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10
    第五十五章

     元宵节之夜,家家户户喜庆非凡,然而怡亲王府却是大门紧闭,自打王爷进宫赴宴,到遇刺留宫养伤,整个府邸上下,除了买菜的人,基本上不会有人进出。赵嬷嬷把人看的很紧,就是怕万一有人趁主子不在添把火。

     偏生想什么来什么,也就过了半个月的安生日子,元宵夜,有人大拍房门,求王爷救人。门房找到赵嬷嬷的时候,说外面的人跟死了娘似地哀求着,求王爷救命,这大过节的也不好赶人又是这等事,就赶紧来禀告了。

     赵嬷嬷急急忙忙的跟着人到门房看看,谁知那人还跪在外面呢,“我们家王爷不在府里,你这是……”

     来人见赵嬷嬷出来,看样子是个能做主的,膝行了两三步,抱着赵嬷嬷的腿,“求王爷救命,两条人命啊。”

     赵嬷嬷犹豫了半响,主要是求人者架势太大,额头都磕破了,实在无可奈何,“我们家王爷真不在。”

     “那……那什么时候回来?王爷临行前特意嘱咐,若是出事了,就来怡亲王府求救,这……这可怎么是好?”她慌乱的不知该怎么办了。

     王爷?上京城内,虽然王爷多,除了夏蘼这辈的,自然还有老一辈的,但是能求到夏蘼这边的,不由得先想到淳亲王夏芜。赵嬷嬷对那边不太懂,可是今天人家求上门,他日若无事还好,若是有事……这笔账会不会算在自家王爷头上?

     赵嬷嬷问清楚了情况,一听竟然是怀孕的淳亲王妃出了意外,正躺着等救命。“你们……你们难不成没请婆子来吗?大夫这些赶紧去请啊,瑶宁,你去拿王爷的牌子瞧瞧还能不能进宫递个话什么的。若是不行,最迟明早,一定要告诉王爷。”

     “请了,都请了,可是这孩子卡住了……”她也急啊,王爷走前还说了,若是出了事,她们也跟着没脑袋,这种事她每天恨不得扒在菩萨跟前求着别发生呢。

     赵嬷嬷带着瑶三还有几个仆人先去看看情况,一切吩咐妥当才出门。这事,真不好弄,只盼着王妃大吉,平安生下孩子。走在半路的时候,赵嬷嬷忽儿觉得不对劲了,淳亲王出去不过是这两个月的事情……

     而按那人说辞,王妃有孕这是早知道的事情,为何没有禀告皇上?如今,大家知道的就只有三公主那边有消息了……

     赵嬷嬷不由得多想了些,让手下的人都精神点,互相使个眼色,各自点点头。

     宣武二十三年的元宵夜,注定不太平。

     半夜回去的夏蘼,被女帝堵了个正着,忐忑的走进养心殿,见女帝睡在躺椅上,就盖着个毯子,旁边生了好几个火炉。轻舞见夏蘼进来了,对她做了个嘘的动作,夏蘼意会的点点头,走到边上呆着。

     这都大半夜了,还找她来干嘛?自己倒是睡了,难不成就为了虐她不让她睡?

     应该,没这么变态吧?

     夏蘼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的时候,女帝眉头紧皱,略微翻了个身,“几更天了?”

     “刚过了三更。”轻舞说道。

     女帝捏了捏鼻梁,“老二来了吗?”

     “来了。”

     女帝扭了扭头,看见站在那儿的夏蘼,嗯了声,又躺回去,过了会儿才起身,轻舞拧了毛巾递上去,女帝随手擦了擦,“老二啊,你过来。”

     夏蘼听话的走过去。

     女帝一边将毛巾递给旁边的轻舞,一边看向她,端着茶漱了漱,吐掉,问:“知道朕为何这么晚还找你来吗?”

     “儿臣不知。”夏蘼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整个大殿里,只剩下女帝,轻舞,还有夏蘼,以及暗处不知道的侍卫,静的只剩下火炉里烧火的碳,偶尔噼里啪啦的爆一下。

     女帝将茶放到一边,像是个慈母一般,询问她:“晚上可玩的开心?”

     夏蘼摸不准她的心思,但是知道如实回答比较好,当真是应了那句: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夏蘼点点头,“嗯,很开心。”一想到,晚上同白茗摊牌了,也算是进步了吧,以后怎么样怎么再说,反正晚上的时候她是把什么都抛在脑后,疯了一把。

     可是,她不后悔。

     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样选择,她喜欢白茗。

     想到白茗,夏蘼有些担心她会不会担心自己?这一会儿笑又一会儿眉头平静的模样,全都落在女帝眼里了,虽然夏蘼已经控制的很好,可是有些时候,你想一个人的眼神,是掩饰不了的。

     女帝看了她半响,恍惚间好像就看见了当年的那个自己,如今,她做的事情,又和当年的那些人有什么区别。叹了两声气后,女帝终于开口了,“老二,该成亲了。”

     夏蘼僵在原地了。

     她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在女帝一次次提起来的时候,她就想过了,还有无端端遇见周炎好几回的时候,她也有预感,可是……可是今晚,她才同白茗表白过,就……她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现在的心情。

     “母皇……”夏蘼张了张嘴,轻舞在旁边微微咳嗽了两声。夏蘼知道,那是提醒她的意思。

     “儿臣……”

     “朕知道。”女帝打断了她的话,很认真的看向她,这么多年来,头一次这般认真,是看向她夏蘼,而非别人。女帝招招手,示意夏蘼过去,揽过夏蘼的肩让她坐在摇椅边上,“你的心情,朕都知道,可是……这不是理由。”

     “这还不算理由?”夏蘼不可置信的问道。

     女帝摇摇头,“不算,你不够强大,什么理由都不算理由。”

     对这话,夏蘼无从反驳。

     沉默许久后,夏蘼倔强的吞回眼泪,抬头看向她,“母皇,您曾在狩猎场做的事情,是为了当年不够强大的你,复仇是吗?如今,同样的事情,您也希望在女儿身上重来一遍?”

     女帝摸了摸她的脑袋,“老大心思太重,做出弑母之事,老三年少嚣张,如今虽敛了性子,却也非仁者。江山不能交在她们这样的人手里。老二,若是有的选,朕也不希望是你。”她的手停在夏蘼的背上。

     她曾无数次希望,这个长得像阑珊的孩子,能走一条她不能走的路,能过她曾经奢望却无能为力的路。可是,命运很多时候,不会给你希望,也不会给你选择。女帝叹了口气,除夕宴上,若是没意外,她倒是准备拔掉宋家,扶正老大,眼下……

     女帝猛咳嗽两声,夏蘼急忙转身顺她的背,自打去年夏天后,女帝的身体渐渐衰落,还未入冬就开始点火炉,冬季之后更是怕冷。加上今天的事情,夏蘼隐约想到一个念头,生生的摇摇头,她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等等,老大弑母?“姐姐……姐姐她……”夏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女帝苦笑的看她一眼,指着边上的折子,“你自己看。”

     一目十行,夏蘼气的发抖。老三侍郎怀孕后不久,老大的王妃有喜却瞒着不报,非但如此,名义上去送祁艳回国,可是一路上却拖慢行程,甚至都没去边境,现在就在北舟待命。北舟是距离上京城最近的周县,也是上京城的外护城。

     宋国公,兵部,夏芜。在除夕宴选择没有夏芜的时候动手,也就是弄了个不在场证明。只要成功,夏芜直接从北舟赶回来,毫不费劲。

     哪怕是在上京城内的夏蘼都未必会知道,那到时候行刺的罪名给谁最好?当然是一同在宴席上的夏蘼,夏芜只要是打着清君侧的名号,直接能将夏蘼就地□□。这些,简直是行云流水般□□无缝。

     可是,败就败在宴会当天,夏蘼舍身救了女帝,而白茗救了夏蘼,时间一耽误,禁卫军,金吾卫等都到了,那场血战,自然是女帝赢了。

     看完折子,夏蘼惊出一身冷汗,手脚冰凉。女帝拉过她的手,揉了揉,命轻舞取了大衣来,给她围上。女帝捂着嘴角咳嗽两声,“老二,祖宗把江山交到朕手里,朕不能毁了它。”

     所以,你就毁了我。夏蘼看向她,在心里把她的话补完。可是江山社稷,跟她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要她牺牲自己的幸福去换?从她穿过来,女帝就没关心过她,她都是被放养大的,都是她自己努力挣扎活下来的。

     凭什么要连权利都没享受过,就要她尽义务?

     夏蘼越想越觉得不甘心,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她死命的咬着下唇,连句违心的话都应不出来。女帝揽过她的头靠在自己怀里,幽幽地叹了几声,“朕,当年也是这般苦,可是啊,老二……你姓夏,你留着夏氏的血,你就不能不担起这责任来。”

     “是朕,对不起你。”女帝轻轻地拍拍她的肩膀,声音小了些,“朕,恐怕没多久的日子了。”

     夏蘼心头一骇,听见她这般说,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孩子,不是朕逼你,而是你不够强大。”女帝抱着夏蘼,这一夜,她们母女说了很多话,仿佛是将这十七年的里没说够的话都说完。

     一直到天色朦胧,女帝精神头不是很好,要说的都差不多说完了,这才让夏蘼回去了。正月十七才上朝,所以这天还能休息。

     眼里冒着血丝的夏蘼,失魂落魄的走回西格殿,见到的却是等了一夜的白茗,她同夏蘼淡淡地一笑。

     仿佛,什么都知道一样。

     夏蘼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