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九命猫妖4哥哥救我
    哗啦啦的水流声此起彼伏,陆尚用被子捂住耳边可还是能听得见,他满脸怨气的翻身瞪视卫生间的方向,心说贺新年干嘛呢一大早就制造噪音?还让不让……人……睡了。

     陆尚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情景说不出话,透明的浴室里水汽弥漫,透过模糊的玻璃他还是能清晰的看见正在洗澡的人有一身紧致结实的肌肉,宽阔的肩膀,修长的腿,蜜色的肌肤,怎么看都十分养眼。

     这万恶的情侣套房啊!陆尚还在发呆,就见贺新年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已经走了出来,看见他醒了还打招呼,“醒了啊?”

     陆尚还在发呆,贺新年见他的反应有趣就走到身边想要拉他起床,陆尚就见那完美的八块腹肌和露出来的人鱼线越来越近就手忙脚乱的往后挪动着身体,这面瘫气势逼人啊!他一个没注意直接从床上栽了下去,然后也不等人去扶,自己跳起来面红耳赤的窜进卫生间。

     “小爷我上厕所不准偷看!”

     贺新年哭笑不得的收回停在半空的手,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这小猫崽看见什么了?

     等陆尚磨磨蹭蹭的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贺新年已经穿戴整齐了。他一头扎在床上钻进被子里,闷声闷气的问道:“交流会什么时候开始?”

     “明天。”

     啊?陆尚哀嚎一声,还要和贺新年单独待上一天啊?要疯了!他现在闭上眼睛脑子里全都是贺新年洗澡的画面。

     “那为什么要这么早来?”陆尚愤怒,在被子里直捶床。

     贺新年不以为意的上前掀被子,“出去吃饭。”他熬夜做完工作提前出来就是想和陆尚一起去吃M市的名吃排骨锅。

     “我不去!”陆尚抢回被子。

     贺新年顺势扑倒隔着被子将陆尚压住,语带威胁的一挑眉,“不去?”他靠得极近,带着薄荷味的呼吸直接喷在陆尚脸颊上。

     陆尚整个人都僵住了,贺新年这样压上来让他有种隔着一层被子都好像感觉到了那结实的肌肉轮廓。

     “我去。”陆尚心虚的别看眼,视线落在贺新年鸦羽一般的鬓发上,心里狂喊,你他娘的赶紧起来啊?小爷我去还不行吗?

     “保证这两天听话?”贺新年忍着笑,继续胁迫他。

     “嗯,保证。”陆尚受制于人只得答应,心里却吐槽,老子不答应你是不是要霸王硬上弓啊?无耻小人!

     贺新年见陆尚服软,就依依不舍的站起身,他刚起来陆尚就跟身上装了弹簧似的一下子跳下床,愤恨的骂了一声,“流氓!”就不敢有别的动作了,他是真怕惹急了贺新年,这孤身在外,敌强我弱,挨揍是小,*是大啊!

     他看别人流口水行,反过来别人这么看他,就不那么美妙了。

     陆尚不情不愿的跟着贺新年出门,心说这人是不是上次请客闹了乱子这次要找回场子啊?

     “我们这是要去哪?”陆尚被拉上出租车时好奇的问道。

     “M市有一家很有名的餐馆,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去尝尝。”贺新年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为了吃这顿饭着实费了不少功夫,倒不是为了找回场子,只是因为徐再思说陆尚喜欢吃排骨。这家老店排骨煲做的远近闻名,他们家主厨外号猪肉王,煲的一手好汤,每天只买二十份,他还是动身来之前就预订的呢!

     土豪!吃个饭也要讲排场!陆尚心里默默吐槽。可等到砂锅排骨煲端上来的时候,他就傻眼了,这味道?光是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了。

     陆尚被眼前的美食俘虏,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只见巴掌大的砂锅里炖着糯软的山药,鲜嫩的顺排,汤底是淡淡的清白色,上面飘着几片碧绿的叶子。那汤也不知怎么熬制的,打开盖子一股香气扑鼻而来,陆尚迫不及待的舀起来喝了一口。

     “好香~唔,烫!”陆尚虽然被烫的直吸气还不忘对着贺新年赞道:“好喝!”

     贺新年一看这次终于拍对了马屁,就一脸欣慰的将自己锅里的排骨挑出来夹给陆尚,这排骨煲味道好是好,可是锅这么小,这人可能吃不饱。

     陆尚这边吃,贺新年这边给他往里填,他就是神经大条的能跑的开小汽车,这会也明白了。这人是特意带自己来吃饭的,结果出门的时候他态度还那么恶劣,是被人家胁迫出来的,怎么有种不知好歹的感觉?

     陆尚挪到贺新年边上将砂锅拽到面前,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肘兑了他一下,讪讪的道:“以后请客吃饭好好说,别搞得好像出任务似的,早说出来吃好吃的谁会不情愿啊?”他说着从自己碗里捡了两块大的排骨送回贺新年的碗里,“那,一起吃,一个人吃有什么意思?”

     贺新年看陆尚示弱,心里暗笑,陆尚真的很好哄,从来不记仇。虽然整天的骂他流氓,可关键时刻还是不会扔下人不管。上次在千鸟湖他真没想到陆尚会下水救他,他不是不知道陆尚的心里阴影有多严重。可他竟然真的下水了?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他越看越觉得陆尚模样俊俏,连吃相都可爱无比。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没治了。

     不过,这个时候应该干点正事,趁着陆尚心情好,要打探打探那位素未谋面的师兄,免得哪天陆尚真的跑路了他都不知道该去哪找?想毕,贺新年收敛心神,直接问道:“听说你有一个师兄?怎么从来没见过?”

     其实,潜台词就是你和你师兄关系怎么样?

     “哦,有的,叫陆离,他一直在外面游历。”

     “你们一起长大,关系很好吧?”贺新年其实是想知道,你们是正常的师兄弟关系吧?他的陆尚这么可爱,那个陆离没有对他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贺新年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昨天陆尚以为ky能吃的事情就莫名的有些放心了。

     陆尚点点头,“师兄是我最亲的人了,他把我一手带大,我们关系当然好。”

     把你带大?贺新年脑补了一个慈祥的老者模样,就满意的点了点头,可转念一想不对了?既然是师兄弟年纪能差多少?“他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说到这,陆尚眼神有些黯然,摇了摇头,“可能怕回来触景生情吧?”陆羽去世后,陆离就一直在外面游历,陆尚一直以为他是接受不了师父去世来离开的。

     这都是他的错,如果没有他,陆羽和陆离应该能将望京堂开的风生水起,会过得很好吧?

     贺新年也看出陆尚情绪低落来了,就忙转移话题,“总听你提前他,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呢”他就顺口这么一说,谁知道陆尚突然就来了精神,手拿着筷子比划十分自豪的道。

     “我师兄是个大美人,倾国倾城!”

     什么?大美人?贺新年听到这,忍不住放下筷子,英挺的眉毛拧成一团,默默算计陆尚这话里有多少水分。

     可能是亲人的关系吧?陆尚不是陆离带大的吗?一般小孩子不都是认为自己妈妈最漂亮吗?

     嗯,一定是这样的!

     不知怎么回事,这一顿饭吃的贺新年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危机。

     转眼就到了交流宴会的日子,陆尚早早的换好了礼服坐在床上等着,之所以不偷懒是怕和贺新年撞到一起,那面瘫身材太好,让人过目不忘,搞得他现在满脑子黄色思想,都快疯了!

     这样下去早晚会被掰弯。陆尚有些气急败坏的捶了下床,一边暗骂自己不争气一边埋怨贺新年勾引他。

     直到两人坐到车上,陆尚还一直保持着眼观鼻鼻观心的木然表情。贺新年有些纳闷,平常那么欢实的人这会怎么这么老实?别是那里不舒服?

     贺新年扳过陆尚的下巴仔细的观察他的脸色,白皙红润,挺正常的啊!

     车窗外不断闪过耀眼的霓虹灯光,将贺新年的脸照的忽明忽暗,这人真帅啊!高大挺拔的身材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一身正装简直让人不能直视!

     陆尚哀鸣一声将额头抵到贺新年的肩膀上,有些挫败的自言自语道:“大哥你放过我吧!我不喜欢男人!我还要生个女儿呢!”

     贺新年听了这话脸色有些凝重,正在开车的司机透过后视镜小心翼翼的瞄了两人一眼,和贺新年的目光在镜中一接触立刻就坐直了身子开车,再也不敢偷瞄了。

     “你能生?”贺新年酝酿了良久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啥?陆尚傻眼了,立刻弹起来喊道:“当然不能了!”

     “你的意思是找个女人?”贺新年眯起眼睛,语气已经听不出好坏了。

     “当然了。”陆尚一脸的理所当然,但是不知为什么说这话时心里莫名的发虚。

     贺新年一点点靠过去将陆尚逼到角落里,他捏着陆尚的下巴,气势逼人的一字一句的威胁道:“你敢?”陆尚和一个女人在一起?那画面他想想就觉得接受不了!

     陆尚咽了口唾沫,有些紧张的眨巴着眼睛,真是奇怪,他竟然没有反驳?事实上他此刻连该说些什么都不知道。贺新年的态度认真的可怕,他觉得自己哪怕说错一个字,这人就能当场办了他。

     气氛正紧张,就见前排司机踩了下刹车,头都不敢回的兢兢战战的提醒道:“两位,到了。”

     呵呵呵,陆尚干笑几声,趁机推开贺新年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逃下车去。贺新年付了车钱,慢丝条理的跟着他后面下车,直盯着陆尚的背影,脸上是志在必得的表情。

     直到两人身影一前一后的进了那道大门,这位倒霉的司机才一抹脑门上的冷汗,好家伙,被看出一身汗。

     陆离坐在床上,放下手中的书,看向窗外,外面怎么那么吵?小狐狸这个时候正趴在床尾玩球,他穿着一身戴着长兔耳朵的连身衣,蓬松的尾巴露在外面一甩一甩的,两只小白耳朵不时的抖几下,非常的可爱。

     陆离看着他不禁露出淡淡的笑容来,左文君进来正好看见这一幕,愣了一下忙收敛心神,心说,怪不得少主被迷得魂不守舍,这位可比那位小兔崽子更像狐狸精。

     “陆公子,药煎好了。”左文君将药碗捧到陆离面前。

     陆离接过来一口气喝了,被苦的直皱眉。自从上次搞得乌龙事件后,萧业庭就很少来,好像知道自己不是照顾人的料,就不那么坚持事事躬亲了。而且他最近不知道再忙什么。

     左文君见陆离不住的看向窗外就替他解答道:“少主举办了一场宴会,忙完了就会过来。”

     陆离心说,不来正好,他可怕了萧业庭了,虽然他不动手动脚,但是他就坐在那里看着他,一看就能看一天。看的陆离瘆的慌,总觉得这人是不是坐在那里考虑怎么把他大卸八块?

     左文君服侍陆离吃过药之后,就告辞了。临走之前将坐在床尾玩耍的小狐狸抱了起来,道:“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小狐狸不疑有他,高兴的点头答应了,还说要带回来一些给陆离。

     左文君是特意带小狐狸出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引出九命猫妖。早在几天之前,他们就放出消息,萧家要举行一场盛大的晚宴,守卫可能照顾不来。他们还放出消息说九命猫妖的内丹还在小狐狸手里,已经被炼化了一半了。

     九命猫妖听到这消息一听会心急如焚混进来探听情况,当她看到小狐狸真的炼化了她的内丹的时候她一定会露出原形,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内丹。

     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守株待兔,看住小狐狸。九命猫妖附在人身上可以掩盖身上的妖气不被人发现,只有在现身的那一刻才能露出马脚。她动作非常快,必须打起一万分的精神来应付,不然,反应稍慢一拍就会被她逃掉。

     小狐狸兜了一兜好吃的,蹦蹦跳跳的沿着后院的游廊走着,前院里全都是人,而且那些人身上都带着很浓重的杀气,小狐狸不喜欢。

     “一,二,三......三?”小狐狸歪着脑袋,三后面是几来着?

     左文君藏在一旁看的替他捉急,捶胸顿足的翻着白眼低吼,“四啊!三后面是四啊!这笨蛋!”

     其他埋伏的人忍不住望天,左总管你说你跟一个小狐狸较什么劲?

     萧业庭看着一屋子的男男女女,心情极端不爽。陆离一个人待在后面,九命猫妖随时可能偷袭,他却被困在这里陪这些闲人?要不是拉着他的人是他亲叔,他可真忍不住要关门放狗了。

     陆尚看着满大厅的人,忍不住吐槽,这部门这么多人还能保持着神秘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在场的人里面,身为警察的特别少,大多都是客串的。有真材实料的,也有浪得虚名的,总之听闻萧家开宴谁不想来凑个热闹?如果能恰好抱了萧家少主的大腿那更是‘钱‘途无忧了。

     谁不知道,萧家财大气粗啊,萧家唯一的继承人在除妖方面资质有限,但是在经商方面却是个人才。只是,他们来了之后才知道,萧业庭的大腿一点也不好抱。

     什么交流会?毛都没有!不过就是一群人吃吃喝喝而已。陆尚实在受不了那虚头巴脑的气氛,见贺新年被一个被称为总警司的人拉着不放,就悄悄的溜出去透气。

     这萧家大宅建的可真不错,不愧是有钱人。这雕梁画栋,假山花园,小桥流水,皇家园林里该有的东西他这一样也不缺。什么时候能把望京堂弄成这一半规模他就知足了。陆离顺着游廊一路游览,这个季节百花盛开,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鲜花嫩草,空气里飘着各种花香。

     天上月亮又大又圆,游廊上挂着的宫灯,照得整个宅院都亮堂堂的。

     陆尚走着就见前面一个穿着晚礼服的女人跌跌撞撞的扶着栏杆,好像喝醉了的感觉。陆尚觉得这个女人很怪异,他走上前去,“喂?你没事吧?”

     “呵呵!没事呀!”女人倚着珠子十分妩媚的挑着眼角笑道。

     陆尚点点头,直觉告诉他要离这个女人远一点,绕过她继续往前走。

     “一,二,三,三,三......”前面传来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奶声奶气的。

     陆尚还纳闷呢,哪来的小孩子,就见身后的女人咕咚一声倒在地上,同时他就觉得头顶迅速的掠过一阵妖风,他猛然一抬头就听一个小孩惊恐的大叫:“哥哥救我!”

     这时,原本空无一人的院子里忽然冒出一大堆黑衣人,全都奔着那声音奔去。

     陆尚心说,这么多哥哥?

     他回身看了看那个女人,发现她只是昏迷了就将她扶起靠坐在游廊上,免得一会打起来的时候谁不小心踩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