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4
    第七十九章

     其实跟在夏蘼身边的暗卫不止是日月星辰四个人,分工也不同,她只需要掌握最上面的人,即可。

     “怎么回事?”夏蘼还没进养心殿就问起来了,阿月老远就听见她着急的步伐,听到了话这才看见人走进来。

     白茗被押在一边,两人都有挂彩,看起来白茗稍微多点,尤其是脸颊处也被划了一道,虽不是很严重,那抹红却也是触目惊心,“快叫御医。”夏蘼一边说一边去解开白茗手上的绳子。

     阿月默默地站在边上没说话。

     突然夏蘼抬眼看了她一下,“你也回去吧,处理下伤口。”

     阿月点头退下。

     待御医来后,夏蘼让其中之一去照顾阿月了。耐心的等着御医的结果,白茗被夏蘼强制性的要求坐在那儿,等御医看完才行。

     稍微处理过伤口后,御医道:“回禀皇上,无大碍,都是些皮外伤。”

     夏蘼催促道:“那赶紧开药。”

     御医哆哆嗦嗦的留下一瓶祛疤的药告退了。

     正殿里,不光有夏蘼处理公文的桌子,还有她的床,这会儿白茗就坐在床沿边上,刚才御医在,她不好当着那么多人跟前驳了她的面子,如今没人了,她又站了起来,刚想往边上站,被夏蘼呵斥住:“你干嘛去?”

     白茗身上那股杀气,在夏蘼跟前荡然无存,她摇摇头,“皇上的床,臣不敢坐,我还是站在……”

     “你之前不是睡过吗?”夏蘼笑眯眯地打断她的话,又去拉她,结果白茗红着脸却还是倔强的不动。夏蘼再使劲儿,白茗还是不动。

     夏蘼挑眉,“你这是别扭个什么劲儿啊?从北境回来,就开始不对劲了。”见拉不动她,抱怨了两句,手上却没停下来,拧开药瓶一股淡淡地药香飘出来,夏蘼挖了点出来往白茗脸上抹。

     冰凉的药混着夏蘼温和的指尖,让白茗有一种心颤的感觉。她往后退了一步,微微别过头去,不看夏蘼,“微臣这点伤,不牢皇上惦记,臣回去了。”

     “站住。”

     白茗果然站住了。

     这口口声声的喊着皇上,分明是要跟她生疏,要保持距离。难不成,在外面遇见哪个半路截胡的小婊砸了?夏蘼沉下脸来,“朕希望白大将军留下陪臣一起用晚膳。”

     哼,就你会用身份来对立吗?我还用会身份来命令呢。看着诧异片刻的白茗,夏蘼心情甚好的勾了勾嘴角,拉她到床边坐下,轻轻地给她涂抹着药膏,完事后扔给白茗一本书,不管她了。

     一心想要快点看完折子的夏蘼,偶尔回头看眼白茗,心里有些急躁却又无可奈何。好比,今天的作业明天要交,总得先写完才能看电视剧吧?

     不过……夏蘼脑子还是出神了,在北境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吗?细想,白茗有变化,刻意疏离,什么事都不写的是在康宁一年春末夏初时,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最能知道消息渠道的就是那几个副将了。

     边想边翻阅奏折,脑子里不经意间脑补出一副白茗英雄救美,得到美人以身相许,抛弃自己的狗血剧。

     身后的白茗却不知道夏蘼脑子已经转了多少个弯了,她只是一直默默地望着夏蘼的背影,见她很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折子,时不时的还皱眉,偶尔会转过头看自己一眼。

     不由得叹一口气,方才给自己擦药的夏蘼眼神温柔的都快要化了,白茗的憋的很用力才没让自己扑到她怀里。

     明明,已经做好决定了,却还是在看见夏蘼的那一刻,溃不成军。

     白茗扯出一抹苦笑,暗自摇头。却听见殿外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眼神瞬间犀利起来,她习惯性的往腰间一抹,才发生进宫的时候将刀卸了。这是在皇宫,高手如云的皇宫,她甚至想暗探夏蘼都被抓的皇宫。

     谁会这般无礼?

     养心殿的门被推开了,有个小孩子跌跌撞撞的往里面跑来,身后跟着一群的人。

     “抱抱……泡泡……”小孩子咿咿呀呀的边跑边说话,吐字还不清晰,倒是将夏蘼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只见她笑着起身,也不上前,就蹲在那儿,对小孩子拍拍手,鼓励她跑过来。

     夏瑾跑两下就要别人抱,休息一会儿后又扭着身子要跑,如此反复,所以夏蘼鼓励她自己走,而不是别人抱着走。

     谁知道夏瑾不买账,在距离夏蘼还不到一米的地方,突然一屁股坐到地上不肯起来了。嘟着个小嘴,张开双臂,就是要夏蘼去抱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天真无邪的望着夏蘼,看得人心都软了。

     白茗不自主的也笑了,不可否认那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大白啊,你不可以这么懒的,乖,自己过来。”夏蘼本想喊瑾儿的,却想到身后还有个白茗呢,所以才改了口,一边喊着一边笑。

     夏瑾见她娘没抱她的意思,转头又去望那些宫女,谁知道一个个垂着头站在边上,就是不动。夏瑾只好放弃挣扎,改爬了。

     好不容易爬到夏蘼怀里,她扑腾的扎进去,也不管夏蘼是不是会接的住她,被抱着的时候,就一个劲儿的笑。夏蘼将她抱起来,在怀里掂了掂,嗯,重了。

     “来,我们家的大白,看看那是谁?”夏蘼抱着夏瑾在屋子里慢慢踱步,看看大白又看看白茗,笑着说:“那是小白。”

     白茗的脸……已经形容不出来了,她的笑意有些僵住,大白,小白,都是什么鬼!

     “来抱抱看。”夏蘼走到白茗跟前,对着她说。

     白茗连忙摇头摆手,“不行,不行,我没……抱过孩子,伤着了怎么办?”

     “没事,你一只手托着她的屁股下面,一只手扶着她的背就好了。”夏蘼给她讲着,还把夏瑾往她怀里送,好在夏瑾现在基本上都能认人了,见到坐在她娘床上的人也没反感,顺势就伸过手去了。

     倒是把白茗为难住了,她硬着头皮接过来一个软软糯糯的孩子,带着一身的奶香,往她怀里一钻,小孩子眨巴着双眼,咧嘴一笑。

     原本僵直了背的白茗,心里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抱着她,却又怕自己抱的太紧而勒着孩子,两只胳膊僵着可费劲了。倒是把夏蘼逗笑了,“瞧不出,经常被弹劾杀人不眨眼的白大将军,竟然这般小心啊。”

     白茗脸色有些不自在了,垂下眼眸,“这是皇上的公主,臣自然要小心。”

     夏蘼哼了声,显然对她的回答不满意。刚才还好好地呢,这会儿又别扭上了,她坐到白茗身边,逗着小家伙,“大白就是懒,总喜欢赖在别人怀里,小白要是能分一点过去,就好了。”

     见她这般一本正经的说着这话,白茗的脸颊又红了,无言以对。

     过了许久,“皇上……”周炎进来,见养心殿里还有一个人,连忙请安,“不知皇上这里还有人,请恕罪。”

     “无妨。”夏蘼不在意的挥挥手。“来带瑾儿的么?”

     “是啊,她刚才吵着要见你,所以我让嬷嬷先带她过来了。”周炎走过来,见夏瑾躺在别人怀里,已经睡着了,说话声音也低了些。白茗见他过来,以为他要抱,轻轻地抬了抬手,谁想夏瑾扭了扭身子,往她怀里钻了钻。

     这就尴尬了,不想周炎却是嘴角含笑,轻声说:“有劳了。”这才示意嬷嬷们,小心翼翼的将夏瑾抱起来,他又拿着披风把夏瑾裹住,这才同夏蘼告辞。

     因为夏瑾的到来,折腾了许久的人,都散了,整个养心殿又只剩下夏蘼和白茗两人,沉默片刻后,白茗突然说:“他是个很好的人,也很适合做凤后,看得出对孩子也很好。”她侧目,见夏蘼很赞同的点着头。

     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夏蘼见她看着自己,“怎么了?我同意你的说法啊。”

     白茗:“没什么。”

     夏蘼盯着她看,看到白茗转过头去,最后夏蘼试着伸手摸她,想同她亲近亲近,被白茗躲开了。她站在夏蘼跟前,拱手道:“皇上,天色不早了,臣告退了。”

     “慢着,晚膳还未吃呢。”夏蘼看了眼天色,已黑,便让人传膳了。哪怕白茗要回去,想回避她,那也得让人把饭吃了再走。

     一段饭吃的索然无味,白茗基本上不夹菜,全是夏蘼夹得,放什么在她碗里,她就吃什么,看的夏蘼又气又好笑。

     吃完饭,白茗生怕她还要说什么,赶紧跑了。

     夏蘼摇摇头,转头问伺候用膳的宫女,“朕,长得很丑吗?”

     宫女:“没有,皇上是奴婢见过最好看的。”

     夏蘼嗯了声,却说:“你夸好看又没用。”那小白,还不是跑了。她摸了摸下巴,心想明日上朝还得再打探打探呢。

     嘤嘤嘤……媳妇出去两年,心就跑了,怎么破?

     翌日下朝后,夏蘼特意召见了那几位副将至养心殿。

     三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所以。按理说北境之战告捷,众人一回来皇上就是封赏了的,这才过几天怎么又召见她们呢?这不怪人家多想,而是偏偏三个人都是北境回来的人,难免往共同点想去了。

     “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否则,按咱们这位的脾气来说……”

     “说不准,悄悄这个……就知道了。”说话者手指比了个三的姿势,可不是么,听闻三公主谋逆被捕,却也有人嚼舌根说是三公主被抓之前咆哮着喊冤,说是被设计了。是真是假……

     哎,伴君如伴虎啊。

     养心殿内,茶香飘渺,换上常服的夏蘼坐在榻上轻轻地倒着茶。听到小宫女禀告,也不过是抬眼看了她们一下,笑着说:“众位爱卿来了,过来坐。”

     在榻跟前有个小桌几,三个圆凳子,似乎是专门为她们准备的,甚至还有几盘点心。不一会儿,却见皇上沏好的三杯茶,挥手示意宫女端给她们,三人俱是受宠若惊。

     夏蘼端着茶嘬了一口,这才看向她们,“怎么,茶不合胃口?”

     “不不,皇上这儿的茶自然是好的,是我等的福气。”三个人有些汗颜,小心翼翼地喝着茶,心里还提着胆子。

     见她们茶也喝过了,点心也吃过了,夏蘼这才开始要进·入正题了,清了清嗓子,道:“不知几位在北境可还习惯?”

     三人面面相觑,出外打仗,哪有什么习惯不习惯之说?只要朝廷不克扣粮草,对她们而言,就是最好的。

     只是这话……三人心里都没底,稍微年轻的两人俱是看向年长的,她无奈,只道:“托皇上的福,一切安好。”

     夏蘼点点头,“如此便好。”

     又是一阵沉默。

     夏蘼:“诸位,可知白茗的生活习惯如何?”

     年长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她们这位年轻的将军,行事作风完全迥异于白老将军,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亡命之徒也不为过,那股子杀劲儿,根本不像是上京城内养出来的富家子弟。

     杀鸡儆猴用的炉火纯青。

     虽未打压异己,却也是将反对她,又无能的人,放的老远。

     一时间也只能说:“白将军,甚好。”

     废话,我也知道我家小白甚好!夏蘼眉梢跳了跳,这群人是不是不把话挑明了,就不懂意思?还是装傻充愣呢?“你们三位,对她如何看?”

     如何看?三人又是一阵互看,把夏蘼都看着急了,还没等她们开口,夏蘼又说:“几位同她这么久,想来接触不少,她在北境平时为人作风如何?生活习性又如何,朕想听听几位的说法。”

     在外行军打仗,总是被言官弹劾过,不光是白茗,甚至白老将军也被弹劾过,她们几个更不必说了,很多时候弹劾不了上面的,动动她们也是可以的。所以,一听皇帝这意思,似乎是因为弹劾?

     武人的脾气,又同言官不一样,并不是事事以利为主,当然这种人也是有。但是她们更偏重的是沙场上那份生死之交的情谊。对白茗,也许有抱怨,也许有偏见,更多的却还是敬畏和尊重。

     一个二十来岁的,能一步步得到人心,是付出了无数的血和汗。

     年长的微微敛起神色,很正经的回答道:“白将军甚好,对我们也是,冲锋杀阵都在最前头,用兵如神,平日作风低调,也少有话,生活检点,作息规律。”

     总之就是好啦。

     听到生活检点这里,夏蘼倒是满意的点了下头,片刻后却又想到,如果只是上一个人,那也是生活检点啊,因为没有滥·交啊?这算什么答案?

     “你们都是成家立业的人了,朕见她却还是一个人,不知在北境她可有中意之人。”呸,铺垫这么多,才说到重点,理解力不好的人,沟通真的很累。

     三人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敢情是要给白将军做媒啊。“白将军在北境也是一个人,想来皇上定能给她找到一个满意之人。”

     “听闻萧大人的弟弟,倒是一个风采卓越之人。”

     刚说完,被年长的在桌子下面踩了脚,示意她别说了,先前庆功宴上,白将军已经明确拒绝了,怎么还提这壶?

     那人尴尬的闭了嘴。

     “如此,朕在想想。”夏蘼作势有些累似地闭了闭眼,众人这点倒是很识相,起码起身告辞。

     出了养心殿,终于松了一口气,微风吹过凉飕飕的,竟是背后渗满了汗。三人彼此间一笑,大步走出去。

     既然没有横刀夺爱的小·婊·砸,那么问题就在白茗身上了。夏蘼右手托腮想,难不成是过了爱情保鲜期?不对啊,小白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

     “来人,召白茗觐见。”

     既然不知道,那就放到身边,慢慢体会吧。夏蘼是这样想的,然后也是这样做的,等着等这就榻上睡着了。

     白茗奉旨觐见,一进养心殿老远就看见那人侧躺在榻上,在走近些,照白茗的功底,是已经听见她呼吸均匀,知是睡着了。

     走到那边上的桌几处,她能看见夏蘼眼下的淤青,心里颇为心疼,等皇帝也是日夜操劳。可是,她却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干看着夏蘼累心累身的都消瘦了。

     不知是不是心灵感应,在白茗望着她的时候,夏蘼突然睁开眼了,刚好将她那抹担心全收入眼中,夏蘼扬起嘴角,“来了很久了?”

     白茗后退一步,垂首而立,行礼:“参见皇上。”

     反正,知道你还担心我,那肯定是有什么苦衷。于是夏蘼心情好,也没跟她计较这事,抬了抬手,“免礼,到朕边上来。”

     白茗依言走到她边上,被夏蘼拉着坐下,自己则很自然的枕在她腿上,夏蘼仰头望着她,“小白,真好看。”

     “皇上说笑了。”白茗很严肃的回答着,不看她,平行的直视前方。

     夏蘼微微一笑,开始动手动脚往她衣服里钻,白茗脸上开始泛红,低眉瞪了她一眼,却不想夏蘼更来劲儿,转身爬起来,凑到她脸颊上吧唧的就亲了一口。白茗反应很迅速的跳开了,“皇上,此等不合乎礼法。”

     夏蘼挑眉:“哦?”她坐起来,朝白茗勾了勾手指头,“礼法?你躲开朕的恩赐,就合乎礼法?”

     白茗:……

     她觉得,从小到大,和夏蘼讲道理,她似乎从来没赢过。“臣,想起来还有事,先告退了。”白茗又是脚下抹油,在夏蘼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到门口了。

     夏蘼刚张了张嘴,白茗已经出去了。她瘪了瘪嘴:“跑的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