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山村奇案1妹妹
    陆尚早上醒来就感觉不对,怎么感觉这个抱枕这么大?他伸手摸了摸发现还热乎乎的,再仔细摸摸触手光滑肌肉结实纹理分明。他恍惚了好一会忽然坐了起来,四下摸了摸之后就愣住了。

     “我怎么在地上?”

     贺新年松开陆尚的腰,好整以暇的答道:“你睡到半夜自己掉下来的。”他睡得很舒服,这老房子里舒适凉爽连抱着个人睡觉都不觉得热,温度刚刚好。

     陆尚摸摸后脑勺,觉得自己掉地上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又拿不出其它证据来,只好认栽。

     贺新年起身道:“起来别睡,今天跟我去警局。”经过这一晚他又改变主意了,就算是白天也不能把他一个人留给徐再思,这个妖孽还是放在身边比较保险。

     “我不去!我要在家睡觉!我这是因公负伤,我要带薪休假!”陆尚毛了,贺新年整个就是一周扒皮啊?连他的病假也要剥削!

     贺新年也不废话直接拎着陆尚衣领将人提了起来,“你可以到我办公室去睡,徐再思的工作压了很多了,你多少体谅他一下。”说着也不顾陆尚吱哇乱叫直接将人扔到浴室里,就去做早饭了,直到他回来见陆尚还呆呆的坐在马桶盖子上就眼睛一眯上前威胁道:“马上起来洗漱!再耽误一分钟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扔到浴缸里浇冷水?”

     陆尚被他这么一说无来由的打了一个寒战,知道贺新年能干出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来就乖乖的起身洗漱,切!不就欺负他现在看不见吗?你等小爷眼睛好了有你好看!

     贺新年看他一脸不忿无奈的摇头轻笑,心说这人在心里不知怎么骂他呢!不过,无所谓,随他折腾,反正他也跳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陆尚肯配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在上车的时候,陆尚忽然摘下墨镜很严肃的对着贺新年的方向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看见他了是吗?”

     嗯。贺新年点头,看着陆尚垂着的眼睛,睫毛纤长。他知道陆尚说的这个他指的是谁。这人只有在他师父这件事上无比的认真严肃。

     “你下次见到他的时候告诉我。”陆尚带上墨镜。

     “一定!”贺新年发动车子,谁让陆尚不开心,他就让谁不开心。

     两人相安无事的一起过了五天,陆尚的眼睛慢慢的能看见东西了,只是还有一点模糊。徐再思见状终于松了口气,陆尚这都是因为他才受的伤啊!

     “熬了十二天了,不方便啊!哎,陆尚你们难道就没有办法治吗?”徐再思好奇的坐在陆尚旁边,仔细的看着陆尚逐渐变得清澈的眼睛,总觉得他应该有办法治疗的。经过那几天的相处,徐再思发现陆尚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根本不是他想的那么恐怖。

     呵!陆尚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道:“有还不如没有呢!”两人坐在贺新年办公室的沙发上聊天,那沙发本来是放在贺新年办公桌前,后来陆尚来了之后就移到窗边去专门给他睡觉用了,那位置贺新年一转眼就能看到。

     “怎么?是药难买吗?”徐再思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贺新年也竖起耳朵细听,什么药难买?有办法治疗这个人不早说,生生的熬了这么久。

     “唾液。治疗阴翳最好用的办法就是唾液,要每天早晚用舌头舔眼睛,阴翳就会消散的快一点儿。别说舔的人反感,我也接受不了。”陆尚耸耸肩,要是他师兄在的话他还可以勉强接受。

     嗯,徐再思感同身受的点点头,下意识的用手去摸陆尚的头发,一边摸还一边开玩笑的道:“看来我还是不够喜欢你啊!”

     “什么?我这么人见人爱你竟然不够喜欢我?”陆尚说着就作势要过去扑倒徐再思,脸上带着洋溢的笑。

     徐再思不禁看的呆了,窗外明媚的阳光正好投在陆尚的脸上,那俊秀的眉眼带着笑,色泽红润的双唇勾起优美的弧度,这家伙是个响当当的红颜祸水啊!

     正在发呆之际,就听贺新年冷冷的在旁说道:“午休时间到了。”他一手拉着陆尚的后衣领将人扯下来一边面寒似水的看着徐再思,心里想着要不要把这个笨蛋调到别的组去?

     徐再思一愣瞬间反应过来,嗖的的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蹿出门去,正好与假装第N次从门口路过的池燕撞了了个满怀。他满面通红的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池燕推了推被撞歪的眼镜毫不在意的拉住徐再思眼里闪着熊熊的八卦之火,“贺队对小陆做什么了?你都看到什么了?快说!”

     “什么?”

     “别装傻!你个小受没机会的!贺队喜欢的是小陆,刚才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这么慌张的跑出来了?”池燕急的恨不得推门进去看看。

     什么跟什么啊?徐再思哭笑不得的睁开池燕的手,啊?徐再思经过刚才池燕一搅合忽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贺队这么反常原来是因为……

     “你啊什么?快说话啊?别顾着发呆!”池燕要被徐再思吞吞吐吐的给急死了,这么养眼又千载难逢戳中她萌点的一对不好好八卦一下真的是心如刀绞啊!

     徐再思风中凌乱了一会,终于想明白了,原来他们队长不是在处处针对他,他只不过倒霉的被醋坛子误伤了而已。嗯,相比之下他比较能接受这个结果,他还是个可造之材。

     闹腾了一中午,下午众人到会议室去开会,陆尚一个人留在贺新年办公室里睡觉。

     贺新月就是这个时候来的。

     基本上门口的人一看到那头粉红的双马尾就都在心底狠狠的打了一个寒战,二话不说就放她进来了。这小姑娘叼着个棒棒糖一脸的天真无邪的和你打招呼,一笑起来就露出两颗门牙之间的一条小缝隙,看久了反倒觉得俏皮可爱。可打起架来那真叫一个心黑手狠,分局的老人大多认识她,已经很久没见她来过了。

     要说分局的人是怎么认识她的呢?这还要从两年前轰动分局的一件大事说起。那个时候贺新年刚转业回来没多久直接就接手副队长的职务,他办案稳重,为人低调,认识他的人还真不多。

     说了这么多这又和贺新月有什么关系呢?这还要从贺新月的职业说起。这小丫头比贺新年小两岁,贺兰见拦不住儿子就将一腔热血全用在了女儿身上,时间久了贺新月也架不住那压抑而繁重的学业,十八岁一到是死活离开了家,从此之后人生的唯一目标就是和贺兰对着干。

     贺兰讨厌什么她就干什么,学人家玩摇滚,画浓重的烟熏妆,每天和一群摇滚青年混在一起,把贺兰气了个倒仰。无奈之下,她找来自己儿子来劝自己妹妹。贺新年当时还在陆战队,他看了自己妹妹那一脸看不出原样的浓妆和那一身超短裙半天才出声,就提了两点要求,要是贺新月能达到他的要求他就不管。

     贺新月一百个愿意,自家大哥深受其害能为难她吗?

     贺新年倒是真没为难她,只要求她,第一,要徒手打得过三个成年男人,第二不准嗑药。这第二条贺新月不用她哥说都能达到,她是和自己老妈作对又不是要去毁了自己嗑什么药?

     就这第一条,可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贺新年给她找了一个全国散打冠军,贺新月跟着学了两年,这下算是捅了马蜂窝了。学完之后,贺新月在她们那条街上横着走都没人敢管。

     两年前,贺新月和朋友到酒吧玩,也不知道那个缺德的听说贺新月酒量不好想看她笑话就把一小杯烈酒掺到她饮料里,这下可惹了大祸了。贺新月喝多了之后六亲不认逮着谁揍谁。

     恰好有一群不长眼的小混混上前调戏,贺新月喝了酒之后武力值爆表马力全开最后单挑了一条街的小混混,用她朋友比较中二的发言形容:所到之处哀鸿遍野。

     最后围观群众看不下去了,再打下去恐怕要出人命了,就报了警。

     众民警们费了好大劲才电晕了这位暴力少女给带了回来,从此之后这位粉色修罗的大名就传开了。之后众人也知道了这位美少女战士是贺新年的亲妹妹惊得瞠目结舌。

     贺新月自从自家大哥当警察之后已经鲜少和人动手了,她们兄妹关系很好,她怕给自家大哥惹麻烦。警局她也不怎么来,这次来完全是因为打听到了徐再思这里,而且还非常巧的是她大哥的手下。

     她春心萌动按捺了几天终于忍不住找上门来!

     她溜溜达达的在重案组的办公室里转了一圈,找到了徐再思的座位将其后里里外外扫荡了个便,没发现任何与女孩子有关的东西后才松了口气,直奔自家大哥办公室去了。

     贺新年的办公室没有锁,因为陆尚在里面睡觉。贺新月像是回到自己家一样,大大方方的推门进去,这间办公室她许久不来好多东西都换了位置。她好奇的四下打量了下就发现了靠在窗口放置的长沙发。

     沙发当然不能吸引她的注意力,让她在意的是沙发上躺着的人。贺新月对自家大哥严于律己的态度还是了解的,她大哥怎么能容忍别人在他办公室里公然睡觉?

     她放轻脚步走过去,就见那人面朝里面睡得正香,呼吸均匀,身上搭着一块小薄毯。她蹲下身探头去看,就见那人年纪很轻,皮肤白皙,头发贴着脸颊上被风吹得散开,仅从露出的半边脸看这人就不丑,不但不丑,还很好看。

     贺新月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去捅他的脸颊,好软~又捅一下~好滑~贺新月捂着脸莫名的兴奋起来,接二连三的伸手去捅陆尚的脸颊,力气越来越大。

     陆尚终于被她弄醒了,就算觉再大也架不住这老是戳在他脸颊上的手指。他自问贺新年没这么无聊,到底是谁扰人清梦?他不满的眯着眼睛看了半天,朦胧中就见一个粉色的洋娃娃画里两个黑眼圈杵在他面前,眼睛里貌似还冒着闪光的星星。

     哦,原来是洋娃娃成精了。这好办。他迷迷糊糊的伸手到腰包里摸出一张符纸直接摁在贺新月的额头上,“恶灵退散!”然后转身躺在沙发上继续睡。

     贺新月顿时就被萌到了,双手捧着脸原地直跳,怎么这么可爱?配她家大哥面瘫脸刚刚好!

     得,又一个腐女。

     贺新年回来一推门就见自家妹妹额头上顶着张符纸围在沙发旁激动的跳来跳去,他急忙过去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来,“你怎么来了?”他这奇葩妹妹要是一个不高兴随时都能把陆尚打残了。

     贺新月被自家大哥拉着丝毫不在意的兴奋叫道:“哥他是谁啊?怎么那么可爱?我好喜欢他!你快叫他起来!”她一边说一边激动的来回甩头,额头上的符纸就跟着飘飘晃晃的看的贺新年直皱眉。

     贺新年最了解他这个妹妹的性格了,暴力少女什么的都是自我伪装,花痴才是她的本体。

     他还来不及阻止她胡闹,就见陆尚忽的坐起来闭着眼睛捂着耳朵大叫道:“吵死啦!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他要在家呆着,贺新年非要把他弄到局里来,还说没人打扰他睡觉,结果呢?不知道哪里跑出来个洋娃娃烦死了!

     贺家兄妹俩同时噤声齐齐的看向陆尚,贺新月额头上的符纸终于不堪重负飘飘荡荡的落了下去,她见陆尚睡得翘起来的头发忍不住嘤嘤嘤的咬着手指,手好痒好想摸怎么办?不过她怕陆尚生气,强忍着没上手,半天才吐出一句。

     “好萌!”

     贺新年在一旁看的也是心痒难耐,陆尚刚睡醒的样子呆萌呆萌的,只想叫人把他按在怀里好好揉搓一番。不过,他只能忍着,还没到时候,再说了他总不能像自家奇葩妹妹似的毫不掩饰吧?

     陆尚终于怒了,起床气外加被人夸奖可爱和好萌简直让他不能忍受!他堂堂男子汉怎么能和可爱扯上关系?这个词他只在小时候听过,长大了就没人这么夸他了。话说这到底是夸啊还是骂啊?

     摔~

     他起身就往外走,哗的推开门就见眼前围了一堆人,就算看不清他也知道重案组的人都在这了。大伙听见里面吵得热闹都来听墙角谁也没想到陆尚会突然拉开门,白言尴尬的刚要说两句一抬眼忽然看见贺新月,心里就咯噔一下,随即笑道:“新月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和叔叔说一声,哈哈哈~”这丫头不是惹什么祸了吧?白言在心里迅速的过了一下近两天发生的大事件。

     众人在白言的干笑声中都看见了站在贺新年旁边的贺新月,心说这位非主流少女是谁啊?白队还认识?新月?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重案组的人除了白言和周光远之外其他人都是新来的都不认识贺新月。

     贺新月见白言和她打招呼就大大方方的站出来一指贺新年道:“我叫贺新月,这是我哥。白叔,我只是来玩的。”她这最后一句明显是为了安抚白言的。

     众人顿时像是被雷劈到一般,像是雕像一样全都静立不动。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心里却像是有一万条脱了岗的野狗在疯跑。

     那一脑袋粉毛的画着摇滚风的浓烈烟熏妆的少女竟然是贺新年的亲妹妹?再看贺新年一脸面瘫的毫无表情的模样,众人简直要给跪了。

     苍天啊大地啊!您这玩笑开得有点儿大啊!那画面对比的太强烈,大家有些接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