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人形玩偶1往事
    贺姜和儿子面对面的坐着,绿茶的热气蒸腾飘渺氤氲在两人中间,气氛沉默着,两人谁也不说话,只有眼神在空中相博弈。

     良久,贺姜打破沉默,“你是认真的?”他乍听闻儿子喜欢男人也着实震惊不小,因为他了解自己的儿子,他承认喜欢那就是真喜欢了,绝对不是什么开玩笑。所以当贺兰和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他捧着书半天没说话。

     贺兰上次用钱打发陆尚被贺新年堵了个正着,贺新年当场放话,他的事不用她操心。贺兰折腾了几天之后,见真的没什么效果,反倒刺激的人两个感情更好。无奈之下回家找贺姜哭诉,一向高贵冷艳的她被打击的丢盔卸甲。怎么可以这样?儿子儿子不听话,女儿女儿叛逆,没有一个让她省心的。

     而且贺新年要么不玩,玩就玩大的,竟然喜欢男人?还光明正大的承认了?

     贺兰觉得自己要疯了!

     “是。”贺新年坐的端端正正的,眼神直视贺姜,不躲不闪。

     唉,贺姜叹了口气,败下阵来。他端起茶杯咽了一口茶水,半天才道:“我知道了,你妈那里我来处理。你暂时不要刺激她。”

     陆尚睡到自然醒,爬起来一看都十点多了,他因为要回望京堂找乌鸦王算账,所以就没再赖床起来洗漱。贺新年一早就出门去见贺姜,临走的时候把早饭做好放在餐桌上了。

     这样的生活太*了,这面瘫伺候的这么细致周到搞得他都不想回家。不行不行,这样下去还得了?陆尚一边刷牙一边甩头,觉得这样下去肯定不行。贺新年越是温柔他就越是害怕,这家伙编的一手好网,他连蹬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笼的严严实实的。

     陆尚一脸纠结的牵着1号下楼,刚出门口1号就像是脱了岗的野狗一样飞奔出去。经过最近几天的观察,他还是比较放心1号一个人跑出去的,它虽然将人家的野鸡吓得够呛但是没有一次是真的弄出血案的。

     而且那几只蠢肥的野鸡在1号的骚扰下越发强健,奔跑速度直追短跑冠军,对此,野鸡的主人还挺高兴。

     陆尚哈欠连天的站在小区的过道上等1号和野鸡们每天必演的项目结束,贺兰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身边带了两个孩子,□□岁的光景,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都穿的整整齐齐的打扮的好像是贵族学校里面的小孩。

     贺兰一看见陆尚脸色立刻就拉了下来,隔着三米远就停住,眼神带刀的站在那里看着他。陆尚莫名的有些心虚,暗自庆幸自己下楼来了,不然被面瘫他妈堵到楼上就尴尬了。

     “你就是勾引我大哥的坏蛋吗?”那站在贺兰身前的小女孩忽然出声,而且还语不惊人死不休。

     啥?勾引?陆尚表情都凝固了,一个小屁孩知道什么叫勾引吗?他没做声,那小女孩就继续说道:“大坏蛋,你不说话就是承认了是吗?”

     咔拉拉,陆尚的表情裂了,看贺兰冷冷的站在那他心里就有气,还书香世家呢,就这么教孩子一口一口大坏蛋的?

     “是啊!我喜欢你哥,你哥也喜欢我。”陆尚毫不害臊的和一个小女孩置气,而那个小男孩只是拧着眉头打量着他。

     贺兰不悦的冷哼了一声,“没有教养。”

     陆尚心说,没教养你儿子还巴巴的不放手呢!不过他想归想并没有说出来,毕竟他不想贺新年夹在中间为难,这是人家亲妈,总不能因为他的原因搞得人家母子反目吧?那他成什么人了?

     陆尚低着头站在原地,他不走贺兰也不走,带着两个孩子站在对面跟他对峙。陆尚心里直骂1号,你他娘的倒是赶紧回来啊?老子都要撑不住了!

     那小女孩见陆尚不吱声,就跑到他面前,仰着脸天真的问:“真的吗?大哥真的喜欢你?”

     “新欣,回来。”贺兰眉头一皱,那小女孩闻言立刻就跑了回去,拉着贺兰的手,低低的叫了声,“姑妈。”

     陆尚抬头,发现那小男孩一直在盯着他看,他穿着及膝的短裤,做工考究,白色衬衫一尘不染领口还扎了一个小领结,小脸绷的紧紧的,蹙着眉头抿着嘴,一脸严肃的样子。

     陆尚暗想,那面瘫小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

     恰好这时1号脚不沾地的叼着一只野鸡跑了回来,照例献宝似的将鸡往他怀里送。陆尚无奈,每天都要演这么一幕,连被咬在狗嘴里的野鸡都淡定了。他忙上前将那只野鸡从1号嘴里掏出来,放到地上,那野鸡自己扑扇扑扇翅膀,就溜溜达达的奔着原路返回了。

     早饭还没吃好呢!就被这倒霉狗给抓了出来!

     贺新欣站在对面看的眼睛都直了,满是艳羡,她好喜欢那只狗,可姑妈不让她养宠物。

     陆尚将狗链子往1号脖子上一挂,揉了揉它毛茸茸的脑袋就带着狗一起走了,留下那三人站在原地。

     直到坐上出租车,陆尚不禁感慨,难道这就是嫁入豪门的节奏?这么一想简直就不能好了!还是要回家住!

     不知道萧业庭他们家有没有这么多糟心事?不行,回去要找左文君打探一下,万一师兄以后看上那小子,到他们家受气怎么办?

     陆尚担心将来要受气的师兄此刻正在厨房里熬骨头汤,萧业庭的手臂虽然拆了夹板,但是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多补补也是好的。小狐狸站在后面眼巴巴的看着,太香了,他一个劲的咽着口水。

     萧业庭在后宅处理事务,陆尚就是这个时候牵着1号回来的。

     “好香!你在做什么啊师兄?”陆尚一进门就闻到了浓郁的肉香,忍不住松开了1号就进了厨房。

     1号被他一松手跑的反而比他还快,第一个窜进厨房里。小狐狸闻到1号身上的味道顿时就炸毛了,大尾巴蓬松的好像滚刷直接挡在陆离身上长着两只小手做出保护的姿态,眼睛瞪得溜圆。

     1号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浑身炸毛的小狐狸,一副完全搞不清状况的样子。陆尚哈哈一笑直接抱起小狐狸,“总算没白疼你,还知道保护人了。没事,这个是你的新伙伴。”陆尚转身看着1号道:“都是自己人,不许捣乱。”

     汪~1号响亮的叫了一声,表情极为欢快,因为它发现小狐狸比野鸡好看多了。

     “我在炖汤。”陆离含笑,几天没见他亲昵的看着陆尚。

     “哪来的狗啊?”陆离看着眨眼功夫就和小狐狸玩到一起的1号问。

     “说来话长,乌鸦王呢?”

     “楼上。”陆离拿勺子一边往碗里盛排骨,一边让他去洗手。

     陆尚一闻到肉香早就迈不动步子了,贺新年老是给他做三明治,他都吃够了。他带着小狐狸去洗手,回来排排坐在桌前等着吃肉,陆离的手艺那是没的说,当然了,吃肉不能落下1号,这只心里脆弱体格强悍的狗要是待遇差一点都会心情不好。

     陆离也按照陆尚的标准给他盛了一碗,好在他做了一大锅,不用担心不够吃。

     陆尚一边吃还要一边给1号的肉骨头吹气晾凉,这狗腿子简直神烦!

     等萧业庭带着幽灵豹过来的时候,就见到餐桌上,一只狐狸一个人还有一只狼狗并排坐在那里啃着原本属于他的肉骨头,陆离就坐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

     他有些幽怨的挨着陆离坐下,不是说给他熬得汤吗?果然陆尚一回来他的位置就要靠后了。萧业庭看见陆尚就不爽,正在埋头苦吃的1号敏锐的捕捉到他的目光,肉也不吃了,尖锐的犬齿一呲眼神凶狠的发出呜呜声,两只前爪搭在桌沿上立起,琥珀色的眼珠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变红。幽灵豹见主人受到威胁也不甘示弱的跳上桌子,身形优美动作流畅。

     餐桌上顿时就拥挤起来,

     陆离吓了一跳,陆尚赶忙伸手覆住1号的双眼,同时用手肘捣了他一下,“不是说了吗?别捣乱。”他一边说还一边护住自己的肉碗,这两个家伙口水都喷出来了,真是脏死了。

     “幽灵豹下来。”萧业庭喝退自家豹子神色诧异的看着1号,“这是什么东西?”

     “狗啊!”陆尚把1号按回座位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回答。

     左文君站在后面翻了一个白眼,试问谁家狗敢跟豹子叫板啊?不过这确实是狗啊?看它眼睛会变红,难道是一只得了红眼病的狗?

     陆离这时盛了一大碗汤,放在萧业庭面前,他将筷子和勺子递过去,“快点趁热喝,都给你熬了一上午了。”这句话取悦了萧业庭,他低头一看清白的汤底里有大块的排骨,透明的冬瓜,料好又足,立刻就高兴了,看吧,陆离还是向着他的。

     幼稚!陆尚看了一眼萧业庭将最后一块骨头啃完,就站起身道:“师兄我吃饱了,先上楼了。”

     他今天回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拷问乌鸦王,要弄懂那些乱马七招的前世今生的糟心事还非得他不可!

     这边陆尚前脚刚上楼,那边贺新年就开车找了来,一进门就见人手一块骨头啃的正香。

     他打过招呼就直奔楼上,他应付完亲爹回家又看见亲妈,听他小妹妹贺新欣说他妈来的时候还碰见了陆尚,不知道他妈有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他就赶紧找来了。

     这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宝贝可别再出什么岔子了。

     贺新年脚步轻缓的上楼,就听楼上乌鸦王唉唉的叫唤,仔细一听还能听见陆尚的声音。

     “你说不说?万峥嵘到底这么回事?陆云昔又是怎么回事?他们俩什么关系?不说我今天就拔光你的毛!”

     陆云昔?贺新年没听过这个名字,就忍不住停下脚步站在楼梯上侧耳细听。

     “他为什么老是揪着我不放?你们不是狐朋狗友吗?给我解释清楚!还有我真的是陆云昔转世吗?”

     乌鸦王吱哇乱叫一丝王者形象都没有了,他率先否定,“你不是陆云昔转世,只是长得像而已。”

     “你这个小混账脾气还挺急,坐下好好听我说!”乌鸦王一看陆尚来真的,就不敢怠慢,同时他觉得也应该给陆尚透点口风了,毕竟那个人又不死心的卷土重来了。

     陆尚气势汹汹的坐在地板上,乌鸦王就落到他面前的椅子上慢慢给他解释,先说陆云昔,陆云昔是五百年前极厉害的一个天师,那个时候万峥嵘祸害人间被他给封印了,就这么简单。

     这么说,万峥嵘找上我就是因为陆云昔封印了他,而我倒霉的和陆云昔长得一样,他就撒气撒到我身上来了?陆尚郁卒,这都是什么事啊!

     “应该是吧?”乌鸦王的态度模棱两可,除了他们家大王和他这个守墓者之情之外,其他人都以为陆云昔已经死了。

     陆尚斜眼看他,“听你这语气就是有所保留啊?万峥嵘不是被封印了吗?他怎么跑出来的?陆云昔不是极厉害的天师吗?”

     “这个嘛,呵呵,上次我稍微的和他打探了下,他是被人放出来的,这才是我要对你说的重点,放他出来的人叫无尘,陆云昔的师弟,他吧,呵呵。”

     陆尚听乌鸦王说话吞吞吐吐的气得青筋直跳,这关键时刻他怎么还呵呵上了?

     “直接说!”

     “坏人一个,陆云昔就死在他手上,总之他的目标可能是你!你要小心了。”

     贺新年在楼梯上听见这句话心都揪成一团了,他的陆尚身边是危机重重啊!

     “他是陆云昔的师弟,陆云昔都死了他怎么还活着?你骗鬼呢?这又不是五十年前的事,这特么是五百年前的事好吗?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陆尚怒了,他一神棍都不敢这么编。

     “那是因为他魂魄不断夺舍婴儿身体重生,五百年来生生死死对他不过是过眼云烟,只要他的魂魄不灭,就会一直重生,带着所有恶毒的记忆。”乌鸦王咬牙切齿,要不是这个卑鄙小人错手杀了陆皇妃,他用得着守五百年的墓吗?

     “这都行?”

     “哼,你道行还浅呢!这是道家禁术早已失传,不是人人都能知晓的。”乌鸦王鄙夷的翻了个白眼,五百年后的世间根本就没有正统的道士了,连陆尚也只是个半吊子。

     陆尚思索了一会儿忽然抬头看向乌鸦王,一脸狐疑,“那你和陆云昔什么关系?你不是鸟妖吗?他怎么没收你?”

     “我当然是飞得高……他够不着了。”乌鸦王底气不足,扑扇了下翅膀就缩成一团。

     陆尚认定了他有所保留,可无论他怎么威逼利诱乌鸦王就是不肯开口了。他扑腾的累了就气喘嘘嘘的躺在地板上,神情悲伤的自言自语道:“那个无尘冲着我来的,你到时候要帮我保护我师兄。”

     他上次在连城酒店遇到的那个怪人十有□□就是无尘,那样的话陆羽就是死在他的手上。想到这陆尚心里就一个劲的绞痛,忍不住泪湿眼角。

     贺新年看不得他伤心的模样,三步两步的就上楼将人抱住,轻声安慰。

     “面瘫你怎么来了?”陆尚抓着他背上的衣服十分委屈的嘟囔,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可以依靠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我想你啊!”贺新年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情话。

     楼下,陆离站在楼梯下从头听到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万峥嵘的事情还没解决又跑出个无尘来!他的担忧都写在脸上,萧业庭看了心疼不已,陆离难过,他也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