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无人公车3潜伏
    第二天一大早,贺新年就来接人,陆尚把乌鸦王留在家里陪着陆离就放心的走了。

     陆尚一上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随口问道:“打算怎么办?”他觉得贺新年心里一定有计划了。

     贺新年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觉得今天的陆尚和以往的不一样,语气轻快表情自然,好像心里放开了什么似的。

     “还没,要等你的结论然后在做部署。”

     “哦,那快走吧!救人如救火。”陆尚系好安全带抬头看着有些呆愣的贺新年,一挑眉,“开车啊!”

     不对头,陆尚这反应绝对不对头。贺新年一边开车一边暗中观察他,这人平时单独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都是炸毛猫的状态,满身的防备,需要他顺毛。可今天毛很顺啊!甚至称得上是和颜悦色了。

     贺新年摸不着头脑就保持着不动声色,他那里知道陆尚昨晚上被陆离解开了心结,决定今后一切都看天意了。他要是知道是这等好事那里还会像现在似的,固步自封,错失良机。

     五十二中不到十天内连续死了三名学生,饶是校长再留过洋也扛不住家长的压力了。学校虽然还在上课,但是总有家长前来抗议。他五十二中校长有些坐不住板凳就找到了在市分局当局长的老同学,请他出面查明到底是怎么回事?再死下去他刚接手的学校岂不是要黄了?所以局长就将案子丢给了重案组。

     贺新年亮出警徽和学校打好招呼就和陆尚一前一后的上了顶楼,天空阴沉沉的,空气潮湿闷热,气压低的人喘不上来气。这宽阔的楼顶上只均匀的分布着几扇气窗,别无他物。本来在前面带路的教导主任此刻正在门里一脸紧张的向外张望,拿着一块手绢不停的擦汗,说死也不看踏上楼顶一步。

     陆尚四下一望,脸色见沉,空气压抑的厉害,好家伙,人不在这都能造成这样的影响,那迎面撞见的人还了得?非死即伤啊!

     他见那教导主任离得很远估计听不见他们说话就对贺新年道:“怨气太重,而且现在不在这里,不好办。”

     “这么厉害?”

     “嗯,积怨难平,你看这天,这是恨到什么地步才能达到这个效果啊?如果不尽快除掉他估计整个学校都会遭殃。”陆尚脸上带着淡淡的忧愁,看着天空积郁的黑云,在心里哀嚎,又要放血啊!

     除掉?贺新年惊讶,陆尚竟然直接用了除掉这个词,可见情况是真的很严峻。

     陆尚十分自然的一挽贺新年的胳膊满面愁容的道:“面瘫怎么办?这鬼到处乱转不好抓,这么多学生随便他附身那一个的身上咱们也没辙啊!而且我一个人又看不过来总不能把学生们都积聚到一块挨个用戒尺拍一顿吧?就算不打草惊蛇,那么多人我一个个看过去他早就跑了!”

     “这鬼好像对跳楼有执念,不如咱们在这守株待兔?”

     “不行,他不过是比较喜欢跳楼这个死法而已,有人阻挡只会让他变本加厉,咱们要不动声色的将他一次性消灭。“陆尚摆手直接反对。

     贺新年想了想,继续道:“咱们可以同时进行,一方面派人在这守着,一方面渗透到学校,他会跳楼总归是有原因的吧?先找到他的死因咱们才比较好下手。”

     陆尚也觉得这个主意可行,就点头赞同。随后,他一挑眉看着贺新年,“怎么个渗透法?”

     陆尚穿着一件白大褂脸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手插着兜在学校空荡荡的走廊上游荡,这就是贺新年说的渗透。

     真是服了他了,还说大隐隐于市?这面瘫竟然让他装成心理医生?

     这个时间学生们都在上课,走廊里空无一人,他漫不经心的双手抄兜往校医室走,当然了原本的校医阿姨已经被放假回家了,代替他的是人他们组的天然呆木叶。

     别看木叶性格有些呆,但是脑袋瓜子好使,特聪明专业知识过硬,虽然是人类学法医,但是冒充个校医简直是小菜一碟。陆尚一推门就见木叶挺像那么回事似的正襟危坐在桌前,一看是陆尚就松了口气。

     木叶同样也穿了一件白大褂,不过因为他比较小只,穿上白衣天使的制服显得更加好欺负。陆尚往病床上一躺,随口问道:“就咱俩?还有谁啊?”

     “徐再思和池燕姐。”木叶转回身对着陆尚答道。

     “徐再思什么角色?”陆尚好奇的直起身,学生们都在上课,一个人都没有,无聊死了,这气氛摆明了是要他睡觉么!

     “他狂的嘞,跟贺队放话说随便教什么,那科老师缺他就客串那科。”

     “然后呢?”陆尚忍不住坐了起来,徐再思这书呆子真是太嚣张。

     “选了个物理他还和人家说可以同时兼职数学老师的。”木叶摊摊手,徐再思这家伙确实有资本嚣张啊!

     陆尚点头,“池燕姐呢?”

     “生物。”

     两人正闲聊等着下课,就听见校医室的门被人轻轻的敲了一下,敲门的人动作十分的小心翼翼,要是不细听直接就给忽略了。

     木叶和陆尚一齐看向门口,就见那刷的雪白的门板又发出叩叩两声轻响,木叶回头看了一眼陆尚然后试探的道:“请进!”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一条缝隙,陆尚好奇的探头过去看就见门缝中一只满是红血丝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们。吓~木叶被吓得蹭到一下躲到陆尚身后坐着,然后又忍不住在陆尚身后探出半张脸出来张望。

     陆尚还好,虽然也吓了一跳但是不至于大惊失色,他坐在床沿上与门缝的那只眼睛对视,渐渐的门就全部被推开,一个神色紧张脸色苍白的女生哆哆嗦嗦的站在门口。那女生个子不高,长相还算过得去,头发有些乱,身上的校服皱皱巴巴的还湿了一大片。这可一点也不像这个年纪的女生该有的样子。

     木叶这个时候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如此不堪一击有些不好意思就逞强的站起来走上前,见那女生牙齿不断的打战发出轻微的碰撞声,他关切的问道:“同学你怎么了?冷吗?”

     其实,这一点儿也不能怪他胆小,如此草木皆兵。明知道这个学校有鬼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被人突然那么一吓,他不害怕才怪?

     陆尚从饮水机接了一杯热水递给那女生,看她神色慌张的坐在床沿上,只搭了一个边,一副随时随地要跑路的架势。

     “同学你哪里不舒服啊?”木叶一边说一边带上听诊器,还蛮像回事的。

     那女生摇摇头,往旁边躲了躲,一脸防备的样子。

     陆尚抱着肩膀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心里有了个大概就拉过一把椅子反着坐在那女生面前,和颜悦色的问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呢,每天胡思乱想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正常。”

     陆尚状似无意的说这话,眼角余光却盯着那女生的表情,果然就见她一脸惊诧的看过来。他知道自己说对了,就继续用循循善诱的语气道:“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唉,我就说吗?青春期的小屁孩,小小年纪又谈恋爱又要学习,累不累啊?”

     木叶在一旁不敢置信的看着陆尚,心说,小陆啊小陆你怎么一点职业素养都没有?哪有你这样的心理医生啊?

     “来,有什么就和老师说,老师可是L市最著名的心理医生,不收钱,免费给你当垃圾桶,说吧?”陆尚手托着下巴趴在椅子背上一副知心姐姐的表情看着对面的小女生。

     这女学生看陆尚一张俊脸近在咫尺,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不禁脸一红就低下了头,也不紧张了也不哆嗦了,捧着水杯默默的坐在那里,良久才抬头嗫嚅道:“老师,我,我......看到她了。”

     “谁?你看到谁了?”

     “真的,我没疯,我发誓我真的看到她了!”那女生情绪忽然激动起来,陆尚伸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肩膀,柔声道:“我相信你,我知道你没疯。你慢慢告诉老师,你看到谁了在哪看到的?”

     “我......我,我看到刘莹莹了!”那女生说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木叶拉了陆尚一把,示意,刘莹莹就是第一个跳楼的那个学生。

     陆尚点点头,继续拍着那女生的肩膀道:“别哭,乖,跟老师说说是怎么回事?”

     乖?木叶无语望苍天,心说陆尚哄人怎么翻过来掉过去都是这一句啊?没记错的话他就这么哄过他!没新意!

     那女生抽抽噎噎的说自己叫徐娜和刘莹莹是同学,两人关系算是不错。陆尚见她一直说不到重点,话题一直围绕着两人一起看书学习什么的。于是他就稍加提醒道:“刘莹莹为什么会跳楼?”

     陆尚这话一出口,徐娜就愣住了,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半天没说话。木叶急的直挠头,这怎么还卡住了?刚才虽然一直说不到点子上但好歹也是有进步的呀!

     哇的一声,徐娜捂着脸大哭起来,“她一定是生我的气了!她会不会也杀了我呀?”

     也?陆尚问道:“你在哪看见她的?为什么觉得她会杀你?”

     “在厕所,我洗完手一抬头就在镜子里看见她了,我好害怕,一甩头她又不见了。然后我就跑出来,然后我又在楼梯拐角看见她......”徐娜抱着头魔障了一般的语无伦次。

     “徐娜,听我说,你先告诉我刘莹莹为什么跳楼?你告诉我原因我才能帮你!”陆尚拉着徐娜的手,听她的说法,刘莹莹是一个挺文静的女孩子,不可能无缘无故跳楼自杀。

     “因为,是因为......”

     “徐娜?你怎么在这?快回去上课了!”校医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长得很精神的男生走进来打断徐娜的话直接将她拉起来带走。

     “喂?同学你……”木叶刚站起来想要叫住那个拉着徐娜就走的男生,就见那男生忽然回头,神情嫌恶的厉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为虎作伥!”

     木叶呆住了,直到那两人走出去他还一脸震惊回过头看着陆尚一脸不敢置信的惊讶道:“他骂我?”

     陆尚掀开白大褂的一角伸手进去从腰包里掏出一张符纸来,“等哥给你报仇。”说着往胸前一贴,他整个人在一瞬间就不见了踪影,木叶的嘴巴张的更大了,就觉得有人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带起一阵气流,“别乱跑,等我回来!”

     “你才乱跑!”木叶回过神来怒了,竟然被陆尚当成小孩子了,明明是他年纪比较大的说!

     陆尚在胸前贴了一张隐身符,悄悄的跟在徐娜和那个男生后面,偷听两人说话。这个男生肯定知道什么。

     那男生走得很快很匆忙,徐娜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赵毅你松手!你干什么啊?”徐娜手腕被抓的疼了有些气急。

     两人这个时候走到消防楼梯旁,学生们都在上课,这里更是不见人影。赵毅见状就松开徐娜的手有些责备的道:“你和那些人乱说什么呢?莹莹怎么会害你?”

     徐娜揉着手腕低着头,良久才道:“你怎么知道她不会害我?她都杀了张楠楠和徐海华了。”

     张楠楠和徐海华就是在刘莹莹之后跳楼身亡的两名学生。

     “别乱说!”赵毅一皱眉,“你又不是不了解莹莹,她是那样的人吗?亏你还是她的好朋友,怎么和别人一样诬赖她!”

     陆尚贴在楼梯转角的墙壁上近距离的听着两人说话,心说,这赵毅还挺够意思。

     “可是,可是我看见她,她来找我了……”徐娜是真的怕了,虽然她和刘莹莹平时关系不错,可人死了毕竟是死了,任谁在镜子里看到已经死去的好友一身是血的样子也会吓一跳的吧?

     “总之你别乱说话,我会找出真凶的。”赵毅满面愁容但是眼神异常的坚定。

     陆尚摸着下巴心说,小小年纪就这么靠谱,有前途啊!可同学你都看见刘莹莹的鬼魂了怎么不知道知难而退呢!

     陆尚看这两人说完话,就想上前找这个赵毅聊聊,他很有可能知道些什么。就算不知道,那跟着他也能找到刘莹莹,就算刘莹莹不是凶手老这么在学校游荡也不是事。

     他刚要追过去就听走廊里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整个校园顿时就热闹起来,人声鼎沸。赵毅的身影转眼之间就消失在人群里,陆尚左看右看看的眼睛都花了也没找到人。每个孩子都穿着一样的校服,根本就是大海捞针吗!

     而且他发现自己还被困住了,他刚才急着找人撞到几个学生已经引起人怀疑了所以不敢乱动,怕引起骚乱。这个时候到处都是学生他总不能光明正大的摘下隐身符吧?本来就是潜伏进来的,这一现身岂不是前功尽弃?

     既不能让人发现也不能现身,陆尚靠着墙看着面前打打闹闹的小屁孩,十分无奈,谁要在这里看他们玩闹啊!摔!

     这时,一群人推推搡搡的围着一个带着眼镜的瘦弱男生过来,那个被簇拥过来的男生个子很矮带着一副眼镜畏畏缩缩的样子一看就是被欺负惯了的。

     “哎,林晓,钱带了吗?”一个个子挺高的男生叼着个烟头,满不在乎的斜了一眼道。

     “没,没有。”林晓瑟缩了下垂着头,这些人总是欺负他抢他的零花钱。

     “你再说一遍?我怎么说的?不给钱就让你好看,你拿老子的话当耳旁风啊!”那个叼着烟头的男生忽然拎起林晓衣襟将烟头吐到他脸上,大吼起来。

     陆尚撅着嘴,被烟味熏得直皱眉,就挪开一点距离,这个位置比较偏,看来这些男生经常聚在这里欺负人,他们占据了整个走廊,所以他才被困这里出不去了。他摸出一张符纸,心说,小小年纪就欺负人,看小爷我怎么收拾你们。

     正想着,就听见远处放风的人喊道:“老师来了~”那叼着烟的男生一听才悻悻然的松开手,丢下一个算你走运的眼神。

     一群人在前面浩浩荡荡的走出去,只留下林晓垂着头站在原地,陆尚就见他伸手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的蜡丸状的小丸子,抖抖索索的想要捏碎,他一惊顾不上还在隐身的状态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同时一把扯下胸前的符纸,慢慢的显出身形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不是什么好买卖!”

     林晓被人抓住脸色惨白,转过头脸色惊恐的看着陆尚,他一直低着头根本就没注意到身后还有人,他咽了一口唾沫,嗫嚅道:“我也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