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人形玩偶4选择
    陆尚和1号在玩具店外面蹲点,他意外的碰到无尘当然不肯放过这次机会。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之前不知道无尘附身的这个人的信息,只知道个大概模样,在茫茫人海里找一个无名氏比大海捞针还要艰难。陆尚扒着墙角,偷瞄着玩具店,一回头就见1号意外的安静,一双眼睛渐渐泛红。

     他想起了这狗是万峥嵘的,忍不住嘀咕,“喂?关键时刻你可要站好队伍!不能做墙头草啊!”陆尚手按在1号的颈间,他蹲着,1号坐在,一人一狗看上去差不多高。

     1号眼睛恢复正常直接在陆尚脸上舔了一口,哈哈的吐着舌头表忠心,绝不叛变,跟着你有肉吃!

     陆尚一抹脸颊上口水,表情嫌恶的瞪着1号,“你刚才翻垃圾堆了你知道吗?你用翻过垃圾堆的嘴舔我知道吗?”

     1号看他这样还想热情的扑上去再来一口,陆尚直接搂住它的脑袋,“嘘,里面有动静了!”陆尚隔着玻璃橱窗,看见无尘跟着一个女人一前一后绕到柜台后走了出去。

     他按捺不住左右一看,就爬上了隔壁房子的屋顶。他趴在屋顶上可以将整个玩具店尽收眼底。陆尚发现那玩具店还有一个后门,通向后门的一个仓库。不过他并没有看见无尘出来,只有那个女人一个人走了出来。

     这玩具店只有前后两个门,无尘没有从前门出来,也没从后门出来,那他一定还在这玩具店里的某处。

     陆尚对那个女人的去向并不感兴趣,他让1号守着前门,自己钻过铁栅栏摸到玩具店的后院去,想要一探究竟。害死陆羽的凶手就在眼前,他不能放过这难得的机会。

     那老头的音容相貌还历历在目,他对自己的好,是陆尚心里永远的温暖,也是永远的痛,因为陆羽是因他而死的!

     陆尚看那女人身影消失在仓库门口,就起身向着玩具店的后门跑去,就在这时,仓库里传来一阵小孩的哭声,不止一个,是一群小孩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哭喊。陆尚站在半路上,面前就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源头,抓住他就可以大仇得报,可以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身后是一群孩子的哭喊,小小的没有自保能力的小孩子,放着不管恐怕没几个能活下来,和无尘混在一起的女人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鸟。

     陆尚忍不住的一跺脚,气急败坏的转身向着仓库方向跑了过去,他没办法见死不救!只是这样一来就失去了机会,下次再撞见无尘不知是那年那月!

     他一边跑一边找手机,想要给贺新年打电话叫他带人来救孩子,无尘是不用想了,肯定是跑了。结果衣兜都摸遍了也没摸着,无奈之下他打了个呼哨,1号听见哨声敏锐的跑了过来。

     “去叫面瘫!搬救兵!快!”

     1号是个非常聪明的狼狗,看人脸色听懂人话对它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关键时刻它毫不掉链子,听到代理主人的命令扭头就跑。

     此时仓库里贺新严拽着一群小孩连滚带爬的跑来跑去,那个把他们抓来的女人进门就给他们上演一幕大变活人,当着他们的面由一个漂亮的女人变成了一只大蜘蛛。那黑乎乎带着绒毛的触足和那天在屋顶上看到的一样!

     小孩子们吓坏了,回过神来乱成一团,又哭又叫。

     眼看着那大蜘蛛渐渐逼近,触足扫在地板上发出难听的声音,地上的玩具娃娃被它扫到一边,贺新严将贺新欣紧紧的护在身后,贺新欣拽着他的衣服抽泣着连头都不敢抬。

     小孩子们都吓坏了,都不知道跑了,站在原地哭的声嘶力竭,贺新严看着越来越近的大蜘蛛捡起地上的玩偶就丢了过去,“别过来!”

     那蜘蛛抬起前足直奔着他刺来,眼看着躲无可躲,避无可避,贺新严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挡着脸上。

     轰的一声响,好像打雷似的声音,贺新严挪开手臂就见面前的蜘蛛已经调转过身子,背上还冒着烟空气里一股焦糊的味道。然后他就看见那个勾引他大哥的那个人一脸要杀人的恐怖表情站在门口,他身边飘着一圈符纸,气窗里打下了的一束阳光正好照在他身上,那一瞬间,贺新严小小的脑子里直接冒出四个字:光芒万丈。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诛邪!”陆尚手上结着手印,脚下迈着六壬步法,挥手之间符纸好像利剑一般向着那蜘蛛身上射去,他气急了,将怒火都撒在这蜘蛛身上。

     轰轰几声响,蜘蛛身上粘着的符纸发出小型炸弹爆破的威力,它被炸的急了庞大的身躯乱窜着。

     陆尚一眼看到了贺新严,“你怎么也被抓来了?快带他们躲到一边去!”陆尚顾不上多问,就见那蜘蛛凶猛的冲过来,直接将门口堵住。

     这七八个小孩也就贺新严算得上镇定,其他几个孩子都一副要哭背过气的小模样,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贺新严被刚才陆尚的样子震慑到,直觉觉得他很可靠,就拉着其他的小孩到角落里躲着,又搬了几个纸箱挡住。

     呜呜,妈妈~

     好怕呀~

     要回家~

     我要妈妈~

     蹲在墙角的小朋友们聚到一堆,两两相看泪眼共同话题就来了,直接结成同盟,全都要回家找妈妈。

     贺新严一人给他们手里塞了个毛绒玩具,压低声音吓唬道:“不许哭,那个怪物听见声音会来抓我们的!谁哭就抓谁!”

     这话起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贺新欣一抹眼泪,天真的问,“真的吗?谁哭就抓谁?”大眼睛里满是恐惧。

     “嗯,都不许出声。”贺新严又叮嘱了一遍。

     “哥,坏蛋哥哥能救咱们出去吗?”贺新欣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能!”贺新严也不知道他那里来的信心竟回答的那么肯定,他透过纸箱缝隙一直盯着外面的情况。

     妈的!这黏黏糊糊的恶心死了!陆尚被蛛丝缠住手脚,他挣脱不开,索性就直接放了一把火将蛛丝都烧断。

     他摸了摸腰包里数量不多的符纸,心里开始思量着对策,这样下去不行,要想个办法才行。

     那蜘蛛被打得狠了,身上冒着焦糊的白烟,狼狈不堪。估计很久没吃过这样的亏,它触足刨在地板上,一刨一个坑,地上到处都是玩具,它堵在门口不放人。

     陆尚忍痛咬破食指在掌心写了一道符,没有趁手工具真是没办法好好打架了。他现在无比想念萧业庭那土豪手里的诛心剑,有钱真好啊,他实力再强也拼不过人家刷装备的。

     陆尚看着眼前庞大的蜘蛛,通体漆黑,触足坚硬无比,唯一的弱点就是柔软的腹部,他眼珠一转心里有了计较,仗着自己身形灵巧在那蜘蛛扑过来的时候他一矮身贴着地板划过去,掌心雷发出巨大的轰鸣,那蜘蛛发出一声嘶吼,不住的翻腾着身体。

     陆尚一击得逞赶紧滚了几个个躲到一边,他将腰包里剩下的符纸都掏了出来,将攻击类型的符纸都挑了出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那蜘蛛身上招呼。

     那蜘蛛又翻腾了几下终于不动了,它的腹部被掌心雷给炸了一个大口子,里面的东西乱糟糟的掉了一地。陆尚这边刚喘口气,就听门后传来一阵鼓掌的声音。

     “身手不赖。”那人在门后转了出来,一张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陆尚看见他瞳孔就是一缩,二话不说就冲上了上去,直接拼命!

     这人就是无尘!他竟然还在这里?

     “啧啧,我早就警告过黑寡妇,自作孽不可活。”无尘看了一眼地上的蜘蛛尸体躲过陆尚的拳头一脸轻描淡写的表情。

     他看向陆尚,“眼睛好了?真是像啊!”

     陆尚这会儿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哪有心思听他品头论足?

     “为什么要杀我师父?”陆尚气得眼睛都红了。

     无尘看着他的表情微微有些失神,怔忪了下才不屑的道:“可不是我杀他,是他拉着我同归于尽。我只不过是多加注意了你一些,还没等动手就被这死老头察觉。”

     陆尚心里一阵绞痛,陆羽果然是为了保护他才死的!

     陆尚表情凌厉的抬头看着无尘,就是他杀了陆羽!就是他!他下意识的握紧拳头,心里的小火焰越烧越旺,一股怒火席卷了他整个人。

     他想杀了这个人!

     无尘看着陆尚这模样,恍惚间好像看见了五百年前的陆云昔,因为一个僵尸害的他们师兄弟反目,他不得不承受着亲手杀了自己喜欢的人的痛苦,那滋味蚀心噬骨真是让人永生难忘。

     陆尚随手抄起一块断裂的地板,眼神冰冷的盯着无尘好像是在看一块腐烂的臭肉。

     1号沿着来路飞快的跑出警局,进进出出的人群谁也没注意到它,直到它一路冲到电梯里,才引起轰动。

     这是哪来的狗啊?

     看上去好凶的样子!

     快来人!是不是警犬跑出来了?

     1号一路循着贺新年的味道找到了十二楼,贺新年正和大伙看监控录像,画面只照到孩子们出了学校,然后就不知所踪,也没有目击者,八个小孩包括他们家那两个就那么不声不响的消失了。

     就在大伙一筹莫展之际,就见1号恶狠狠的扑过来扯着他的裤腿就走。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下意识的看着后面,狗来了陆尚不能不到啊?这诡异的失踪案正好是他的强项啊!

     结果后面真的没人,这狗自己来的?

     贺新年看着1号自己回来心中诧异,“陆尚呢?”

     汪!1号叫了一声又去扯贺新年的裤脚,怎么那么多废话?让你走就走得了!

     贺新年心里隐约猜到一些,但是他不确定,他回来的时候听池燕说陆尚来过,也就是说他知道了有案子。1号很讨厌他,这会儿却来主动找他那是不是陆尚让它来送信的?陆尚一定是发现了线索而且情况紧急自己还脱不开身,所以才叫1号来送信。

     贺新年抓起车钥匙直接跟着1号出门,他走了两步回头一看呆愣的众人,“出队!”

     作者有话要说:每次喊出队,我脑子里闪现的都是这个出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