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狂犬与僵尸5幼犬
    白言通过对比交叉犯罪现场,将实验体1号有可能出没的范围圈定了出来。正是L市西区,那里正好是一座森林公园,依山傍水整个区域都被郁郁葱葱的树林覆盖,为搜寻工作带来极大的不便。

     陆尚挑挑眉,这家伙还挺会躲。张方宴点头,“当然啦,那是一只十分聪明的小狼犬。”

     陆尚心说,你还挺骄傲呗!

     张方宴一看他的眼神就蔫蔫的垂下头,林森拍了拍他肩膀,“走吧!”

     一行人全副武装的直奔森林公园,一路上陆尚给大家讲了诸多注意事项,“大家一定要保持联络,普通的子弹根本对它没有效果,给,这是浸了糯米和死人血的子弹。用这个才管用。”

     “死人血?”张方宴推了推眼镜,诧异的看着陆尚手里那袋子子弹。

     重案组的众人习以为常的纷纷装弹上堂,李治手里拿枪之后,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瞄了张方宴一眼,“有些事不要太较真。”

     “贺队?”周光远正在开车,他叫了一声之后比划了一个手势,示意有人跟踪他们。

     贺新年点头,他不仅早就发现有人跟踪他们,而且他还知道跟踪的人是谁。

     “是调查组的?”陆尚扒着车窗向后看,马路上车流不息,他根本就分不出哪辆车是调查组的。

     “他们不死心,一定会跟着你,希望可以找到万峥嵘。”

     陆尚手还扒在车窗上撇撇嘴看贺新年道:“实话告诉你,我是真的打不过万峥嵘,遇到他记得躲着走啊!”

     “那么厉害?”贺新年凝重,那个万峥嵘也不知道安得什么心思,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找陆尚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他是二级僵尸,刀枪不入什么的都是小意思,飞天遁地都不在话下,我恐怕要拼了性命才能勉强和他一战,生死难料。”陆尚也蛮担心的,万峥嵘这厮太缺心眼了,脑子里想一出是一出,不好办呀!

     此时,万峥嵘正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森林公园的山路上,他有些不耐烦的一甩袍子下摆,纵身一跃跳上了一棵百年老树,妈的!他今天才知道那只小狗崽子竟然携带的是他身上的尸毒?上次见到的时候就感觉很怪。

     他得知事实之后勃然大怒,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你不知道的状况下有人给你生了个儿子,还把你儿子养成了个小怪物,还可恨的把他放出去让人猎杀?岂有此理!以上这些情况发生哪一种他都接受不了!

     所以,他打算亲自出马收拾了那小崽子。他不能容忍跟他有关系的东西落到别人手里,或者是任人宰割。

     车子行驶到山路上,路左边就是依山而建的森林公园,天气晴好有不少登山的游人。路的右边是一片斜坡长满了青草,一群山羊在上面闲适的吃着草,下面是民居,大约几百户人家。周光远停下车,大家依次走下车来,站在山路上望着下面鳞次栉比的房屋,这里环境可真好啊!陆尚看着满目的翠绿,找一只狗,心说这不是大海捞针么!

     “能确定在这里吗?”这可是搜山的工作量啊,那实验体可是长腿的活物,它要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那可真够呛。

     “最新消息,半个小时前又发生了一起命案,就在山下的居民区。”白言关了对讲机,急匆匆的跑出来向众人汇报最新情况。

     贺新年道:“好,大家分组分区下去搜索,李治留在上面拦截,1号如果上山这是必经之路。”

     临走之前,陆尚又给林森换了一次糯米,就见换下来的糯米乌漆抹黑好像焦炭一样,张方宴看的好奇全都给装进袋子收了起来,留着回去做研究。林森手臂的伤情也有所好转,肌肉软和了一些,不在坚硬如铁了。

     陆尚和贺新年一组,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回头。

     “怎么?”贺新年奇怪。

     “你说他们会跟来吗?”陆尚一边说一边向身后张望,调查组的人真的会跟进来吗?

     贺新年一揽他的肩膀,“你这样看着他们是不会跟来的。”

     万峥嵘站在树梢上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他舔了舔犬齿,眯起眼睛这小崽子又控制不住自己了。一阵清风拂过吹乱了他的头发,他眼尖的看见了陆尚的背影。和贺新年相携走在山下的草地上。

     连背影都如此相像,他真的是陆云昔转世吗?

     万峥嵘始终不信,僵尸王会眼睁睁的看着陆云昔死。僵尸想留住一个人有很多办法,更何况是僵尸王,手段更加高明。

     他眼角余光看到后面跟着的小几个喽啰,嘴角勾起一抹恶劣的笑,轻飘飘的从树梢直接跃到半空,变成一只飞鸟,向山下滑去。将主意打到他身上,是他们这辈子犯得最愚蠢的错误。

     山下的小镇很小,平时来这的游人也不少,不算闭塞。镇上发生了命案,转眼间全镇的人就都得知了消息,男女老少一齐出来围观,现场比赶集还热闹。老婆哭,孩子叫,整个的一个鸡飞狗跳。

     白言手搭凉棚遮在眼前看着乌泱乌泱的人群,嘀咕了一句,鸡多不下蛋,人多瞎捣乱。

     案发现场在小镇的西边菜地里,死的是一个农民,正在地里锄草。到处都是血迹,人已经凉透了,几个法医正忙着捡拾散落在附近的尸块。陆尚只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太血腥了。他一看现场外面围观的人群里还有不少的小孩子,真不知这些家长是怎么想的,这么少儿不宜的画面还带孩子来看。

     贺新年和在场维护秩序的警员打了招呼,尽量将人群集中,不要落单。他对重案组的众人一比手势,行动!

     林森看张方宴呆呆的站在那里面如死灰的看着菜地里的尸体,就上前拉他,“走了!”

     张方宴低着头走了两步,自言自语,“它可乖了,从来不咬人。每次见到我都可高兴了。”

     林森回头,看他面带悲戚之色就知道这人又在自责。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上前拉住他的手臂,“跟上。”

     “你说要不是我拿它做实验它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它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可现在承担后果的却是它!”张方宴抬头,眼睛红彤彤的,紧紧的咬着牙关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七八条人命啊?都是因为那个实验……张方宴从来没有这么自责内疚过!

     林森不知道说什么,他觉得无论多么安慰的语言在此刻都显得苍白无力。所以他只是攥紧了手,好像这样能隔着衣袖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他似的。

     镇上很安静,人们几乎都到菜地去看热闹了。下午的阳光炙热而刺眼,陆尚走在墙根下的阴影里,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真热啊!

     “面瘫你看!”

     地上一行血迹,一点一滴的好像是走过的时候滴落到地上的,贺新年伸手捻了一些,发现血迹还很新鲜,这时就听前面传来呼哧呼哧的声音,贺新年一把抓住陆尚就往前跑。

     陆尚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贺新年抓着一个白纸人飞快的跑了,几步就不见踪影,心里这个急啊!

     “怎么样?人类就是好骗吧?”万峥嵘得意的在陆尚耳边低语,这才松开捂住陆尚嘴巴的手,改为掐住他细长的脖子。

     陆尚怒不可遏的回头瞪他,怎么又是你?

     他刚才说完话刚要迈步走过去就被万峥嵘无声无息的拽到怀里,这死僵尸身上阴气明明那么重可他每次都感觉不到!气死人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陆尚毫不客气的用手肘捣过去,结果却像是撞到一块钢板把他自己痛够呛。

     万峥嵘憋着笑,将人松开,陆尚腾的跳出去老远,手脚利落的一手抓满糯米一手拿出只有一尺三寸长的桃木剑,怒气冲冲的瞪着他。

     “你这个样子可没办法愉快的说话了。”万峥嵘慢斯条理的拧着脖子,斜着眼睛一脸的威胁。

     “谁他娘的要跟你愉快的说话?我师兄那件事还不算完呢!”陆尚一提这个更是生气,他好好的师兄都是因为这个死僵尸的原因被萧业庭抓到手里去了,一想到这个他就不能好了。

     万峥嵘靠在阴影里阴测测的看着陆尚威胁,“所以在没打算跟我同归于尽之前,你最好对我态度好一点儿,不然,我分分钟就让这里血流成河你信不信?”

     “我信!”陆尚咬牙切齿的收起了桃木剑,万峥嵘是出了名的看心情办事,他只好忍气吞声,心里却已经将他碎尸万段了。

     万峥嵘得意一笑,看着眼前和陆云昔一模一样的脸,满是吃瘪的表情心情无来由的好,真是太爽快了!这种大仇得报的赶紧让他心情很美好,他一步步走到陆尚身边,整个人都暴露在烈日下。

     陆尚心中一凛,这死僵尸都不怕阳光了?

     “哎呀,今天的天气真好。”万峥嵘大摇大摆的走到陆尚面前,黑色的袍子在空中掀起锋利的角度。陆尚撇过头暗自腹诽,装逼犯!

     砰砰!几声枪响传来,陆尚立刻就紧张起来循声望去,贺新年被他障眼法给支开,这会儿不知道到哪去了。他回头狠狠的瞪了万峥嵘一眼,这僵尸绝对有病!你是要杀要剐就放马过来呗,这不上不下的吊着真是愁死人了,谁愿意和你这看心情办事的家伙打交道啊?

     一个弄不好可能就要和这个美丽的世界说拜拜了,可恨他是真心打不过他啊!心塞,望京堂这招牌非摘不可了。

     陆尚急着要走,万峥嵘一把抓住他锋利的指甲直接陷进他的手臂,殷红的血冒出来,一股甜味弥漫在空气中,万峥嵘看那红色兴奋不已,心跳加速,犬齿发痒,真想咬一口。

     另一边贺新年一手提着枪一手抓着陆尚快速的奔跑,身后半天不见动静,他有些奇怪的回头一看,就见陆尚低头垂目面无表情的让他拉着。贺新年放慢脚步观察着陆尚,不对!

     贺新年闭上眼睛再睁开顿时就惊呆了,他手里拉着的那里是陆尚竟然是一个白纸糊的纸人!都快被他拽散架了。

     他又急又怒,知道眼下这种情况下陆尚不可能跟他开这种玩笑,既然不是恶作剧,那这算是怎么回事?

     “贺队,贺队,发现目标,实验体1号进入你所在区域。重复!”贺新年拿着对讲机站在原地考虑了几秒钟就向着实验体1号所在的位置跑去。

     陆尚啊陆尚,你要坚持住啊!我马上就去找你!

     实验体1号一露头林森就紧随其后,这次绝对不能让他再跑了。众人得知消息都向着这边靠拢,林森站稳身形,砰砰两枪点射,那实验体1号的速度非常快,一枪落空一枪打在他腿上。

     呜~那只已经看不出原样的狼犬喉咙里发出低鸣,身上都是血迹,这浸了糯米汁和死人血的子弹打在它身上激怒了它。它怒吼一声回身就像林森扑去,林森赶紧扣动扳机,一枪打在它胸腔里,那1号只是一停顿就又扑上来,林森在想扣动扳机却发现已经没有子弹了。张方宴一直紧跟在林森身后,此刻眼看着林森就要葬身1号的爪下,他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抱住1号,“不要!”

     不要再杀人了!不要再杀人了!

     赶到近前的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林森更是震惊,那一刻张方宴弱不禁风的背影在他看来异常的坚毅,这一幕永远的留在了他心里。

     砰的一声枪响,1号的头顶中心炸开一串血花,啃咬的动作停滞,张方宴就觉得脖颈间一热,腥咸的血液溅了他一身。1号的身体骤然被击落,他也呆呆的跌坐到地上……

     白言一抬头,正好看见二十米外的贺新年面无表情的收枪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