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九命猫妖2宴会
    自打那日乌鸦王勇猛的将挂着一身水草垃圾的陆尚和贺新年两人拽出千鸟湖后,陆尚就一直在生气。

     他当然不是气已经功高盖主的乌鸦王,他是气贺新年在上岸之后做的事。

     那人竟然装成溺水没有气的样子害得他不管不顾的给他急救,众目睽睽之下给他做人工呼吸什么的!结果这人是装的?

     竟然是装的?

     白言坐在地上还调侃他,贺队那是海军陆战队出来的上校啊?那么容易就折在小湖里这兵不是白当了?

     陆尚这才明白过来,又气又急这个尴尬啊!在大家的哄笑声中当场甩袖子走人!

     这日子让人没法过了!

     他必须要和贺新年划清界限,怎么感觉大家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全都是喜闻乐见的表情呢?这不对啊?不符合常理!两个男人在一起什么的真的好吗?陆尚疑惑了。

     贺新年得了便宜还卖乖,陆尚装病不上班他就以探病为借口天天登门拜访,把陆尚气了个倒仰。

     他是不高兴了,乌鸦王可乐坏了,每天都守在窗口翘首以盼,只要看到贺新年的SUV一露头它就兴奋的直拍翅膀。没办法,看见贺新年就看见金丝小羊肉了。这生活档次一上去它就下不来。

     每每看到这情形,陆尚都忍不住吐槽,还王族呢?还高贵的血统呢?为了口腹之欲连身份都忘了?这是哪门子的王?没出息!

     这天,贺新年又提着新鲜的小羊肉登门,陆尚阴沉着脸抱着肩膀坐在书桌前,恶狠狠的瞪着门口,贺新年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

     贺新年照例伺候了乌鸦王用膳,然后坐到陆尚对面仿佛没看到那臭脸色道:“后天咱们要出一趟远门。”

     陆尚皱着眉头看着贺新年,他可没忘了两人单独驱车去阳山那次这人强吻他的事。这次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贺新年无奈的笑笑,陆尚都把他当贼来防着了。

     “知道咱们最近几起案子为什么结的这么顺利吗?”贺新年如实的交了结案报告没想到还真局长还给批了。

     “不知道!”陆尚十分不配合。

     贺新年也管他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以前不知道,警局里很早已经就有专门的部门来办这种案子。”

     陆尚听他一说,好奇心也给吊了起来,还有同行啊?

     “当然了,咱们分局没有,是别的地方。上面想把你调到那个部门去,我不同意,局长就做主留下你了。”贺新年轻描淡写的给陆尚解释,但是事实可没这么轻松。上面知道了陆尚的身份后想把他要过去,局长虽然不愿意可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当然喜欢留下陆尚了,贺新年他们两个搭档和重案组配合起来没有办不了的案子。

     局长只好忍痛割爱,可贺新年坚持不放人,陆尚是他的!调走了他到哪找去?局长见他如此坚持也跟着点头,不给。他们L市也需要这样的人才!

     最后,上面只得同意,但是要求两人到M市参加一场除妖人技术交流会,说是交流会,其实就是个聚会。把这些有特殊才能的人拢到一起,一来可以交流交流经验,二来也可以相互认识下,免得哪天在办案的时候遇到再不认识可就热闹了。

     陆尚听贺新年说完,心里很得意,头一次觉得,不同意这三个字竟然有这么好听的时候?

     “好吧!”陆尚点头答应,既然是公款出游没有不去的道理。

     “那这两天你就在家休息吧!我忙完了就来找你。”

     ……陆尚傻愣愣的看着贺新年,他没听错吧?这面瘫竟然让他休息?

     不,事若反常必有妖,不能大意,这面瘫不一定酝酿着什么龌龊的想法。

     陆尚看着贺新年暗暗戒备着,死面瘫!敢乱来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陆离一睁开眼睛就觉得四周又暗又潮湿,他勉强的坐起身子,发现他还穿着自己的衣服,不过下摆被扯坏了,上面粘了不少干涸的血渍。他轻轻一动就觉得肋下疼的厉害,他掀起衣襟低头一看,就见三条长短不一的血口自肋下延伸到腰侧。伤口没有包扎处理,结了一层痴,他轻轻一动就有裂开的趋势,细密的血珠顺着裂开的缝隙溢出来。

     他一看自己所在的环境,好像是一间地牢,大约四五平的样子,地上铺着一些发霉的稻草,那厚重的铁门上挂着拳头大小的铁索,那结实的程度,就算他没受伤也逃不出去。

     陆离闭着眼睛静静的靠在墙上,不知道他昏迷了多久,又渴又饿,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呜呜呜,都是我不好~害死了哥哥~呜呜呜,哥哥不要死~我一个人害怕!”

     陆离迷糊中耳边听到一阵小孩的哭声,他无力的睁开眼睛一瞧,就见面前站着一只雪白的小狐狸正举着两只小爪子一边哭一边擦眼泪。

     “别哭了,乖。我不会死。”陆离勉强的伸手过去抓住小狐狸的一只脚安慰道。

     “哥哥~”小狐狸小身子一弹直接扑到陆离怀里。

     “你叫什么名字?之前藏到那里了?”陆离看着趴在他胸前的小狐狸毛茸茸的抱着还挺暖和。只是他不明白这小狐狸明明藏到他身体里可是他却一点也感觉不到。

     “嘿嘿,爹爹管我叫小砚台!哥哥叫我小砚台就行了!我之前藏在你身上啊!就变成一幅画藏在你身上,你能看见但是感觉不到的!”小狐狸有些小得意的道,这藏身法是他爹爹教的,可以不声不响的藏在人身上。

     “是吗?”陆离强打起精神微笑道。

     “是啊是啊!你看!”说着小砚台忽然凭空消失,陆离就见自己手臂上忽然出现一张胖乎乎的可爱狐狸图形,那图形颜色金红,好像纹身一样印在身上。下一秒他就觉见小砚台顺着他胳膊移到他肩膀上,藏在衣服里看不见了。

     真是巧妙,还会动的!

     “原来藏在这里!”萧业庭不知什么时候站在牢房外面,他推门大踏步走进了,抓起陆离的手臂将人拖到一边,刺啦一声将他衣袖整个拽了下来,小狐狸这个时候早就换了地方了。

     萧业庭见手臂上没有就继续扯陆离身上的衣服,整个人都处于十分暴躁的状态中。

     原来那猫妖藏在他身上?

     刚才他就感觉到那股浓烈的九命猫妖的妖气从地牢里传来,还以为那猫妖来救同伙来了,谁知道那畜生就藏在这人身上?他刚才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小狐狸移动到陆离肩膀上,隔着衣服他只看到一个金红色的尾巴尖缩进去。

     陆离被他粗鲁的一拽,肋下的伤口当即裂开,鲜血瞬间就染红了衣服。他身体十分虚弱那里架得住萧业庭这么折腾?

     唔~陆离疼的低低的口申吟一声,就昏了过去。背上没有,萧业庭翻过他的身子,就见小狐狸瑟瑟发抖的藏在陆离脖颈处不动了。

     呜呜呜好可怕!小狐狸想藏起来可是它发现这个可怕的人找的是它,它越是逃窜陆离就越痛苦,就咬紧牙关不敢动了。

     萧业庭看到那缩到陆离脖颈处的一团蠢肥的东西那里是什么猫妖?分明是一只狐狸?他眼里怒气暴涨,有种被戏弄了的愤怒。可偏偏这人一个字都没说!他也知道自己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失去了理智。

     他蹲在地上想要把那小狐狸弄出来问个究竟,触手一碰到陆离的脖颈,就觉得烫的吓人,他顺着脖子往上一看,就是一怔,在这之前他都没有注意陆离的模样,这人竟然生的这般好看?

     萧业庭心中一悸,就见这人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呼吸急促,身上的衣服被他扯得七零八落,腰侧一大片血迹模糊。萧业庭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下不去手了,这样的人应该盖座金屋藏起来而不是半死不活的扔在这地牢里。

     他想要这人活着,想看看他清醒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想毕他脱下外套将陆离裹住直接抱回自己的卧室。

     “叫医生来。”

     打过针的陆离退了烧,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睡着,小狐狸一直窝在他颈窝里不敢动弹。萧业庭拿着陆离的戒尺在一旁发呆,手指下意识的摩挲着那玉佩上的字,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对他钩钩手指,“出来,我不杀你。”

     小狐狸犹豫了一会儿,怕他又来折腾陆离就乖乖的跳出来蹲在萧业庭面前,搭耸着耳朵连头都不敢抬。

     房间里诡异的沉默着,只有陆离轻微的呼吸声,萧业庭不开口,小狐狸自然不敢说话。

     两人面对面的坐着,直到小狐狸受不了这沉默的气氛小声道:“你不要为难哥哥,他是个好人。”他说话的同时还拿眼睛偷看萧业庭的反应。

     “他叫陆离?”萧业庭看着玉佩上的字问道。

     “我不知道啊?哥哥的名字叫陆离啊?好听!”小狐狸拍着手叫道。

     萧业庭一听眯着眼睛,“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昨天啊!我一直住在那个废宅里,那里好久都没人来了,昨天忽然来了一个漂亮的大姐姐,她有九条漂亮的尾巴,我好羡慕的!然后她就给我一颗珠子说吞下去就可以变成人了。可是我吞了之后也没有变成人。”小狐狸说完还失望的撇撇嘴,它到底什么时候能修炼成人啊?

     “然后?”

     “然后陆离哥哥就来了,他说有危险让我把那颗珠子吐出来,我不吐他就追我,后来你们就来了。”小狐狸说完心虚的偷看萧业庭,它现在大致上也知道了都是那颗珠子惹的祸,害的陆离哥哥受伤。

     萧业庭听他说完,前后因果就联系上了,他还真是冤枉陆离了。

     “不许再藏到他身上去。”萧业庭站起身道。

     “为什么?”小狐狸眨着一双大眼睛天真的问。

     “丑。”

     ……小狐狸一撇嘴刚要哭,萧业庭就眼睛一沉它立刻就非常识时务的噤声了。

     萧业庭将戒尺放到床头柜子上,一瞬不瞬的盯着陆离,不是那猫妖的同伙最好,这人他要定了。

     一转眼就到了出发的日子,陆尚将乌鸦王托付给了重案组的同事,自己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就和贺新年出发了。

     两人乘坐高铁直达M市,一路上陆尚都靠在贺新年的肩膀睡得昏天暗地的,到了酒店还昏昏沉沉的像梦游似的拖着个包跟在贺新年身后,一把拉一转。

     贺新年拖家带口好不容易拉着人到房间,用房卡打开门后,两人都傻眼了。

     这房间怎么这么……呃,精致?陆尚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了,明明这个酒店从外面看很大气磅礴的,怎么房间这么小?花里胡哨的装饰,到处都是蕾丝花边,浴室倒是简单,竟然是全透明的玻璃房?这房间不大,开门就能看见旁边的床铺,整个房间一目了然就一张床,连个沙发都没有。

     贺新年!陆尚咬牙切齿的扔下包叉着贺新年的脖子就将人顺势推到床上,“你他妈的不安好心!小爷我跟你拼了!”

     陆尚骑在贺新年腰上抡拳头就要揍人,这人摆明了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贺新年也不反抗,反正陆尚也打不着他。这事还真冤枉他了,是池燕给订的酒店,能给订个情侣套房不用问也能知道她脑洞开了多大?

     就在陆尚闹腾着要打架却一招也没得手之际,就听门口传来一声很大的抽气声。陆尚眼神凌厉的一回头就见一个酒店女服务员抱着一摞床单被捂着嘴巴呆立在门外,被他一看吓得倒退一步转身就要走,撞见客人*什么的搞不好被投诉会被开除的。

     他们俩进门就开打,根本就没顾得上关门,这女服务员从这里经过听见里面有声音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就见一个男人骑在另一个男人身上,两人正在撕吧。那情景要多暧昧有多暧昧。虽然在酒店什么人都能遇到,但是这么热情连门都没关就迫不及待的上床的还是第一次见,尤其还是俩男人。

     “你站住!”陆尚跳下床,走到门口,带着未消的怒气,“给我们换个房!要大的!不然就单独给我开一间。”

     女服务员先前还被陆尚一脸杀人灭口的戾气吓得想要跑路,以为对方恼羞成怒要找她麻烦,谁知竟然是气呼呼的说要换房。

     “先生,这个不是我的工作范围,不过,我听前台讲房间好像都预定出去了,最近客人比较多。”她说完就见这位年轻先生的脸越来越臭,回身抄起身旁的装饰台灯扔过去。

     她吓得一闭眼,以为那玻璃罩的台灯会摔个粉碎,等了一会儿也没听见声音,一睁眼就见那个原本被压在床上的高大男人已经接住了那盏了可怜的台灯,他一手高高举着,不让那位先生上来抢,目光与她相遇对着门使了一个眼色。

     她当即会意,忙上前帮忙关上了门,呼!好险!

     这俩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不是情侣还订情侣房?订了又要退?要知道这种套间在他们酒店很火的,里面有不少情趣布置。

     陆尚扑腾累了就坐在地上靠着床沿大口喘气,开始语言上谴责贺新年。

     “你不是土豪吗?这不是公费吗?你干嘛要这么小气?订个套房会死啊?”陆尚十分的不忿,以前贺新年也没无耻到这样啊?

     贺新年脸不红气不喘,居高临下的站在旁边看着陆尚汗津津的脸颊,双唇红润,乌黑的头发黏上在额头上十分的诱人。因此他决定不能给池燕背黑锅了,不然今天晚上肯定不会好过。

     “不是我,是池燕订的。”贺新年一边收拾两人弄乱的东西一边抱屈。

     ……陆尚扭头看他,一脸无语。

     订情侣套房?池燕能干出来这事。这会儿不定怎么兴奋呢!

     警局里,池燕端着杯咖啡一脸神游太空的表情,木叶过去倒咖啡,随后就听他惨叫一声:“啊?池燕姐你流鼻血了!”

     陆尚看着眼前这张比双人床小比单人床还大的床郁闷不已,他刚才已经去酒店前台要求换房了,可被告知,因为突然增加的客流,房间都被预订出去了。

     贺新年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就火上浇油的解释道:“算了,这也不是用来睡觉的,你自己睡好了,我睡地上。”

     陆尚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将匕首塞在枕头底下,敢上来就阉了你!

     他放匕首在枕头下的时候发现下面还有其它的东西,他好奇的掀开枕头就见下面放着一堆花花绿绿的盒子,他随手拿起一个拆开,“草莓味的?啥东西?”他还好奇的拧开盖子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的确是草莓味的。

     贺新年见陆尚半天没出声就不放心的探头去看,结果就见那人坐在被子里手里拿着一瓶ky,一脸的惊奇,还挤到食指上试探的伸出舌头去舔。贺新年脑袋轰的一声,血往上涌。他快步走过去一把抢过ky的瓶子一手抓住陆尚的手,声音黯哑的道:“不是这么用的!”

     陆尚见贺新年靠的太近几乎跟他脸对着脸了,就往后躲了一下,一脸懵懂的问,“这不是吃的啊?”这瓶子上都是英文字母,除了上面画的小草莓图案其它他一个也不认识。陆尚对这方面的事知道的甚少,他从小被陆羽告诫要防着变态,但是陆羽从来没告诉他变态会对他做什么,就只说别被碰到就好。所以他当然不知道ky是什么东西,更不知道这东西还有草莓味的。

     贺新年哭笑不得的盯着陆尚看,半天才收回手拧上瓶盖扔到一边,“早点睡吧!”

     陆尚摸不着头脑的拥着被坐了一会儿,又翻了翻枕头下面,翻出一堆各种类型的安全套,这个他认识,有字啊!他一想到刚才贺新年的反应,忽然就明白过来了,那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情侣套房什么的讨厌死了!

     真是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