当初就应该拒绝的。不对,都是他先勾引我!他活该!死流氓!小爷现在就甩了他!”陆尚说着说着就情绪激动的大骂,他们的感情确实是离经叛道的,一拿到现实中,各种问题接踵而来。想起贺新年害的他现在进退两难气的要死,把小狐狸都吓醒了。

     “陆尚哥哥好大声哦。”小狐狸睡得一脸迷糊。

     陆尚泄愤似的一把将小狐狸搂到怀里,揉他软乎乎的头发,愁死了~

     爱情使人盲目,让人轻而易举的失去理智。

     和恋爱中的人绝对不要讲道理,因为他们都是看心情办事不讲理的。

     尤其是这个时候,陆尚一个人分分钟的就自导自演了一出苦情戏。他心理活动太快,陆离都有些跟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