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无人公车1下雨天
    从M市回来两天,一直都在下雨。陆尚请假在家照顾陆离,但是一手没伸上不说还被气了个半死。

     萧业庭每天准时准点的来望京堂报道,来了还不走,不仅如此还带着一只大黑豹往卧室门口一卧,连门都不让陆尚进了。

     陆尚在外面气的直转圈,只隔了一道门帘他却连师兄面都见不到了!小狐狸则蔫蔫的藏在角落里不敢出声,安静的像是个布偶,没办法他实在是怕极了那只豹子。

     卧室里,陆离靠坐在床上,萧业庭就坐在床边看着他。两人都不说话,房间里安静的能听见雨点打在屋檐上的声音。

     “萧少爷,你以后不必再来了,多谢你费心,我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况且,这件事责任也不全在你。”陆离的声音淡淡的,不知道这个时候划清界限这人能不能接受,但总要试一下么!

     萧业庭一瞬不瞬的盯着陆离的脸又凑近了一些道:“不行!我是要负责一辈子的。你不愿意我总会想办法让你愿意,我不能忍受你和别人在一起,你一定要是我的!”

     果然!陆离低下头,片刻后仰起脸带着一抹嘲笑,讽刺道:“我要是一直不同意呢?你怎么办?威胁?强迫?把我像个玩物似的关起来?”

     萧业庭有些慌了,他从没见过陆离这样的表情,那带着不屑的眼神让他心里发慌,他忙上前一把将陆离搂住,连声解释道:“不会!我绝对不会强迫你!”陆离的身体香香的暖暖的,他抱在怀里舍不得松手。

     陆离也不挣扎,脸上依然淡淡的,“你不过是因为喜欢这副皮囊罢了,是不是让你得偿所愿你就能放过我了?”世人皆如此,看见漂亮的东西就想占为己有。可恨他这张脸为他惹来无数麻烦!

     陆离说着就伸手解衣扣,脸上带着鲜有的冷漠。萧业庭被他无所谓的态度激怒了,将陆离脱到一半的衣服拉好,大吼道:“住手!”他拳头捏的咯咯响,想狠狠的揍他一顿,怎么能这么轻贱自己?可对着那张淡然的脸清澈的眼,他如何下得去手?

     最后气的无可奈何一拳头再砸床头柜上,哐当一声巨响,惊得陆尚跳了起来就往卧室跑。走到一半与浑身戾气的萧业庭撞了个满怀,不待他跳脚对方已经一阵风似的下楼去了,后面跟着懒洋洋的幽灵豹。

     有病!陆尚暗骂一声急忙掀帘子跑进去看陆离,心说萧业庭这个暴力狂不会对他师兄动手了吧?

     进去一瞧只见陆离衣衫不整的靠在床上,愁容满面。床边的柜子裂成两半,中间碎了一个大窟窿。陆尚忙跳上床,“师兄他……他跟你动手了?”

     陆离摇头,“是我故意激他,小尚你以后不要和他正面冲突,短时间内他不会对我怎么样。”他知道萧业庭的意思后兵行险招,利用他的自负和高傲激怒他,让他没法对自己动手,可他也不能确认这个办法对萧业庭的有效期限是多久。

     “可恶!这个败类!”陆尚气的咬牙切齿,谁敢动陆离一根头发他就跟谁拼命!管你是什么身份!

     “小尚,听话,别跟他撕破脸,咱们不是他的对手。这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还不清楚萧业庭的为人,他最担心陆尚和他硬碰硬。

     “可是……”

     陆尚还想说什么被陆离拦住,“放心,他要是乱来我一定会叫救命,到时候你一定要来救我。”陆离摩挲着陆尚的头发笑道。

     陆尚一撇嘴,心说,信你才怪!我还不知道你?到时候就是被人家欺负死了也不会叫救命的!

     师兄弟两人正互相安慰,就听楼梯上一阵脚步声响起。陆尚起身下床,心里暗骂,这么没礼貌不请自来的除了萧业庭就是贺新年了。

     陆尚抱着肩膀站在卧室门口,果然就见贺新年拎着一兜东西上楼来。他切了一声,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刚走了一个恶霸又来一个流氓!

     这日子让人没法过了!

     不然他也砸砸桌子泄泄愤?可又舍不得他们家的家具。

     唉,愁!

     贺新年看陆尚开始还一副收拾负心汉的义愤填膺的表情,转眼又无奈的叹气坐到椅子上。他没做声开始从袋子里往出拿东西,小狐狸见屋里最大的危险源已经撤离就探头探脑的跑出来,站在桌边眼巴巴的看着贺新年。

     哇~好多好吃的~鸡翅膀啊!好想吃~

     小狐狸仰起脸不住的吧唧嘴巴咽口水,他胆子小又初来咋到不敢跟贺新年直接要就站在那里眼巴巴的看着,小小的身子还没有桌子高,仰着头踮着脚,两只耳朵一抖一抖的,非常可爱。

     贺新年一低头就见小狐狸手指含在嘴里直咽口水,一脸的期待表情看着他,大眼睛里水汪汪的。

     “去洗手回来给你吃。”他揉了揉小狐狸的头,软乎乎的头发和耳朵摸上去手感特别好。

     小狐狸眨眨眼,反应过来之后一溜烟的跑去洗手。陆尚在旁撇嘴,切,装好人!

     不过他确实佩服这人,自打他第一次让贺新年见识了这个世界有鬼之后,以后无论什么离奇的情况出现,这人都处之泰然。

     贺新年整理好东西将给小狐狸吃的鸡翅膀装盘摆在矮几上,然后坐到陆尚旁边,这猫毛不顺,该顺顺毛了。

     窗外雨水哗哗的落,越下越有劲,好像下不完了似的。小狐狸心满意足的坐在矮几旁啃鸡翅膀,陆离在卧室里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屋檐下成串的雨滴,目光迷离不知道在想什么。

     贺新年挨着陆尚坐着,静静的看了半晌,道:“别担心,有我在呢!”

     陆尚斜了他一眼,“有你我才担心,就你居心不良。”

     贺新年一听二话不说将人拽到怀里,凑上去亲了一口,“你都这么说了,我不应个景不好。”陆尚不老实的拧着身子想要挣开,却被贺新年牢牢的抱住,他拍着陆尚的后背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有事。”

     陆尚又拧了两下见挣不开就慢慢安静下来了,贺新年的肩膀很宽厚,看着很好依靠的样子,他心里虽然暖暖的但是嘴上不饶人,一脸悔恨的道:“你哪有人家霸气侧漏啊?搞不好我是抱错大腿了。”

     “那要抱过之后才知道。”贺新年说着手顺着陆尚的脖颈一路向下摸到胸前肋下,陆尚像是被电到一般猛然跳到地上,身上被摸到的地方酥酥麻麻的让他脸色绯红,嘴唇嗫嚅了几下,狼狈的逃走,大意了大意了!

     差点就沦陷了!

     傍晚的时候,重案组的众人集体登门,说是送乌鸦王回家,其实是想请这位大神回去上班,在这两人走的这几天,发生了一件怪异的案子,查来查去就断了线索,无奈之下只好来求助陆尚。

     白言托着乌鸦王的鹦鹉架子领着众人浩浩荡荡的上楼来,雨一直没停,雨滴落在乌鸦王光滑的羽毛上瞬间就滑落到地上。

     他们来的时候,贺新年正在厨房做饭。众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们那个看上去狂拽酷炫的贺队长竟然在做饭?陆尚真是好样的!服!

     紧接着,池燕连容就嗷的一声尖叫,吓得白言险些将乌鸦王扔到地上,池燕目瞪口呆的看着站在地板中央抱着个球一脸茫然的小狐狸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谁家的孩子?太萌了!

     小狐狸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连身衣,身高不足一米,小小巧巧的一只,大眼睛水汪汪的张着小嘴傻呵呵的看着涌上来的众人。他帽子搭耸在身后,一头银白的发丝,两只立起来的小耳朵外加身后那条银白色蓬松的漂亮尾巴无一不在显示他是个小妖怪。池燕就像个怪阿姨似的冲上去将小狐狸举了起来,仔细的看着,哇!耳朵好像是真的哦?尾巴也是?!

     诶?池燕彻底的惊呆了,木偶似的僵硬的转过身看着身后的众人,后知后觉的示意:这个小孩真的不是人啊!

     正在这时,陆离听到声音走到卧室门口,看着众人问道:“你们是?”

     小狐狸一看陆离出来立刻就挣开池燕的手欢快的扑过去,“陆离哥哥!”

     陆离抱住爬到他身上的小狐狸看着众人,等着回答,这卧室和这间书房是相连着的,只有门框没有门,两边都雕成了楼空的书架,摆满了书,中间只挡了一幅白色的帘子。众人就见陆离飘飘渺渺的站在门口,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艾玛,满屋子都是仙气。

     还是周光远最先回过神来,他向前一步解释道:“我们是陆尚的同事,不好意思没打招呼就前来打扰。”

     哦,陆离淡淡的点点头,“随便坐,我是陆尚的师兄,陆离。”

     木叶偷偷的凑到乌鸦王跟前小声的问道:“大王,他是不是人啊?”陆离一身仙气表情淡漠疏离可比小狐狸更像狐仙。

     乌鸦王啧啧了几声,“货真价实的大美人。”这个比陆尚好看多了。

     “诶?你们都来了?怎么都站着?”陆尚上楼来就看见众人石化了似的站在那里。

     “小尚搬几个板凳来。”陆离抱着小狐狸走到他身边道。

     陆尚四下一看,七八个人都杵在这楼上还真有些挤,他索性招呼道:“干脆到楼下去好了,楼下地方大!”

     哦,好!众人只顾应声,就往楼下走,这时就听乌鸦王沙哑着嗓子叫道:“小猫崽你没看见我啊?还不过来请安!”

     乌鸦王最近被重案组的众人当成祖宗供起来,自我感觉良好。众人对他那是一个礼遇有加,生怕惹他不高兴,这位扇扇翅膀就够他们收拾一天的了。

     陆尚本来还没在意,一听这话立刻就从白言手里拿过鹦鹉架子直接挂在楼上,“您老万福金安,这么高贵的血统怎么能跟我们凡人混在一起?您就在楼上好好感受下高高在上的感觉吧。”说着就和众人下楼。

     乌鸦王一看摆谱不成反被一个人扔下,当即就急了在后面大喊大叫:“回来!混账东西!带本王下去!我错了!小猫崽我错了~不要扔下我~”

     众人一看乌鸦王色厉内荏的样子,那原本高大上的气场瞬间霸气侧漏,都无语了。

     陆尚给他们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啊!

     望京堂的餐桌旁围坐了将近十个人,吃饭的却寥寥无几,贺新年看着一众手下眼巴巴的围坐在这看着,也没心情吃饭了,就放下筷子,“你们都不用回家是吗?”

     白言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您老是美人在侧,我们可是焦头烂额了。

     “队长啊,你不介意边吃边听我们说说案情吧?”

     众人谁也不想走,目光齐刷刷的瞄着陆离和小狐狸,这一大一小真是养眼啊!

     陆离放下筷子,“你们都没吃饭吧?这样好了,你们先说,我再做几个菜,大家一起在这吃好了。”

     好啊好啊!池燕和连容都站起来齐声叫道:“我们去帮忙!”

     陆尚知道自家师兄看着冷清其实挺平易近人的,而且喜欢做菜。他有些担心的问:“行吗?”

     陆离知道他是问自己身体能不能吃得消就一边穿上围裙一边笑道:“没事,有她们帮忙。”

     陆尚放心的点点头,对着两个女孩子尤其是池燕告诫道:“不许跟我师兄说奇怪的话啊!”

     池燕这个时候满脑子都是穿着围裙的大美人哪里还能听得进去他的话?

     人妻,贤惠,漂亮,艾玛~实在太完美了!

     连容有些担心的看着一脸脑洞大开的池燕,心说,这么兴奋待会儿会不会又流鼻血啊?

     “那个,我也想去帮忙~”木叶有些坐不住的怯怯道。

     陆尚抓着他的手非常诚恳的请求道:“去吧,帮我看着点池燕!别让她乱说话。”

     徐再思看着这三个临阵脱逃的家伙,再偷看贺新年的脸色,见他并没有不悦,就放下心来,贺队被陆尚带的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到底是什么案子啊?”餐桌旁,陆尚夹了一筷子青菜咬了一口就放下筷子,这味道怪怪的,待会还是吃师兄做的好了。

     白言看了看周光远,两人相互点点头,然后他道:“案子发生在几天以前,最近一直在下雨,基本上没留下什么证据,死者都是同一所学校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