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茧3铃声
    陆尚晕倒了。

     他贪吃桑葚迷了路,误闯进一间养蚕室。他这辈子最恐惧的东西就是软体动物,这一点儿陆离最为清楚。所以当他乍见到满满一屋子的蚕的时候吓得都不会儿呼吸了。

     那间蚕室除了两旁立着的架子上一筐筐的白花花的蚕之外,地上也铺了一片。映着新鲜碧绿的桑叶,那白的像雪似的蚕尤其吓人。陆尚能清楚的听见满室都是沙沙的声音,那是蚕宝宝们吃桑叶的声音。

     最让他毛骨悚然的是,他发现那些蚕宝宝们看见他进来同时停止了进食,直勾勾的看向门口的方向。陆尚发誓,他真的看见那些蚕看着他了,至少他看着那情形是在看他。虽然他都不知道那东西是不是有眼睛!

     白花花的蚕宝宝们曲起身体,头部立起,所有的动作都一致,盯着门口的陆尚打量。陆尚耳边还回荡着它们啃食桑叶的沙沙声,恍惚间他仿佛看见立起来的蚕宝宝们嘴里含着闪光的小钢刀,几下就啃光一片桑叶。

     他想跑,可腿不听使唤,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看见里间屋子里的墙上挂着一个个大大的白白的蚕茧,大的超乎寻常。透过那白云一般的蚕丝,他分明看见那蜷缩在蚕茧里的是一个个人。

     其中,就有他昨天看到的那个画画的女孩子,陆尚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他倒在地上,蚕宝宝们停顿了一下,忽然像是约好了一般,一齐涌了过去,呼啦啦的好像涨潮的潮水。

     可仅仅挨到陆尚身边,它们就再也过不去了,陆尚手腕上一条枣木手链闪着润泽的光,蚕宝宝们好像惧怕那股光泽似的,围着绕了两圈就全都纷纷退开了。

     这边贺新年忙了一中午和重案组的大伙一边吃午饭一边聊案情,度假村这边的派出所的所长在一旁陪着。

     “真是太奇怪了,最近啊,老是有游客无缘无故的晕倒,你说我们这山清水秀的食物都干净的不得了,怎么会儿呢?”派出所所长一脸惋惜的摇头,再这么弄下去,谁还敢来玩?

     晕倒?贺新年想到昨天无故晕倒的女孩心中微微一动,“那些晕倒的游客,最后怎么样了?查出什么问题了吗?”

     “不知道啊!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听说过。估计是好了。”

     “所长,您有哪些晕倒的游客信息吗?”贺新年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所长想了想,“等我一会儿去问问陈经理,客房部应该留有客人入住信息的。”

     “那就谢谢!”

     “哎,可别客气,我还要谢谢你们呢!”所长说着就起身,“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

     徐再思一看,也站了起来,“我跟你一起去。”他跟了贺新年这么久已经猜到自家队长的心思,不就是想要他确认下这些晕倒的游客最后都怎么样了吗?

     白言在旁笑道,这小子可真是进步不少!

     贺新月美滋滋的就跟夸了她似的,拿起一张馅饼就追着跑了出去,“等等我!”

     贺新年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摇头。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结冤仇。他索性不管了,反正徐再思是个有分寸的。

     “新年,这案子你怎么看?”饭桌上就剩下白言和周光远,李治也跟着木叶他们去市里了。

     “现在死因还没出来,不好说啊,但是确实挺怪异的,你们也看到了,昨天那个突然昏迷的女孩。”

     周光远点头,“确实挺让人费解的,贺队你是不是认为......”

     周光远话说到一半,但是贺新年和白言已经心照不宣,白言道:“这事应该问问小陆,哎?小陆呢?”他这才想起来,从早上到现在还没看见陆尚呢!

     “估计还没起床吧?”贺新年装了一些陆尚爱吃的东西准备回去送饭。

     白言和周光远对视一眼,心说,这个点儿还没起床?你昨天到底干了什么啊?不会真照着池燕想的来了吧?

     这俩人直接就想歪了,贺新年也不解释,反正早晚的事,这个黑锅他愿意背。

     结果,回到房间一看,陆尚不见了。

     他见陆尚手机还在桌子上放着就里外找了一圈也没见到人影,他就有些担心了。

     这人是因为昨晚上的事趁着他不在偷偷回家了?

     贺新年扫视了房间一眼,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不是,他什么东西都没带,还穿着昨晚上睡觉的那身衣服,他不可能走远!

     贺新年是海军陆战队出身,侦查跟踪都是拿手好戏。真要想找个人,一点儿也不成问题,尤其是找一个他了如指掌的家伙。

     他躺在床上,想着陆尚起来的样子,应该是饿醒了,然后起来洗漱,迷迷糊糊的出门,被太阳晒晕了头,因为他在一个地方他发现了两行脚印,还迷路了,闯进了桑树林。贺新年乐了,估计是饿的急了,进去摘桑葚吃了。

     他一点点循着陆尚留下的蛛丝马迹越走越远,在桑树林里他看见一堆凌乱的脚印,都是陆尚的。不禁蹙起眉头,看他原地直转圈,脚步凌乱又密集,这人吓坏了。他起身寻找那一路狂奔出去的脚印追了过去。

     贺新年心里纳闷,是什么吓到了他?刚才那片桑树林里根本就没有其他人的痕迹。

     贺新年直接追到蚕室外面,他看见门开着,空地上一个青衣老者正在晾桑叶。他转了几圈,发现陆尚进了蚕室。于是他也抬脚就往里走。

     “哎哎,那是养蚕室,没什么好看的。”那老者端着一筐桑叶在后面追着喊。

     贺新年回头看他面目灰暗,双眼阴郁,打扮的怪里怪气的,老式的立领对襟小褂,将浑身上下罩得严严实实,大夏天的穿着一身青衣如果在加上个瓜皮小帽那整个就是一个满清遗老。贺新年找不到陆尚心急如焚,也不搭理他直接往里走。那老者也不喊了,在后边表情阴郁的瞪着贺新年的背影。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

     老者嘿嘿冷笑起来,脸上是贺新年有去无回的表情。

     蚕室里的格局让人一目了然,每个房间之间都有门窗,虽然有不少的架子,但是一眼就能看清里面的情形。贺新年刚迈进去几步,就见陆尚倒在第二间蚕室的门口,肚子上紫红一片,吓得他心都要跳出来了,三步两步的跑过去将人抱起来。

     “陆尚?陆尚!”贺新年掀开陆尚衣襟,见他平坦的小腹上光滑无痕,再一看洒落满地的桑葚就明白了。

     这家伙,真是吓死他了,虚惊一场。可转眼间,他表情又凝重起来,陆尚怎么叫的都不醒!

     正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刻,他耳边响起一阵清脆的铜铃声,他一偏头就见挂在他左手腕上的小铃铛微微晃动,声音正是这里发出来的。

     贺新年记得,陆尚给他系铃铛的时候说过,只有接近灵体的时候这铃铛才会响。他脸色一沉,忙将陆尚抱起几步就出了蚕室。

     那老者见他不仅出来,还抱着个人,微微诧异,随后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

     贺新年满心都是陆尚,实在没时间搭理他,忙将人抱回房间。

     陆尚怎么叫也不醒,众人都急坏了。恰好徐再思和贺新月急匆匆的跑出来报信,“队长,刚才一一打电话确认过了,那些忽然昏迷的游客们,都死了。没有一个人醒过来。”他说完就发现气氛几乎凝固,人人都是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他一探头就看见陆尚平平整整的躺在床上,就愕然,“不是我想到那样吧?”

     徐再思心惊肉跳,看陆尚的样子他就已经知道结果了,这人没事怎么会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

     贺新年听他说完整个人都狂暴了,浑身散发着冷气,他直接将蚕室门口碰到的那个老者抓了过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不醒?”贺新年阴沉着脸,目光刀一样锐利。

     “嘿嘿,时也命也。”那老者说完就闭口不言,再也不肯开口。

     另一边陆尚晕倒之后就发现自己魂魄离体,飘在半空不受控制的被吸引到隔壁的房间。他回头只能无助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倒在那里,心里郁闷之极,道士做成这个样子真是有够丢人的了,他回去还是摘了望京堂的招牌老老实实做人吧!

     陆尚发现他飘到了隔壁的房间,里面都是大大的白白的蚕茧,他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蜷缩着的一个个人,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人的灵魂,因为那么轻,都飘在半空。他很快就发现,自己身上也开始出现了白色的蚕茧,一个肥肥胖胖的蚕宝宝绕着他身边不住的吐丝。陆尚一看到那软乎乎的蚕汗毛都竖了起来,立刻就浑身僵硬再也不敢动了。

     面瘫,快来救我啊~陆尚欲哭无泪,抱着膝盖落到了地上,身上已经裹了一层薄薄的蚕丝,好在那蚕虽然恶心人,但是并不碰触他的身体,就绕在他周围,所以他才老老实实的不敢动,生怕一激动贴上那东西,那他宁可死了算了。

     陆尚这次真的是栽的毫无悬念。没办法呀,谁都有弱点,他只是个凡人,也不能例外。只是他这个弱点真的是好丢脸的!

     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结果在阴沟里翻了船。

     那蚕宝宝吐完丝就停在陆尚面前与他对峙,它这是做什么?陆尚瞄了一眼隔壁,发现旁边飘着的一个男人半个脚丫子都被吃掉了,那蚕宝宝嘴像是收割机似的,咔咔咔的咬个不停,他立刻就吓得毛骨悚然。

     这是要吃了他的魂魄啊!

     陆尚大惊,活人魂魄一旦离体三天就回不去了,七天之后人就会不声不响的死掉。敢情昨天那个女孩子是因为这个原因晕倒的啊?

     他大意了,只是这蚕宝宝身上一点儿妖气都没有,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这背后一定有人帮助它们蚕食灵魂!

     陆尚想了半天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一对上面前的蚕宝宝他立刻就退缩了。死活不敢动,不断的在心里祈祷,面瘫快点找到他,快点叫师兄来啊!他撑不了多久的,一旦意识松懈,灵魂就会被面前的蚕宝宝蚕食殆尽。

     “啧啧啧,这么漂亮的姑娘可惜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陆尚猛然抬头,就见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长袍,脑后扎了一个寸许长的小辫子背着手站在旁边,他语气虽然惋惜,但是脸上的表情可不是那么回事。

     陆尚诧异,这人身上有极浓烈的阴气,刺激的人不安,他就这么闲庭信步的走过来,把蚕茧里面的蚕宝宝们吓得瑟瑟发抖,全都停止了进食的动作,有几个甚至身子一僵直接硬邦邦的掉到地上。

     万峥嵘走近仔细的打量陆尚,不禁一撇嘴,“吓成这样也不怎么样吗?”他是听无尘说找到了陆云昔的转世,他实在是好奇想来看看,结果……这与五百年前骄傲冷漠的天师陆云昔差太多了,虽然脸还是那张脸。

     他是僵尸,还是一个被陆云昔封印的僵尸,但是他后来听说这位美人天师最后落到僵尸王手里了,心里就微妙了,一幸灾乐祸这笔帐也就完了,毕竟他还不想不识时务的和僵尸王作对,他一个二级僵尸怎么可能打得过僵尸皇族?

     无尘不知道怎么找到了陆云昔封印他的地方,把他放了出来,想拉他入伙,一起对付僵尸王。他可没这兴趣,不过,他的尸丹被无尘收走只好选择受制于人。

     万峥嵘不介意将水搅得浑一些。无尘这卑鄙小人,当年暗恋师弟陆云昔而不得,错手将人杀死,现在又想打僵尸王尸丹的主意,想要用陆云昔转世将尸王逼出来……唉,让他说他点儿什么好呢?

     人间现在有一句话非常流行,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陆尚本来就因为栽在一堆虫子面前觉得很没面子,如今被这非人的怪物嘲笑,当即就不爽的转开脸,“管你屁事!”

     “哦?脾气还是一样。这么一生气就像了。恩,尤其是这侧脸。”万峥嵘蹲在陆尚面前品头论足。

     “像谁?”陆尚拧眉,斜着眼睛看他,这不是第一次有人说他像别人了。

     “对,就是这么个眼神,太像了。别动,我拍张照片。”万峥嵘忙从怀里掏出手机,陆云昔的英姿就算没事瞻仰瞻仰也是好的,一个凡人能把僵尸王迷成那样,也是个狠茬子。他瞬间就沦为陆云昔脑残粉了。

     陆尚瞄了一眼,娘的,这变态还是拿的市面上流行的最新款。

     他伸手一挡脸,有些底气不足,“把那个弄走,不然不给拍。”陆尚心说,你要是把这些蚕宝宝弄走别说拍照了,你让老子笑就笑,让哭就哭。

     别说他没骨气,骨气不是用在这里的,陆羽拼了性命换来的他的小命岂能就这么报销?他还想回去见贺新年和师兄呢!

     万峥嵘一撇嘴,终归不是本人,陆皇妃可不是这么胆小的人。

     不过他还是一甩衣袖就扫走了那个已经僵硬的蚕宝宝,举着手机一脸邪恶的笑道:“来,板起脸,做一个要杀人的表情。”

     陆尚无声的翻了一个白眼,心中想着老子要杀了你!为了能得救,忍了。

     万峥嵘拍完一边将照片设成屏保,一边瞄了一眼陆尚眼角未干的泪痕,这么个可怜兮兮的陆云昔真是想让人把他欺负哭,于是他满脸戏谑的开口,“喂,求我啊!只要你哭着求我我就救你出来。”

     陆尚瞪圆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这人什么毛病?不是吃饱了撑的到这来拿他开涮的吧?他皱着眉头,暗骂一声,“变态!”还真让哭啊?他刚才真想哭来着,这会儿被他这么一说,就死都不想哭了。

     “呵,不哭?这里方圆百里之内没有人能救你,除了我!”万峥嵘索性坐在地上继续吹嘘,黑色的袍子下摆粘上不少尘土,他毫不在意。

     陆尚扭过身去不理他,心里默默答道:“面瘫一定会来救我!”同时心里暗骂,这死怪物就不能提个别的要求?谁会像个小姑娘似的哭着求你啊?他还嫌不够丢人啊?

     万峥嵘有些不悦,邪魅狂狷的脸扳起,一挥手,一阵劲风拂过,屋子里挂着的蚕茧全都给吹开,里面飘着的魂魄纷纷飞起,他向着空中乱飞的魂魄吹了口气,那些魂魄就像是随风飘散的风筝一样飘出窗口。

     陆尚抬眼一看,心中微定,这些人阳寿未尽,魂魄失去了束缚不出意外的话就会回到身体里,这也算是得救了。

     “看到了吧?我能救他们就能救你,所以,赶快哭一个我看看?”万峥嵘本来就是一个随心所欲的人,恶趣味颇多,这会卯足了劲想要看陆尚给他哭一个,之所以这么欺负人,一方面是满足他的好奇心,另一方面也有点儿报之前的封印之仇。

     欺负这个又不会被僵尸王追杀,虽然此人非彼人,有那么点儿不好意思,但是谁让他们长着一样的脸了,而最最主要的是他心里爽快就行了。

     “你是不是有病啊?你到底是谁啊?”陆尚怒了,这人噼里啪啦的再这搅合一通,一句有用的都没说,反倒弄的他一头雾水。

     万峥嵘耐心也耗尽了,就站起身,袍子下摆带起一阵风,他侧着身子背着手斜视陆尚,“不哭拉到!老子现在就去吸干你的血!”说着舔了舔发痒的犬齿,别说,玩了这么半天,他还真渴了。

     陆尚一下子就急了,那牙齿?这人是僵尸啊!

     “我要在你脖子上咬十八个血洞,痛死你,到时候你就和我一样,永生不死了,高兴吧?哈哈哈哈!”万峥嵘用一种与说的话十分不符的霸气侧漏的表情,跟精分似的张狂大笑,一甩袖子来去一阵风人就没影了。

     “我叫万峥嵘!”空气里回荡着他嚣张的声音,这人临走之前还将隔壁屋子里的蚕宝宝全都扫到了陆尚面前,报复他不听话。

     陆尚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不想永生不死,他想要和贺新年在一起~

     面瘫!

     作者有话要说:每个人都有弱点啊

     小陆道长并非万能,他也会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