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山村奇案2新娘
    贺新年见陆尚和木叶一起去了洗手间的位置就略放下心回头处理自家妹妹的事,把门一关将一干石化的众人隔在门外。贺新年开门见山的问道:“你来这干嘛?”他知道自家妹妹到警局来找他,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贺新月扭捏了半天终于吞吞吐吐的道:“哥,我看上一个人。”

     “谁?”贺新年联想到刚才的情形心想不会这么狗血吧?

     “他是你们组的……”

     “不行!”贺新年直接打断她的话,这死丫头真的看上陆尚了?

     “为什么?你又不喜欢他?”贺新月一脸委屈,她大哥竟然不说理由就反对?徐再思哪里不好?那么有勇气有担当,简直是人民警察的典范么!

     “谁说我不喜欢他?”贺新年豁出去了,就算是自家小妹和自己抢人也不行。他好不容易才明确了自己的感情,怎么能刚发芽就扼杀在摇篮里?

     “啊?你都有他了还要徐再思?你也太贪心了吧?”贺新月急了,他大哥竟然还一心二用?两个都要?

     贺新年一怔,这里面有徐再思什么事?难不成?

     “你喜欢的是徐再思?”

     嗯。贺新月低着头用鞋底蹭着地面,她就喜欢这个类型的,自从那天见面之后她私下里调查了不少关于徐再思的信息,越看越觉得喜欢,这不就追到警局里来了。

     ……贺新年无语。

     外面,徐再思一脸茫然的看着众人,刚刚那个贺新月和他昨晚上见义勇为反被救的女主角好像啊?事情怎么会这么巧?这个时候众人都在跟白言八卦贺新月的事,陆尚从洗手间回来就听众人说刚才那个聒噪的粉色洋娃娃是贺新年的亲妹妹,当即也怔住了。良久才缓缓说道:“奇葩!”

     他说完蹭到徐再思面前,“送我回家呗!”这里这么吵,他待得不爽,回家多好,有软软的床铺。

     徐再思点头拿起车钥匙就引着陆尚出门,这时就见一直扒着门扉向这边偷看的贺新月忽然跳出来叫道:“等等我!我也去!”

     徐再思脸色一僵,他要说‘不’这暴力少女会不会一棍子抡过来?

     陆尚闻言回头看了半天,啧了一声,“那你最好和我保持距离。”贺新月这造型在他这朦朦胧胧的眼睛里看着真的跟鬼差不多。

     “为啥?”贺新月鲜有的一脸天真。

     陆尚面无表情的转回头,“我怕我会不小心把你当成鬼给收了。”

     他承认了?他承认了?他真的承认他是道士了!重案组的众人都是一副真相大白的表情,回过味来同时嘴角直抽,陆尚也太不客气了,说话这么直白,人家小姑娘受的了吗?当然他们也理解不了好好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非要打扮的这么非主流?

     只有白言眼皮子直跳,你们关注错了重点好吗?难道他刚才白说了那么一堆了吗?小陆现在有危险了好不好?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

     谁知贺新月一反常态的直接扑过去挽着陆尚的手臂嘻嘻哈哈的道:“矮油,早晚都是一家人,不要那么说么!”

     吓~众人集体噎住,这还是粉色修罗贺新月吗?搞不好是有人冒名顶替吧?反正画那么浓的妆也看不出是不是同一个人来。

     谁和你是一家人……陆尚话未说完,就被贺新月扯着胳膊往出拽,那力道大的吓人,比贺新年动作还要粗鲁。

     贺新月挤在徐再思和陆尚中间,她一颗心思全都放在徐再思身上根本就不听陆尚在说什么,乍这胆子一挽心上人手臂,一手一个一阵风似的拉着两人往出跑。夸张的像是轻飘飘的扯了两个风筝。

     众人看着眼前打着旋飘过的纸再看一眼面沉似水僵立在门口默不作声的贺新年,都非常识时务的各自散开了。

     这气场好压抑啊~

     徐再思开车将这两人送到望京堂,然后再贺新月殷切的目光中摸不着头脑的下楼回警局。

     陆尚眼带模糊的看着眼前不住四下乱晃的粉色脑袋,十分不解的问道:“你留下干嘛?”

     “陪你啊!晚上我哥再来接班。不用客气,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都是一家人么!”贺新月东翻翻西看看十分的自来熟。

     陆尚拧了半天也没弄明白那句都是自家人是啥意思?这兄妹俩真是让人莫名其妙啊?

     “嫂子,你说徐再思喜欢什么样的女生?”贺新月忽然凑到陆尚身边眼巴巴的问道。

     嫂子?陆尚听见这称呼就觉得脑袋一热血往上涌,这都是什么乱码七糟的?贺新年他妹妹是个弱智吗?连男女都不分了?不是!压根就不是这个问题!他什么时候跟贺新年扯到一起去了?

     他眼睛现在还没完全恢复不方便和贺新月掰扯这些事,万一惹急了她,他躲都躲不明白。况且他也不能因为这就跟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虽然这小姑娘比他还大三岁呢!

     想毕陆尚就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反正不会喜欢你这样的!”

     “为什么?”贺新月腾地跳起来,陆尚都没好好看过她怎么就知道徐再思不喜欢她这个类型的。

     “你画的跟鬼一样他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怎么喜欢?”陆尚被惹急了说话毫不留情。

     贺新月平时高贵冷艳惯了,谁敢这么跟她说话早就先打了再说。但是事关自己心上人这脸皮就薄了,而且陆尚还是她哥内定的嫂子人选总不能揍吧?他们兄妹俩的脾气有一点挺像的,全都死心眼,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就说她一心一意的看上了徐再思,这会一听说人家不可能喜欢她就胸口堵的哽咽难言,低头一看自己这身不良少女的装扮确实与徐再思有天与地的差别,顿时就难过起来,当时为什么要跟她老妈作对啊?这会追悔莫及。而且她昨晚上还嚣张的当着徐再思的面打架斗殴,真是什么形象都没了!

     贺新月外表看着放荡不羁其实内心只不过是个和自家老妈斗气的叛逆少女。

     陆尚见贺新月默默的坐在一边不吱声了,心说,他说话会不会太狠了?这好歹也是个姑娘?

     “咳,那啥,我渴了。”陆尚一看伤了人家小姑娘的心了顿时也尴尬起来,不知怎么转换话题了。

     贺新月默默的倒了一杯水递给陆尚,然后就默默无语的坐在他旁边,自家嫂子说话真是一针见血一语中的,简直戳的她心肝肺一起疼,好不容易找到恋爱的感觉难道就这样无疾而终?

     两人坐在床边气氛一时之间沉默起来,贺新月要是跟陆尚对着干他倒是不会内疚,可眼下一看将人家小姑娘说的眼泪汪汪的,陆尚就手足无措了,端着个水杯踌躇良久开口道:“你……”刚说了一个字就听贺新月嘤嘤嘤的捂着脸往床上一趴,“人家失恋啦~~嘤嘤嘤~”

     ……陆尚望天。

     半晌才道:“你也别哭了,也不是没机会。”

     啊?贺新月脸上挂着一行泪珠一听说还有机会立刻就不哭了,“要怎么做啊?嫂子你一定要帮我啊!”她好不容易遇到心仪的这么一个人,还没开始就结束那也太悲催了。

     陆尚僵着脸,这死丫头到底为什么叫他嫂子啊?他并没有做什么让人误会的事啊?难道是贺新年说了什么?那死心眼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啊?

     他这个气啊!立刻纠正贺新月道:“首先,不许这么称呼我!再叫一次跟你急!其次,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喜欢这种审美?”看贺新年的样子他妹妹应该不会很难看啊?他实在是搞不懂时下的年轻人了,那头发染的那个粉啊?那颜色简直都梦幻了。

     要是在以前陆尚绝对不会这么直接的和一个刚认识的女孩子这么说话,只是贺新月给他的感觉很简单,好像有什么话都可以直接说,不必跟她绕弯子,说崩了大不了打一架就过去了。当然了,他之所以这么问另一方面纯属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贺新月摸摸自己的头发一脸无所谓,“不是啊,主要是我妈讨厌。”

     陆尚无语,这丫头是在用生命在叛逆啊!就为了给你妈添堵也不至于把自己弄成这样吧?这下好,找不到男朋友了吧?

     “那什么,要不你改变下?徐再思呢是很传统的人,就算退一万步讲,他能接受你这么呃......新潮?嗯,反正就是这么个形象吧?那徐再思的父母能接受吗?啊?对了,你是抱着结婚的想法跟他交往的吧?还是只是玩玩?”陆尚试探道。

     陆尚这一通话说下来,贺新月就听见俩字,结婚!兴奋的捂着脸整个人在床上来回翻滚,艾玛~结婚~想想就让人热血横流,还是她嫂子有正事。

     她想要和徐再思结婚!

     “喂?不要穿鞋上床!赶快下来!”陆尚简直无奈了,这兄妹俩是猴子请来折腾他的吧?怎么一个比一个奇葩?贺新月脑回路完全和正常人不在一条线上!

     陆尚咬牙切齿的站在一旁,又不好伸手到床上去拉她一个女孩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然后在心里暗自腹诽,等贺新年回来让他洗床单!全部!

     阴暗潮湿的柴房里蜷缩着一个瑟瑟发抖的身影,女人披头散发的缩在一推稻草里脚踝上血迹斑驳,层层叠叠的鲜血染在式样古朴的红绣鞋上越发的鲜艳。

     门上忽然一阵哗啦哗啦的声响,有人在开锁,就听一个男人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婶子,你把这个给她换上,俺明天无论如何都要成亲!”

     “这……”头发花白的老妇接过一套老式的红嫁衣有些迟疑,“你媳妇的脚都被你打断了可咋整?”

     “这你就别管了,打断了省的她老是想跑。鞋子俺都给她穿完了,婶子你帮着她把衣服换了吧!”男人说着露出一口烂牙将手里的旱烟扔到地上用脚捻了捻,他攒了大半辈子的血汗钱买来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就算是打断了腿养着也值。

     那老妇无奈的摇了摇头,回身关上了四处漏风的门扉走了进来,“姑娘?姑娘?”

     躺在稻草堆里的女人微微动了动身,脚上传来钻心刺骨的疼,那老妇忙过去,“别动别动,这二娃子可真狠那!你也是,跑啥?你能跑出去吗?这一左一右都是俺们村的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说着话,那老妇一边动手给那年轻女人梳洗打扮一边劝她,认命算了。

     年轻的女人木然的坐在一堆枯黄的稻草里,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这么就被卖到山沟里给一个四十多岁又老又丑的男人当老婆?她不甘心,变着法的跑了出去,可她对这里的地形根本就不熟悉,跑到外面撞见了人原以为遇到了救星,可谁料到这些人竟然帮着那男人把她给抓了回来?

     她被打断了一只腿,扔到这柴房里没人管没人问,明天还要拖着断腿和那个男人成亲?

     她恨那个将她卖到这里来的骗子!她恨这个花钱买她的男人!她恨这里所有的人!

     那老妇嘟嘟囔囔的给她换好了衣服就出去了,年轻的女人透过门扉呆呆的看着外面清冷的月光,良久她抓起一把稻草一根根的揉到一起,不能让他们得逞!就算死了也不能和那个老男人结婚……

     夜色越发深沉,一条新搓好的麻绳悄无声息的搭到了那低矮的屋梁上,年轻的女人咬着牙扶着墙壁站了起来,对于怀着必死之心的人,没有什么事是她们做不到的……

     “爸,妈,女儿对不起你们!”年轻女人的声音带着哭腔,她眼里溢着绝望而又强烈的恨意。

     如果可以,必要他们血债血偿!

     一滴晶莹的泪珠掉落在稻草堆上,慢慢晕染开。

     午夜时分,哐当一声闷响,三条腿的板凳倒在了稻草堆里,月光透过门扉照进来,一抹红裙在半空中轻轻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