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无人公车2学校
    三天前,L市一直阴雨连绵,小雨每天从早下的晚上,好像不要钱似的。

     第五十二中学这个时候已经结束了一天的学习时间,放学的铃声一响起来,整个校园瞬间就沸腾了。从教学楼上往下看,一片片的小花伞一个挨着一个,地上积着的小水洼被学生们踩来踩去溅起水花无数。

     五十二中学是一所公立学校,大约有学生一千五百多名,学校设施齐全,整体环境不错,来这里就读的学生多数都是本市人。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不时的传来欢声笑语,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自我意识萌发和成长的阶段,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鲜明的个体,他们纯真,美好却又残忍。

     “啊?楼上那是谁啊?”伴随着一声惊叫,一部分学生抬头向上看去,迎着蒙蒙细雨,就见教学楼顶层站着一个穿着白色校服的瘦弱女生,远远的就能看见她的长头发被雨水淋湿粘在脸上,站在楼边摇摇欲坠。即使隔着八楼,下面的人也能看得出了她在颤抖。

     啊~人群里又爆发出一阵惊叫,因为眼看着那个女生又上前迈了一步,看那样子明显是要跳楼,底下越来越多的学生围观,一些见事不好的赶紧找老师去了,剩下的都在原地站着,议论纷纷。

     外面吵成一团,三楼教室里还剩下几个学生打扫卫生,这时候门忽然被撞开,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惊慌失措的大喊道:“赵毅赵毅!不好了!不好了!咱们班刘莹莹好像要跳楼!”

     正在擦黑板的男生听见这话先是一愣随后扔下黑板擦就往顶楼跑,刚刚那个报信的眼睛男就跟在后面跑,边跑边喊:“在东面!东面!”

     赵毅呼哧带喘的跑到顶楼砰的一声撞开门,正巧一眼就见那抹白色的身影轻飘飘的像是一张纸似的飞了下去。

     “莹莹!”他跑到楼边,一切都已是徒劳。

     赵毅呆愣愣的瘫坐在地上,他不敢向下面看,不敢相信天天都见面的同学就这样没了?轻飘飘的没了!

     警察很快来到现场,刘莹莹从八楼坠下来当场死亡,经过调查警方断定为自杀结案。

     然而,事情没过几天,又有一个女生跳楼身亡,不过这次可不是自杀,但是也不是被人推下去的。怪就怪在这里,当时有几个班的学生在外面上体育课,就见她当时是一个人上的楼,大家还奇怪她是怎么上去的?自从发生刘莹莹的事后,顶楼的门都是锁着的。就见她恍恍惚惚的直接迈步就掉了下来,当时顶楼除了她自己根本没有别人!

     说她是自杀吧?可在坠落的一瞬间她忽然尖叫着救命!

     哪有人自杀半路还喊救命的?可那么多目击者证明当时楼上没有人,而且那个女生平时嚣张跋扈根本就不是会自杀的那种人。但是她就自己从楼上掉下来了?

     消息一时之间传的很快,学生们之间议论纷纷,有的说她是精神失常,有的说她是被刘莹莹的鬼魂推下去的,总之林林总总说什么的都有,学校里乱哄哄的。不得不承认,孩子们的想象力是什么可怕的,再加上三人成虎,到处都是耸人听闻的小道消息。

     一周之内死了两名学生,弄得人心惶惶,家长们组团抗议,搞得学校都不敢上课了。可学校里有一千多个学生,这不上课要把他们安排到哪里去?学校领导坚持上课。

     结果,当天又有一个女学生跳楼,跟之前的那个一样怪异,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上的顶楼,明明已经挂了三道锁了。可人还是死了,也是恍恍惚惚的爬到楼上,看着就像是梦游似的,面无表情的一直走,谁叫也不停,直到一脚踩空掉下来的瞬间才像是恢复了意识一般尖叫一声,可为时已晚。

     当时贺新年和陆尚正在M市还没回来,白言他们在局长的授意下接手了这案子,然后就一直在挠头。想要学校先停课吧?可那校长恰好是个留洋归来的博士,说死也不相信那些玄玄怪怪的说法,只说是学生的压力太大导致精神出现问题。

     陆尚听到这,无奈的点头,“是啊,正常人都不会信的。”所以望京堂生意才这么差,他才沦落到给贺新年打工。

     “是啊!你不知道?那校长说话可气人了,说什么怪力乱神,无稽之谈。唉,把我气得呀!真是跟他急死了!”白言说起这件事还气得直拍桌子。

     徐再思扑哧一笑,“你们可没看见那校长指着白队的鼻子教训!”说着他惟妙惟肖的学着那位校长的语气指着白言道:“还人民警察呢?净说些不找边际的话!你要是再和我提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我就投诉你!”

     白言无奈的摇头,“唉,可等到你们回来了,小陆啊?这案子怎么办啊?”

     要说之前没遇到陆尚的时候案子也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了,从来没有这么指望过一个人。不过话说回来,要搁在以前,这种案子一般都会按照自杀结案,可现在有了陆尚这个顾问就不一样了。

     陆尚手里攥着筷子杵着下巴,望着屋顶看了好久,才对白言道:“没去看过我也敢妄下断言,还是明天直接去一趟吧!”

     几个人这边商量着,就闻到厨房里传来阵阵香味,周光远一挑眉,“你师兄还擅长做饭?”

     “那是当然!”陆尚还没等骄傲完就见木叶抱着小狐狸兴冲冲的跑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块排骨,直奔李治而去。

     就见他将那块排骨送到李治嘴边,眼含期待的道:“快尝尝,可好吃了!”李治也给面子张嘴就将那块排骨整个咬到嘴里,嘴唇不经意间碰触到木叶的手指,羞得木叶面红耳赤紧紧的抱着小狐狸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像是刚过门的小媳妇。

     白言见状十分无语的用手撑住额头,丢人啊!

     “诶?陆尚有客人啊?”徐再思看着门外停下的车,心说这刮风下雨降温天怎么还有客人?

     贺新年一看门外停下的黑色宾利,顿时就知道来人是谁了,这么晚还来望京堂的不是他就没别人了。

     陆离此时正在厨房里炒最后一个菜,池燕和连容都在一旁咬着拳头眼冒星星的看着,连做饭都这么好看,一点也不掉仙气,真是完美的让人无话可说了。

     陆离回身拿盐的功夫看见这两个女孩子一脸熏熏然的表情不禁莞尔,“先把菜端上去吧!”他说着话一回身就感觉到腿上有一个热乎乎毛茸茸的东西蹭着,低头一看,吓得他险些将手里的铲子扔了。

     是幽灵豹!

     那黑豹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来的,此刻正用大脑袋不住的蹭他的腿,陆离脚一软险些栽倒。这豹子在这,主人还会远吗?

     厨房外,陆尚咬牙切齿的就见萧业庭带着一堆人拿着不少东西坦然自若的下车进门直奔楼梯连看他没看他们一眼,这家伙?这家伙也太随便了吧?

     萧业庭抬脚刚迈上一节台阶眼角余光就瞥见了幽灵豹的影子,他略一迟疑就转回身直奔厨房里走去。

     这个时候幽灵豹已经抬起两只前爪搭在流理台上,整个脑袋在陆离腰上蹭来蹭去,陆离手里还拿着个铲子不住的推它,可实力悬殊之下也无济于事。池燕和连容已经完全呆住了,这里怎么会有一只这么大个的黑豹?有也就算了,可它那旁若无人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萧业庭一看厨房里的情形就火往上涌,幽灵豹的举动已经不算什么了,这是他们的家事可以内部解决。可他的心肝宝贝陆离在干吗啊?他竟然扎着围裙下厨做饭?他那个有伤在身清高的好像不食人家烟火的陆离竟然在做饭?

     而且还是做给别人吃的?

     萧业庭很生气,他臭着脸走到近前狠狠的弹了幽灵豹一指头,看着它不情愿的挪走心说等我回家在收拾你。

     攘内必先安外,等他解决这些外人回头再跟它算账。老是觊觎陆离的血可不行!

     不过,陆离这红唇微张被吓到的模样真是太勾人了。

     萧业庭暗压心头悸动,装作生气的模样沉着脸一把将人抱了起来,责怪道:“你伤还没好,怎么随便乱动?”说着就旁若无人的抱着人往出走。

     陆尚气呼呼的拦在门口,陆离对他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他白了萧业庭一眼就让了开来。

     直到萧家的人都跟着一起上了楼,楼下的人还处在震惊中。

     众人看陆尚脸色不好,谁也没敢多问,反正有他们贺队在还能让他们吃亏不成?于是纷纷借故离去,约好了明天一早去五十二中看现场。

     陆尚也没心情吃饭了,坐在桌边生闷气。贺新年安慰他道:“你师兄这么做是对的,咱们确实不适合和萧业庭硬碰硬。万一逼急了他做些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就不好了,毕竟咱们不可能天天看着你师兄,而且防得住一时防不住一世。最好是让他自己死心,如果师兄有办法那最好不过,要是没有,也没关系,记住,我永远咱在你们这边。”

     陆尚看了看贺新年波澜不惊的表情,知道这人在关键时刻靠得住,他心里虽然感激但是并没有将希望全都寄托在他身上。人始终要靠自己,无论多么靠谱的靠山总有靠不住的时候,毕竟人算不如天算。姑且就听任师兄一次吧!如果萧业庭敢乱来,大不了到时候就跟他拼了!

     “你还不回去啊?”陆尚平静下来抱着肩膀坐在那里看贺新年一点要走的意思也没有就问。

     “一会儿就走,来先吃饭。”贺新年一边吃饭还一边给陆尚夹菜,嗯,陆离的手艺确实比他强了多少倍。看来要讨陆尚欢心他还有的练。

     陆尚看他的意思就猜到他可能是要等萧业庭走了他再走,其实这面瘫的心思很好猜,以前他总是误会他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了解他弄明白了,贺新年只是不喜欢解释而已,他都是用行动来表示的。想到这他心里暖融融的拿起筷子跟着他一起吃饭。

     楼上,萧业庭指挥手下将他中午打坏的床头柜残骸收拾干净换了一个新的柜子,又亲手摆好他带来的饭菜屏退下人,就和陆离一起吃饭,好像之前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萧业庭夹了一筷子菜见陆离不动筷身上还穿着围裙就有些不悦的道:“以后不许给别人做饭吃!”

     此时楼上除了他们两个人就只有一只豹子和一只乌鸦。幽灵豹照例横在门口站岗,半眯着眼睛趴着,乌鸦王站在外间横栏上假寐。心里不住的摇头,又是一对,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啊?他的王后在哪里?

     陆离也不说话拿起筷子吃饭,萧业庭继续说道:“等雨停了我想翻修望京堂后院的老宅。”他那表情不是商量就像是来和陆离知会一声。

     “你……”陆离刚说一个字,萧业庭就夹了一个肉丸直接塞到他嘴里,“这里太小了,就一张床多不方便?而且我不修楼下那个人也会修。”他早就对他们师兄弟的感情好的嫉妒了。要不是最近连续下雨他这个时候差不多都要完工了。

     楼下的人?陆离眨巴两下眼睛,一边嚼着嘴里的丸子一边暗想,他不是很明白。萧业庭破天荒的给他解释道:“那个姓贺的啊!他喜欢你师弟。”

     陆离被他如此直白的解释给怔住了,心里回忆着这几天的点点滴滴。怪不得……看小尚的反应应该是知道的,而且不仅是知道还貌似不反对。萧业庭见陆离一脸茫然的发呆有些不满的一捏他的下巴正过他的脸直面自己,“看我,不要想别人。”

     幸亏这楼上就他们俩,不然旁人看了绝对不会相信这个孩子气的男人是那个叱咤风云的萧家少主?其实,只有左文君最了解萧业庭,他跟在萧业庭身边不到两年就将他的脾气秉性摸得一清二楚,所从来没触过雷。

     萧业庭生就一身黑道大哥的气质,人又冷,巨多疑。心狠手辣,对外人像石头一样,对喜欢的人一秒变弱智,还爱吃醋。这一点从陆离这里就得到了很好的印证,他们家少主在陆离面前那是连个懂事的孩子都不如!

     不过,他这个样子让左文君非常担心,不是担心他们少主,是担心陆离。他们家少主看上去敢爱敢恨,那是假象,他拿得起放不下才是真的。到最后要是陆离看不上他,他可真不知道要怎么收场了。

     左文君还是比较欣赏陆离的,毕竟看那样一个人受委屈,谁也不忍心的。

     陆离食不知味的吃完了饭,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霉运缠身内忧外患啊!他本来就气质冷清这一微微发愁沉默不语的样子更是让人捉摸不透,好像水中月镜中花,伸手一碰就没有了。萧业庭看着就心急,这样的陆离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

     他有些急切,放下筷子双手抓着陆离的肩膀道:“等后面翻修好了咱们一起搬进去怎么样?你放心我说话算数的!绝对不会乱来的!”

     陆离转头看了一眼抓在他肩膀上的大手,萧业庭就讪讪的收回手,“那我就先回去了。”

     他下楼的时候正好与陆尚擦肩而过,陆尚斜了他一眼,意料之外的什么也没说。贺新年叮嘱了一句,明天早上来接你,就也跟着离开了。

     陆尚三步两步的跑上楼,一进门就瞪圆了眼睛,“这豹子怎么还在这?”

     陆离淡淡的扫了一眼已经趴到床边地毯上的幽灵豹,摇摇头,估计是萧业庭留下来看着他的吧?

     陆尚换好睡衣跳上床,躺在陆离旁边,有些担忧的问:“师兄,你真的有办法啊?”那个萧业庭看上去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样子,惹急了真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他比贺新年还难缠,不管怎样贺队长好歹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人,可约束萧业庭的东西他好像暂时还没找到。

     “走一步看一步吧?小尚?”

     嗯?陆尚仰着头看着陆离,等着他的下文。

     “你和那位贺队长......”陆离问到一半看见陆尚变了脸色就知道事情朝着他想的方向来了。

     “师兄~”陆尚带着哭腔一撇嘴,拉长声音就跟小时候和陆离撒娇似的,“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他了?我是不是变态?”

     陆离看陆尚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自己忍不住扑哧一笑,这孩子被陆羽吓坏了。他用手顺了顺陆尚柔软的头发,道:“变态就变态呗?两厢情愿的事你害着谁了?小尚啊,人的一生很短暂,别等到将来后悔啊。我是比较喜欢你和女孩子在一起,不过要真是喜欢男人的话,那也没办法,心之所向,你不是也阻止不了自己吗?”

     陆尚被陆离这一番话说得豁然开朗,一想也是,他现在想跳出这个坑可能也跳不出去了,主要是他一心奔着坑底下的那个人拉都拉不回来。

     陆尚想通了头搭在陆离腰上心情愉快的哼着歌,“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谁也逃不离,无情无爱此生又何必?”他心说,以后就随波逐流顺其自然好了。

     “小尚?”陆离扒拉了陆尚一把,打断他,“换一首,你唱的我心慌。”总感觉这句歌词不吉利,会一语成谶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