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茧2白僵
    陆尚一看周光远已经跑到隔壁去查看情况,他顾不上呛到气管的水,一边咳嗽一边也跟着跳了过去。

     周光远此刻已经分开人群将那昏迷的女孩平放在地上,他逐一的检查一遍,发现这女孩心脏跳动正常,呼吸平缓瞳孔也没有放大的迹象,就抬头看周围的女孩子们,这难道不是恶作剧?

     心思细腻的女孩子们立刻就明白了他眼神中疑惑的意思,纷纷表示冤枉,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正在画画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有没有心脏病史?”

     女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齐摇头,没听她说过啊!其中一个举手道:“应该没有,米云胆子比谁都大,每次去鬼屋都第一个进,而且从来么见过她吃过什么药。”

     周光远也无法,以他看这女孩什么毛病都没有,可仔细看她的样子,真的不像是装的。

     “叫救护车吧!”

     “怎么回事?”贺新年和徐再思一回来就见周光远和陆尚都跑到隔壁去了,被一群女孩子围在中间。

     “贺队。”周光远刚站起来就听陆尚语气轻快的招手道:“面瘫快过来,有个女孩子晕倒了。”

     贺新年回头对徐再思说:“叫池燕和木叶来。”这两人好歹也算是学过医的,这种情况应该能应付!

     徐再思答应一声就去叫人了,这时原本唧唧咋咋的女孩子们一看贺新年来了都噤声不语,齐齐的看着他。

     哇~好酷好帅哦!

     “你们是学生?”贺新年看着这群眼冒星星的女孩子问道。

     嗯嗯,所有女孩子动作一致的点头,

     “她是你们同学?”

     嗯嗯,又是一致的点头。

     “你们自己来的还是......”

     贺新年话未说完一个回过神来的女孩子忽然举手喊道:“和老师来的!我们是美术生,老师带我们来写生。”

     “那你们老师呢?”陆尚歪着头插嘴,这都发生这么大的事了,老师竟然还不见踪影。

     众女生面面相觑,半天才道:“下午就没见到老师了。”

     说话间,池燕和木叶到了,两人检查了一遍也是摇头,“呼吸心跳正常,但是人确实是昏迷状态。”

     “先送医院吧,你们谁能联系到她的家人?”贺新年问。

     “我!”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从人群里钻出来。

     不一会儿,救护车就呼啸着驶来,将这昏迷的女孩送到了医院。慌乱间,谁也没太主意,一条白色的小虫子在院子里的桑树上伫立了一会儿就爬走了。

     重案组的众人也以为只是普通的晕倒而已,都没放在心上,折腾了这么半天早就累了,他们连晚饭都没吃呢!

     吃过饭,徐再思叫陆尚一起去泡温泉,这里的温泉都在半山腰,是露天的浴场,边泡温泉边看星星多美啊?

     陆尚头摇得像拨浪鼓,对于昨天晚上他喝多了在贺新年家裸奔这件事心有余悸,他现在最不想做的事就是脱衣服。贺新年暗笑,他当然知道这人在别扭什么,也好,让他长长记性。

     “我也不去了。”贺新年想回去整理下这个案子的资料。

     池燕一听眼睛都冒光,艾玛,两人都不去,有奸情!她生怕别人会坏事,赶紧和贺新月联手将剩下的人都拎到山上泡温泉去了。

     陆尚回房,一头扎在床上,粗糙的亚麻床单摩擦皮肤的感觉相当舒服,可等他看见贺新年抱着一摞资料夹进来的时候脸色就臭了,“我发现一件事,你发现没?”

     “什么?”贺新年抬头。

     陆尚皱着眉头,“什么时候咱俩一个房间就变成自然而然了?这样可不好!影响多坏啊!”

     贺新年看他小脸绷着,说的煞有介事。忍不住接口道:“嗯,我也这样认为。”

     “对吧!”陆尚一脸志同道合的表情。

     贺新年摸着下巴做思考状,开口道:“是啊,我明明没有吃到你,结果大家都认为我这么做了,这黑锅背的够冤枉的了。”要不是昨晚上这人喝多了他不想稀里糊涂的将人办了,才一直隐忍着。美色当前,真是忍的要多辛苦有多辛苦!

     结果这人还不知好歹,贺新年想着就站起身朝床边走去,气势汹汹。

     陆尚一看他这架势就毛了,刚爬起来就被贺新年抓住,直接压到床上腰被扣的死死的。贺新年灼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侧,用极具诱惑的低沉黯哑的声音反问他:“你说是不是?”

     陆尚整个人僵硬的像是风干的肉干,这面瘫不会是来真的吧?他语无伦次的是又不是的说了一大推。

     贺新年不理他胡言乱语,手探进衣服下摆沿着他纤瘦的腰际一路向上抚摸,陆尚的皮肤好滑,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他所有的耐力都在昨天晚上陆尚拉他一起洗澡的时候用完了。

     陆尚避无可避,贺新年身材高大几乎将他整个压住,身上的重量,脖颈间的啃咬,身上到处点火的炙热手掌,这一切都让他惊慌不已。一股奇怪的感觉席卷了他整个大脑,陌生的欢愉让他身体忍不住战栗不已,他紧张的无法思考。

     直到他大腿间抵着一个灼热的硬物,他才可怜兮兮的叫道:“面瘫~”再不喊停,事情绝对会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

     贺新年喘着粗气停下来,看着身下陆尚手足无措的模样心生不忍,就虎着脸吓唬他,“下次再说这种多余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陆尚心里都快哭了,什么后果啊?两个男人怎么做他真心不知道啊!在这方面,陆羽将这对师兄弟教的同样是一问三不知。就算是陆离也就知道个大概而已,原本这种事陆羽是打算等他们成年的时候再说,可等他们成年了,他却不在了。

     在这个时候傻子也知道要不懂装懂啊!他忙不迭的点头,“知道!”

     贺新年将人放开,躺在一边平复呼吸,可下面依然硬的发疼。陆尚在他松开钳制的时候就已经一溜烟的滚远了,跑到地上趴在床边,就露出一双瞪得溜圆的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像是一只警惕的猫咪。他转过头无奈的看过去,心里又是一阵后悔,刚才就不应该心软放过他!

     贺新年扫了他一眼起身去浴室,等他回来的时候,陆尚已经将自己裹成了个茧子,躺在床上睡着了。

     “也不怕热!”他上前将被子拆开,看他睡的毫无防备的表情,心说,这是对他有多放心?还是以为卷成这样就安全了?他拨了拨陆尚的额发,回头看了看那一堆资料,心说算了,一起睡好了。

     反正已经被搅得什么也干不下去了。

     翌日一早,就听外面乱哄哄。徐再思跑来敲门,说昨天失踪的那个女老师找到了,不过,找到的是尸体。

     贺新年二话不说就跟着去了现场,陆尚在床上滚了滚没动,贺新年也没叫他。

     那个女老师的尸体是在小溪边发现的,早上度假村的人起床打水就见她躺在溪边,尸体已经僵硬了。

     早上山间的空气清新带着丝丝凉意,还没走到溪边,就听到此起彼伏的哭声,昨天的女孩子们见自己老师尸体摆在眼前,都忍不住包成一团哭个没完。

     “贺队。”池燕见贺新年过来,一向冷静的脸上竟然有些慌乱,她看了看四周看热闹的人群,小声对贺新年道:“死者衣服完好,初步检查没有外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如果不解剖,我确定不了死因。”

     这年轻的女老师,既不是意外身亡,也不像是突发疾病,反而就像是寿终正寝的老人一样,安安静静的死去了。

     贺新年听完诧异,竟然还有池燕确定不了的事?他蹲下仔细的看了看尸体,见死者表情安详,身上湿漉漉凝满晨露,真的是一丝被动过的迹象都没有。

     “这是什么?”贺新年带上手套从满是鹅卵石的地上捡起一条手指长短白白细细的东西,“哦,白僵。”木叶抬头扫了一眼解释道:“养蚕的地方都有,我大学同学家里有养蚕的我见过,咦?这里怎么有这东西?”说着就折了一个纸袋递过去给贺新年装上。

     这时度假村经理陈锋穿过人群挤到众人面前疑惑,“你们......”他是报警了,可警察还没来呢,这些人是?

     贺新年亮出警徽,“是谁发现的尸体?”

     陈锋擦擦汗,回头一指一个中年大妈,“是柳妈早上来打水做饭发现的。”

     贺新年点头,走过去盘问,虽然是出来度假的,这也不是他们管辖区,不过碰见案子不能坐视不管是他们的通病,直到派出所的人来,他们将问到的信息汇总移交给带头的派出所所长。

     那派出所的所长一看案子如此棘手,而在场的这些临市的警察又个个一脸精英范,当即拍板请他们协助调查。他心里明镜的,指着他们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破案呢!有这么好的资源不用,真是够浪费的了。

     贺新年一看这所长心无芥蒂的请他们帮忙,当即点头答应,反正他们闲的慌,职业病早就犯了,被局长硬撵了出来旅游也没个心思,面前有案子不让破真是憋得他们心里直痒痒。

     众人一看,都跟着破案,连贺新月这个编外人员都跟着徐再思身边跑前跑后,查访取证。因为死因成迷,池燕和木叶当场就跟着尸体一起去了M市里进行深度尸检。他们一忙起来,都忘记了还在房间睡觉的陆尚。

     陆尚没人叫,一觉睡到自然醒,肚子饿的咕咕叫。他起床一看,烈日当空,外面明晃晃的热,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他洗漱完就出门找吃的,整个度假村的人都在前面食堂里聚集,等着警察召见。

     陆尚对这里不熟,哪里都找不到,一路上一个人都没碰到,想问个路都没地方问去。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他挠挠头,别人不见也就算了,怎么连贺新年也不见了?不会是昨天欲求不满生气了吧?明明是他自己停下的......

     陆尚这么想就有些心虚,他想给贺新年打个电话,一摸衣兜却发现他出来的时候忘记带手机了。他懊恼的一回头,已经走出来好远了,又不想折回去......

     咕噜噜,肚子传来一片轰鸣,陆尚揉着肚子,哀叹,好饿啊~他又热又饿,身上没有力气,一抬头发现眼前是一大片桑树林,一人多高的桑树上挂满了紫红色的果子,伸手可摘,他顿时就眼前一亮,“桑葚啊?”

     他咽了口口水,伸手摘下一个试探的放入口中,桑葚的汁液酸甜带着一丝清香融入口腔,让他瞬间回血。陆尚忍不住眯起了眼睛赞道:“好吃!”这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桑葚了!

     陆尚饿了半天终于找到吃的,乐颠颠的钻进桑树林里,一边走一边随意的摘果子,他自己吃的不亦乐乎还不忘留些给贺新年尝尝,摘了许多用衣服兜着,紫红色的汁液染在他的白T恤上触目惊心。

     陆尚完全没在意,吃的差不多了,这才四下张望,发现自己已经走到桑树林深处了。他想要寻个方向走出去,谁知一抬头猛然看见一枚树叶上趴着一条碧绿的毛毛虫,正蠕动着,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退了好几步,直到身后撞到树枝才停下。又一想,这里有虫子身后的树枝是不是也......一想到这陆尚浑身毛骨悚然立刻又跳了起来。

     一时之间草木皆兵,陆尚左看右看觉得到处都有毛毛虫,慌张中就捋着两颗树的缝隙间一路狂奔。

     眼看着面前的树枝稀疏露出空白来,他立刻就奔到那块空地上,扑腾了半天确认身上一条毛毛虫都没有,才松了口气。天知道,他最怕这些软乎乎没有骨头的虫子了。

     陆尚平复了会呼吸,这才注意打量这地方,一大片空地上摆满了一个个的木架子,上面一层层的放着圆形的扁筐里面装满的桑树叶,他还纳闷呢,不摘桑葚摘这么多树叶放这干嘛?

     眼前是一溜五间平房,不像是一般住人的那种,前后都有窗户通风,他有些好奇,这是干什么用的?

     要不说好奇心害死猫呢?陆尚疑惑的推门进去,第一个房间里也到处都是外面那样的架子和扁筐,跟晒药材的工具差不多。他凑过去仔细的看看,发现里面不仅有树叶还有一个个米粒大小黑黑的东西,他不明所以的继续走进下一个房间。

     他刚刚推开门,走了两步看清屋子里的情形,就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了,衣服里兜着的桑葚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陆尚几乎断息般的呢喃了一句,面瘫,救我~

     作者有话要说:小陆道长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危机,我是说生命不是那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