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罗刹鬼食人案3诱饵
    自从发现这个案子和自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之后,陆尚再也不敢怠慢了。吃了贺新年给做的三明治也不吵着要人权要睡觉了,下午直接去了警局。

     重案组的众人都在,虽然个个疲惫不堪,但是都强打精神撑着。池燕和木叶早就将两具尸体上检验报告发给了大家,众人坐好就要一起讨论案情。

     啊?连容眼尖的看见证物袋里有一张带血的照片,之前周光远没有拿出来,她没看到就好奇的拿了起来结果一看上面的人就惊叫了一声,看着陆尚。

     陆尚已经知道原委若无其事的伸手拿过照片,眉毛一挑,调侃道:“照的还蛮帅的!”

     在座的都是什么人啊?除了木叶坐的有些远没看见之外其他人早就一眼瞄了个大概,这会都暗暗心惊,看着贺新年,这是唱哪出?为什么陆尚的照片会在证物袋里?还粘着血?

     咳,贺新年咳嗽一声,道:“这个等下说,关于凶手都查到了什么?”

     众人一听立即正襟危坐,池燕推了推眼镜道:“根据残留在尸体上的DNA鉴定两起案件凶手为同一人,并且是个女人。”说着她看了一眼贺新年,继续说道:“我在医疗数据库里进行对比筛选,找到了符合这个DNA 女人。”

     池燕一边说一边半转过身拿起手边的遥控器打开了墙上的超大屏显示器,“她叫卢燕,今年31岁,先天性心脏病,半年前在市医院进行了心脏移植手术,现在下落不明。”

     陆尚看着屏幕上那个陌生的美丽女人心中纳闷,既然能在尸体上留下咬痕和唾液,那就证明不是冤魂啊?可正常人,还是一个大病初愈的女人,实在是很难想象她有能力犯这样的案子。

     陆尚百思不得其解,就听贺新年问道:“给她移植手术的是什么人?因为什么原因移植?”

     “你问到点子上了。”池燕又调出一张女人的照片,这个女人咋看上去和卢燕有那么一点相像但是眉眼间更凌厉一些。她解释道:“这个是卢燕同父异母的姐姐,卢月,半年前遭遇车祸导致全身瘫痪并且昏迷不醒。医生说她醒来的几率一半一半吧!正好赶上这个时候,卢燕心脏病发作,命在旦夕。于是,卢月的父亲就自作主张放弃了卢月将她的心脏移植给了卢燕。”

     众人都点头,手心手背都是肉,舍弃一个救另一个,想必这也是个非常困难的选择吧!

     陆尚这会倒是有点眉目了,八成是这个姐姐不甘心所以上了妹妹的身,为非作歹。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啊?他根本就不认识这对姐妹好吗?他这躺枪躺的未免也太无辜了吧?陆尚还在考虑着自己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就听贺新年道:“陆尚的照片是在第二个案发现场找到的,上面粘着的是死者的血迹,他从未和死者以及凶手有过交集,所以我认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有可能就是陆尚。”

     “既然小陆和死者还有凶手都没有交集,那凶手怎么会找上他?而且凶手之前很有可能是随机选择死者的,为什么这次偏偏有目的的选择了小陆?”白言的话一针见血说的很不客气,但是陆尚知道他这是对事不对人,就接口道:“我也很想知道原因,所以麻烦各位今晚上再幸苦一下,我要引蛇出洞。”

     这里面就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着这一切。这只手把他拖入其中,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中。他一定要揪出这只可恶的手!

     “这,这太危险了吧?”连容有些担心的小声反驳道,陆尚看上去文文弱弱的碰见这凶残的凶手还不得被啃得只剩下骨头?

     陆尚看着连容一笑,心说这丫头还挺关心他。他眨着眼睛故作轻松的道:“放心,我可不是看上去的那么弱。况且一天不抓到凶手我也得不到消停。”说着还特意的瞄了一眼贺新年。

     “可是,你要怎么引她出来啊?你也不知道她藏在哪?”木叶奇怪,陆尚也不知道凶手在哪里?这要怎么引她出来?

     陆尚无奈的一摊手,“我现在是人家的猎物啊,只要我到街上随便去转转她就会循着味道主动来找我了。”木叶还是似懂非懂,其他人却以心中明了,如果他们要想掉这条大鱼,那陆尚就是诱饵。

     “就这么定了,今晚行动。还有,徐再思你去发协查通告,把卢燕的照片发下去。”贺新年说着就站起身,“陆尚到我办公室来。”

     于是陆尚就在两个女生狂热的目光中进了贺新年的办公室,“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

     贺新年也不理他,径自在保险柜里拿出一见灰突突的类似于背心的衣服直接道:“脱衣服。”

     啊?陆尚懵了,双手下意识的抓住领口,一脸诧异的看着贺新年。贺新年自打他说要去当诱饵开始就一点儿耐心都没有了,心情一直处于焦躁状态中,这会儿是多一句话都不想解释,将那背心扔到办公桌上直接将人拉过来有些急躁的去扯陆尚的衣服。

     “赶紧脱!”这人怎么就不听话呢?

     喂!扣子?你轻点!扣子都崩掉了!陆尚手忙脚乱的被人扒了衣服,贺新年比他高出大半个头,身材也比他大了一号,又是陆战队里练出来的,收拾五大三粗的恐怖分子都跟玩似的,更别提陆尚了简直是手拿把掐都不带眨眼的。

     贺新年算是看出来了,和陆尚讲道理基本上没用!关键时刻还得靠武力镇压。

     池燕假装取东西特意从贺新年办公室前路过,隔着百叶窗听见两人这劲爆的对话,一颗心跳的比屋里那两人都快,兴奋的脸通红手直抖,艾玛!办公室play!据她观察贺新年那身材绝对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而陆尚又是标准小受又白又嫩……艾玛~她自己脑补了一下那画面就觉得鼻子热乎乎的外加心悸气短。

     “怎么流鼻血了?”连容看池燕傻站在贺新年办公室门口走过去一看就见她神情恍惚一脸迷醉鼻血横流立刻就拉着人去卫生间了。

     办公室里,陆尚十分不舒服的整理着身上这件丑不拉几的背心,一脸哀怨的看着贺新年,“这是啥?非穿不可吗?”这件背心套在他T恤里面,极其的贴身,不臃肿,也没有硬邦邦的不适感,就是颜色挺丑的,但是穿在衣服里面也看不出来。

     唯一不适的就是陆尚从没穿过这么贴身的衣服,有些不习惯。

     贺新年怕他半路偷偷脱掉,没办法只得解释道:“防弹衣,穿上保险一点儿。”这是他专门托人从美国带回来的最新款式的防弹背心,轻薄但却可以抵挡全金属子弹的强劲冲力,是有钱也难买到的好东西。

     “人人都有?”

     “就一件。”贺新年话越说越少,眼看着脸上回答问题的表情就不甚愉快了。

     哦~陆尚细致的看身上这件不起眼的背心,心说,不愧是土豪啊!这是怕他被挖了心吗?他还挺细心。不过,贺新年到底是什么毛病?怎么就喜欢动手不动口?这种好事他只要说明白了他就会乐不得的配合,哪里还用得着搞得和抓猪一样,啊呸!抓人一样!

     陆尚穿好了衣服,对着镜子一看,完全看不出来里面穿了一件防弹背心。他美滋滋的转了一圈,越发的觉得除了热点没毛病,当然了为了生命安全吃这点小苦,值了。他看贺新年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就凑上去,道:“喂,面瘫,我跟你商量商量,咱以后是要一起合作的人,我有不懂的地方能不能麻烦你提点几句?有的时候啊,说话比动手更方便。嗯?”他语调上扬,真心觉得和贺新年在沟通上有问题,这人明明每次都是做好事结果却闹得鸡飞狗跳,真相大白之后还搞得他很尴尬。

     面瘫?贺新年一挑眉,那意思像是说,怎么?这就是老子的风格!老子就是不爱废话!你少对付几句不就结了?

     陆尚眨眨眼,见贺新年一脸不为所动的样子,心里也来劲了,行,小爷我就喜欢逆风而上,必须治治你这臭毛病!

     两人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贺新年想要立规矩,免得关键时刻陆尚不听话坏事,陆尚想治治贺新年霸道□□的脾气,省得以后老是产生误会。老动手谁受得了啊?这又不是他长项。所以到晚上出门的时候,两人还在较劲。

     贺新年订的计划是以两个凶案现场为圆点取它们之间的交叉区域,就在这一片钓鱼。卢燕一直在这一片活动,她出现在这块重合的区域几率要大一些。这一带是老居民区,没有什么特别高的楼层。

     李治找了一栋带天台的酒店大楼,这大楼只有十二层,在这片算是比较高的楼层了,而且地段处的非常巧妙,正好能纵观全局。天一擦黑,李治就提枪上去埋伏了。

     好帅!木叶看着他的背影,一往情深的就差眼睛里冒星星了。最后,周光远看不下去把他给拉走了,顺手关进了法医室。

     贺新年带着徐再思开着车远远的跟在陆尚身后,白言和池燕,连容和周光远则是在这一左一右的到处巡查。

     “贺队,这次是人还是......”他们跟在陆尚身后好一会儿了,徐再思才犹豫的问道。重案组里的大家虽然听说了一些关于陆尚很神奇的传言,但是到底没像徐再思似的看了个正着。

     尤其是陆尚那天还说什么罗刹鬼,他回去查了资料,食人血肉这一点,还真跟他们手里的案子很应景。虽然万般不愿相信,但是他还忍不住怀疑,不会真的有罗刹鬼那种恐怖的东西吧?

     贺新年紧紧的盯着前面好像漫不经心逛大街的人,硬邦邦的吐出一个字,“人。”

     徐再思有些绝望了,贺新年的语气明显是在敷衍他,他这个时候很想咆哮,老子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毛选邓论向来都是满分的人才,拼了这么多年不是来这抓鬼的!老子是来破案的!

     事到如今,摊上这么一位难沟通的上司他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了,到时候恶鬼跑出来抓人老子就躲到他身后去!反正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他怕个屁。一路上徐再思一直给自己打气,免得到时候下车抓人的时候腿肚子转筋。

     陆尚惬意的捋着马路牙子走在空荡荡的街上,初夏的夜晚凉风习习,吹得人非常舒服,连穿着紧身的防弹背心也不觉着热了。他抬头,天上流云遮月,忽明忽暗的,还真是个不太平的夜晚,到底是谁设这么大的局呢?

     后来他回去仔细一想,王胜勇给他打电话那事是真是挺牵强的,他当时脑子一热被那一万美金糊了眼,全然没在意。结果害的他进了局子,洗清了嫌疑后还被贺新年怀疑了好一阵子。陆尚就想不通了他一没钱二没权谁闲的没事吃饱了撑的来算计他啊?还是,真的和他师父的死有关......

     陆尚这会脑子里像是装了个打蛋器一样,整个脑子里乱的像是浆糊糊,他信步而行,并没有看前路,不知不觉就绕到一条巷子里。

     这巷子挺窄,至少贺新年的SUV肯定是进不来。他回头一看,后面空落落的一清二楚,这俩人还真把他给跟丢了!他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一个个还博士硕士的,满大街就他一个人还给跟丢了?说去出他们俩也别再警界混了!丢不起人。想着,他就原地站住等了一会儿......

     那边,徐再思一路紧张一路做心理建设,在经过一个公共厕所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道:“贺队,我想去厕所。”

     贺新年无奈只得停下车等他,陆尚的身手再不济逃逃命还是可以的,徐再思可是实打实的书呆子,他不放心扔下他。他们局长说的好听,抽调各路精英成立重案组,可调来的人大多都是刚毕业的学生,精英倒是精英可就是欠缺实践经验。他们组资历丰富一些的也就白言和周光远了。

     徐再思一溜烟的跑进了旁边小公园里的公共厕所,生怕贺新年等的不耐烦。这个公共厕所不是很大,但是很干净,一看就是经常有人打扫,镜子上水渍都很少。他随便的找了一个小隔间钻了进去,刚解决完生理问题,就听外面有一个男人的说话声,流里流气的。

     “哎,大美女你走错了!这是男厕!”

     “我的东西丢了你能帮我找找吗?”女人置若罔闻的自说自话,徐再思听那女人的声音就知道她已经进来了,就赶忙起身整理衣服。

     “哎呦,大美女的请求我当然......呃~”男人的声音说到一半,忽然噤声,喉咙里发出几声嗬嗬的声响,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噎着了一般。

     徐再思侧耳细听就听见一阵钝钝的声音,那声音他很耳熟,就像是木叶在解剖尸体时用刀割开皮肤的那种感觉。想到这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胡思乱想什么呢!徐再思一边摇头一边顺手推开了门,看清面前的景象后,就直接僵住了。

     对面墙上的镜子上被甩了一条血点子,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靠在洗手台上脸上表情凝固在一瞬间,瞪着无神的眼睛,他胸前的花衬衫已经被血浸透了。一个黑发的漂亮女人手里拿着一个血糊糊拳头大小还冒着热气不住跳动的东西正要往嘴里送,手上的血顺着她细白的手臂一路流到手肘,滴在地上。

     此刻,那女人的动作停住,一双眼睛冷冰冰的斜视着徐再思,不言不语。气氛诡异的沉默,两人无声的对视着,徐再思险些被这场面吓得直接坐到地上,他半天反应过来,这女人不正是他们要抓的卢燕吗?他忙伸手拔枪,同时大喊:“别动!”

     卢燕哼了一声直接将那心脏吞掉,然后转过身眼里恶毒的直勾勾的盯着徐再思猛然冲到他面前扼住了他脖子,徐再思顿时被那股强劲的力量按在厕所隔间的门上,动弹不得。这女人是大力水手吗?力气大的简直吓人,徐再思被她单手扼住就已经喘不上来气,眼看着那女人尖锐锋利的指甲已经搭在了他的胸前。

     面对死亡的恐惧驱动了他的爆发力,徐再思艰难的抬起握枪的手,因为被扼住喉咙他手使不上劲,眼看着就要被人家掏出心脏了,他不甘心就这么挂掉,食指费力一勾,砰的一声枪响,惊动四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