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5
    第八十章

     晚上,瑶香送来江南进宫的蜜橘,一共三箱。夏蘼扫了一眼,“送一箱去凤后那儿,剩下的都送征西府去。”

     “皇上,您不留点?”瑶香询问道。

     夏蘼摇摇头,“今夜就赏过去,顺便……传朕口谕,明日白茗上朝时带两个,来养心殿,朕有事急召。”她抿着嘴角偷笑,想想白茗那模样仿佛就在眼前了。

     面对两大箱的蜜橘,白茗顿时觉得酸牙,她不爱吃这东西,一看见嘴里已经冒酸水了,奈何香气扑面而来。还得忍着谢恩,却听小宫女还有下一句话:“传圣上口谕,着明日白大人觐见时,带上两蜜橘。”

     白茗:……

     这夜,难得白茗失眠了,因为满脑子都是那橘子的味道,翌日起了个大早,带上两橘子去上朝了。

     “这似乎……有点酸甜的问道?”万闵是同白茗一起进殿的,嗅了嗅,突然说道。

     白茗一脸冷漠,就像是毫不知觉似地。

     最近很太平,就连经常挂台风的南边都安静了,于是大臣们将视线瞄准了皇帝的后宫,新帝登基已有两年多,后宫里除了潜邸出来的凤后以外,没有别人了,甚至孩子都只有一个。对于一直提倡开枝散叶的皇家来说,实在是少得可怜。

     “皇上,该选妃了。”一言既出,众人复议。

     夏蘼:……o( ̄ヘ ̄o#)

     “朕同凤后,鹣鲽情深,选妃的事情,晚两年再说吧。”夏蘼轻描淡写的将这一页掀了过去。没等众人找出个理由来,赶紧挥手,旁边的太监立马会意,扯着嗓子喊道:“退朝。”不顾大臣的劝解,马上走人。

     就在白茗暗自庆幸随大流一起出了大殿,突然看见站在门外的小宫女笑容可掬的望着她,做了个请的姿势:“白大人请,皇上正等着您呢。”

     “白大人,一定要劝解皇上多纳妃子,为皇家开枝散叶啊。”

     “就是就是,如今皇上只召见你一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言官一个个张嘴就是唾沫星子横飞,对着白茗又是作揖,又是扯她衣袖的交谈着。顶着众人的期待,白茗悲呛般的走去了养心殿后侧正屋。

     可是,总觉得身上有股子的酸味。白茗皱了皱眉,还是进去了。

     夏蘼坐在圆桌边上,朝她招手,白茗只好走过去,先请安再谢恩然后才是坐下。谁知夏蘼凑过来嗅了嗅,意味深长的望了她一眼,说:“一股子的酸味啊。”

     白茗干咳了两声,端起茶盏喝了两口,突然想起橘子来,连忙往衣袖里一掏,摸出来一个被挤烂了的橘子,正是那酸味的源头,“是它!”

     “我又没说你。”夏蘼自己抿了口茶,“别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

     白茗:……

     她扭头望向夏蘼,有些无语。

     夏蘼却是朝她伸手,“昨日说让你带两个橘子来,这般……让我怎么吃?”

     白茗:“皇上恕罪。”

     夏蘼:“不恕。”

     白茗:“还请皇上降罪。”

     夏蘼:“不降。”

     白茗:……

     看着词穷的白茗,夏蘼心情很好,满意的点头,“伺候我研墨吧。”她走到书桌边上,让白茗给她打下手,执笔画一幅图,时不时的偏头看她。起初白茗没在意,到后来瞄上一眼,画的竟然是磨墨的她!

     白茗不自然的转头看向别处,突然脸上一凉,夏蘼提笔在她脸上画了两下,笑道:“墨都溢出来了,你还往哪儿瞧?”

     一低头,果然溢出来了。

     “行了,看你心不在焉的,朕不强留你了,赶紧去见你的心上人吧。”夏蘼扔了笔,坐到椅子上,托腮对她说道。

     白茗转头,看着她,没说话。

     夏蘼挑眉:“怎么,让你走,你又不走了?”

     白茗没说,她正看着她心上人呢。

     谁曾想,夏蘼眼中含笑,换了支托腮,再看她,笑着说:“莫不是,白大人的心上人,是朕?”

     白茗:“臣告退。”

     身后传来夏蘼爽朗的笑声,连同走在前方的白茗也不自觉的弯了弯嘴角。带着一脸的墨,回去征西府了。

     入夜后,白茗习惯性的吃完饭习武到很晚,这才洗澡睡觉。就在她刚脱了衣服走进澡盆的时候,突然感觉屋顶有人,脚步很轻,这般轻功了得者为数不多,却又感觉来人似乎是个胖子。

     就在白茗胳膊一探捞起衣服要起身的时候,夏蘼的声音响起:“阿月,朕很重吗?”

     白茗:……差点滑倒在澡盆里。继而是轻盈的落地声,有人回道:“不,是属下技术不到家。”

     这般对话,让白茗哭笑不得。她索性在里面干咳了两声,这算哪门子的夜访?说个话很容易就被人发现了。还有,这堂堂君王,动用暗卫,竟然是为了做梁上姑娘,当真是……

     “好像被发现了。”夏蘼刮了刮脸颊,挥手让阿月在远点的地方等着。偷偷地说睡一觉也行。这便整理了下衣衫,推开门直接进去了。

     白茗双手搭在澡盆边上,回头,“皇上,真是好雅兴。”

     “为了追媳妇,我也是蛮拼的了。”夏蘼应道,走到她跟前,挽起袖子,捞起澡巾自然的给白茗擦背,倒是将白茗弄的不好意思了,她躲了躲,被夏蘼温暖的手指划过后背,激起一阵颤抖。

     “小白,不喜欢我模·你吗?”夏蘼厚颜无耻的俯身,凑到她耳边,轻轻地说。说完,舔了舔她的耳垂,只觉得白茗脸红的要滴血了,夏蘼半眯起眼无声的笑了。

     一手搓着白茗的背,一手的食指游走在白茗光洁的手臂上,所到之处如火灼般炽热,只见那白皙的肌肤上透着粉嫩的红,看起来就像是美味的草莓甜点。夏蘼心里暗叹,没想到白茗脸是黑了,但是身上大部分还是白的。

     她舔了舔干涩的唇角,咽了咽口水,然后……很认真的给白茗搓背了。

     原本以为夏蘼会有什么动作的白茗,愣了愣,那人真的再给她搓背,没干别的,她都有些不确定了,转头看她。夏蘼也看见回头的白茗了,咧嘴一笑,“是不是觉得我擦背的技术很到家啊?”

     白茗:……

     半响后,白茗憋出一句话:“还行。”

     这下子把夏蘼惹到了,她把澡巾往水里一摔,溅起无数水花,“竟然只是还行?再怎么样也是很棒才对啊。”

     白茗嘴角抽了抽,点头,“很棒。”

     沉默了片刻,白茗回头,见夏蘼很认真的看着她,突然问:“你是害怕我的英明毁于一旦吗?”

     夏蘼想了很久,都说爱不爱一个人,看眼神就知道。果然,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深信白茗是爱自己的,对此也坚定不移。只是,不知道有什么原因,让白茗不得不假装要远离她。

     能是什么?

     父母阻碍,扯淡,她爹娘都归西了,白茗的爹娘,呵呵哒,劳资这么一个重量级的身份放在这里,畅通无阻。

     性格不合,放屁,爱都爱了,睡也睡了,现在才来性格不合,太晚了,送出去的货恕不退货,上的船没到死亡终点中途不靠岸。

     门户之见,滚砸,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天下都是她的,没有什么门户之见,就算有,那也是她嫌弃别人,断然不会是别人嫌弃她。

     对,她就这么迷之自信。

     所以,客观性都不存在,那就剩下……嗯,主观性的可能了。天下人的唾沫!

     夏蘼正想去安抚她,想去顺顺她的背,告诉她:别怕,一切都有我。但是就在她伸手过去的时候,白茗垂下眼睑,遮住了所有的情绪,突然间她说:“夜深了,皇上还回宫了。”

     手停在白茗的后背半空中,白茗看见影子上,夏蘼的手离她还有一点的距离,心口莫名地抽搐了一下,很痛。只见影子上,夏蘼的手缓缓地收了回去。

     白茗蓦地抓紧了澡盆边沿,听见身后的人,说:“那我回去了。”说罢真的就走出去了,咔吱的一声,门开了,然后又咔吱的一声,门关了。

     许久,她再也听不见一点关于夏蘼的声音。

     哗啦——

     白茗紧抓着的澡盆边沿碎了一地,水泼了出去。

     一路回去的夏蘼,并没有阿月想象中的那般沮丧,反而心情好像还不错,阿月有些不理解,被拒绝了,为什么还这么高兴?

     因着住在同个马车里,夏蘼倒是看见阿月朝自己看过来的眼神,“是不是在想朕为什么还能笑?看起来不难受?”

     阿月犹豫了下,还是点头了。因为当时抓了白茗,她也受伤了,身为一个暗卫,这是家常便饭,甚至连治疗都往往是省去的,她训练出来的那个地方,命硬才是王道,根本不会有人管你死活,更不要说治疗。

     然而,夏蘼却让御医给她治疗。

     阿月的心,也是肉长的。

     夏蘼微笑着,“她为何疏远我?”

     “为了皇上的名声。”阿月很快答道。这是,她们刚才对话里,她听见的。眼里一抹光,原来如此。

     所以,皇上这是高兴,白大人这般为她着想,维护她?

     第二天,上完朝以后,夏蘼又点了白茗留下来。

     白茗:“臣,没带橘子。”

     夏蘼:“无妨,朕留你用午膳。”

     白茗:……

     第三天,上完朝,夏蘼还是点了白茗留下伺候。

     白茗:“臣最近胃口不适,大夫说不宜吃午饭。”

     夏蘼:“无妨,朕留你晚膳。”

     白茗:……

     第四天,上完朝,夏蘼刚要说话,白茗已经准备溜了,太监却在这个时候闭嘴不喊退朝,白茗就时刻准备着跑出去。

     夏蘼在大殿之上堂而皇之的说:“白茗白爱卿,朕有点事欲同你说说,散朝后,来养心殿找朕。”

     太监这才喊退朝。

     白茗,只得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去养心殿,并且肩负劝解皇帝选妃的重任,对,这件事一日未成功,就要奋斗一天。

     任务自然是失败告终,白茗根本没说,就算她说了,夏蘼肯定也当没听见。

     比如:白茗说:“皇上,有何事?”

     夏蘼:“来,坐这儿别动。”她架起画板准备再画一幅白茗。

     白茗:“皇上,臣当不起这礼。”

     夏蘼:“中午你想吃米饭还是面条?”

     白茗:“米饭。”

     夏蘼:“好,那我们就吃面条吧。”

     白茗:……

     第n天,上完朝,白茗已经很自觉的抬脚往养心殿走去了。

     对此的夏蘼很满意的点头了。

     瑶香还奇怪的嘟囔:“之前巴不得快点回去的白大人,竟然会主动来找皇上,您真厉害。”她由衷的对夏蘼竖起大拇指。

     那可不,我是谁?夏蘼一脸傲娇的昂头。

     然而,一整个下午的时间里,白茗都被打发在侧殿看了无数本书,都不见夏蘼的人影。她抬头数次,小宫女对她笑笑,白茗再低头,小宫女去换一杯茶来。等白茗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小宫女有对她报以微笑。

     如此反复,直到暮□□临。

     入夜,白茗终于被召见去了养心殿,殿内熄了灯,只有空荡的屋子里摆着的那张方桌上有少许烛光,中心位置处放着一束妖冶的红色玫瑰花。夏蘼坐在一边,朝她微笑,招手。

     白茗有些疑惑的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

     只见眼前的碟子里,放着一块煎过的肉,搭配着一些绿色的花椰菜,还有白色的洋葱圈,橘黄色的胡萝卜,肉汁四溢,肉香扑鼻,看起来很有食欲的样子。

     只是,左右两边各放着一把小刀和一把叉子。她不由得抬头看了眼夏蘼。

     这是干嘛?

     夏蘼拿着酒壶倒上一杯酒,递到白茗前面,“白茗,我曾说过的话,一字一句,都会做到。这杯,敬你,感谢你出现在我生命里。”

     白茗舔了舔嘴角,昏暗的烛光中将夏蘼那温柔的眼神衬托的越发迷人,见她仰头一饮而尽,嘴角微微流出的酒,顺着下巴低落,让白茗看得心神荡漾,有一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

     随后,她也跟着将酒一饮而尽。

     “第二杯,谢谢你一直护着我,守着我,爱我。”夏蘼再满上一杯,白茗也跟着满上。

     “第三杯……”夏蘼抬眼看向她,勾起一抹坏坏地笑意,“愿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白茗心里有些欢喜,却又有些不安。

     最后,夏蘼拍了拍手,“好了,三杯喝完,我们吃饭吧。”她用刀叉很自然的切开了肉,见白茗有模有样的学着,伸手将自己那碟放到白茗跟前,都是她已经切好的,再将白茗的拿到自己那边。

     “今天是七夕。”夏蘼边切边说:“我希望给你一个与众不同的过法。你是我的唯一,这是属于我们的特别过法。”废话,现代的烛光晚餐,古代谁知道?

     我们的专属回忆。

     白茗嘴角蠕动了下,最后只是一声很轻地谢谢。夏蘼倒是很坦然的吃了这顿饭,她是个食肉动物嘛。最后,夏蘼转了个身子靠近白茗,伸手将酒杯喂到她嘴边,“白茗,我们喝个交杯酒吧。”

     哐当一声,白茗手中的刀叉掉在地上。她微微侧头仰起撞见夏蘼那抹无比认真的双眼。她的眼角不自主的滑落一滴泪。

     夏蘼的脸突然放大了靠近她,在她的眼角处吻了吻,吻去她的泪。白茗闭上眼,睫毛微微颤抖,

     连着整个人都有些发颤。

     她伸手拽住夏蘼的衣襟,像个蛊惑亚当的苹果,夏蘼毫不犹豫的咬上去。

     一番热身运动后,夏蘼抱着她,两人还保持着面对面的姿势,肌肤相贴,汗水黏糊在一起,捧着白茗还在微颤的身体,夏蘼在她耳边说:“白茗,再等我几年,我要光明正大的迎娶你,成为我的妻。”

     “好。”白茗将头靠在夏蘼脖颈处,轻轻地回道。

     不管,要等多少年,她都愿意,哪怕只剩下她一个人,也要等到天荒地老。

     这一等,就是七年。

     康宁九年初春,清明祭祖之后没两天,夏蘼在朝堂上放了个重磅炸弹,宣布她要退位让贤了。

     甚至连马上要退休的刘宰相都被震撼的一脸懵逼样,她这么老的马上要进棺材的都没说告老还乡,年轻力壮的皇帝竟然撂担子要跑了?

     “退朝吧。”夏蘼最后一次看着她们,说道。

     “皇上,万万不可啊。”赵媛出列劝解,这些年皇帝任性归任性,却也是将国家治理的很好,在政见上相当有眼光。对于起初大臣们劝其纳妃的事情,渐渐地也没人提了,因为皇帝就是不当回事。

     甚至,最后,光明正大的将白茗放在养心殿里。

     还是吃睡同住一起,这……刷新了众人的眼界,以死谏言的都有,却抵不过皇帝的心。摆明了就是要同白茗一起,还当庭宣布她只爱白茗一个,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然而,情感归情感,夏蘼分的很清楚,对白茗好,并不代表对白家好。白馨犯事,强抢了别人的夫,被告上衙门。无意间惊动了带着白茗在外吃饭的夏蘼,照样修理了白馨。这才稍微平息了大臣的愤怒。

     久而久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前朝也不是没有好女风的习惯。只要,皇帝分得清就好。

     谁曾想,夏蘼还提出过要三书六礼白茗的事情。这就不行了,遭遇大家的一直反对,唯有正夫才能三书六礼娶回家,如今已经有个凤后了,再娶了白茗,让凤后如何自处?何况那还是先帝赐婚,更加不可以。

     原本以为皇帝又要折腾的众人,却没得到意料之中的反抗,夏蘼也就只是提了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在众人以为过完一个年,消停了的时候,夏蘼竟然宣布退位了。

     诸位大臣跪在奉天殿外恳求夏蘼收回旨意,而不得召见。

     回去后宫的夏蘼,直接去长春宫了,周炎自然是听见风声了,见到她,情不自禁的问道:“皇上,听闻……”

     夏蘼径直走进去,坐在榻上,端起茶就喝了一大口,这才抬头看他:“什么?”

     周炎坐到她边上,这些年,夏蘼基本上不会在他这里用膳,也只是白日里来看看瑾儿。刚开始,他以为是自己哪里没做好,后来才知道,养心殿里有一个她牵挂的人。不是他不够好,而是她的心,自始至终都在别人那儿。

     那个人,还是个女人。

     周炎差点气得暴跳如雷,摔碎了几个花瓶后,才渐渐地的明白,夏蘼对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过情分,不过都是因为先帝的旨意她才娶了他,虽然给了他无尚的荣誉,恩宠,让他自由进出养心殿,甚至批阅奏折都让他在边上看着,却是连碰都没碰过他。

     “周炎,”夏蘼见他出神,轻轻地喊了他一声,拉过他的手,这才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周炎急忙询问何事。

     夏蘼拨开他额前掉来的是那点碎发,“这些年,委屈你了。”

     “皇上……”

     “不过,以后还要继续委屈你了。”夏蘼看着他,“我知道你周家能人辈出,却为了躲避外戚这一说而不入朝,可惜了。”

     “皇上,周家不用那么多荣耀,我……”

     夏蘼抬手制止了他,“听我说。”

     周炎咬着下唇,静静地望着她。陪伴了十年的人,这会儿却说要离开了……

     “想必你也听说了,今日早朝我宣布退位了,让瑾儿继承皇位。日后,你便是帝后了,我相信这几年来我教你的,你能帮助瑾儿,能托付的大臣我也一一列举出来了,每个人的特点我也写明了,我希望你能将瑾儿培育成一代明君。”夏蘼拍着他的手,见他已经泣不成声,拿着手帕给他擦了擦。

     笑着说:“我又不是要死了,你哭什么?”夏蘼叹了一口气,“这多年,我觉得唯一对不起的,也就只有你了。”她看向周炎,“我还写了一道旨意给你,回头一并交给瑶香,她会给你的。”

     “皇上……你真的,真的为了她,放弃江山,放弃瑾儿?”周炎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嫉妒白茗,甚至是厌恶白茗,能得夏蘼不顾一切,一心一意对待,多年如一日,矢志不渝的爱情。

     夏蘼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其实,当皇帝不是我想的,也不是我喜欢的,当年为了生存,手足相残,走上了这条荆棘路,如今家国太平,民富兵强,也该放松放松,弥补爱人那些失去的时光。”

     周炎已经哭成泪人了,他不知道还该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蘼冲他微笑,温暖而灼眼,然后一步步走出去。

     他的人生,就像是被遗弃在黑暗里的一样,那束光,要散了。

     交代好一切夏蘼才去看夏瑾,这小屁孩虽然名义上只有十岁,实际上已经是十一岁了,算是个小大人了。夏蘼都抱不动了,她摸着夏瑾的头,“娘要走了,你乖乖的听你爹的话。”

     夏瑾淡淡地看着她:“娘是为了那个人,所以要抛弃我们吗?”

     夏蘼一笑,“娘有自己想爱的人,日后瑾儿也会遇见那个让你动心的人,等你遇见时,你便能体会娘的感受了。”

     夏瑾是她亲手带大的,她不担心小孩子走弯路,虽然相处这么久有感情却也觉得对得起她了。

     夏瑾点点头,小脸上虽然有点迷茫,却也是将她的话记在了心里。“娘,你还会回来吗?”

     “不会。”夏蘼很果断的说,如果她给夏瑾一个期待,那保不齐夏瑾就会有依赖她的心思,那以后还如何治理国家?她蹲下来,平视着夏瑾,“瑾儿已经不小了,要学着做一个好帝王,要靠你自己去打理这个国家,你享尽世间的荣华富贵,那你就要承担起你生为皇室公主的责任,保护好你的臣民们。”

     四月的天,晴的时候,万里无云,有点微风吹来,吹在两人之间,阳光很明媚,多年后夏瑾依旧记得这天,她娘给她说这番话时,那种认真而虔诚的目光。

     为了杜绝后患,夏蘼最后干的事情,是赐死了董美人,夏芊,还有守在陵园里的庶人夏芜以及一干服侍她们的人。

     她不知道她们上吊时会是怎么样的诅咒她,她只知道,她一样难受,若是可以,她还是当初那个心愿,谁当皇帝都不要紧,她只想混个闲散的王爷,富贵平安一生。

     两匹马趁着夜深人静时出了城。

     翌日,大臣们翻遍了整个皇宫也没见到皇帝的影子,她们这位年轻能干的皇帝,真的就这么跑了!

     周炎捧着圣旨,牵着夏瑾走上大殿,小太监扯着嗓子宣布夏瑾继承王位的诏书。以及一系列的任命程序。

     他望着下面乌压压的人,坐在小皇帝身边,有些紧张却又逼着自己坚强。

     新的一个时代,又即将开始。

     退朝后,瑶香将夏蘼私下留给他的圣旨给他。周炎展开一看,只有了了数语,却让他哭了一个下午。

     夏蘼说:若是他日后看上谁了,改嫁估计是不可能了,养在宫里图个乐子倒是可以,当然不要太多,面子上还得过得去。最后画了个怪脸,写了她曾经和他说过的一句:朕,只要后宅平安,家国平安。

     意思很明显,让你当帝后,甚至允许你养个小的,是觉得亏欠你,但不是你霍乱江山,谋朝篡位的理由。

     跑了老远的两匹马这才在小道上停下来,正是夏蘼和白茗两人。

     白茗还是一身的白衣,勒住缰绳,转头笑问她:“我的皇帝陛下,你当真要美人不要江山了?”

     她没想到,夏蘼竟然会这般选择。被大臣拒绝她娶自己,这在白茗的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她从未有过这种奢侈的想法。然而,夏蘼却认真的做到了。

     为了她,抛弃了江山。

     “我怎么舍得你继续在养心殿里没名没分的待着?”夏蘼认真的说,一身黑衣的她看起来很是精神,她抖开那把风流倜傥的折扇扇了两下发现有点小冷,就收起来了,看向白茗,笑着说:“我觉得我们俩去闯江湖也不过,黑白双煞,或者黑白无常也行。”

     “阿蘼,你这样是被人砍死的。”白茗纠正道,就她那点连三脚猫功夫都算不上的……

     夏蘼苦着脸想了想,觉得白茗说的对,于是说:“那我们还是找个世外桃源的地方,隐居吧。”

     反正,她从皇宫出来的时候,顺了不少的银票,还有……嗯,她自己名下产业的地契这类的,总之肯定饿不死。

     “小白,我们去江南吧,山清水秀,找个小岛隐居,然后拜堂成亲咯~”夏蘼甩上一鞭子,马蹄撒腿就跑,跟上前方的白茗。

     白茗同她相视一笑。“这个主意不错。”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